弄不清楚卡夏她们到底在打上面鬼主意的塔格奥干脆不想了。反正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卡夏她们绝对不会害自己。

    “塔格奥队长请跟我来吧,您的房间是弗拉唯队长亲自收拾的。”

    过来报告的那个普通罗格,示意塔格奥跟着她。

    “那就烦劳你带路了。”

    塔格奥依照自己的习惯客气了一句,然后迈步跟在这名罗格的身后。

    这个罗格带着塔格奥穿过走廊,走出这栋被当做休息室的石制建筑。刚刚走出这座建筑物的大门。塔格奥就发现大批的罗格战士,已经通过他开启的传送阵从鲜血荒地的大本营来到这座位于冰冷之原上的传送站。

    现在这些罗格战士们,正在努力的发挥她们除了弓箭之外的另一种天赋,那就是建筑。

    传送站的外围照例被挖掘了一条深深的壕沟,受到塔格奥那几次壕沟战列的影响,现在罗格们已经习惯将壕沟作为第一道防御手段。

    挖掘壕沟产生的那些泥土,罗格们也没有浪费掉。她们将这些泥土堆积到传送站有些单薄的木墙后面,用来强化木墙的防御力。

    在木墙的后面已经竖起了几个高大的木制框架,看哪个架势估计是要竖几座望塔起来。

    但是摆放在那个几个木制框架附近地几具重型十字弓立刻让塔格奥意识到。等这几座望塔被搭建起来以后,它们发作的作用绝对不止望那么简单。

    塔格奥跟着这名普通罗格后面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路过他身边的罗格们要么恭敬的将右手握拳平放在胸前向他行礼,要么就直接热情的向他打招呼问好,更有大胆一些的罗格直接送给他一个热力四射地飞吻。

    好在塔格奥在经过弗拉唯,沙罗,诺亚。和贾梅尔的轮番锻炼之后,他的脸皮已经比刚刚到达暗黑世界的时候要厚上不少。::junzitang.com 首 - 发 君*子*堂::

    至少现在他对上这些热情的罗格,已经能够该还礼的还礼,该打招呼的打招呼,至于那些送过来的飞吻,他也能够硬撑着收下了。

    就这么一路走下来,在前面带路那个罗格,将他领到一栋单独地石制小屋面前。塔格奥看到一头银色短发的诺亚正站在小屋的门口。看样子是在等他。诺亚看到跟在那个罗格后面地塔格奥立刻笑着迎了过来。

    “恩,谢谢你领他过来,接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

    “不用客气。这是我该做的。”

    诺亚向领塔格奥过来的那个普通罗格道了声谢,将她打发走了。

    等那个普通罗格以转身离开,诺亚立马抱住塔格奥的一致手。非常暧昧的对着塔格奥说道:

    “主人,你真的很受欢迎哦。如果不是你呆在营地里的时间是在太少,再加上弗拉唯动作太快。估计很多姐妹们都会趁着半夜摸进主人你地房间哦。”

    额,诺亚的这番话。立刻让恼羞成怒地塔格奥,在诺亚的额头上屈指弹了一个爆枣。

    “小丫头,什么叫趁着半夜摸进我的房间?这种话可以乱说的么?”

    “本来就是这样的啦。还有不要叫我小丫头。我哪里有小了?”

    被塔格奥给了一记爆枣的诺亚,皱着眉头说道。

    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小丫头”。

    诺亚更是用力抱紧了塔格奥的左手。而且还刻意的左右扭动。看起来和被塔格奥弹了一下额头相比,反倒是塔格奥那句小丫头的评语更加让她在意。

    诺亚一左右扭动塔格奥立刻就感觉到了,将他地左臂夹在中间地那两团软肉,虽然在大小上比不过贾梅尔的那对凶器,但是弹性却非常地好。::junzitang.com 首 - 发 君*子*堂::

    反正现在左臂上的感觉是非常非常的好。

    知道自己的扭动发挥了作用。诺亚有些得意的笑道:

    “主人,怎么样?我不是小丫头吧?”小丫头那三个字,诺亚还刻意拉长了音有点尴尬的说完,塔格奥指了指他面前的那座石制小屋。

    “诺亚。你们几个弄的神神秘秘的。又背着我捣鼓了些什么坏事啊?”

    本来还想继续努力一下,让塔格奥把“就算”那两个字也给去掉的诺亚。听到塔格奥的问题。立刻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蹦了起来。

    她努力装出一幅平静的样子,哈哈笑着对着塔格奥说道:“呵呵,主人你就不要想这么多了啦。我们怎么可能背着你做坏事。恩,您还是快点进去休息吧。”

    说完诺亚飞快的来开那个小屋子的房门,不由分说的将塔格奥推了进去,然后用力将房门给关上。

    等她一口气做完这一切,诺亚背靠着木制的房门,一边闭着眼睛双手抱拳做祈祷状,一边小声的嘀咕:“弗拉唯,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可一定要主人满意才好了,这样主人就应该不会怪我了吧?”

    不管在那小声嘀咕的诺亚,单说被她推进屋子里的塔格奥。

    刚刚诺亚那种刻意的演示,当然瞒不过塔格奥,再加上她那副急急忙忙将塔格奥推进房间的动作。更是让塔格奥做好了心理准备。

    只是等塔格奥看清楚房间里的状况,他仍然愣住了。这倒不是说房间是有些非常恐怖的东西,而是房间里的布置让他觉得太熟悉了。

    房间地中央摆放着一只巨大的木桶。棕黄色的木桶外壁上镶嵌着一些银质的金属花边。

    满满一木桶热水,使得整个房间都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武器之中。

    这个熟悉的场景让塔格奥回想起了,他在冰冷之原关口和弗拉唯一起度过的那个晚上。

    “还站在那做什么?快点过来吧。”弗拉唯熟悉地声音传进了塔格奥的耳朵。

    塔格奥顺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了过去,不看还好在看见弗拉唯的一瞬间,塔格奥只觉得一股热流顺着他的小腹涌上头顶,差点就从他的鼻子里喷出来。

    弗拉唯披散着她那头金色的长发,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瓷瓶子。身上穿地却不是平时那种亚麻制的普通衣服。而是在身上皮了一件半透明的薄纱。

    弗拉唯奶白色地几股在这件半透明的薄纱的笼罩下,在加上周围白色雾气的衬托。更是显示出一种朦朦胧胧的诱惑。

    “先来洗澡吧,水冷掉就不好办了。”

    弗拉唯将手里那个精致的小瓷瓶子,放到木桶旁边的木架上。

    拉着塔格奥的手将他带到木桶边上,轻柔地将塔格奥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然后让他踩着木梯进入木桶。

    等塔格奥除了脑袋之外其他地部位都泡进热水里,弗拉唯拿着一小块兽皮开始为塔格奥擦洗。

    直到这个时候,塔格奥才慢慢的反应过来。

    “弗拉唯。你这身是从那来的?我可不记得你有这件东西。”

    “这件轻纱是瓦瑞夫送给我的,这是他从鲁高因带过来的商品。”

    弗拉唯指了指木架上那个精致的小瓷瓶子。

    “还有你现在用的木桶和这瓶清洗身体用的香精,全都是他送过来的。”

    塔格奥转过身面对着弗拉唯“瓦瑞夫?他为什么要送这些东西给我?”

    “当然是用来讨好你了。”弗拉唯轻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开始用力地擦洗塔格奥地正面。

    “讨好我?我有什么值得他讨好的地方?而且他讨好我为什么要送这些东西?”塔格奥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有些疑惑地反问。

    “小奥,你不会想不到这其中的原由吧?”

    弗拉唯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打湿了塔格奥黑色的短发,从木架上的那个瓷瓶里倒出一些散发着清香的**,开始为塔格奥清洗头发。

    闭着眼睛的塔格奥仔细的思考了一下,虽然他到目前为止,只是在刚刚到达暗黑世界的时候。和瓦瑞夫说过短短的那么几句话,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想出瓦瑞夫这么做的缘由。

    将这之间的几个关键点梳理了一下。塔格奥睁开了眼睛。

    “弗拉唯,瓦瑞夫和你们的关系很好吧?”

    “恩,可以这么说吧。在以前我们经常会委托他帮我们采购一些沙漠王国的特产,还有我们这边的一些特产也会委托他运到沙漠王国去贩卖。有些时候我们还会派上几位几位几位护送他的商队通过死亡沙漠。你是怎么想到的?”

    塔格奥笑了笑开口说道:“如果我没错,瓦瑞夫应该是个没多少战斗力的普通人。而这么一个普通人,在经历了你们从修道院开始的一系列撤退行动之后,不仅完完整整的活的好好的,而且还保全这这么多可以说是奢侈品的货物。如果不是你们罗格在可以的保护他,那可就是在无法解释了。”

    塔格奥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副阿拉维看她不表示反对。就继续说道:

    “而且弗拉唯,你刚刚说过他是来讨好我的。明明是来讨好我的却给你送东西。而且送的还是这种衣物。

    这就说明,他很清楚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他知道讨好你也就等于讨好了我。而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也只有罗格们才知道。他作为一个商人,却知道这些罗格你不仁才知道的事情,很显然他和罗格的关系绝对是非同一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