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自己主动向弗拉唯发出一次邀请,没想到居然遭到了婉拒。这让塔格奥的心情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

    他轻轻的哦了一声,然后有点沮丧的对着弗拉唯说道:“哦,既然你晚上有事情要处理,那我就自己一个人去休息好了。”

    然后塔格奥就向着他的帐篷走去了过去,准备去好好的睡一觉了。

    如果塔格奥长了后眼睛,那么他就能够发现在他向着自己的帐篷走去的同时。在他身后的弗拉唯等人就开始掩嘴偷笑了。

    可是,塔格奥有长后眼睛么?很显然他没有,所以塔格奥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的那群仆人们又在背着他捣鼓什么东西了。

    这个由预备罗格们搭建的临时营地并没有多大,所以塔格奥没花多少时间就来到了那座属于自己的帐篷面前。他拉开门帘弯腰走了进去,然后稍微打量了一下帐篷里坏境。

    帐篷的内部空间有点狭小,最多只能让两个人并排躺着。

    高度也有点低,塔格奥必须弯下腰才能够进行活动。

    好在帐篷的地面已经铺上了厚厚的兽皮,被褥之类的东西也准备好了。所以想睡个舒服觉还是可以实现的。

    塔格奥笑着嘟嚷了一句,“看来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然后就脱掉了碍事的斗篷,外衣,长裤。钻进了兽皮制作的被褥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只是塔格奥今天晚上已经注定是和安稳觉无缘了。他刚刚闭上眼睛躺了没多久,正是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就传进了塔格奥的耳朵。

    然后。被他压好地帐篷门帘就被人从外侧拉开了。

    接着又过了一会。一具软热地躯体就钻进了他地被子。轻轻地将他抱进了怀里。塔格奥还没睁开自己地眼睛。一丝有些熟悉地奶香就已经飘进了他地鼻子。一闻到这丝奶香塔格奥就大概猜到了是谁爬进了自己地帐篷。

    等他慢慢地睁开自己地眼睛。映入眼帘地一对球形**更是证实了他地判断。

    “贾梅尔。你怎么。。

    塔格奥地话刚刚说了一半。剩下地另一半就被贾梅尔直接用一记热吻。给堵回了他地肚子里。

    一次缠绵地长吻过后。贾梅尔咬着塔格奥地耳朵小声地说。

    “主人,我们不是说了的么?等晚上休息的时候,我们两个单独呆在一间帐篷里。好好讨论一下梅斯特地事情。”

    额,到现在塔格奥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弗拉唯会拒绝自己的主动邀请。原来是自己早就被人预定了。

    “额,这个倒是我忘记了。不过,贾梅尔为什么你要这个样子爬进来?”

    塔格奥一边在那明知故问,一边把手伸到贾梅尔的背后,在她地后背上来回的抚摸着。

    塔格奥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是有些迟钝,但是方应迟钝可不代表塔格奥是个坐怀不乱的人物。更何况贾梅尔丝绸一般光滑的肌肤摸起来的感觉,可不是一般的好

    “主人。以这间帐篷的空间,我除了这样进来之外,还能用其他的方式么?”贾梅尔轻轻地白了塔格奥一眼。

    事实上现在可光是塔格奥一个人感觉良好。贾梅尔同样也在享受着塔格奥的抚摸。在贾梅尔看来,塔格奥在她后背上来回移动的左手似乎带着一股魔力,让她格外的舒适。如果不是记着要向塔格奥解释她放走梅斯特的原因,贾梅尔几乎就想闭上眼睛,缩进塔格奥的怀里好好享受这种迷人的感觉。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贾梅尔强行将那个诱人的想法压下心头,以一个问题作为开始。开始向塔格奥解释她可以放走梅斯特地原因。

    “主人,您到现在为止,还无法使用其他的死灵魔法吧?”

    “恩。的确是这样。到目前为止,我除了召唤那几种骷髅之外,其他的可是什么都不会。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贾梅尔轻笑了一声,挪动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饱满的上半身紧紧的压在塔格奥的身上。

    “我和沙罗她们交谈过。我不是死灵法师,也不清楚这种看起来很邪恶地魔法到底是怎么运作地。但是,今天偷袭我的梅斯特他却会运用一些死灵魔法。所以我就想,如果主人您得到他地灵魂。说不定您就可以使用其他的死灵魔法了。”

    “如果能行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塔格奥开始思考贾梅尔这个计划的可行性。

    对于自己不能使用其他的死灵魔法的问题,塔格奥也一只在寻找原因。只是对于一个完全是在科技文明的世界里生活的人来说。这种和魔法相关的问题可实在是太深奥了一点。

    如果贾梅尔的计划顺利得以顺利实行,自己仔细的分析一下这个梅斯特的灵魂。不敢说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至少改善一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贾梅尔,那你能够保证,在下次碰到那个梅斯特的时候逮到他么?”

    听见塔格奥这么问,贾梅尔就知道自己的小主人已经同意了自己的计划。放下思想包袱的贾梅尔。轻笑了一声。

    亲吻了一下塔格奥的左脸。在上面留下一个浅浅的吻痕。

    “放心吧,我的小主人。我承认梅斯特的确是非常有天赋的一个存在。但是。他只进行最最基础的训练项目。和一些我们为他附加的基础魔法箭技巧。

    所以,如果不算他那些死灵魔法,他自身的实力,也就是和一名罗格小队长差不多吧。我可以保证只要再遇见他,我绝对不会让他跑出您的手掌心。”

    听见梅斯特居然被贾梅尔形容的如此弱小,塔格奥多少有点不敢相信。

    “你就这么肯定?我可有点不敢相信。”

    贾梅尔轻轻的哼了一声,“主人,一个人实力的高低,可不仅仅是看他的天赋有多高。更关键的反而是后天的努力和领悟。当然还必须加上足够好的机遇。

    梅斯特的天赋是不错,不然当初我也不会同意,让他参加罗格的战斗训练。但是,他在一气之下离开训练营地之后,到底还有没有继续努力训练,可实在是个未知数。

    至少,我今天在和他交手的时候,他用来对付我的除了那几个死灵魔法之外。剩下的也就是那些最基础的罗格战斗技巧。”

    贾梅尔兴致勃勃的说了一大堆,抬头却发现塔格奥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她的身上。现在他的小主人正神情专注的盯着帐篷顶,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就连在她后背上抚摸的左手也停了下来。

    “主人,你在想什么呢?”贾梅尔伸手在塔格奥的眼前晃了晃。

    “恩?哦。”

    终于反应过来的塔格奥对着贾梅尔表示歉意的微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害你担心了。我只是稍微有些走神。梅斯特那家伙我就全权交给你来负责了,至于现在,我们还是早点睡觉吧。明天搞不好又一场苦战了。”

    塔格奥说完伸出双手抱住了贾梅尔,然后闭上眼睛开始睡觉。其实刚刚塔格奥之所以会走神,就是因为贾梅尔说的句,天赋再好也需要后天的努力和领悟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