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塔格奥去找他仆人的同时,在冰冷之原黑暗罗格的大本营。安塔利尔也在听取她仆人的汇报。她站在魔法阵的边上,端着一杯红酒看着塔格奥的影像。随着塔格奥的一举一动,她时不时端起杯子,浅尝一口杯中的红酒。等她看到诺亚和沙罗,两个人跳出栅栏的情景。安塔利尔好像看到了什么极端不可思议的情景,神情猛的一变。拿在手里的银质酒杯甚至被她捏出一个浅浅的手印。

  将杯子里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对着跪在她身边的冰冷乌鸦说道:“除了这个影像你还弄到了什么和这个死灵法师有关的消息?”冰冷乌鸦小心的从地上站起来,从怀里取出一份羊皮纸递给安塔利尔。“主人,这里有一份施法者对于那个死灵法师的分析,您请过目。”安塔利尔伸手接了过来,打开卷在一起的羊皮纸,开始仔细的阅读。冰冷乌鸦退到一边安静的等候着。

  安塔利尔花费的时间比冰冷乌鸦预料的要短上许多,很快她就看完了哪张羊皮纸上的内容。“这么说,施法者认为那个死灵法师是一个非常精通于控制各种骷髅来为他作战的家伙?”。听到自己主人的提问,冰冷乌鸦走过去恭敬的回答:“是的,主人。我想刚才您也看到了。这个死灵法师在防守沉沦魔的过程中,一次诅咒类的魔法都没有施放过。但是,他能够召唤三种不同类型的骷髅,而且根据施法者的说法,他还控制着两个复生傀儡。”。

  听到冰冷乌鸦的解释,安塔利尔神秘的笑了笑。转回身从桌子上又给自己掉了一杯红酒,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端起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小口。对着精神有些紧张的冰冷乌鸦说道:“很好,冰冷乌鸦。我很高兴你没有让我又一次失望。看在你带回来的这些东西还算让我满意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在那些罗格面前糟糕的表现了。”

  冰冷乌鸦急忙跪在地上表示她的感激:“感谢您的宽宏大量,我尊敬的主人。”魔后不打算追究她损失掉的那些僵尸和黑暗罗格战士的责任,这可让她长出了一口气。冰冷乌鸦跪在地上向安塔利尔提议:“主人,现在这些罗格的行动越来越出格了。您看是不是从修道院抽调一批部队过来,好好的给她们一个教训?”安塔利尔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冰冷乌鸦,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抱着双手说道:“这个,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现在我手上的每一只部队都处于忙碌的状态。修道院需要按照我自己的需求来重新改建,这需要大量的人手。通往东方的道路需要保持封锁,这也需要打量的人手。还有那些包括提亚在内的,还没有向我臣服的本地种族,更是需要尽快的将他们征服。所以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有更多的人手可以派给你。而且冰冷之原是你负责的区域,理应由你来解决这个问题。”

  “主人,冰冷之原不是应该由血乌鸦来负责么?”听到安塔利尔的后半句话,冰冷乌鸦非常惊奇的问道。看到冰冷乌鸦疑惑的表情,安塔利尔非常开心的笑了。她伸出右手食指在冰冷乌鸦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笑着说道:“从现在开始,冰冷之原的最高负责人就是你了。冰冷之原上所有的食物都你来负责。包括如何去处理那些越来越放肆的罗格,希望这次你也能让我满意,我可以对你抱有很大期望的。”

  冰冷乌鸦被安塔利尔说的话给惊呆了,她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主人,您,您说的这些是真的?冰冷之原以后就由我来负责了?”“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么?还是说你不想接下这个位置?”看到冰冷乌鸦居然是这个反映,安塔利尔办起了脸。“不,我尊敬的主人,我非常乐意接下这个位置。刚刚我只是太兴奋以至于有点不感相信而已。请您相信我,我一定会做的非常出色的。”

  安塔利尔挥手打断了冰冷乌鸦的保证。“好了,光在这里说没有任何意义。我需要的不是保证,而是行动和结果。”低头看了看冰冷乌鸦受伤的肩膀,她放缓语气:“你先去治疗一下肩膀上的伤口。然后好好休息一晚上,从明天开始就正式开始你的工作吧。负责人的身份象征和治疗用的药品,我都已经派人提前送到你的房间去了。”安塔利尔向门口挥了挥手“现在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等冰冷乌鸦离开,安塔利尔又一次启动播放塔格奥影像的魔法阵。看着塔格奥的影像,安塔利尔用只有自己听的见的声音小声的说:“你又回来了么?我可是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她走到魔法阵的边上伸出手,小心的抚摸这塔格奥的影像。用极其温柔的语气说道:“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你都跑到哪去了。也难怪史凌丝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她肯定是赖在你那吧?我都有点羡慕她了。”

  安塔利尔轻轻的吻了一个塔格奥的影像,“放心吧,很快我就会再一次来到你身边的。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我要偿还你为我做的一切,我要将整个人类世界作为我的报答送给你。”说着,安塔利尔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股庞大的能量从她的身体里爆发里出来。原本人类女性的形象在顷刻之间,就不复存在。

  安塔利尔的体型按照原来的比例放大了三倍,八根粗大的关节型骨刺从背后伸了出来。一边四根的骨刺轻微的晃动着,组成了一个类似翅膀的形状。原本齐肩的红色长发延长到了腰部。安塔利尔闭上了她红色的眼睛凝聚了一下能量,一套装备迅速的在她身上浮现,包裹住她**的身体。

  看着自己变大的双手,安塔利尔充满还念的自言自语“你教给我的东西,我到现在还记得。也是靠它们的帮助,我才能稳住我的位置。希望到时候你不会讨厌我这幅丑陋的模样。”她转过身,面向着东方语气凶狠的说道:“迪亚波罗,你这个背叛者,他已经回来了。你最好快一点找到你的哥哥巴尔。否则你就只有跪在他面前卑微的祈求他痛快的结束你那可耻的性命。”狠狠的说完这段话,安塔利尔恢复了人类的模样。“看来我又要到小乌鸦那去一次了,现在是时候通知她。去执行我们自己的计划了”。

  从安塔利尔的房间里出来,冰冷乌鸦觉得自己全身都兴奋的在颤抖。冰冷之原的最高管理权,她可是一直都想从血乌鸦那夺过来的。可惜因为个人实力等原因,她一直未能如愿。没想到居然收到这么一个意外的惊喜,这实在是让她幸喜若狂。急匆匆的赶回自己的房间,一个木制的小盒子放在她的桌子上。冰冷乌鸦走过去将那个盒子打开,一个鲜红色的五芒星徽记静静的躺在盒子里。

  冰冷乌鸦小心翼翼的将它拿起来,然后仔细的看着躺在手心里的这个小东西。露出得意的笑容,权力欲望得到满足的冰冷乌鸦,觉得现在自己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将这个小东西小心的放回盒子里,冰冷乌鸦开始处理她肩膀上的伤口。坐到自己那面半人高的水银镜子面前,冰冷乌鸦解开自己的皮甲和上衣。然后将治疗外伤用的炼金药水小心的涂抹到伤口上。

  经受过恶魔化仪式的躯体,在恢复能力上得到了极大的增强。所以卡夏的那一箭给冰冷乌鸦造成的伤害实际上并没有多么严重。涂抹完药水,重新将伤口包扎起来。冰冷乌鸦透过面前的镜子审视着自己的身体。也许是世界构成的原因,每一位罗格的外貌都还不错。曾经身为罗格一员的冰冷乌鸦自然也差不到哪去。

  出于战斗的需要减到齐耳的亚麻色短发,深蓝色的双眼,高挺的鼻子和丰满的嘴唇,加上白色的肌肤,冰冷乌鸦的五官其实很漂亮。因为接受的是安塔利尔亲自执行的转化仪式,所以与普通的黑暗罗格相比冰冷乌鸦的躯体,更加的健壮也更具有力量的美感。顺着脖子向下,经过线条完美的肩头,就是一对浑圆的脂球,在脂球顶端粉色的凸起正骄傲的挺立着。绕过这对半球形的山峰就是一片平原。一条深蓝色的纹路从平原的中心出发,沿着奇特的轨迹一路蜿蜒盘旋到山峰的底部。并没有破坏这幅躯体的整体美感,反而为她增添了不少奇特的魅力。

  权力欲望的满足,使得现在的冰冷乌鸦渴求与满足另一种欲望。冰冷乌鸦伸出手抚摸着那条蓝色的纹路,那是恶魔化仪式留下的痕迹。沿着这条纹路一路向上,直到攀上顶峰。冰冷乌鸦享受着手和身体触碰时产生的那种美妙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却使得她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冰冷乌鸦知道现在的动作已经没办法熄灭自己的欲望。她必须找点其他的方式,干脆的解除掉自己身上多余的累赘。冰冷乌鸦从自己的柜子里取出一颗魔力水晶。这是今天她逃回大本营以后找机会制作的一个复制品。

  将水晶插进她房间里的魔法阵,冰冷乌鸦跪坐在地上。看着塔格奥的影像开始用力的安慰自己。这个死灵法师独特的黑色头发以及年轻的外貌,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这也让她对这个死灵法师产生了更强烈的欲望。等到攀上顶峰的那一刻来临,冰冷乌鸦觉得这一次带来的满足感,超过以前任何一次。

  强撑着疲软的身体收好水晶,冰冷乌鸦躺回自己的**。回味着刚刚的美妙,冰冷乌鸦决定一定要得到那个死灵法师。无论代价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