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来这个垃圾的地方,自己就一直不受控制的,不过不一会儿,那雕像上的战衣就自动的飘到她的身上,自动的穿好,等到慕容岚能动的时候,她看不到那雕像了,不知道那雕像哪去了,这事好有蹊跷啊!

诧诧的走出了圣殿,那个门也自动的开启了,她看到了雪白的白雪,乖巧的守着大门,慕容岚上前摸了摸白雪。

“我要走了,你跟我一起走吗?”慕容岚不喜欢勉强别人做事,所以跟在她身边都是要自愿的,不然就不要跟着了。

“主人,白雪是您的坐骑,您在哪,白雪就在哪,不想再留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白雪赶紧说着,唯恐说迟了,慕容岚会不要他一样。

“好吧,那就一起出去吧!“这次出去,因为有白雪,慕容岚轻松了很多,但是一到出口才知道,星火儿联合了月痕国,攻打天耀国,现在辰影带着她的父亲跟小姨,正往月痕国赶呢。

因为消息就停留在月痕国,现在辰影弄回来的消息突然断了,日影的消息很多都没送出去,看来是有人跟她扛上了。

现在夜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几天一直很努力的打探着消息,但是还是毫无音讯的,只能在门口等待着慕容岚的出现了。

“主人。”“班长。”“女人。”大家都知道进入上古战场还能平安的走出来的人,在修为上面绝对是提了一个台阶的,所以他们是欣喜的。

不过欣喜也只是一小会而已,等下慕容岚知道了这个坏消息,估计那日子又有的忙了,这个星辰国的家伙那么的阴险。

居然趁慕容岚进入上古战场,就放暗箭,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那人也算是狠了,连自己的亲生姐妹都下的了手,看来以前他们都小瞧了她了。

所有人只见慕容岚骑着雪白的独角神兽,那种女神的气势不容质疑啊,还有浑身散发的气质,让所有人都移不开眼的。

慕容岚也看到了斩破他们,赶紧拍了拍白雪,示意她该停下来了,往斩破他们所在的地方飞去,慕容岚也很开心,自己感觉在里面好像没过多久一样。

“大家还好吗?”慕容岚看到大家都很激动,只是为何欢喜中还是带点忧愁的。她看到了日影,知道有事了。

“日影,发生什么事了?”慕容岚很快就收拾了心情,慢慢地问着。

“班长,那个星火儿把十二班的人都抓了起来。”日影赶紧汇报着。

“还有就是现在星辰国跟月痕国联合攻打天耀国,您的父亲本来还以为你在月痕国,携着您的小姨一起去月痕国了,现在被扣在月痕国了,查不到在什么地方。”日影赶紧把这几天的消息汇报着,因为这事刻不容缓的。

“为什么?”慕容岚知道星火儿没有表现出来的那种天真,但是以她的能力,不可能发动的了这场战争的,这只能说明,有人在暗中帮忙。

“具体原因不清楚,讨伐的事情也说的很笼统。”夜影接过话说着,“还有三天就是星火儿登基,她也在那一天斩了十二班的人。”

“额、、、真狠啊!利用完了就这样子斩草除根啊!”慕容岚轻蔑的笑着,既然那皇位那么重要,那就得好好玩一场了。

“班长,这边、、、”夜影还想说什么,只见慕容岚眼睛一眨。

“回去再说吧!”,慕容岚现在就等着星火儿上门,不过照这样的情形,星火儿找上门,她也耐何不了她啊!

但是现在人这么多,什么事都会保不住的,所以还是回到那个所谓的危险的地方,等着人家的大军找上门吧!

“可是、、、”日影才想开口,就被斩破给捂住嘴了,反正主子怎么说就怎么做了,这些人真的很麻烦啊!

一大群的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回到原先的宅子里了,慕容岚一入门,就看到墙角的一个黑影,她笑了笑,看来那人还真的很关心她呀!

不过现在时间紧急,要赶紧安排事宜,只不过为什么星火儿居然要迎娶的是夜影,难道是那次监牢的事,慕容岚虽然知道自己身边的人的优秀,但是也不用这样子吧,那个是很恐怖的。

慕容岚觉得自己真的不能接受男人生小孩的事实,但是她要迎娶的人既然是夜影,那就夜影决定吧,她只负责救人了,居然给他们吃了十香软筋散,那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狠毒啊!

“夜影,既然被点名的是你,你就说说你意见吧。”斩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路笑过来的,没想到主子逃脱了,还有另一个进去,真是好玩啊!

“班长,夜影誓死追随!”夜影是堂堂天耀国的男子汉,怎么会委身一个女子之下,一个女子的国度,这简直是丢脸丢到家了。

只是不知道星火儿如果知道了夜影的想法,她会做何想呢,现在的她,一心想要江山跟美人,那就得送她一份大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