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漠深处某从无人迹之处。

    落日的余辉洒落在连绵的高耸沙丘上,即便是黄昏空气中的酷热依旧让人窒息,沙丘旁边的凹地上是一处偌大营地,从规模看至少是十数万人的营地,而且这个营地没有军旗,大陆之上所有的势力都有自己的军旗,唯独只有亡灵,只有亡灵是没有军旗的,他们有将旗,令旗甚至有战旗,但是唯独没有军旗,为什么会这样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不过为什么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没有军旗反而成了一种亡灵军队的一种标志。

    没错这里就是亡灵军的营地,这营地中集结着十数万的亡灵精锐,当初被明克斯带走的那些亡灵的精锐主要作战部队。

    明克斯坐在自己的亡灵战马之上,静静的看着下方井然有序的营地,他的心情很不错,至今为止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而且很顺利。。。。

    “百分之三十的军官!你杀了百分之三十的军官。。。。是不是太多了?!”突然的问题来自一个浑身裹在灰色斗篷中的女子,她头上戴着兜帽,脸面都隐在一张灰色的面罩之中,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明克斯一手挖掘、发现的,亡灵巫术的不世天才,可以使用诅咒系法术的天才亡巫,没人知道她的名字,所有人都称她为无瞳,因为她释放诅咒法术的时候,眼中的瞳孔会消无。

    心腹的问题让明克斯微微的迟疑了一下,接着他回道:“那些都是迷信魔神的人,我无力改变他们的想法,又不能满足他们与冥殿共存亡的目的,他们要去找人类送死,我就帮他们一个忙,先杀了他们。这样他们的灵魂还能为你提供力量。这是对种族的贡献,他们如果真的拥有忠诚,那他们会感到荣幸的。”

    “。。。。。你出卖了他们的神,让他们的神殿陨落,他们当然。。。。”

    “这个世界上没有神,我的爱,没有神!!如果真的有魔神存在,我愿意现在献出我的灵魂只要他能保佑我们亡灵,让亡灵巫术被世人接受,堂堂正正的矗立于世间,让低级亡灵成为劳动力,而人与人之间,高级亡灵与高级亡灵之间,各个种族之间再也没有分歧,没有高低,没有阶级。

    一个没有压迫、歧视的世界,如果魔神能做到这点,我现在就可以灵魂俱灭!!

    可是他能做到吗?冥殿从地上坠落的地下,摔的四分五裂,维克多的头现在成了人类的战利品,整个亡灵只剩下我带走的这十几万。。。。魔神在哪里,他没有出现。

    所有,这个世界没有神,吾爱,没有。牺牲神殿是必须,只有牺牲那里让人类错以为亡灵已经彻底被消灭,他们才会退兵,他们退兵,我带领的最后这十几万亡灵才有活下去的可能性,我不是不愿意和维克多并肩而战,只是连地底世界都出手帮助人类了,我们断然是没有获胜的可能,所以牺牲在所难免,冥殿,包括我下令处死的那些军官,都是必要的牺牲,是无奈。。。。”

    无瞳是整个人是漂浮在沙地上的,她面罩后面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浅笑:“真的是你说的这样吗?

    利用人类的进攻,使计让冥殿陨落,这样所有忠于魔神的亡灵,或者说是迷信的亡灵等于都被你一网打尽,而你和一直跟随你的那些人,才能趁着这老牌亡灵势力大消弱的机会,一举夺权,真真正正的掌控整个亡灵族,你不是要重新建立一个机构叫不死之环吗。这个机构如果我没猜错,它就应该是新的冥殿吧?而这个机构不是什么祭祀或者崇拜的场所,而是类似秘法之环这样的专门研究亡灵魔法的机构,这样以来新吸收的亡灵也会因为不死之环的性质,而根深蒂固的认为,亡灵魔法不是什么神力,而是一种魔法,和元素魔法或者是其他的魔法一样都是一种能量的运用模式,如此一来魔神的信徒就不会再产生,整个亡灵族的神权也彻底结束,这应该才是你真正想要的吧。”

    窈窕身材的女巫让明克斯彻底的沉默了;其实连明克斯自己也不知道,出卖冥殿到底是为了拯救亡灵最后的力量,还是为了消灭亡灵的神权统治。

    过了好一会,明克斯才再次开口,只是他完全的改变了话题,不会有问题的结果何必再讨论:“你什么时候回去?”

    “很快,那边也出了事情,我必须立刻回去,不然就没法解释了,你跟我一起吗?”

    “这次不行,我要留下继续稳固局面,尽早的建立不死之环,重新确立亡灵的核心。”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

    “我的心永远与你同在,吾爱。直到日与月的终末”

    “直到日与月的终末。”

    两人同时念出都半句当初他们定情的誓言。

    伊修被关押了足足将近一个月之久,他没有向父亲承认任何错误,他在薇安公主走后甚至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负责守卫的卫兵是第五天的时候给他送上了食物和水,那时候伊修已经几近昏迷了。

    伊修从牢房转进了囚车然后开始和大军一同撤回北境,整整的一路上他都过着囚禁的生活,囚车四周都有遮挡,视力根本无法得到延伸,有的只有并不宽敞的空间和无穷无尽的黑暗,伊修从没有经历过如此之长的囚禁,开始的时候他也有过焦躁,愤怒,迫不及待的想出去,但当他知道自由需要像父亲屈服才能换得的时候,他突然平静了,好像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

    他不会屈服,绝不,他知道自己的行为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他也有愧疚,但这愧疚是对皇室,对公主,和所有被他连累的人,这些人中绝对不包括自己的父亲,北王法洛可。

    他不仅对父王没有任何愧疚,相反他心中的愤怒和不满没有丝毫的消退,别说只是囚禁,就是现在斧头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伊修也就不会去向父亲认错,他没错,最起码对自己的父亲来说没有。

    在漫长的囚禁中唯一让伊修有点欣慰的就是每天卫兵送来的食物,本来按照王的命令伊修的食物必须跟所有的犯人一样,可有人改变了这一点,而且绝对是背着北做的,看守伊修的人从北王的亲卫换成了隶属玄之战旗的战旗武士,菲特德斯对伊修的感情是可以想象的,所以尽管他知道每次伊修的食物都是被人精心烹调的,他也没有多加任何的过问。

    而伊修只要闻味道就知道他每天的食物都是出自伊莲娜,这是。。。美妙的事,无论何时她都像是太阳。。。

    有着美食提供充足的营养,伊修把所有囚禁时间都用来修炼,在黑暗中反正也没有日夜的更替,他每天唯一做的是就是修炼,不停的修炼,毕竟之前的战争耽搁了他太多的时间。

    监禁反而成了得天独厚的有利环境,可是心无旁就的追逐力量。

    即便是回到了北境,伊修依旧没能摆脱牢笼,他居然被关进了王国最大的监狱,建立在罗斯山脉中,以无数山内洞穴为基础改建的,巨大、防守严密的监狱,这里不仅是北境声明最显赫的重刑犯监狱,同样也是囚犯死亡率最高的监狱。

    伊修对于自己进入这个监狱也是非常诧异,他踏出囚车看到那如兽口的狱门时也陷入了惊讶。

    所有的狱卒包括典狱长在内全都出现到了监狱大门外的两侧,他们全都双膝跪在地上,将头死死的抵在地面上,这是祭祀神祗时才需要的礼节;他们实在是太惶恐了,上神的嫡传子孙,王国的次王子,无上且唯一之王的儿子,居然位临了这座监狱。

    在北境;狱卒的地位是相当底的,所有的职业中地位最高的当然是士兵,至于王子那就更不用说了,更何况北境是神权王权结合非常完美的国度,王族就是神祗的后裔。

    所以这些狱卒们的心情就可以理解了;他们见到自己的“神”!!尽管这神是来坐牢的。。。。。

    菲特德斯带领着自己的战旗军一路护送伊修到这里,事实上十面战旗的旗主都想来;伊修确实是闯了大祸,但在这些忠诚的军人看来,再大的祸也不需要让自己的王子到这种地方来,那可是战神家族的男人,真正的神裔,如果是别人把伊修送到这里来,那十面战旗无论如何也要救回伊修,可惜送他的人,偏偏是十面战旗乃至全北境都无法违背的人。

    “殿下,您。。。。您。。。殿下这里实在是太。。。。殿下您就向王上认错吧,你看看这些肮脏的家伙,他们甚至连盔甲都不清洗。。。。这里。。。。让你看到这种地方都是种耻辱。。。。您向王上。。。。”

    “菲特德斯叔叔,比这更糟的地方我都待过,我在血色的时候到境外巡逻,一整个月都只能睡在泥巴里。。。。。。。还有!大人别再叫我什么殿下了,我已经被逐出家族了。。。。”

    伊修的话一出口,菲特德斯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的跪在了地上,他身后所有的战旗武士也是如此。

    “殿下,您可千万不能说这种话,上神的血脉至今代只有三位后裔,王上,您和雷恩殿下,你们是北境的王族啊,你们。。。你们是北境战神之裔的根本。殿下,王上是怒极才说出了那种气话,这世界上有驱逐出境,有驱逐出国,哪有驱逐出家族的?你身上流淌的是上神的血脉,你是拥有战神之名的男人,这是谁都无法更改的。

    殿下,别再跟王上争斗了,王后和两位公主包括雷恩殿下都在为此烦心,他们和我等不止一次的向王上进言,求他赦免您,可是。。。。殿下,向王上认错吧,您住到这种地方来。。。。这。。。。!!”

    菲特德斯的感觉是大多数北境高层军官的感受,他们都是战神的信徒,而王族是神裔,他们愿意追随战神家族奔赴任何的战斗,但现在是王子和王之间的问题,这让他们怎么面对?

    几乎所有的北境贵族都绝得无可无奈何,他们为这种王族内部的分歧感到无所适从,他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赶快结束这一切。。。。不管是儿子向父亲认错,还是父亲原谅儿子。。。。

    不过,怎么说来着,事情有时候就是没办法那么完美。

    法洛可不可能凭空原谅闯下如此大祸的儿子。

    而伊修。。。更不会轻易屈服。

    “。。。。。再见,菲特德斯叔叔,再一次为阿特尔的牺牲,您的损失致哀,这场战争我们收获了胜利和荣誉,可也是失去了很多。。。。。”说完,伊修就独自向着那巨大监狱走去。

    漫天飞飞雪之后,伊修在两排火盆的中间,走进那巨大的山洞,北境最大的监狱,源自兽人时代的建筑,冰山黑狱。

百度搜索零点书屋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http://www.023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