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等人在周遭找了好一会,但他们移动伊修就移动,他们都把重点放在了远处,而伊修却是先绕着山坡转了大半个圈,完全错开了那些“追兵”后才放开脚步,向着荒原深处前进。

    伊修对这些余孽之地人员的态度和只身离开营地的决定,做的虽说是非常不近人情,但也是符合他接受的教育,更重要的是符合他自己的性格。

    但这符合性格的事情有时候却未必就是正确的事情,拿这次来说,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大荒原!十部兽人的大荒原!其他的都不说,单就是一个人类禁区的别称已经足以说明很多东西了。

    伊修虽然有着银域中阶的实力,但是此时他没有坐骑,这也就算了,可就连兵刃手中都只有一柄短刀,这些还都好说,但重要的是,最最重要的是;伊修不认路!!他只知道辉煌大厅的大致方向,其他的一概不知。。。。。这样的地方,如此的情况,那哪是能离营地独走的。

    这其实是非常,非常愚蠢的决定!

    伊修足足走了一夜,才找了一处地势比较高的地方,面朝着前面的大河坐了下来歇脚,赶路的时候不觉得,可是这坐下来之后肚子就开始叫了,可叫又有什么用,他离营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别说干粮就是兵刃都只拿了把短刀。不过这倒不是大事,大荒原出了名的物产丰富,凭伊修的手段随便打个猎,那都不缺口食。

    可是打猎是需要时机的,而伊修此时已经饿的腹如火烧了,不过这也难不住伊修,他伸手抓下面前的一把黄草,然后居然伸手往嘴里塞去!!

    伊修是人又不是马,这草怎么能吃?

    草当然能吃,但问题是在于它好不好吃,如果放着干粮烤肉谁也不会去啃草,但是问题是伊修现在没有烤肉更没有干粮,他是军人,军人在战场上绝对是火焰般的存在,疯狂、炙热不可触碰。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不会坚忍,伊修吃草已然不是第一次了,他早在当年服役于血色军团的时候就吃过草,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伊修足足啃了三口黄草才算是让腹中胃液产生的灼烧感消失,他从地上起身想去前面的河中饮水,刚刚起身正要开步,他却是突然停下了身形,单手按在了腰间的短刃之上。

    到底是何时惊的伊修好端端的手按刀柄。

    当然是祸事:伊修的周围不知道何时居然出现了一群人,不,不是人,是兽人!

    这些兽人就像是一尊尊恐怖的雕像,不知他们是怎么出来,也在不知是从哪来的。虽然他们站的位置看上去很是零落,但却依旧牢牢的把伊修围在了中间。

    这些兽人很明显都是战士,虽然身上大多没有盔甲,但却是满身长批短挂,手里是长刀,背后是重兵器,胸口大腿上还插着好几柄短刀匕首,兽人的体型本就狰狞,再加上如此的披挂,一个个兽人战士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凶悍彪炳的气息。

    而且这些兽人不同于那几个战歌兽人,战歌兽人身上虽也有血纹,但纹身结构都比较简单,可是这些兽人;他们不同黑兽人他们的肤色是鲜绿色的,而且他们的纹身结构都很复杂,面积也大,并且都有部分是在分布在脸上的。

    伊修知道荒原是兽人的地盘,也知道极有可能会与兽人遭遇,但没想到的居然遭遇的这么快,而且这些兽人居然是来的无声无息,说句难听的;他们要早动手,伊修此时的人头可能已经掉了。

    伊修脸上的冷汗出了一层,兽人的名声是谁都知道的,尤其是这几个兽人脖子上还都挂着一串串骷髅的项链,那些骷髅几乎都是人类的头骨。

    这是一个标准的兽人突击小队,其实并不能说是什么突击小队,这十几个兽人本来是结伴出来狩猎的,只是他们不光狩动物,也狩猎任何不顺眼的人,这其中当然就包括人类。所以这狩猎小队在遇到该杀之人的时候也就变成了突击小队。

    这些兽人其实早就围住了伊修,他们如果突然从草中冲出来齐齐攻击伊修,那伊修猝不及防以一敌众,是必死无疑的。

    可这些兽人现在却是都站了出来,现出了身形,不过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出来就是要放过伊修,而是因为他们人多,伊修人少,兽人天性凶残但却不是奸佞之徒,他们十几个人如果对付的也是十几个人,那自然是什么手段都会用,但是如果只是对付一个人,那围攻也就罢了,但断然是不会再突然袭击。

    一个满身都是装甲片的兽人,缓缓的取下背上的重兵器,然后所有的兽人肌肉齐齐的膨胀了起来,眼中泛起密集的血色,显然是启动了先祖之力,也就是进行了狂化,这其实等于是告诉伊修:我们来杀你了。

    伊修当然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当下抽出短刀进入了元素融合。

    “死吧!”

    所有的兽人几乎是同时向着伊修扑去,好几把砍刀和巨斧头,齐齐扫了过来,伊修口中喝出精灵短语,单手成掌重重的拍向了地下,大捧的黑暗直冲而出,以伊修为中心向着旁边激射出去;这样程度的攻击当然不可能让那些兽人受到什么打击,但是伊修本就不指望这能伤到他们,他是要靠着这一捧黑暗扰乱兽人们注意,而他人却是合身向着一旁冲去,然后头也不会回就向着那条大河冲去。

    可还不等他正式迈开脚步,伴着一声怪啸;身上带着装甲片的兽人凌空跃来手中的大斧直直朝伊修的脖子削来,伊修没想到这兽人来的是这么快,他腰身一旋,转过身来,抬手一挥,手中的那柄短刀直飞出去,刺向凌空而来的兽人。

    这兽人也是好手,人在空中虽是无法躲避,可那那锋刃飞来的时候,却是变双手持斧为单手持斧,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掌一挥,不偏不倚牢牢的将短刀抓在了手里。

    兽人以为是度过了这一劫,可这偏偏是伊修算好的,他趁着兽人分手夺刀的瞬间,整个人却是飞跃起来一手也抢住了那兽人的巨斧,此时兽人的巨斧是单手握着的,伊修一手抢住那斧柄的同时,另一只手也是裹着黑烟重拳打在了兽人的手臂上,那兽人正在分神抓伊修射来的短刀,突然握着斧头的手受到了袭击,当下没反应及时五指一送巨斧居然是脱了手去。

    伊修全身上下就只有一把短刀,他掷出刀子根本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分散兽人的心神,趁机抢夺那柄斧子。

百度搜索零点书屋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http://www.023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