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祭当天,帝都的街道两旁站满了等待的市民,他们从天还没亮的时候就站在这里等待,就是为了能亲眼目睹马上将驾着马车从这街道中经过的他们伟大的皇帝,当然还有皇后,公主两位皇子等等。

    可奇怪的是日出时分就该从这里驶往龙神大殿的皇室车队,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每年龙神祭在街道上等待皇室车队,这是帝都居民历来的传统,所以即便是皇室现在晚了点,可他们依旧没有任何想要离开的意思。

    而与此同时的,在那如同小城般的皇宫中,**皇帝和皇后的寝宫客厅里,令人不能相信一幕出现在眼前;海因克斯坐在坐在宽大的软椅上,看着满身华贵礼服的皇帝和皇后,他们脸上的惊慌无措非常适合现在的环境:无数身披甲胄的战士将这两个帝国最为高贵人团团围住,而这些战士中领头的一个,也是熟人,正是当初假扮佣兵用毒刃刺伤了提坦斯的知名杀手:夜刃。

    “海因,你这是做什么?”

    皇帝的话让长皇子笑了,他边擦拭礼服上的宝石扣子,边淡淡回道:“这不是很明显吗,当然是造反。”

    “你!!你。。。。。。你怎么会。”皇帝有太多的想不明白,第一海因克斯从来都是个没野心的人,平时强迫他认个官职他都不干,终日只知道喝酒做乐,怎么现在就突然带兵来逼宫了。还有第二点也是最离奇的,海因克斯身上没有任何的兵权,他可以说是一兵一卒都没有,怎么一下多出了这么多兵,而且寝宫守卫呢?!!

    皇帝还在疑惑和惊讶中时,皇后安杰丽却是先开了口,她可是海因克斯的后妈,和所有的后母一样,在她的心里,海因克斯就没有一天当过好人:“混账,就凭你,就凭你也配造反。就你们这些人连我一个人都能对付。。。。。”

    “真是愚蠢的女人,柯蒂斯你怎么会看上这种除了家势以外什么都没有的女人?”

    “放肆,你居然敢直陛下的名讳,我现在就杀了你。”安杰丽说着整个人就要扑上来。

    周围所有的战士兵刃齐齐出手,夜刃更像个亮出獠牙的豹子般抽出了腰间的两把短刀。

    “你想动手可以随便,不过我要告诉你,城防军已经进入皇宫了,所有的皇室侍卫,皇室侍卫都会被缴械,不缴械就会被杀死,至于我为什么可以调动城防军,那是因为我很早就已经取得了十三龙族的支持,不仅是皇宫,整个帝都我都会很快接手,不只是帝都,准确的说整个皇域已经十拿九稳了,我还安排了专门的部队控制各个国家来使的人员,他们将是我的砝码,在你让出帝位给我之后,保证各境不会来犯的砝码。”

    海因克斯的听在柯蒂斯耳里简直是天方夜谭,他根本不相信自己这个一事无成的儿子有这本事,更不相信他居然会行兵造反。

    如果是柯蒂斯是惊讶和难以置信的话,那作为后母的安杰丽那就是十足十的愤怒了:“你这狂妄的废物,居然说出这种可笑的谎言。我现在就杀了你。”

    海因克斯没有回答自己继母的话,他对继母的厌恶是发自本源的,而且他何必要跟一个即将要死的女人浪费口舌呢,长王子转头没有理会杰丽斯只是看了看那不远处的大门,守在门旁的卫兵立刻推开了房门,那厚实华丽的房门后面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应该说是个美丽的公主,而且是被好几把明晃晃的长刀刀锋抵住脖子的公主,帝国三公主,薇安。安杰丽。柯蒂斯。

    “你当然可以杀了我,我的实力是比你差上一些。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动手,你的女儿,立刻就会身首异处,当然,还有你的儿子。”

    “你!!你这个废物,你怎么敢对薇安。。。。”

    “我当然敢,而且不会有任何迟疑,我提醒你,安杰丽,如果你再骂我一句,我立刻砍掉你女儿的手指,你说一句我砍一支,手指砍完就一片片割她的肉,把你女儿割成骷髅后,还有你儿子。。。。如果这样计算,你可以骂我很多句。”说完海因克斯微微的一举手,一名卫兵扬刀对着薇安的脸颊就是一划,白嫩无比的脸上顿时鲜血飞溅。

    “薇安,我的薇安!”

    “薇安!!海因那是你的妹妹!!!”

    “住嘴!!住嘴!!!!!”超越所有声音的咆哮发自海因克斯的嘴里,那声音如同龙吟虎啸一般,充满狂暴和不可抗拒的力量,仿佛是连整个空间都被震动了。如此的声音就是皇帝也不曾发出过,整个房间瞬间寂静了下来。

    “柯蒂斯你已经失去说话的权利了,你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了,现在你甚至连个平民都不算,你是我的囚犯。你的任何行动都要得到我的允许。

    如果你觉得你身边那个几十年来一直想害死我的女人说的真的,我真的只是一时冲动领兵来了这里,那你大可以冒险试试,不过作为冒险的代价,我会在你面前杀掉所有你爱的人,一个不留。”

    柯蒂斯并不是白痴,他很清楚自己的长子绝不是什么冲动,没有人会因为冲动领兵把皇帝皇后逼在寝宫的客厅里,更没有人会冲动的割开公主的脸。

    皇帝感觉上好像突然老了十岁,他揽住还在为女儿落泪的妻子,看向海因克斯:“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

    “开始的时候是因为你的老婆总是有意无意的侮辱我,后来是因为你的老婆经常想害死我,再后来当我的势力基本成型后则是因为我发现我远比提坦斯更适合当皇帝。”

    “你。。。。你。。。。”迅速但却调理分明,而且内容深刻的回答,让柯蒂斯一句话也应对不出来。这与其说种回答,不如说是宣示,表明海因克斯的今天的行动是经过深思熟虑和极长时间准备的。

    而海因克斯却是从椅子上起了身,他看都不看皇帝和皇后,就好像这两人只是一个奴仆似的。边走边低低的说道:“我现在要去见法洛可叔叔,得到他的支持,是控制整个帝国最重要的一步。。。。。我相信我能成功,不是因为我能说动叔叔,一点不骗你,我根本不敢直视叔叔的眼睛,但我相信他会支持我,因为你在我手里。”说到这里海因克斯人已经到了门口,他就像是出门前突然想起了钥匙忘带了似的转回头,对这夜刃说道:“对了,我差点忘了,杀了杰丽斯,就在柯蒂斯面前。”

    说完厚重的房门就在海因克斯的身后关上了,他能听见里面男人咆哮,女人的尖叫,还有刀锋出鞘的声音。他丝毫不担心皇帝和皇后会拼死反抗,因为皇子和皇女都在他手中,而且最重要的是,就在墙外,好几名黄金域的高手都在时刻准备着,他们绝对有实力轻易压制皇帝和皇后。

    父亲和后母的咆哮与尖叫让海因克斯兴奋:这是胜利的声音,是二十年隐忍带来的荣耀之声!!

    也是即将带在自己头顶上,那皇冠之声。

百度搜索零点书屋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http://www.023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