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王子的大婚让隆冬城陷入了一片喜庆之中,所有人谈论的中心都变成了数日后的婚礼,大量为婚礼筹集的物资成车队的运进皇宫之中,而相比于屋子更为重要的几乎整个北境,不,准确的说是整个人类世界的重要贵族都聚集在了隆冬城。

    在伊修带领北境雄狮成功的以一己之力击溃了三境之敌后,北境在名声方面隐隐已经取皇域而代之,成为人类第一军事强国,而在雷恩后来大力的开发皇帝发展商业,尤其是城里国立远洋贸易和辉煌大厅正式通商之后,北境的民生财政也得到了极大的增强,这是可是非常不得了的进步,正如之前伊修所说,北境真正需要加强的就是民生财政。

    富足起来的北境不仅人口极大的增加,大量的收留难民,同时军队数量也开始大量增长,尽在伊修离开的两年间,雷恩着手扶正的贵族私兵就达数万余众,在发展经济,北地人也不可能忘了军队。

    所以既变富了又变强了的北境俨然在人类世界已经成功占据了主导地位,也就是现在皇权已经彻底旁落,对各国诸侯完全没有了约束力,不然皇帝真的要担心北境造反了,当然这只是从纯粹实力上来说,北境一日有法洛可王坐镇,一日就不会跟皇帝为敌。

    北境皇宫,原公主府邸外的玫瑰园中。

    雷恩斯坦,伊塔休斯。奥维娜可,北境王子公主们并肩在不花丛中的石路上缓缓而行,上次三人一起走过这里的时候,还是三个没成年的孩子,而现在这里的三人。北境掌国王子,精灵皇廷圣子。南境王后。

    这其中的变化说起不过三个名词变成另外三个名字,可其中包含的内容却是太多太多了,多到三人都需要用半个人生来承载。

    三人的贴身侍卫。虽然服装迥异。甚至主要的战斗手段都不同,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是一方王侯的近卫,他们机警,冷静,最重要的是他们懂规矩,他们都很清楚这个时刻要给自己领袖空间,所以他们微微的放缓脚步落在了后面。

    北境的气候是绝长不出玫瑰这种娇艳花朵的,而这里之所以遍布皇域都稀有的白玫瑰,完全是因为这座花园整个都是密封的。而里面有专门的法阵用来保持温度,这在皇廷可以说是毫不稀奇的技术,但在人类世界,那可就称得上奢华二字了。

    不知道为什么三人开始的时候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都在想些什么,直到路程走到了一半,奥维娜可才突然开口:“薇安在这里住的惯吗。母后应该给她单独造个宫殿。”

    “母后就是打算这样做,只是她不愿意,她对这里很满意,她是个没那么要求的人。也是为此我们才会结婚。”

    “这可是相当伤人的话,是看薇安不在你才敢这么说吧。”

    “娜可,我不会避着任何人说任何话。这你清楚地。”

    这时候伊修笑了:“本来我也和你一样,但是同时和两个彼此认识的女人在一起之后,我就改变了,必要的隐瞒可以减少很多麻烦,这是真理。”

    伊修的话让娜可的眼睛睁圆::“同时和两个。。。哥哥你不是这种人,我认识的你永远都只爱着一个人,其他的女人在你那几乎都不存在。”

    “现在依旧是这样,我爱的依旧只有一个人,可她。。。。。她离去了,所以有一个女人陪在我身边,和十个女人陪在我身边,根本就没有区别,我的妹妹。”

    “这公平吗?”

    雷恩斯坦的声音很及时:“这个世界上没有公平。”

    兄长的话让伊修再度微笑:“是的,是没有公平可言。不过正因为这样世界才会这么精彩,薇安怎么没来一起散步。刚刚陪父王母后用餐的时候,她不是也在吗?”

    “他去看自己的哥哥了。”

    “提坦斯来了!!他在哪?我要去见他,好久没见到他了。。。。。。他来了,你怎么不去迎接,他是皇域的继承人,他登基了吗?”

    “没有。”

    “还好没有,”奥维娜可接口道。

    伊修顿时迷茫了,提坦斯怎么说都应该是自己人才对啊,怎么自己妹妹会说这种话,他也没开口询问什么,只是满眼疑惑的看向自己哥哥和妹妹。

    奥维娜可将充满南境风情的黄金色袍裙抖了抖开口道:“提坦斯完全变成了一个疯子,他首先封闭了皇域的所有边界,不通商,然后部队守住每条通往别国的路不许别国入境,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多想,只是奇怪他为什么锁国,然后事情就变得不多,先是大量的难民涌入,你知道南境在实行亡灵充当劳动力的政策后,几乎每天都有各国的移民到来,所以我还是没有在意,后来北境也开始有数量庞大的皇域难民到来,这才引起了我和哥哥的好奇,我们开始关心皇域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提坦斯在皇域废除了所有宗教,武力摧毁了所有神庙,除了虫神庙以外,虫神尔后给取代了龙神成为皇域的主神,如果仅仅是宗教上的变动也就算了,你才他还做了什么,他强制推行全民神化,就是把所有的皇域人都变半人,半虫的怪物,整个皇域都被他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虫子窝,任何人只要敢违抗他,立刻被处死,所有出生的婴儿都要带走,然后送到虫卵里去。

    我和哥哥想劝他执政不要那么极端,可是他根本不听,皇域的人民不愿意变成虫子所以才会逃走,那么多的人流离失所,可是提坦斯根本不管,如果不是南境和北境的收留。这些人该怎办,无家可归是流浪到死吗?

    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伊修的眉头深深的皱起,这主要是因为两点,第一他也觉得提坦斯的手段太极端。第二他难得回家,实在是不想听到这些事。他在皇廷还有一大堆这种事在等着他。

    可人总是不可能每次都如愿,雷恩明显理解错了弟弟皱眉的意思,开口为提坦斯辩解道:“娜可说的夸张了。提坦斯确实是独尊虫神。而且实行了所谓的全民神化的政策,但这也并不是把所有人都变成虫子,其实神化可以极大的增强国民的战斗力。只要是完成神化的人都可以说是合格的战士,而且即便是进行了神化也还是有两种形态的,平时可以保持人形,战时再展现虫人形态。

    皇域是提坦斯的国家,他要如何治理自己的国家是他自己的事情,只要不干涉到我们,我们其实也理由说他什么。而且从实际的角度出发,他的政策都增强了国力。他虽然不是好的执政者,但也不能说他没有建树。

    只是,他和地底世界走到的太近,而且想把虫神信仰推行到北境,这就是太过可笑的想法了,北境是上身的国度,除了上神意志这里的天空不能出现其他的声音。为此我和提坦斯发生过争吵。”

    “争吵?!哥哥你可不是会和别人争吵的人。”

    伊修的话让雷恩笑了:“我是集结了部队,你知道狮蛟扩充了两倍,数万的私兵被整编成军团。这些都是新军,新军需要锻炼,只有打仗才能锻炼部队。皇域是不错的对手,那些虫战士是很新鲜的兵种。”

    “呵呵呵,可惜父王不让你出兵?”

    “是的,态度很坚决。”

    “父王顾忌柯蒂斯叔叔,而且本也无需对皇域用兵,你要跟提坦斯打仗,薇安还肯嫁给你?”

    “薇安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就是北境的女人,她的心中只能有北境的利益,不然根本不是她嫁不嫁给我的问题,是背叛我。”

    雷恩这句话说得异常的自然,可是伊修却是听得一愣,苦笑了半天才接道:“我在皇廷,几乎所有人都说我强势,霸道,凶蛮,时间长了我以为我真的如他们所说,可是听了你刚刚的这句话。我的哥哥,我发现,我真的是个非常随和的人。”

    “你是很随和,在我们家族来说。”奥维娜可突然开口。

    “。。。。。。。。。。。。。。。。。。。。。。。。。”

    次日。婚礼前两日。

    伊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从阿琉斯上下来看着面前管家和跪了一地的卫兵:“你。。。你疯了吗,我是伊塔休斯,你刚刚跟我说,你的主人加沙,我的兄弟,不愿意见我!!??你疯了吗?”

    “殿下,最贵的殿下,我无上且唯一之王的次子,我当然知道您是谁,您是世上最为英俊的雄狮,有着如墨黑鬃的白银狮子,您是击败三境敌人的强者,我王睿智的次子,殿下你的事迹在王国每一个口中流传,你是上神又一个英勇的子嗣,无畏雄狮教导的英雄。。。。。。。。”

    “我不是来听你唱歌的,我的兄弟在哪?这几天我一直没见到他。他在哪?”

    “殿下,你的到来让这里充满了荣光,可是,请您原谅我的主人,他,他,他”

    “他什么?加沙怎么了?生病了?受伤?我听哥哥说他当初来迎接我了,只是我没见到他。我跟伯恩德、菲利克斯他们喝酒的时候也没见到他,他怎么了?”

    “殿下,我的主人很好,只是。。。殿下,我的主人疯了。”

    伊修这时候有点烦躁了,他本就讨厌吞吞吐吐的人,何况还事关自己多年不见的兄弟:“到底怎么回事,加沙在哪?”

    “主人就在府邸里,可是,主人,殿下,主人不知道为什么就说不见您,殿下赎罪,殿下赎罪。”

    “不见我?!疯了吗?他在哪?”

    “就在府邸中,殿下。”

    伊修也不再多说,直接让随行亲卫打开房门,人就大步走了进去,一般如果是这种情况,府邸的护卫肯定是要阻拦的,可面对王国次王子,威震大陆的黑银狮子,事情明显就不同了。

    伊修根本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就进到了大厅里,而他刚进大厅就看到了一个人,穿着普通衣服,但头上却是顶着一个全覆式头盔的怪人。

    而且这怪人看见伊修进来还直接开口说道:“擅闯民居你是土匪吗?离开这里,我不见抛弃兄弟的人。”

    头盔怪客的声音一下就被伊修认了出来,他惊声道:“加沙!”(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零点书屋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http://www.023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