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宫正是落成的当天。

    整个皇都都陷入了盛大的欢庆活动中,圣海之内每个森林的皇廷执政官都来到了帝都,参加皇宫举行的宴会,不仅是执政官,皇廷所有的将军,所有其他种族的代表都受邀参与了宴会。

    当天晚上议政大殿上的挤满了皇廷掌权的贵胄,每人都是皇廷权倾一方的人物,尽管宴会不允许这些人的随身侍卫进场,可即便没有侍卫,这些权贵依旧有很多可以彰显自己身份的地方,比如华贵的礼服,军装,还有最重要的就是那硕大的黄金徽章,皇廷的徽章和很多国家的徽章一样,材质和徽章的内容决定徽章的等级,黄金徽章在皇廷已经是非常非常高的级别了。

    不过黄金徽章并不是最高级,皇廷最高级的徽章是由精金制造的,只有两人有资格佩戴,那就是圣子和圣女,皇廷的主政之人以及光暗大公。

    任何皇廷权贵都要向之低首行礼的两人。

    伊修只在宴会上出现了很短的时间,站在圣女身后听完圣女开场演讲,然后亲自为第一杯致了祝酒词,然后他就神秘的从宴中消失了,就连他的随身侍卫都花了好一会才找到他。

    白夜宫是大陆已知宫殿中最为恢弘奢华的,这样的宫殿落成,作为它的拥有者,伊修应该是非常自豪,最起码也是高兴的,原因很简单,不是谁都能拥有世上最豪华的房子。

    可伊修所做的就是在庆祝晚宴的时候突然离开,然后在宫殿顶层的围栏边上独自喝酒,侍卫们当然觉得奇怪,不过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伊修静静的看着杯中的美酒,还有眼前望不到尽头的宫殿,他现在统领着大路上最强大的构架,拥有着足以对抗大陆军团,美丽并且服从自己的伴侣。至于财富、女人这些就更不用说了,这是大多数男人的梦想,曾经也是伊修的,作为极少数可以完成梦想的人,伊修应该是幸福的满足的最基本也应该是快乐的,可是伊修现在丝毫没有这样的感觉。

    有时候事情总是没办法那么完美。

    “你必须谈谈为什么总不开心,你之前并不是这样。我让脱莉安来皇宫希望能改善这一点,可看起来效果很差。”不知道何时圣女从伊修的身后缓缓走来。他穿着极具传统风格的圣族礼服,依旧是以白金两色为主,和伊修身上黑银两色的礼服非常般配,事实上在任何人眼中圣女和伊修都是极其般配的一对,当然更是尊贵的一对。

    “在你心中我就是个因为女色而波动情绪的人?你能感应到我的灵魂,为什么不自己找答案?”伊修转过身伸出双手将伴侣搂入怀中。

    “我只能感应到你的情绪,不能知道你的秘密。真希望我能……并不是所有的秘密都适合分享。”

    伊修整个人倒飞出去,从演武场的这头飞向那头,重重的摔落地面,然后贴地足足滑行了数米才被索尔拦住扶起。

    其余的十余名近卫几乎同时武器出鞘向着演武场中那个不知所措的兽人就要冲过去,周边的卫兵也是相同动作。

    “停下!”伊修边吐出嘴里的鲜血和碎牙边说道:“是我要和他比试的,不管他的是,士兵你叫什么?”

    “以罗,战歌氏族的以罗,公爵是我失手,我愿意自尽赎罪。”

    “是我要和你搏击的。击败对手可是荣誉。”

    “公爵没有使用神力,随意才没有取胜。您身体的力量太弱了。”

    “我绝对是同族中相当强壮的了,只是还没强到可以跟兽人空手搏击,你下去吧,领十个金币和自己的兄弟们去喝酒。”

    兽人本来以为自己活不成了,他可是将皇廷的首领一拳打飞了出去。当然之所以会这样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公爵的力量实在是太差了,以罗都没觉的自己很用力。

    这就是人类和兽人天生的区别。仅仅是**的力量,兽人孩子都能轻松解决成年人类。

    数名自然法师迅速的围到伊修的身边他们都是在从落枫家族学习的自然法术,专门在皇宫中负责特殊情况的救治。伊修脸上的伤口并不是非常严重,但是如果不用自然法术的话无论如何也数日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能回复。可在自然法师的吟唱下,绿色光芒的飞舞下瞬间伊修就恢复了。

    即便是一直以来生活质量高如伊修这种人,也对这样的回复相当的不适应恒,北境很多药剂可以带来治愈的效果,但都不如自然法术这么明显、迅捷。

    “大公你实在是太。。。。您受这样的伤让我们怎么跟圣女交代。大公。。。。”

    “直接交代,如实说,只是受伤而已,如果我在战场上死了,你才要担心怎么跟她说,索尔,你越来越不像北境人了。还有你们这些侍卫,怎么了?皇廷的生活让你们改变了。”

    “当然不是,大公,我们只是尽责而已,保护您是我们职责,可是你却任何装备,任何法术都不用的去跟兽人肉搏。。。。大公,兽人可以空手列下冬熊。”

    “我知道,让人着迷的力量。很多学者都认为北境人的身体素质是和兽人最接近的人类,为什么我还。。。我接受过十几年的格斗训练,我居然一拳都应付不了。”

    “是有些北境人可以和兽人格斗,但是,大公

    “我很瘦弱是吗?”

    “不,大公,您有圣族的血统,你只是,只是修长。”

    “修长!!??我这次可是真的受伤了,拔出你的剑,我让你看看修长的人是怎么收拾你的。你居然敢说我修长。”

    就在伊修连鞘解下无剑要挥向不断求饶的索尔时,一名穿着黑底白纹盔甲的皇廷卫兵及时的赶到了。

    “大公,圣女请您立刻到议政殿相见。”

    索尔都已经决定要使出硬化术来应对伊修了,可没想到救兵来的如此及时。身上刚泛起的血芒顷刻间熄灭。

    伊修本来是肯定是不会让一个卫兵搅乱自己兴致的,可圣女是很可心的伴侣,她知道伊修无心政事,所以从来也没主动找伊修去过议政殿,这么多年来一次都没有。

    所以卫兵的话也让伊修一惊,他顺手把无剑挂回腰间:“让我去议政大殿,你确定不是寝宫、宴会大殿、花园、酒窖之类的。”

    “大公,圣女是说请您议政大殿相见,因为有执政官上报,说是人皇派出了一队使者,从港口出发转道彼岸大陆然后要从那里来皇廷。”

    “皇廷?人类使者?”

    “人皇的使者。大公。”

    “人皇?就是提坦斯?。。。。。。。我立刻前往议政大殿。”

    “是”索尔及时接下话,然后凑到伊修面前:“大公,这好像还是你第一次去白夜宫的议政大殿吧。”

    “是吗?我没在那喝过酒吗?”

    “你参加的几次宴会都是在宴会大殿举办的。”

    “那还真是第一次,给我准备觐见用的礼服,还有我的爵位徽章。”

    “觐见礼服?大公,您没有觐见礼服。那是执政官或者军团将军来皇宫才需要用的东西。”

    “没有就去准备,我的身份和执政官以及将军没什么不同,都是贵族,都是皇廷官员,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