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境某城郊区。狮蛟军团驻扎地。

    做为北境王牌军团,狮蛟从装备到后勤物资都是整个人类世界首屈一指的,如果三十万的战奴聚集到一起扎营,那就是顷刻间在地建立了一个小镇,可是这个营地却是丝毫没有小镇的样子,别说是小镇了,整个营地里之中帐篷都没有几座。

    这绝不是士兵们不需要帐篷,也不是狮蛟没有帐篷,而是因为从出发开始狮蛟一直在急行军的状态中,根据北地的规定军队急行军中宿营,是不准建立帐篷的,除了指挥官和特殊需要不然一律不准搭设帐篷,这当然是为了第二天部队可以尽快开始移动。

    所以这里虽然是狮蛟指挥部的所在地,但也是丝毫没有营地的气息,反倒像是难民聚集地,到处都躺着巨人般满身甲胄的士兵,还有一处处篝火,巨大的兵器被搭立在火堆的上方。

    急行军状态下的北境军队就连战士的休息时间都是有规定的,为了让士兵们得到充分的休息,保证第二天的行军速度。

    可是今天很多人却没有遵守这个规定,伯恩德在距离军营不远处的山坡上策马而立,他的身旁是一众狮蛟的高级将官,他们都在坐骑之上,而没有坐骑的则是一千名全副武装的战奴士兵。

    伯恩德当然的比之前成熟了很多,原本披散的血红长发被整齐的梳向了后方,没带头盔的他额上绑着黑红相间的额饰。一身得体的血甲,倒提着双头战镰,双眼凝视前方。

    这样的伯恩德身上丝毫没有当年那个血色军团一线小兵的影子,全身上下无论哪个方面都丝毫不输那些将门出身的王国军团长。

    事实上现在的人类世界也没人会在意当初孤军深入凭借一己之军拖住西境重兵,令整个大草原闻风丧胆的鲜血之镰只是个没有丝毫贵族血统的平民。

    伯恩德是个沉默的将军,他本身是个开朗得人,可从西境回来之后就变的沉寡言。平日统军也是言语极少,这导致一众狮蛟将官在他面前都非常的安静。

    这安静一直持续到远方出现一群奔驰而来骑士,由于距离的原因根本看不清这些骑士的装备和容貌。能看到的只有马蹄扬起的尘土。

    然而只有这些对伯恩德来说却是已然够了,他将兵器交给身后的卫兵,然后将身上的斗篷整理平整:“殿下来了。整理好自己的着装迎接殿下。”

    “是,军团长。”

    伊修见到伯恩德时,心情是很激动的,他思念自己的兄弟,非常的思念,他本来想给伯恩德一个拥抱,可是前来迎接的人除了伯恩德还有很多人,这些人中有不少都是生面空孔,而且他们在伯恩德的带领下,下跪的非常及时。阿琉斯四蹄完全停住的时候伊修面前已经是一片跪倒的人潮了,军官们都是标准的单膝跪地,可周围那些战奴士兵却是清一色双膝跪地,行的是祭神时才用的大礼,这丝毫也不奇怪。在所有战奴的心中伊修就是神,是伊修给了他们地位,让他们去当兵,他们才有机会过上现在的生活,被国家供养,从幼年接受正规的各项训练。然后成年之后全部被军队接收,这一切如果没有伊修都不会发生,所有的战奴依旧是被关在战神殿中食不果腹衣不掩体,地位还如奴隶的怪兽而不是现在上神之奴仆。

    伊修很无奈的按照正规的程序向迎接的人群回礼,然后利落无比的从阿琉斯的背上下来,伸手扶起跪地的伯恩德,声音不高的说道:“额饰不错啊,贵族老爷。”

    “殿下,我日夜思念您。”

    “我也是,我的兄弟。大伯爵,王国军团长,伯恩德大人,这可都是很吓人的名头。”

    伯恩德露出了微微尴尬的笑容:“殿下这些都是您赐予我的和加沙,菲利克斯相比,我可是变化最少的。”

    “变化最少?你的军团从十万扩成到三十,装备从当初的基础武装到现在最高级别的武装,你看看你带来那些兵,他们的盔甲脱下来估计够打造个雕像的,还有那些武器,上神啊,你用光了王国几年的财政,才把不对武装这样。”

    “长王子对视角非常看重,确实是花了大量的金钱时间完成了狮蛟换装,不仅仅是您看到的这些,我们还有大量专门重枪大队,完全按照您当初的设想组建的,公爵送来那些火枪。”

    “冰港的魔械工厂没能力造那种枪吧,当初他们就是这样回答我的。”

    “这我就不清楚了,您知道公爵对自己领地是完全自主的。”

    “是的,你把部队带的很好,伯恩德,我能看得出来。”

    “狮蛟是您一手组建的军团,很多人都成称呼狮蛟为黑银狮子之鬃,能为您代管狮蛟是我的荣幸,殿下。但狮蛟只有在您的手中才能绽放最绚丽的光芒,就像剑于勇士之手才能书写传奇。”

    “。。。。。。。。。希望是我们书写传奇,而不是成为别人传奇的一部分。你的指挥所在哪。”

    “就在不远处,殿下我们为您准备了马车,明天行军中您也可以休息。”

    “不需要,这点辛苦不算什么,我们几日能到港口。”

    “按现在的速度,可能需要三日。”

    “这么久?”

    “主要是军队的辎重太多沉重,这些东西很多是武器装备不能轻易抛弃,不然会影响军团战斗力。毕竟到了南境还有硬仗要打。”

    “狮蛟需要的装备很特殊,不是轻易可以补充的,所以不是说丢就丢,延长行军时间吧,士兵们辛苦一下。上了船可以好好休息。东境准备好我们的船只了吗?”

    “准备是准备好了,但不是东境准备的,是南境开来的大舰,传说这船没有任何船夫却能高速航行。”

    “这是什么魔法?”

    “不知道,东境教宗联系了我很多次,说是等您到了一定要通知她,她本来是想要亲自来见您的。但是您也知道东境现在的战斗的严峻,教宗根本分身乏术。”

    “不见她更好,我对她没有好印象。记得当初海因克斯之乱时她的嘴脸吗?虽然是形势所迫但我不喜欢这种人。你跟南境的联系密切吗?这个要频繁起来,我们需要南境提供一线的情报。”

    “我们已经收到一些了,南王的态度和强硬。对入侵的异族是拼死抵抗,再加上不死之环的亡灵战斗力也是不弱,所以至今为止战斗都没有离开落日荒原。不过您应该知道,南境是后继无力,娜苛殿下已经开始从海路大批把人民往冰港送了。”

    “调走些平民是好的,这样军队多些腾挪的空间,大战如此娜苛还能心系子民,作为国家领袖她比我强的多。多向南境问些敌人的详细信息,还有就是我到南境后如何展开军事行动。”

    “明克斯大巫和南王都表示,您到南境之后他们会交出全部军队的指挥权。如何对抗异族恐怕还要殿下费心。”

    “这不合适,毕竟是在南境作战,怎么能我做主,肯定是南王指挥。战略战术上的事情,我们商量着决定。”

    “是。殿下。”

    “这会是艰难的战斗伯恩德。我们各方面都不占优势。”

    “殿下,战斗总是很艰难。”

    在海因克斯之乱结束之后的这些年里,人类诸国都可以说是飞速的发展着,其中发展的最为迅猛的当然是有着虫神无私支持的皇域,皇域子啊海因克斯之乱中是受到灾祸作为严重的国家,全国都收到了眼中的波及。帝都更是几乎沦为废墟,可提坦斯却是用了极短的时间让国家得到了恢复,并且还掀起了对西境的全面战争,最终还获得了彻底的胜利。

    当然了在大多数人的眼中皇域的发展是畸形的,他们把城市变成巨大虫巢,把人民变成半人半虫的怪物,他们完全销毁自己的文化,彻头彻尾的沦为虫神的走卒。

    所以大多数人都是不任何皇域的发展的,而如果除去皇域那发展最快,改变最大的就无疑是南境了,当然这并不是说诸侯国中南境最强,诸国中军事力量最强当然是拥有了狮蛟和魔械的北境,但北境本就是大陆有数的军事强国早在海因克斯之乱前,北境的铁骑就天下闻名了,所以如果单论这几年的发展,出去士皇域那就是不死之环掌控的南境了。

    明克斯是个优秀的君主,这一点谁都不能质疑,他实现了自己多年奋斗的理想,爸整个南境变成了没有贵族,没有阶级,灭有压迫的平等社会,而且用低级亡灵承担了国家几乎所有的基础劳作,所有人享受平等的待遇,任何人面对法律没有了特权,每个孩子都可以接受教育,男人可以饮酒高歌,女人可以学习艺术,所有的限制,界限在这个国家全部的消失了。

    这样的政策,这样的国家,在很多人,尤其是平民的眼中那根本就和天堂没有区别,谁都愿意到南境去过那自由的生活,不仅仅是平民很多在别的国家受到不公对待的贵族,受到排挤的法师,是甚至是一些政治犯都蜂拥进南境,一时间南境成了收难者的天堂。

    大量人口的涌入当然的也带来大量的人才,这些人再一步的为南境的发展带来贡献,这写还都是从大方面来讲的,在细节的方面,亡灵巫术变成了可以公开研究的魔法,亡灵没有劳累的开采矿石,全民接受教育提高的文化素质,高文化素质的群众则大量诞生法师,大量的法师自然让魔法进步。

    总之南境这些年的发展是惊人的,尽管东境一直不停的找它的麻烦,但这丝毫不影响南境的城市数量增加一倍,人口数量增加的难以统计,法师数量,亡灵巫师的数量,高级亡灵的数量。都成倍数的上升。

    这些的增长还不是做有意义,最有意义的是国民素质的增长和魔法水平的增长。

    其实南境的实力早就超过了东境,丝毫不夸张的说,不死之环拥有的军队绝对足以跟北境抗衡,只不过有奥维娜苛在,东南两境绝不可能开战。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的实力,南境才在黑海女王带来的地底大军下支撑了这么长的时间。不仅支撑的时间长,还生生的遏制了敌人的扩张,让战争止步落日荒原。虽然落日荒原现在的繁茂程度几乎已经与昔日的中部平原产不多了,但城市和人口更集中还是落日荒原以外的地方,不死之环倾尽军力阻挡黑海女王。当然是为了抵抗侵略,但也是为了让其他地方的人民能及时的撤离,从一开始明克斯就很清楚靠南境一力抵抗不了入侵的大军,所以当初去北境求援不成之后,娜苛就和雷恩达成另一个协议,把人民从海陆运往北境。

    南境从开始就是在进行决战。

    这一现象其实非常的有意思,人类历代的皇帝之后,号称龙神血脉的提坦斯改变了信仰,把子民变成怪物,现在引领异族来侵略人类的领土。而一直被世人排斥的亡灵巫师,他们组成的政府却在知道没有援助的情况,拼死抵抗入侵者,让人民得以逃脱,不用变成虫人。

    当初说谁是亵渎生命的人来着?

    在经过长时间海上的漂泊后。运送狮蛟军团的第一批幽灵船成功抵达了南境裘卡港,本来这样的军事调度绝对不应该使用民间的港口,可裘卡港距离落日荒原最近,而且作为南境最大的商业港口,它的吞吐能力完全能应付狮蛟的抵达。

    在很久以前伊修就想到裘卡港来看看,一是因为它热带港口的名声。二则是因为一个故人。

    菲斯特。铁拳,一直生活的非常好,他依靠着伊修提供关系大赚了很多生意,伊修在皇廷的时候甚至特批了他在自由在彼岸大陆和新世界经商的消息,这可是一般私营商人想都不敢想的特权。

    伊修的本意是绝对不会见菲斯特的,不是因为他绝情,更不是因为他看不起商人,而是因为他要第一时间赶往落日荒原,不死之环派来接他的人已经在裘卡港等待多时了。

    可在亲卫护送伊修踏上港口的瞬间,除了前来迎接一众行礼的黑袍亡灵巫师以外,跪地得人中还有带着夸张帽子,穿着夸张礼服的巨商菲斯特。铁拳。

    伊修的收从黑银斗篷中伸出示意前来迎接的诸人起身,然后连看都没看那不死之环的使者一眼,径直走向故友:“菲斯特先生,这次的见面让人诧异。”

    “奥,我尊贵无比的殿下,为了能瞻仰你的光彩,菲斯特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

    熟悉无比的回答让,伊修露出笑容,他边向码头的出口行走边说道:“我认为你现在应该在彼岸大陆或者皇廷的属地,这里可不安全啊,菲斯特先生。”

    “事实上我尊贵的殿下,是否离去这个问题却是让我纠结了很久,不过,最终我做出了决定,留在自己的国家,为它贡献我所有的力量。”

    伊修的脚步停了,留下为国而战这样的话伊修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但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会从菲斯特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他眼中充满着惊异:“菲斯特,我的朋友,你知道留下来意味着什么吧?”

    “死亡,我很清楚,我的殿下。但有趣的是我愿意为南境而死。我做商人已经几十年了,为了钱做了无数自己愿意不愿意的事。为了钱都能如此,就别说是为了命了,如果是在以前我现在早就跑到千里之外了,可现在我却不愿走了。

    殿下,我。。。。我要说,这里是个伟大国家,你的妹妹,王,大巫建立了一个伟大的国家,在这个国家里我感到前所谓了的自由,前所未有的自由!这里的空气充满芬芳,每天只要呼吸就能让你充满力量。

    这里是我生活过最美好的地方,美好到我无法形容,这里就是天堂!

    殿下,我可以死,但没人可以夺走我的天堂。”

    伊修的眼睛仔细的打量起面前的这个人,他不能相信这就是他认识的那个唯利是图的奸商菲斯特。

    果然,好景不长。

    “何况现在殿下您不是来了吗,您是战无不胜的人啊,没什么可以在你面前张狂,那些地底的家伙对你来说不过只是些微不足道的东西,你一定会轻松的扫平他们,所以我又何必逃呢,您说不是吗,尊贵的殿下。”

    “这样的话才是我认识的菲斯特会说的,我还以为连你都得到上神的认可,拥有了勇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