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修认为自己之所以现在要去一趟冰港,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自己的叔叔不愿撤向双岭要塞,而北王让伊修去劝说,这是可能性非常之高的,北境公爵自从伊修去皇廷之后就没有跟伊修联系过,即便上上次雷恩大婚,伊修也没能见到自己的叔叔。伊修对此非常的疑惑,公爵自称杀了伊修的母亲,可是北王已经澄清了当初伊修的母亲是自尽的。

    所以伊修不知道为什么叔叔一直躲着自己,也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根本没时间想这个,现在最重要的是事应该是到双岭布置具体的防御工作。

    伊修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冰港,在看到那熟悉无比的城墙之后,伊修接到了准确的消息,奥维娜苛的不对全线撤向双岭,北境的门户大开敌人虫神大军**。

    这等于是变相提醒了伊修,他必须要抓紧时间赶回双岭,布置军队防御。

    伊修当然的没受到人和阻碍就进入了公爵府邸,让伊修惊讶的是整个冰港也都在有条不紊的撤离,准确的说应该是已经撤离了大部分,冰港产不多已经和隆冬城一样都是空城了。

    安德森明显的老了很多,而且长出了一脸的胡子,这可绝对不是公爵的风格,可事实却就是如此。

    伊修惊异于叔叔的改变,在行礼后正要开口询问,可没想到先说话的却是北境大公爵:“我本来应该已经在去双岭的路上了,但是就在启程的时候。突然有人从抵达了港口,他们都是你的熟人,他们要见你,而且他们带来了事关虫神的重要情报。”

    “叔叔,如果只是这样那他们完全可以到双岭之后再……他们中有些人要求必须先见到你,并且和你见过面之后再决定是否登陆。”

    伊修迷茫了,什么人还要见到自己才决定是否登陆。而且这人还有关于虫神的重要情报。

    他沉默了好一会,终于开口道:“我非常期待见到这个人。“

    “那就是到港口去吧,他的舰队在海上。不过带他前来的人就在隔壁。”

    随着公爵的话音落下,华丽平整的石制大门缓缓的大开,一个倩丽的身影从门中走来。

    伊修对这个出现的人做了很多猜测。可最终的结果依旧出乎他的意料,居然是沙依,当初溪镇的金发姑娘,那日带着一个舰队路过皇廷的女冒险者。

    伊修心中的震撼是非常强烈,说真的他现在都是即将到来的大战,沙依早就不知道被他放到哪个角落去了,而现在她就这么站在自己的面前。

    沙依大方的张开双臂与伊修拥抱:“吃惊吧,我保证更让人吃惊的还在后面。“

    一小时后,冰港港口区外的海面上。

    一个舰队很出现在伊修的面前,这不是什么大型舰队。最多也就是个万余人规模,看到如此的舰队,伊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皇廷,可是皇廷的舰队都是矮人制造的铁甲船,而且皇廷的舰队可不止万余人的规模。

    何况这船的外形也明显不是什么高超工艺制造的船只。

    伊修下意识的看向旁边沙依。他想问到底要去见谁,这舰队到底是谁带来,可最终却是没开口,因为伊修已经问过很多遍了,可沙依就是什么也不说。

    等到伊修登上对方的旗舰见到这个神秘的人时,他当然的惊讶。不过惊讶很快就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疑惑,最后他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抹笑容。

    “我真的从来都没想到,你居然敢出现在人类世界。”

    “我本来是不敢的,但在我弟弟变得比我更可恨之后,我觉的还是要冒一下险,何况我也是执行命令。”

    “我们就要开始一场必死的决战,我不觉得有命令可以让你回来。“

    “别把我说的如此不堪伊塔修斯,在我和你的对决中,我的表现还是很出色,世事如果不过因为你,我已经是皇帝了,人类世界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我不明白你明明有光暗家族的血脉,你为什么不早去皇廷,为什么要留下和我做对。“

    “也许是因为你杀了我的父亲和哥哥。“

    “奥,这就是精彩的地方,知道吗?我海因克斯没有杀你的父兄,他们到现在都活的好好,而你可是实实在在的害了我的一生,最起码害我没成为皇帝,而我没成为皇帝,直接导致了人类世界现在的局面。。、。。”

    其实如果多方面的看,海因克斯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可有没有道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伊修是人类世界的英雄,而海因克斯,即便不是声名狼藉,那也好不到哪里去。

    伊修对海因克斯心里一直是有仇恨的,开始是因为父兄,后来是因为提坦斯,而现在虽然提坦斯变得更可恨了,但这并不说明,他对海因克斯就会有好感。

    “直说你的来意吧。我没时间可以浪费。”

    “你真是个冷淡的人,我可是来帮你的。”

    伊修咸再度笑了:“我们要对付的是玛阿雅,地底世界之主,你即便是愿意帮我,这一个舰队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也许,但你总不能拒绝我要为人类奋战的决心。”

    “你根本不是个战士,也不会为了任何东西牺牲生命……我是不会,但是我身不由己。”

    伊修的眉头微微皱起。

    “让我们到里面去说,最起码喝点酒,这里的气候真是和龙域诸岛差的太远了。”

    “把一切说清楚,我真的没时间。”

    “我知道。你要回双岭,你确定在那作防御是好的决定吗,为什么不建立多梯次的防线,北境的国土面积是完全足够的。”

    “敌我实力太过悬殊,多梯次根本起不到作用,在双岭也许不会赢,但可以最大化的消灭敌人。为了这个计划我做了非常多的努力。”

    “那为什么不退到血色城墙。”

    “因为皇廷不会允许我们进入,我不是来跟你讨论战略部署的,告诉我你的来意?”

    “当然是帮你们对抗虫神。”

    “理由?”

    “我热爱自己的种族。”

    “我没时间浪费。”

    “我想击败自己的弟弟。”

    “我真的没时间浪费。”

    “我要抵抗邪恶的虫神。还光明于人间。”

    “我走了。”

    “好吧,你知道,一个不好骗的人真的很无趣。

    我离开大陆之后。提坦斯疯了一般的追我,本来我已经安排好了,他是不可能找到我的,可是也许是虫神帮了他,他找到了,我带了很多钱,身边也有卫队,所以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可是提坦斯明显对杀我的热情非常之高,他不停的派人来。一次不一次强,一次比一次人数多,我只能朵,不过要躲过有虫神帮助得人很不容易,不过最后我还是找到了藏身的地方。我在龙域诸岛,也就是巨龙群岛安定了下来。

    而我之所以可以在那里安定下来,完全源自,一个人或者说是某个生物的庇佑,这个生物的名字有很多,比较具有神话色彩的是龙神使者。学术性一点名字叫远古多元素属巨型飞龙,最广为流传的名字就是,神圣巨龙,黄金神圣巨龙。

    我找到了一个黄金神圣巨龙,并且在它的庇佑下安定了起来。

    神圣巨龙的保护不是没有代价的,我要建立国家,利用我的全部财富,建立一个国家,帮助龙域诸岛的土著过上好的,文明的生活。

    我成了一个国王,而且必须是好国王,一个给人,不,给龙打工的国王。

    你知道的,国王是个很辛苦的活,尤其是当你还要对一个,智慧超群,几乎无所不知,活了不知道多久,强大的难以形容的龙负责时。那就是更辛苦了,我没日没夜的工作,勉强让各个方面都能达标。

    然后突然有一天,龙神就告诉我要我带所有的部队来支援你。支援人类跟虫神对抗。

    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而且也完全没道理,你到神圣巨龙和虫神才是同一时代的生物,人类在他们的时代结束之后的很多年才崛起……你说神圣巨龙,神圣巨龙来帮我们了?黄金神圣巨龙?”

    “是黄金神圣巨龙,不过它并没有什么特别,除了非常晃眼外加刻薄以外,不过它没来这里,它来不了这里,因为某些原因神圣巨龙是无法离开巨龙群岛,要不然,怎么会轮到人类统治大陆……你带来了多少部队,就这么一个小舰队?”

    “还有部分在来的路上。”

    “总共有多少部队。”

    “一万人!”

    “一万人?只有一万人?。。。。海因克斯如果你真想帮助我们,真想尽一个人类的本分,那你就应该现在调转船头会你的岛,然后求黄金神圣巨龙亲自来救我们,因为你的这一万士兵,根本对战局起不到任何决定性的作用。”

    “哇奥,你还真是失礼啊,伊塔修斯,你居然这样评价一万名龙骑士。其中还至少有两千的真龙骑士。”

    伊修的眼睛一下就睁圆了,一万龙骑士,伊修怀疑自己的耳朵,人类历史,不就是算上精灵王朝的千年历史,也从没有出现过万名龙骑士,那就更别说话有上千的真龙骑士,人类帝国鼎盛时期,镇龙骑士的数量也没超过五十,现在这一下救赎数千。

    龙骑士的战斗力和战术价值那是相当超凡的,一万龙骑士这意义实在是太深远,伊修甚至无法估算他们可以相当与多少军队,因为人类历史,甚至可能是大陆近代史上都从来没出现过万人以上的龙骑士。

    海因克斯脸上露出狐狸般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会是这种表情,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太令我兴奋了。虽然当初我没能打败你,不过让你如此的惊讶也非常的过瘾,你可不是经常会有这种表情的人。“

    “海因克斯我必须感谢你,虽然加上你,我们还是不占优势,但是……真的,这样就得到你的感谢了。真正的重头戏还没来呢,你现在就说感谢,那马上你要说什么?在我告诉了你虫神真正身份。来历,以及他操控他人的手段之后,你要对我说什么?可千万别行跪拜礼。虽然我十分期待。”

    海因克斯的话再度让伊修的双眼睁圆,瞳孔收缩。

    数小时后,冰港公爵府邸某大厅中。

    “在远古时期,非常远古的时期,远古种族,也就是俗称的神魔,他们彼此间的战争进入了白热化,为了制造战略缓冲也好,躲避敌人也好,一部分远古种族。失利的那部分,创造了一个空间,或者次空间,总之就是之类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后世俗称的深渊。

    深渊的出现并不能改变战争。它只是成为了一个庇护所,保护逃入其中的那部分远古种族。

    而那些逃入深渊的远古种族中其中有一支叫做,古语很那翻译,我就称其为虫母,深渊虫母,深渊虫母在深渊并不是非常强大的存在的。这一族唯一的本事就是将自己的幼虫寄生在其他种族的身上,从而对其进行控制。

    虫神,这个叫玛阿雅的所谓的虫神,其实就是一只深渊虫母,仅存的一只深渊虫母,当初第一皇朝建立之前深渊就被毁灭了,由控制着地面的远古种族,也就是神们带领着新兴的新种族,那时候人类还没出现,所以征伐深渊的主要是精灵和龙可能还有巨人,在那次毁灭深渊的战斗中,玛阿雅不知道为什么逃出了深渊,躲在地底,而后又不知道为什么成功控制了驻守在地底军队。

    就此玛阿雅开始了自己不断变强的过程,非常有意思的,据神圣巨龙说,在玛阿雅之前,最成功的深渊虫母最多也只不过控制数千人,上万的其他种族,而玛阿雅合却是控制着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人,而且神圣巨龙还说,被深渊虫母控制的人都是神智全失如同傀儡,可玛阿雅控制的人明显不是如此。

    为什么会这样就没人知道了。

    神圣巨龙是和神魔同一时代的生命,后世的所谓的真龙,都是当初神魔依照神圣巨龙和龙神的形象造出来的缩减版。其关系就像人类精灵爱人等等新种族和远古种族之间的关系。

    所以神圣巨龙不可能知道玛阿雅的具体经历,也不可能知道它是否经历了什么异变变得如此之强,神圣巨龙只能提供深渊虫母这一族的资料。还有他所有的部队前来帮助你们。“

    海因克斯的话让整个房间陷入了绝对安静,这里面的信息实在是太庞大杂了,甚至还牵扯远古种族,所有人几乎都在反应消化这段话,而海因克斯却是悠闲的端着酒杯慢慢的品尝着杯中之物。

    伊修是在场人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你说的这些,貌似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我们还是探讨怎么才能请神圣巨龙来帮助我们,只要神圣巨龙能出面对抗玛阿雅,你即便是想要皇座也没有问题。“

    “奥,这真是诱人,可是你必须清楚,我是为神圣巨龙工作的,他是我的老板,绝对不可能是他为我谋取利益,相反我为它服务,而且巨龙不能离开群岛是有客观原因的,我不认为你有办法能请动他。或者我这样说会更明白,巨龙派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来帮助人类,如果他可以亲自来,我想他一定会的。”

    “你是说有人威胁神圣巨龙?不让他离开群岛?”

    “比威胁可复杂的多。总之,巨龙不能离开群岛。这是没法商量的事,而且事实上,你不觉得与其找巨龙帮忙,不如找皇廷帮忙更现实吗?精灵皇廷仅仅是常备军就有一百万左右,而且战斗力远超人类诸国,最重要的是这支军队完全是你一手缔造的,光暗大公。”

    在人类世界提起伊修在精灵国度的官职,这可是非常敏感的事情,伊修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不悦起来:“如果可以皇廷的部队已经来了,我尽了全部努力,可是两族积怨太深,不是没有办法,我也不会只身回来。”

    “你经历了政变吗?据我所知你在皇廷执行的是中央集权制,整个国家的权利都集中在你或者是你伴侣的手中。她背叛了你?”

    “没有,他没有背叛我,但也不愿意帮我,为什么把问题撤到我头上,没有神圣巨龙的帮助,即便有了你的一万龙骑士,我们获胜的可能性依旧非常小,而且没人知道玛阿雅是不是还有部队。”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只能说有我的帮助,总比没我的帮助强,无论如何神圣巨龙都不可能亲自来的,所以。。。。。。找皇廷相比之下希望更大。”

    “我不是没做过努力,即便是回来之后,我也和皇廷进行过魔法通信,但是结果都不让人满意。圣女好像也不理政务,具体的情况我根本不清楚。”

    “所以你才应该回皇廷去,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出兵,这次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一旦回到皇廷,最有可能发生的事就是被困在新世界无法离开,上次如果我不是突然出走,也不可能顺利离开。”

    “那就算是被扣在皇廷,也比等死强吧。我是因为没办法,必须来。不然我会生不如死。你又没有什么原因。”

    “我有自己的信仰。”

    “这可是非常奇怪的理由。不过这并不重要了,你这样做事的人,我们来具体讨论下战略战术吧,首先,我还是不同意在双岭布防,因为这等于放弃了近乎一半的北境国土。而且这样的防御完全是孤注一掷,没有丝毫的后路可言。

    我觉得要么建立梯次防御,要么就干脆守卫在血色城墙。“

    “梯次防御不行,因为敌我数量悬殊太大,守卫血色城墙更不行,因为背后就是新世界,皇廷还是有写激进分子的,到时候他们很可能会从背后袭击我们。

    不过这两点也还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现在物资军队都已经集中在了双岭要塞,所有的防御部署也都在那里,就现在敌人的速度而言,我们绝没有时间再更换防御地带。“

    “这真是不负责任的回答。“

    “如果你害怕可以走,没人强迫你”

    “当然没人强迫我,强迫我的是只龙,而且是个谁都惹不起的龙。”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