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美脸颊却是半点失落都看不出,只是幽幽斜睨着蓝羽冷若冰霜的脸,我见犹怜的哀怨控诉:“小羽儿你连心也是刀子做的!”

说话时,懊恼神情终于忍不住流露出来:“你就不能让本皇子得手一次?”

“三皇子要是想找死,下一次就继续!”

蓝羽毫无怜香惜玉之心,手腕一翻将握在掌心的匕首倒插回袖中特殊的刀鞘中,似笑非笑,瞥一眼自己的肩膀,心里更是满意。看

这几天和墨宇轩的色爪斗智斗勇,她的身体机能倒是恢复了不少,虽然杀不死墨宇轩,但对付他的偷袭也越来越及时了,照这样来看,只要她注意饮食和锻炼,过不了多久就最起码能恢复到以前的**成。

到了那个时候........

斜斜睨一眼苦着脸站在原地的墨宇轩,似笑非笑的模样,却让墨宇轩背上微微一寒,抬起手,用指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轻叹出声:“奇怪,都说一笑倾城,但为何有的女人明明很美,笑的时候却比不笑还要冷!”

“那是因为三皇子喜欢找死!”

蓝羽不为所动的悠悠开口丢下一句话,扫一眼那边为她杀气凛然的笑意吓得急忙将视线撇到一旁的侍卫,径直抬脚离去。

这一次,墨宇轩一如刚才那样反常的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看着蓝羽的背影,等着她差不多走到转角处,眼眸骤然一亮:“小羽儿,似乎你长高了!”

听着这句话,蓝羽心里微微一怔,回眸注视着一脸确凿的墨宇轩。

这半个月来,在她静心的调养下,这个身子的确长胖长高了一点,但.......

也就是那么一点点,最多不超过半厘米,若不是她刻意留意查看自己调养的方式是否正确,连她自己都看不出来,这妖孽却........

“虽然只是那么一点,但怎么逃得过本皇子的法眼!”

仿佛明白蓝羽心里的讶异,墨宇轩神色间顿时变得扬扬得意起来:“本皇子向来风流,只要看过的女人有什么变化,就.......”

还未说完,看着蓝羽嘴角泛起的那抹揶揄笑语,声音突然哑然而止,一张俊美妖孽的脸更是瞬间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