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昨日收到赤离放言一月后砍下墨宇轩之手的消息,雪洛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开口:“明知那个消息是赤离故意设局引你过去,你为何........”

闻问,蓝羽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朝着雪洛妖娆一笑:“雪太子不会以为赤离会是一个被人要挟的人吧?

这句话,让雪洛的眼睛骤然瞪大,不可思议的盯着蓝羽精致的俏脸,好半天,才是哑然低低开口:“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没有说出来?”

到了现在,他终究明白蓝羽出兵白寒国的真正的目的了!

“就为了让赤离以为你绝不会去救人,你就.........”

雪洛说到此处,见蓝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也只能讪讪停下。出品

蓝羽发起这一战的主要目的,根本就不是要挟赤离。

正如她所说,赤离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蓝羽不过是用这一场可能会把黑曜国和白寒国,都送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战役,布下一个迷惑赤离的局而已。

想到如此浩荡的战役,居然只是为了制造一个假象,连雪洛都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看着蓝羽的眼神,也好像是看着一个疯子!

要不是疯子,又怎么会做得出这样不顾一切的事!

“按时间看来,赤离的消息应该是在他得知黑曜国出兵白寒国之前发布的!”

蓝羽盈盈一笑:“相信他如果早知道会有这一场战役,绝不会拿墨宇轩的手来威胁我,他应该很清楚,我既然领兵出征白寒,就绝对不会去朱雀国!”

闻言,雪洛有些焉焉然的点头:“所以你就利用他以为你绝对不会去的时候,偏偏就去了!”

“以赤离的性情,既然放出了这样的消息,就算明知我不去,一个月之后也必定会斩断墨宇轩一只手!”

蓝羽异常平静的说出自己的断定,跟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他,我又怎么会坐视不理?”

看着蓝羽决然的眼,雪洛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询问:“在你心里,他很重要?”

“我不知道!”

蓝羽的回答,又让雪洛一怔!

不知道?!

“我不懂爱,也无法去衡量他在我心里重不重要!”

蓝羽说起这个她从未和人谈过的话题,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寻找着最合适的形容形容自己真实的感觉:“我自是凭着自己的心去做,有时候我也恨不得把那妖孽一刀剁了,不过我真不想看到他被人杀死!”

“那倒是........”

雪洛想着墨宇轩嬉皮笑脸的痞子样,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跟着轻轻叹了一声。

有时候,他也很想把那妖孽剁了,但一颗心却也........

抬眼间,看着蓝羽看着他眼里那抹意味深长的笑意,雪洛脸上一涩,快速转头看向营帐里的两个替身,胡乱找些话把心里的尴尬掩饰过去:“现在正是黑曜国攻打白寒国的要紧时候,赤离再接到密报,得知你我还在军营,必定想不到我们已经如他邀请到了朱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