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如龙又怔住了。酒中怎么会有毒?是谁下的毒?是不是小婉已猜出邱凤城要对她下毒手,所以先在酒中下了毒?他喝的也是同一个酒壶里倒出来的酒,现在邱凤城已经毒发毙命,他为什么连一点事都没有?

问题实在大多,太复杂,而且来得大突然。他的思想已经完全乱了,连最简单的问题都没法子想得通。现在他最聪明的做法,就是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这些事很可能也是经过设计的,根本就是个陷阱。他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可惜等他想到时,他已经落入这陷阱里。一个设计得更精密、更恶毒的陷饼,无论谁只要一悼下去,就再也休想逃出来了。

屋子里点了四盏灯,四盏价值极昂贵的波斯水晶灯,价值昂贵的东西都是好东西,这种灯就算从高处掉在地上,灯罩也不会碎,四盏灯都好好的摆在桌上,摆得四平八稳。忽然间,“波”的一声响,四个精美的水品灯罩竟同时碑裂,灯火将灭未灭。

就在这同一刹那,马如龙也忽然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力,海浪般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他的心跳立刻加快,呼吸却几乎停止,鼻血涌出,喉头发甜。眼珠子仿佛已将爆裂。他几乎晕了过去。等他这阵晕眩过去时,这股奇异而可怕的力量己消失,屋子里却多了四个人。他第一个看见的就是绝大师。心绝情绝、赶尽杀绝的绝大师。

有绝大师,冯超凡就一定会在。一个瘦肴鳞峋、面目皮肤黝黑如铁的苦行僧,一件灰布僧袍虽然千钉万补,手里拿着的却是串价值连城的翠玉佛珠。另一人大袖宽袍,赤足麻鞋,头上挽道髻,全身的肌肤晶莹如玉,就好像真是用白玉雕成的一个人,跟那苦行僧正是极强烈的对比。

四个人是从四个方向来的,没有进来之前,每个人都将他们数十年性命交修的内力真气发出,封死了马如龙的退路,也封死了他的出手。

他们对马如龙这个人已深具戒心,已认定他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刚才那服力量袭击来时,东西两方的力量远比南北强大。从东方来的是那苦行僧,从西方来的是那玉道人,这两人的内力竟比名满天下的绝大师更强。马如龙从未见过他们.却已猜出他们是谁了。

苦行僧的法号就叫“吃苦”,他吃尽千辛万苦,远赴天竺,求的并不是佛经,而是自从达摩东渡以来,就为天下学武的人痴心梦想,想求得的佛门武功奥秘。他此行无疑有了收获。

玉道人就是昔年一剑纵横、震动江湖、今天下英雄丧胆、天下美女倾心的玉郎君。看见这四个人,马如龙的心已沉了下去。普天之下,绝没有任何人能从他们的手底下逃走,也绝没有任何人能从他们手底下救人,这一点无论谁都不能不承认。

灯火并没有灭,因为他们并不想让灯火媳灭。他们想做之事,一定能做到,他们不想做的事,一定不会发生。他们好像根本没有看见马如龙这个人,他们的眼中只有邱凤城。

邱凤城连呼吸都已经停止,酒壶酒杯都已翻倒在地上,吃苦和尚捡起来嗅了嗅,一双深陷入骨的眼睛里寒光闪动如利刃,他追随唐三藏西游求经的路线远赴天竺,这条路并不好走。在他经过的那些穷山恶水、森林沼泽中,到处都充满了绝对致命的毒虫毒蛇毒兽毒花毒树毒草。天下所有的毒物他几乎全部看见过,在这方面,他的经验几乎已可比得上尝遍百草的神农。

绝大师虽然出家多年,刚烈急躁的脾气丝毫未变,已忍不住问:“怎么样?”吃苦和尚不但闭着嘴,连眼睛都已闭了起来。绝大师更焦急。

如连吃苦和尚都查不出邱凤城中的是什么毒,天下绝没有第二个人能查得出。幸好吃苦和尚终于开口。

“壶里的酒没有毒。”

“毒在哪里?”

“在他喝的最后一杯酒里。”

“是什么毒?”

“是用牵机、断肠、**三种毒草练成的‘秋虫散’。”

“你能确定?”

“这种毒散无色有味,最宜下在酒中,配合酒性,发作更快。”

“多快?”

“酒一入喉,毒已发作,酒一人肠,命如秋虫。”

“他的毒则发作。”

“所以毒必在最后一杯酒中。”

“中毒能解?”

“秋虫并非必死,只要救得快,就能解。”

“你能解?”

“我不能,他能。”

吃苦和尚转过头,看着玉道人说:“识毒天下无人及我,解毒我不及你。”

玉道人道:“你怎知道你不及我?”

吃苦和尚道:“因为你是个负心人,我不是。”

玉道人笑了。他不能不承认这一点。从他十六岁的时候开始,就不知有多少女人想毒死他,因为他太多情,情却不专。因为他太可爱,她们都不想失去他,因为她们都知道,除非毒死他,否则他迟早会负心的。久病都能成为良医,经常可能被人毒死的人,怎么能不会解毒?

吃苦和尚道:“如果他不知解毒,现在他早已是个死人。”

绝大师道:“如果他解不了这秋虫散的毒,还有没有别人能解?”

玉道人自己替自己回答了这问题,他的口答是:“没有。”

马如龙终于明白了。这不仅是个陷阶,简直是条绳索,一条绝对可以把他吊死的绳索。毒在最后一杯酒中。那时小婉已经死了,下毒的当然不是她。如果邱凤城自己下的毒,有谁会相信他自己要毒死自己。

所以下毒的当然是马如龙。

邱凤城毒发时的情况,和沈红叶、杜青莲死前完全相同。寒梅谷中的那壶毒酒里,下的无疑也是秋虫散。所以那次下毒的人当然也是马如龙。

邱凤城早已知道绝大师他们会来,早已算准自己有救,所以不妨先在酒中下毒。

现在他虽然已经在马如龙面前承认自己是凶手,可是除了马如龙外,世上并没有第二个人听到他的自白。所以世上也绝对没有人相信他会在别人面前自承罪状,所以马如龙就算说出未,也没有人会相信。

邱风城既然是被马如龙毒死的,小婉当然也是被马如龙捏死的。没有人会追究他为什么要捏死小婉,像这样的凶手,还有什么事做不出?

杀人者死。现在马如龙无异已经被判了吊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