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几位师兄,难道是天堂的反攻到来了吗?”

天琅派门口,站着几个守山的弟子,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同门有这样狼狈的样子,情急之下,不由得把听过的一些古老传说都喊了起来,这些个弟子都是仙界土生土长的,并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显然对于乌山叟等人的情形,严重的估计不足。

这也就是天琅派的现状,仙界养尊处优得太久了,自从上一次和天堂的大战之后,修养了这么多年,后面出世的这些个土生土长的仙人,虽然也经历过一些门派之间的对立,但真正打生打死,像现在乌山叟等人这样浑身鲜血的模样,完全没有出现过。

“快叫你师叔出来,出大事了,我们几个被人欺负了,而且还是被混到仙界里面的奸细给欺负了!”

和这守山的弟子多说无益,只有把乌山叟的师傅黑龙道长找出来,这个才能够扯起大旗弄出更大的声势,别看黑龙道长在天琅派里面,除了天琅派掌门之外,最有地位的人。

一般情况下,天琅派的掌门处于闭头修炼的状态之外,根本就是黑龙道长掌管整个天琅派,说黑龙道长就是实际上面的掌门人,一点也不过分,所以乌山叟才会这样的嚣张,没有这样的后台,完全难以想象的了。

那些个守山的弟子,被乌山叟这么一吼,赶紧的奔着里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吼开了。显然,他们比乌山叟刚刚的声音更加地洪亮差不多整个天琅派都知道了,乌山叟他们遭到了严重的损害。

这样都不需要乌山叟他们再努力什么了,只需要在这里静静的等着,等着黑龙道长从里面出来便行。实际上,黑龙道长不可能对于这样的惊天动静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些个人等。简直就是闹腾了,就是个聋子也能够听见。

“乌山叟,你也是年纪不小的人,虽然到了仙界,你算不得什么年纪老大的人,按照人间界的算法,你没有一百二十岁。也差不了什么,怎么还是这样的毛躁,一点都沉不住气呢,将来天琅派怎么依靠你们呢?”

黑龙道长,人如其名,黑乎乎的一张脸蛋,如果是在晚上,肯定不能够看出一点面目模样来,而浑身上下,都是穿着一件黑色袍子。更是显得黑的厉害,这家伙一走出来,便冲着乌山叟好一通训斥。

可是接下来,黑龙道长的话,却是没有再说下去了。因为黑龙道长清楚的瞧见,乌山叟等人已经受到了不轻的伤害,如果不是本身的真元力量不错,恐怕现在就已经昏迷过去,这个时候,救人的事情最重要,黑龙道长哪里还顾得什么教训徒弟呢。

仔细一查看,才知道乌山叟等人的伤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黑龙道长稍微地放心一些,可是等得听说乌山叟添油加醋的把事情的经过一说,黑龙道长的头发都要气的立了起来。怒发冲天的同时,断然宣布了立即开始全派动员。

不止如此,黑龙道长还把相交好的门派一一通知到了,令的所有的这些个门派都派出了最为精干的力量,足足聚集了上千的精锐仙人之后,这才宣布出发,前往围剿肖银剑等人,那一百多人,在这一千左右的仙人手下,总不可能再有办法逃跑得了吧。

肖银剑等人呢,一直往西方飞行了好半天,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可以歇脚的地方,因为仙界虽然足够的大,可是仙人们也太多了一些,到处都是仙人,只要好一点的地方,几乎都有限盘踞,而差一些的呢,肖银剑他们又看不上。

再次一些的地呢,又不够他们这一百多人居住的,够得上一百来号的,都能够在仙界占据一个小山头,成立了一个小门派了,哪怕是肖银剑名下的极神宗,可以说比较的不错了,在刚刚起步的时候,还没有一百来号人呢。

所以找来找去,找了好半天,肖银剑都没有找到一个适合的落脚的地方,眼看就要来个黑夜来临,肖银剑终于是变得非常的焦急起来。

要是再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地方,肖银剑他们不知道会要找到什么时候,那样在黑夜之中,便是什么痛苦悲惨的事情要发生了,想想这百多号人,竟然是沦落到这样的地步,肖银剑怎么也是觉得不太舒服,哪怕是面对那么多的仙人质疑的目光瞪着的时候,肖银剑也没有这种感觉。

“肖老大,快往这边来,再不找个地方休息,你们可没有精神应付别人的攻击的,快来吧,别犹豫了,你还不认识我,不肯相信我吗?”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又显得有些陌生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响了起来,这让肖银剑感觉到有些古怪,正犹豫着呢,这家伙把嗓门提的更高了,跟着露出了一直遮掩着的面容,可不是一个老熟人呢,原来正是当初得到肖银剑帮助而最终飞升仙界的百变老祖。

不止是人间界有个百变宗,在仙界,百变宗那也是有一好的,由于其流传的比较的久远,实力竟然还在极神宗之上,百变老祖早在迎接肖银剑他们飞升的时候等候在那里,只是场面太过混乱,一直没有顾得上和肖银剑说上话,后来见肖银剑他们终于独自离开,这样大家各自散了的时候,百变老祖就预先往这里来等候这肖银剑他们。

百变老祖已经在仙界呆了好长一阵子,对于仙界的情形比较熟悉知道肖银剑他们这么多人要找个落脚的地方并不容易,故此早早的往这边找了一个相对比较宽阔的地方,就是这里,也是百变老祖利用百变宗在仙界的势力,悄悄地弄下来的呢。

百变老祖可是个极有血性的人,别人在那个时候不敢出声来帮助肖银剑,不敢替肖银剑说上哪怕一句话,可百变老祖呢,却是恨不得当初就站出来,挺身而出的面对乌山叟他们的责难,最终百变老祖没有这样做的原因,却不是顾虑别人的眼光,而是考虑到肖银剑这里明面上有了上百人,再加了自己这一个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还不如像现在这样,悄悄地出力来得好。

而首先要替肖银剑他们解决的,就是要有一个洞府作为落脚的地方,至于后面的事情,可能麻烦还大了,百变老祖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先做到这一步,然后再慢慢的帮助肖银剑解决继续过来的麻烦事情。

“原来是百变老祖,怎么你会在这里?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啊?”

肖银剑心里都是热乎乎的,可嘴巴上面,还是说着非常客气的话,说心里话,肖银剑可不是完全的说的客气话,如果有可能,肖银剑是不愿意把这些个朋友给牵扯进来,还是让百变老祖赶紧的不要参与到这些事情里好。

其余的一众鸟人天使,在肖银剑和百变老祖说话的时候,自然的散开,以一种防御外面的方向,对准了来路,表现出十分精良的素质,这样的场面,不要说肖银剑没有见过,就是百变老祖,也从来没有想过,肖银剑带着的这一批人,如此的精锐,远超之前百变老祖对于这些人实力的衡量。

这样,百变老祖对于肖银剑他们的信心更加强了,有这样强的一批人,在应付即将到来的大场面,肯定会有不少的优势,凭着百变老祖对于仙界的认识,自然知道乌山叟那些人不动则已,一旦发起攻击,必然是以雷霆之势,瞬间攻击达到最强的。

被肖银剑这么一问,百变老祖在脑子里面不知道转过了多少的念头,若说百变老祖一点没有顾忌,也是不可能的,只是要百变老祖做个缩头乌龟,对肖银剑的事情不闻不问,那却是怎么也做不到,所以等于是肖银剑问完之后,百变老祖就应声而答,大声的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并且说明,除了不和乌山叟那些家伙明着动手,别的任何事情,只要能够帮助得到肖银剑,都会用心去做。

没有办法,百变老祖都这么的坚决,肖银剑只有再次的表示了感谢,跟命令众人,跟着百变老祖一路向前,只有维尼他们这些个鸟人天使完全不理解,怎么这样危急的局面还有人敢站出来帮忙,在怎么不清楚仙界的形势,维尼他们也知道,自己这一行人,其实到了十分危急的关头了。

只有肖银剑一个人明白,这就是朋友,真正的朋友才会这样不计代价的站出来帮忙,哪怕是危急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