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名!”一声怒吼在办公室里边响起,吓得杨名一个哆嗦,神经反射般的跳了起来:“在!”

“把那个小陈刚刚整理好的文件给我拿进来!”办公室里边那间写着“总经理室”字样的房间里边传来第二阵打擂声。wWW、QuanBen-XiaoShuo、cOM

“是是!”手忙脚乱的把自己面前的东西整理了下,转过身瞪了正在轻笑的文员小陈一眼,“文件呢?给我。”

“张总这几天心情不太好,你还是自己注意点。”把文件递给杨名的小陈轻声说道,那清秀的脸上隐藏不住笑意,这个杨名,整天心不在焉的,还亏他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呢。

刚刚毕业出来实习的小陈又怎知道,这杨名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主,名牌大学毕业不假,可他却在读书时选了个偏科历史系。毕业后也就只能在办公室当个小职员混混日子而已。

“你最近上班注意点!别有事没事象个呆子般发愣,你要知道我请你来是替我赚钱的不是叫你来发呆出神的,看看你那傻不拉几的德性。”又一通破口大骂后总经理张凡整了下眼镜,对杨名说道,“好了,没事了你出去吧。”

“什么玩意!”莫名其妙又被骂了一顿,坐回自己座位的杨名是一肚子气,“谁不知道你张凡是开皮包公司起家,要不是没得选择我也不会在这儿受你这气!”杨名此刻是越想越火大。

“你说什么?”抬起头,杨名发现张凡不知怎么地走出了办公室,此时正用吃人的眼光在看着自己。

“我说你是垃圾!怎么了吧!”想到几月来受的窝囊气,杨名的火气也腾的窜了起来。一旁的小陈要拉已来不及了。

“小子你有种!瞧不起开皮包公司发家的是吧!那你给我滚!现在就滚!”张凡咆哮了起来。

“走就走!我早就不想呆了!工资我不要了!行吧!”狠狠的把桌子一拍,杨名潇洒的走了出去。

在忍受了三个月的窝囊气后,本来就在怀疑初恋女友和他人在一块了而郁闷的杨名,终于愤怒的辞职而去。就在杨名走出那间小公司后不久,张凡紧绷着的脸突然放松笑了起来:“又骂走了一个傻瓜,这次又省下了一笔半月多的工资了。”

“整整半年了!我不但一事无成,眼看着房租又快要到期了!”回到住处的杨名心情更难受了,本来从不喝酒的他下楼买来瓶烈酒,昂头灌了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我也太没用了!”随手把正在沙发上躺着的土狗“张凡”打落到了地上,杨名越喝越凶,这只二月大点的黄毛小土狗还是杨名二月前第一次领工资时从宠物市场买来的,特意给它起了个张凡的雅号。

又一口酒下肚之后,怒火无处发泻的杨名开始踢打家具,最后一脚踢翻了沙发。他养的土狗“张凡”一看主人在发神经也吓得“刷”的一下子窜出了房间。

“该死!真是该死!”酒醉的他到处乱砸着家具,不断的发泻着心中的无名怒火,却在无意之中扯断了壁柜后连接着一根电线,整个人顿时全身上下冒出了蓝色的电光,身体也乱抖起来。

强大的电流袭过全身,死亡的阴影扑面而来,杨名的眼前开始昏暗,“不,我绝不能死!我还有好多事没做!”残留的意志不断的提醒着他。不甘心就此一命归西的杨名开始了和死亡的艰难抗争。

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两秒,杨名的意识与电流抗击着,感觉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神智慢慢的失去。

在不断的挣扎之中,他的身上慢慢泛起了一个挣扎蠕动着的白色身影,突然之间,就象被某种巨力拉扯了一般,那白色人形竟然从杨名的身体之中夺体而出,刷地一下朝着天空之中飞去!

“我这是怎么了我?”眼前的景物由模模糊糊变得越来越清晰,身边的风一阵阵吹过,身体也随着风的吹动而不断的变幻着方向,自己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努力的敲了敲昏沉的大脑,杨名总算是回复了一点神智,慢慢的看清了面前的景物。

“啊!啊!啊!”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吓坏了的杨名开始四处乱抓,想握住点什么东西,身体却不听使唤的突然间下落,自己竟然是在街道的上空随风飘荡!

“轰!”只觉得脑袋被人狠狠的一击,坠落的杨名撞上了路边的一个行人,马上又象被人狠狠踢了一脚的皮球般在那行人身上弹了一下,弹落到了路边的一颗树枝之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喊大叫“救命”了好一会,挂在树枝上的人形却发现自己的体重已经消失了般,那细细的树枝并未折断,反而是随着自己的手脚舞动在一颤一颤,而路边的行人,车辆都好似根本没听到看到自己一般,自顾自的走着自己的路。

“是了,我想起来了,灵魂出窍!我现在肯定是在灵魂出窍状态!难道我竟然没死??!”努力的在树枝上坐起来,靠着大树的杨名游魂愣愣的想了一会,突然间记了起来。

“对了,我触电了!我现在的确是在灵魂出窍状态!”低头看了下透明的双手,杨名突然想到:“那我的本来的身体呢?”

心里边刚刚想到这个问题,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层重叠着的景象,杨名惊诧的看到,自己的本体竟然还躺在屋中的地上,而试着去感受那身体的感觉,杨名竟然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体!

虽然那感觉有些吃力,但是自己的确是感受到了。“难道说触电之后我的魂魄竟然脱离身体独立了?还是说我得到了某种异能?”看多了玄幻小说的杨名尝试着去控制屋中的身体,果然那身体竟然站立了起来!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的那个自己如同是个分身一般,感觉朦朦胧胧的,还没有在街头树上的这个自我来得清晰,试着远程操控着自己走了几步,却发现只剩三成元神的自己就象在梦游一般的沉重,而眼前的景色也开始摇摆起来,最终还是控制不住,屋中的本体“叭”的一声摔落在了沙发之上。

看到自己的身体摔倒,杨名的魂魄也有些紧张,心念一动之下竟然发现自己慢慢的飘浮在了空中,开始向着自己五楼的住所飘去,飘入屋后靠近自己的身体,一阵天旋地转,杨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躯体之内。

“回来了?回到身体上了?那我还能再次脱离吗?”经过这奇特的变化,杨名酒也醒了,坐在沙发上思索起来。

尝试着聚精会神,幻想着自己的再次离体,不一小会杨名的魂魄竟然再次脱体而出!“我又出来了!我竟然能够魂魄离体!我真的得到了异能啊!”兴奋的魂魄在五楼的窗外随风舞动手脚,已经激动得有点发抖。

再次窜回躯体中,再次试着聚精会神脱体而出,无数次的重复。最终确定自己的确获得了异能的杨名坐在沙发上发起了呆。

“我在离体的时候竟然还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好比是两个自己一般,我的魂魄竟然能够随便搬家?那岂非象那些神话电影般所说,我可以随便换躯体了?!”苦苦思索一阵后杨名突然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下发达了我!”假如自己所想的是真的,那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要钱,简单啊,找个亿万富翁附身,控制他把钱全部转到自己的户头不就完了?要名?随便写个垃…电脑小说站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圾作品再控制某个大师出面替自己出面吹捧下不就完了?

要当帅哥?嗯,找个大明星夺了他的身体就是。生老病死,从此和我无缘了!换个身体就象搬个家一般简单!一但生病或是老了随便找个身体一换不就完了?

嘎嘎嘎!爽死了!嘿嘿。此时杨名的脸上布满了幸福的笑容,嘴巴边上流出了白痴般的口水,也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冷静,冷静!我要冷静!好不容易从yy中醒来,回过神的杨名再次试着将魂魄冲出体外向着窗外飞去,决定找个躯体试下。

“我飞!我飞飞飞!”象鸟儿一样张起双臂飘舞,只是魂魄的杨名轻而易举的飞了起来,体会到随风飞舞的乐趣,得意忘形的杨名竟然一边开始飘飞滑翔着寻找要夺舍的目标,一边唱起了“我是一只小小鸟。”

“我是一只小小小鸟,怎么飞也飞不高。这家伙看起来蛮有钱的,就是他了!”一辆加长的林肯轿车在街边一栋楼旁停下,两个穿西装的保镖下车拉开车门,走出了一个有些肥胖的中年人来,手指上硕大的钻戒在阳光之下发着迷人的光。

“我的房子啊,我来了!冲啊!”杨名在空中调整下了姿势,象个轰炸机般的象着这个胖子冲去,一下子就冲进了他的身体之中。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杨名再次睁开了双眼。

“哈哈哈!我真的成功了!”睁开眼的胖子先是有点迷茫,接着眼神冷静下来看看自己的双手,竟然不顾姿态的在马路中间狂笑出声,那混身的肥肉都颤动起来。

“林总,您怎么了这是?”左边的保镖被吓了一跳。

“哦,没,没啥。”杨名正要开口掩饰,身体中突地传来一股怪力,一下子就把自己再次的弹了出去!

“见鬼,怎么搞的。”在空中半响才回过神的杨名发现自己才刚附身就被踢了出来。看看底下的胖子也已回过了神,呆了一下后和保镖们走进了豪华的大楼内。

“上身最长一分钟,最短10秒钟!”半个小时后,杨名坐在一栋楼顶开始丧气的破口大骂,半小时内他附了七个人的身,全部都是一小会就被别人的本来元神给强制性的挤了出来,终于确定自己的异能是垃圾异能的杨名开始恼羞成怒了。

其实杨名是得到了移魂的异能没错,可是要附身夺走他人的躯体,以杨名此刻的精神力而言还是太弱。人对他本身的控制是靠每个人的魂魄来决定强弱,以杨名此时的精神力而言,是根本压制不住被夺舍者的本来元神,自然只有被踢出一途。

“这种能力看来也就只能当当间谍之类了,哎!白白浪费我的时间。”无精打采的杨名魂魄不甘心的继续试了下,在又被人给踢出身体三次后老老实实飘回了自己的狗窝,回到了自己本体的身上。

“汪!”一声狗叫在门外响起,打开门一看却是那土狗“张凡”,此时的毛色看起来已有些脏乱。

“关你在门外半天,你竟然还没饿死啊!”一边笑骂着,杨名一边把“张凡”捉进洗手间洗了个干净。

“咚咚!”被杨名洗干净后的“张凡”正和杨名大眼瞪小眼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该死!肯定是房东又来催房租了!”杨名一阵嘀咕,努力对着镜子挤出了一张苦瓜般的笑脸,回身打开了门。

门后冒出张和善的圆脸,接着一个硕大的肥胖身躯努力的挣开杨名半关的门挤了进来。

“我说小杨啊,再过十天可就要交房租了啊,你可别忘记了。”“肥肥”笑眯眯的提醒面前这看起来很失意的小伙子,顺手从冰箱里边拿出罐可乐喝了起来。

“我说张姨啊!您本月已经是第三次来提醒我了!我记性就真的那么差吗?”杨名努力维持着脸上那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我这也是好心不是?你可别忘了哦。”搜刮了一罐可乐,看看冰箱里边确实没啥好东西了,“肥肥”满意的在杨名的连送带推下再次“挤”出了房间。

“这次连生活都真成问题了,看来这次真的是惨了,真是的!”送走房东后,摇头叹着气的杨名苦笑着摸摸身上还剩的五十几块钱,头痛好一阵后随手打开了电视。

“本日新闻。”无聊的连点了几个频道后突然一则新闻吸引了杨名的注意力,他一声怪叫后跳了起来,然后用狼一般的眼光死盯住了正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的“张凡”。

“在人的身上会被踢出来,那附在你的身上呢?”

“要是真的能成功,我这次不发财都难啊,呵呵呵。”激动得混身发抖的杨名步步逼进“张凡”,把可怜的土狗吓得死死的躲在了沙发的角落之中。

洪辉此时正垂头丧气的倒在宽松的真皮沙发之上,秘书陆纯艳那美妙的身材都没法吸引他此时的注意力。

“怎么了啊,看你愁成那样。”从吧台上打开一瓶白兰地倒了两杯,纯艳递了一杯给洪辉,“有啥好烦的,车到山前必有路,你烦也没用啊。”这女人的脸上不只有着妩媚,还有着另一种格外的宁静。在容貌上而言,比那些影视名星还要漂亮几分。

“哎!你说得倒轻巧,林老板那儿天天在催,要是再找不到一只象样的狗,我这个名牌导演也不用混了!”洪辉狠狠的喝下杯中的酒吸了一口大气,良久才平复下那激荡不已的情绪,被纯艳一个娇笑,自己的坏心情突然的变好了几分。

野心勃勃的他要拍一部以狗为主角的《家有乖狗》,还放出狂言此次拍摄力求全部真实拍摄,绝不借助电脑合成技术,以创出电影圈中的一个新的记录。

朋友们都觉得他这是痴人说梦,狗又不是人,去哪里找只那么聪明的狗?按照洪辉选定的那个剧本,这只狗起码得有三岁小孩的智商才能完成一些特定镜头中的高难度动作,可洪辉就是认定了一死理,狗是最有灵性的动物之一,没有啥不可能的,没见书上说在人跟自然数十万年的斗争史中,马和狗是人最忠实的伙伴,尤其是狗,更是被不少家庭视为家中的一员。所以洪辉还是兴致勃勃的准备动手拍摄。

等到找来一堆的狗模特之后,洪辉才发现难度比他想象之中要高的多,不说别的,单是剧中女主角深陷火场,然后被狗狗营救出的一幕就硬是没半只狗能够完成。那些威猛的狼狗、智勇的牧羊狗一看到熊熊的大火硬是不敢往里边冲,猛犬尚且如此,更别提其它的如漂亮的腊肠狗、乖巧的哈巴狗之类了。

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还是没法找到一只主角狗狗,洪辉他能不烦吗!

“你真笨,难道一定是富人家里边训练出来的狗才最有灵性吗?不如在电视上登个新闻,出重金选只聪明的狗来,说不定民间就有你想要的狗主角也说不定!”纯艳眨眨眼轻轻一笑,洪辉突然发现自己这个聪明秘书的双眼,此时看起来是那样的明亮动人。

“对,就这么办!”洪辉高兴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本日新闻,著名导演洪辉又开新作《家有乖狗》,特出一百万重金悬赏聪明能干的狗主角一只,今天狗狗选拔赛下午四时准时召开,希望有合适者能带着狗狗到神风剧组应聘,地址是湖里西路139号。”这是刚刚吸引住了杨名的那个新闻。

“嘎嘎,要是我能附在你的身上,那这笔钱可就彻底的归我了,你也能出人头地了,我的乖狗狗!”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正停在了13点正,杨名的笑脸一下子变得是那样的邪恶,捉住“张凡”之后运起移魂**,白色魂魄再次的从体内窜出,刷地一下子附在了土狗“张凡”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