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黑,江云,马天三个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一处处的破窟窿,不停的往外边渗着血,露出的部分血肉外翻,不但能看到血红的血筋,有的地方都可以看到白花花的骨头,而几个人的脸也被人给啃烂了,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wWw、QUAbEn-XIAoShUo、Com

只有那个叫白飞的稍微好点,因为吓得尿了裤子的他一身腥臭的尿骚味,咬他的老鼠也是最少,只有脚部被人给啃烂了,胆小反而让他的伤轻了不少,也是有点搞笑。

至于那个最倒霉的小二一身上下几乎就看不到啥完整的部分,不但是衣服全部都烂了,手脚面部也都是血肉模糊。

“死了几个兄弟?”杨名看了下他们几个后,问老鼠们道。

“没半个,只有十几只兄弟受了轻伤,有三只还是这几个混蛋倒下时压伤的。这些个人类也够重的。”老鼠们叽叽喳喳的说道,听了一会杨名不由得惊叹,没死半只老鼠搞倒了五个人类,这真是一次辉煌的胜利。小二这几个笨蛋的刀法也有够烂的,受伤的老鼠们都是被踩伤,没半只是被砍伤的。

“这是谁干的?”心里边想着,杨名不由得多看了小二一眼。

“是我们干的。看他象是个带头的,就多咬了几口。”五吱,六吱,七吱,八吱,九吱,十吱不好意思的举起了手。“还有我!”鼠群里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四吱一看正是那只叫君子的小老鼠。

杨名满脸堆笑的对着五吱等表扬道:“干的不错!我会告诉大哥大大,给你们额外的奖励!”又对那小老鼠说道:“还有你也干得不错!你叫啥名啊?”

“我叫君子!”小老鼠大声的说。

“谢谢大哥!”五吱他们和君子高兴的说。

“果然有够君子!”杨名感叹道,他的心里边已经生了一条毒计:“竟然敢和我抢女人,还派人砍我……”

“给我把这几个家伙拖到黑色奔驰那儿去,他们醒了肯定会逃跑,去找他们的老大报告。到时找些兄弟们跟着他们,查下这些家伙的头头住在哪儿!”杨名咬牙切齿的说道:“把他们拖到那黑色奔驰那儿去,然后兄弟们都躲起来!”

“要是他们醒了开车逃跑,咱们不一定追得上啊!”大吱担心的说。

“笨蛋!找几个兄弟呆在他们的车下面,死死咬住车下面那横档上的铁条不放口,不就知道他们到哪去了?”杨名看了下大吱,看它明白了过来,挥手下令到,“动手!”

老鼠们把五个血人拖到了黑色奔驰前,几只粗壮点的老鼠在五吱、六吱、七吱的带领下钻入了车子下面的横档上,然后老鼠们四面散去,渐渐的消失不见。

等把一切安排好,杨名这才想起谭小秋还在楼上的屋里边,忙分神一看,却看见谭小秋竟然靠在自己本体身上给睡着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呼,但愿老鼠们没吓到她。”

杨名又怎么会知道,谭小秋本来在楼上紧张的要死,手忙脚乱的帮杨名包扎之后却找不到伤药,又一直害怕小二他们把门给砸破冲起来,谁知不一会楼道里边突然传来令人毛骨耸然的“支支”轰鸣声,接着便听到小二他们五个人的惨叫声不断的在楼道里边响起,小谭更加的害怕了,紧紧抱住杨名身体发抖着。

直到那令人害怕的轰鸣声渐渐的下楼去远,小二他们的惨叫声也慢慢的消失不见,谭小秋这才敢悄悄的打开房门一瞧,只见楼梯被灯光照到的地方全部都是血迹,空荡荡的啥也没有,小二他们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谭小秋一声惊叫后再也不敢看,关起房门便抱着杨名本体软在了沙发上,心理过度紧张的她胡思乱想了好一会了,见杨名始终是沉睡不醒,房间里又不时传来阵莫名其妙的冷气,累极了的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慢慢的睡着了,运气好的她硬是避免了被鼠浪们给吓到的一幕。

“痛,痛痛痛!痛死了,我的妈啊!”受伤最轻的白飞慢慢的醒了过来,昏昏沉沉的脑袋中慢慢的回过神,“老鼠!别别!别咬我!”下意识一阵手脚乱舞的喊叫后,发觉身上并没异物的他才慢慢的睁开了眼,面前却哪里有半只老鼠?这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一口气才刚刚出完,转过头却发现了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四人,惊呆了的白飞低头一看就惊叫起来。再看下自己的脚,鞋子早已被人咬烂,整个脚看起来都象是烂了一般,还在不停的往外流血,颤抖着用双手一摸自己的脸,江云再次惨叫着吼了起来!那双手之上全部都是血!而且脸上摸起来竟然没半块完好的地方!

“鬼!鬼,鬼,鬼啊!你们倒是快醒醒啊!这个南乐小区不正常,这儿肯定有鬼!”白飞死命的摇晃着流血不止的众人,摇晃了半天,只有身体强壮一点的牛黑挣扎着醒了过来。

躲在不远处草地里边的杨名和老鼠们强忍住了才没笑出声来。这些家伙竟然以为自己碰上了鬼!躲在车底的几只老鼠差点笑得掉出了车下的横杠。

“别!别,别咬我啊!”牛黑一醒过来第一个反应就是大叫出声。白飞怎么劝也劝不住,只好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光,“别吼了!咱们得赶紧跑!”

“老鼠呢?老鼠哪去了?小白,你的脸怎么变这模样了?”牛黑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看到白飞血流不止,都是伤痕的脸忍不住问道。

“都变这模样了!咱们被毁容,全变残废了!”白飞没好气的说:“再不跑呆这儿肯定得被鬼给吃掉!这儿肯定不干净!”白飞边挣扎着撕下身上的布条包了下脚部的大伤口,边紧张的四处瞧着。

“这儿,这儿有鬼?!”牛黑一听白飞的话也害怕起来。

“没鬼哪来这么多的老鼠!老鼠又哪里去了!咱们怎么又会一身是血的躺在楼底下!”白飞边摸索着小二身上的口袋,边气急败坏的吼道:“还不帮忙,你想死是不是?”摸到车钥匙时才长出了口气,还好,车子的钥匙还在。

“哦!”牛黑应了一声,手忙脚乱的爬到几个人前边撕下他们的衣服包扎了下大的伤口,见白飞已咬牙裂嘴的半跪着打开车门,仅仅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已疼得他浑身上下直冒冷汗。

“帮忙把他们给拖上来!”强忍住剧烈的疼痛白飞爬上驾驶座,拉开后车门,却见牛黑想站起来,脚一着地就闷哼一声倒了下去。那脚面上几乎都被全部咬没了肉,牛黑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在白飞又爬下车子帮忙后,牛黑二人终于在快晕过去的时侯,在强烈的求生**下把昏倒的三人拱上了车,开起车匆忙的往王锋的别墅之中开去,王锋别墅里边住着医术高超的三爷,平时黑帮血拼时受了伤不方便治疗时都是在王锋的别墅中请那三爷治疗的。

挂在车上的六只老鼠除了七吱和另只老鼠在车子发动时不小心掉了下来,其它几只都牢牢的咬住了横档没掉下来,跟随着逃跑的五人往王锋老窝一路颠去,杨名这一把算是给蒙对了。

车子在颠簸了十几分钟后开到了郊外的天风别墅中。这是座独立在一座小山上的四层别墅,别墅外是片宽阔的黄土地面,长着不少的野草。周围三百米处林木围绕,一到晚间伴随着微虫的鸣叫,倒也显得颇为悠静。

高高的水泥墙遮住了里边的景物,那水泥墙上还有着发着兰光的铁丝网,厚重的精钢门也说明了这户人家非贵即富,而且这儿是一处很特别的所在。

这座别墅,就是a城黑道第一暴力组织极暴组头目王锋的老巢,也是极暴组平常开帮派聚会的地方。此时王锋正在喝着酒等待着小二他们的归来。

“竟然敢和我抢女人!你这臭小子明摆着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王锋愤愤的倒了杯威士忌,一口喝了下去,“我王锋从小到大还没有过得不到的东西!”

“老大,小二他们回来了,车子正在门口。”排行老三的陈杰看了下墙上的监控器说道。

“放他们进来。”王锋抬头看了下监控器,别墅的门口出现了小二那辆黑色奔驰的身影。

“救,救我!”坚持着将车开进了王锋的别墅,再也无力承受的白飞打开车门,对着来到车门前的几个兄弟喊了声就晕了过去。那牛黑早在路上不堪身上的剧痛给颠晕了过去,其它三人也一直没有醒来。血已染红了车子里边的车厢地面。

“老大,不好了!小二他们出事了!”老四黄髯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出事了?怎么回事?”王锋吃惊的站了起来,随即看到一身是血的小二五人被人抬了进来。“怎么搞成这副德性?全身上下全部都烂了!小四,把他们弄上楼去,敢紧叫三爷子给看看。”

“五个人全身上下严重外伤,基本被毁容,全部严重失血。江云的手筋断掉,马天的右脚三个指头骨全部折断,牛黑大腿内侧毁损面积已到骨骼处,白飞受伤最轻,但左脚面肌肉也少了一大片。他们这次撞上的人真的是太狠了点。”三爷边检查边说道。

“他们到底碰到了什么人?那小子竟然能把他们搞成这副模样?不但毁了容,脚指头几乎全部都烂掉了,全身上下象是被啥东西给啃了几百口似的。”二楼的房间中,看着三爷把小二他们包扎了起来,又挂起了吊针,王风心里边的疑问已越来越重。

“没想到他们竟然住在这地方。离咱们山洞倒是不远。”见院子里边没了人,五吱、六吱带着几只老鼠们跳下了车。

“破车颠死我了,牙疼死了。六吱你赶紧回去给老大他们报信吧。”五吱说道。

“凭啥是我?”六吱不服了,自己可不愿跑这么远的路。

“就凭我比你早一秒中出生!是你大哥!怎么,你不服?”五吱说道。

“哼!不就比我早一秒出生吗?有啥了不起的。”六吱嘀咕着从墙角的一个狗洞钻了出去,回南乐小区报信去了。

“吱吱,咱们先四处转转去。”五吱带着几只老鼠走没几步,却发现一只大狼狗正在院子里边盯着它们。难怪那狗洞看起来有点大,估计就是这狼狗进出时用的。

这倒也没错,王锋不在家中时他的几个喜欢狗的手下常把这狼狗放出去自己玩耍,只有他回来时才会再次的把这狼狗拴起,为了狗的进出方便,特意地在墙角给狗狗钻了个不小的洞。谁知道这个王锋也没在意的狗洞和他手下的自作主张,反而成了今晚王锋倒血霉的源泉。

“狼狗?看啥看,不服啊你!”看到狼狗被一根铁链子紧紧的拴住,五吱它们的胆子一下子壮了起来,开始挑逗起来大狼狗来,“汪汪汪汪汪!”见几个小老鼠竟然敢明目张胆的挑逗自己,愤怒的狗叫声顿时在院子里边响了起来。

“洪七公那头蠢狗怎么又开始乱叫了?”听到狗叫声王锋叫人去看了看监控器,而回报是院子里边根本没半个人影时,正在烦躁的他顿时火了。“小三你给我去教训那蠢狗一顿,再敢乱叫我扒了它的皮!”

“是!”小三应道。

于是小三抄了根打狗棒走到了院中,五吱等几只老鼠早已躲了起来。倒霉的狼犬被人给一顿暴打之后彻底的闭嘴,接下来眼睁睁的看着五吱它们再次出现,把自己的狗食拖到一旁大模大样的吃了起来,吃了闷亏的郁闷狼狗却再也不敢再叫了。

“他们住在山上的小别墅里边?嘿嘿太好了,我还怕声势太大惊动他人呢。”听完跑个半死的六吱的报告,杨名挥了下鼠爪,“给我集合所有的兄弟,咱们今晚把那别墅给他平了!”

“老大,啥是平了啊?而且最少得留一千只兄弟照看下山洞里边那鼠族圣果啊,要不其它的老鼠万一来捣乱就不好了。”三吱说。

“平了就是让他完蛋的意思!那就留下一千只兄弟,集合剩下的弟兄们,出发!”身为鼠王的杨名趴在了一只强壮老鼠的背上,灰色鼠浪再次的从南乐小区的各个角落里边涌出,汇和之后巨大的鼠浪浩浩荡荡的朝着天风别墅开来。

也幸好是半夜三更没人,要不被人看到了不吓死了才怪。就算如此,路上还是碰上辆要开过马路的的士,那的士司机看到路边涌过的鼠浪,真怀疑自己是看花了眼,揉了揉眼再看时,这次看清楚了的他直接二话不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什么?你们被几千只老鼠给咬成这样子的?老鼠?!你们不是在胡说八道吧?”好不容易白飞和牛黑、江云,马天等四人才醒了过来,而重伤的小二还在沉睡。三爷处理完几个人的伤后就睡觉去了。听到四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完今晚碰到的邪门事,王锋怎么着也不敢相信,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我们发誓我们说的全部都是真的!”一见王锋不信牛黑、江云和马天都急了,三个人一起七嘴八舌的发起誓来。

“我们正要撞开那小子门时莫名其妙的就从楼道里边冒出了这些个老鼠的!”

“是啊是啊,老大你看我们身上的伤口明明就是被老鼠咬的!”

“我怀疑我们几个是撞上了鬼魂,最近很多人都说南乐里那儿不干净。”白飞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鬼?难道你们真的在南乐里那儿撞鬼了不成?”王锋心疑的说道,房里的几个人面面相望,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颤。

“老,老大!不好了,我们被人给包围了!”小四气急败坏的跑了上来。

“哪个不长眼的帮派敢来太岁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听到被人给包围了,王锋第一个反应就是其它的帮派来惹事了,在a市里边有着东方胜的关系,白道上是不可能有人来找自己麻烦的。竟然敢在这时自己烦时来惹事,王锋是真的怒了。

“不是人,是、是老鼠!我们被老鼠给包围了,别墅外边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老鼠!而且不少已经钻到院子里边来了!”小四说。

“老鼠把咱们给包围了?”白飞等四个人突然指着监控器发起抖来,身体直打哆索。王锋转身往监控器里边一看,果然院子里边已出现了不少的老鼠,还有在增加的趋势。

“真是见鬼了!”惊疑无比的王锋骂了一句走到了一楼,看了下院门之上的监控器,却看到院门之外微弱的灯光之下密密麻麻,四面八方能看到的地方都是老鼠,而灯光照不到的远处隐隐约约还有一条巨大的蠕动着的黑色长龙,在夜幕里边朝着自己的别墅这儿卷来。

“给我把全部的门窗都关好!都给我镇定一点,一点老鼠就把你们吓成这付德性!窗户玻璃是防弹的,这些老鼠们根本进不来!”见别墅里边的十几个弟兄竟然吓得脸色发青,王锋又气又惊,惊的是哪来如此之多的老鼠,气得是别墅的这些兄弟都是极暴组里边的头目,竟然被些个老鼠给吓着了。

“老大,这些老鼠也太、太多了点啊!”

“老大,要不咱们打电话报警,叫警察来处理吧。”

“报个鬼的警!”甩手打了这不长眼的手下一个耳光,王锋思索起现在的情况来。今晚小二他们的事也够丢人了,要是传出去是对极暴组声名的一种极大污辱,因此叫人来处理这些老鼠根本是不可能的,只能自己内部想办法解决一下。

在道上混的丢命事小,丢脸事大,堂堂a市第一暴力组织极暴组总部竟然被一群老鼠给包围,传扬开去不被人笑掉大牙才怪。

可因为东方胜的关系白道根本没人会找自己麻烦,其它帮派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带着军火来血拼自己,手里的军火全部都藏在东方胜那哈迪酒吧的地下仓库里边,自己这别墅里边就留了三把五四手枪以防万一而已,子弹也只有个几百发,难道靠三把手枪来灭了这群老鼠?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