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要不叫在市里边的兄弟们去哈迪酒吧拿上家伙,顺便带点灭火器之类来灭了这些老鼠怎么样?”小三小心翼翼的说道。WwW。QuAnBen-XIaoShuo。cOm

“你有没大脑啊你?市里边的弟兄别说全部都来了,就是来上几十个也肯定得惊动警察,要是传了出去咱们极暴组总部被群老鼠给包围,咱们丢得起这个人吗?”王峰没好气的瞪了小三一眼:“再说了,你看门外这些老鼠少说也几千只,没一两百个兄弟能干掉它们?难道出动全部人手来和这些老鼠们血拼?”

“那咱们怎么办啊?”小三请示道。

“怎么办!凉拌!今晚都给我守好门窗,要是真有老鼠从某个地方钻了进来,就打死它们!我就不信到了明天白天它们还能围在这儿!”王锋吼道,他才不信老鼠们能咬得动防弹玻璃和厚重的不锈钢大门。别墅那大门也是特制的,就让老鼠们在院子里边嚣张一晚得了。

王锋的算盘倒是没有打错,老鼠们此刻的确发现窗户和大门竟然啃不动,正在头痛呢。

“老大,那该死的铁门根本啃不动啊,玻璃叫了不少兄弟去撞也撞不开。”带着老鼠们已折腾了好一会的五吱看着钻进院里边,珊珊来迟的杨名说道。

“弄不开?这倒是有点麻烦。”杨名进到院子里边,看到五吱正在无聊的带着老鼠们欺负那只大狼狗,看到狼狗被吓惨的可怜样子,杨名劝道:“算了,放了它吧。”

“三吱,你带点兄弟们爬到屋顶上看看有没地方能钻进去。我就不信他这么大个别墅就没地方能钻进去!”杨名吩咐三吱道,三吱带着一堆老鼠刷刷爬到屋顶查看去了。

“老大,顶上有个很窄的空调排气管道,从这儿可以钻进去。”在屋顶上面转悠了一圈后三吱说道。

“那就派点兄弟们钻进去探下路,查看看他们那死老大是哪个,现在呆在几层。”杨名说。

“你们进去!”三吱命令几只老鼠钻进了管道里边。

老鼠敢死队在钻进空调管道后没五分钟,出现在了四层大厅到处乱窜的它们被发现了的极暴组员们一阵扑打,全体阵亡。不甘心的三吱又连续的派出了三次队伍共计二十一只老鼠,依然是被人全部灭队的下场,没半只老鼠再爬出来。

“派去的弟兄全部被里边的人给打死了,还要不要继续派?还是咱们全部排队钻进去和他们拼了算了。”等了一会不见鼠踪,估计它们已经阵亡,气个半死的三吱看看没有办法,只得又向杨名汇报道。

“算了,咱们先撤,我不信他们今晚不睡觉。”见死了不少老鼠,虽然老鼠们自己不太在意,杨名却不好意思了。脑袋转了转突然想出一条妙计:夜半偷袭。

“撤!”杨名鼠爪一挥,带头钻出了院子,然后灰色鼠浪涌出院子,渐渐的四下里散去消失在了远处。在离别墅几百米处的树林再次汇聚。见得老鼠去远,受惊的大狼狗终于松了口气,刚刚那么多的老鼠竟然把自己给吓瘫了,一动也不敢动。

“老大,老鼠们撤退了。”小四看着监视器里边退去的鼠潮,高兴的对王锋说。

“见鬼,这些老鼠在搞什么名堂?”王锋心里边有点打鼓。

“老大好象一只老鼠都没了,要不我到外边去看看?”等了十几分钟,看到监控器里边依然没半只鼠影,小四说道。

“叫他们全部给我守好门窗,等到明早天大亮了再说!”虽说不太相信老鼠们能那么狡猾,懂得欲擒故纵之计,王锋依然觉得有点不妥,今晚这事情也太邪门了一点。

“你们几个今晚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离别墅几百米的林中地上,杨名留下了看起来还算精明的十吱和几十只老鼠,其它的全部叫它们先回去了,然后对着面前剩下的老鼠们开始叮瞩教导起来。

一番折腾后剩下的这群老鼠们总算是领会了它们老大的战略意图,再次激动的咆哮起:“老大您太狠毒了!太阴险了!”的口号来,于是宁静的夜晚中再次响起了一阵弱小的颤抖发颠的“吱吱”之声。

等待的时间特别难熬,无聊的杨名本来想问下那鼠族圣果的奇事,又想起在这时侯问甚是不妥,在场有这么多老鼠在要问也得等到这事结束后再私下问十吱几个好点,于是强行忍了下来。在苦苦的等待了几个小时之后,漆黑的午夜终于到来。

“困死我了,我要睡觉去,叫弟兄们守好门窗,记得!鬼知道那群死老鼠还会不会搞鬼。”苦思今夜这邪事却没有半点结果,王锋不由得哈欠连天,终于忍耐不住上楼睡觉去了。

“是!”小三他们此刻也困得很,吩咐几个兄弟守夜后自己就去睡了。在小三等头目睡下后没一会,不负责任的极暴组员们也开始打起盹来。

“我看那群老鼠也不太可能来了,都几个小时了不是?”

“是啊,咱们也眯一会算了,老大起来前爬起来就行。”

“就是就是!”于是十几个组员全部找地方打呼去了。

他们睡下没多久,院墙外边突然出现了几十只老鼠的身影。“嘘。都轻点声。”杨名带着一群老鼠悄悄的钻进院子中,正在打呼的大狼狗突然被惊醒,刚刚开口要叫时却发现几十只凶神恶煞般的老鼠正在瞪着它,早被吓过一次的狼狗马上知趣的闭上了嘴巴。

“九吱,十吱,你们两带着这些兄弟看着这只狼狗,它要敢乱叫就咬死它!”杨名分了一半手下给九吱和十吱看住狼狗,之所以带了这么多只老鼠就是为了不让这狼狗乱叫的,要不执行他那恶毒的战略计划二十只老鼠已经足够。

“三吱,你带群兄弟执行一号计划。四吱你带些兄弟去看看那群家伙的老大到底在哪个屋里边睡觉。最豪华的那间房间就肯定是他们老大住的了。”

“收到!”老鼠们四下散开,四吱带鼠探路去了,而三吱则带了十只最不怕死的老鼠轻轻的爬了屋顶,等待四吱它们探完路回来。

“老大,二楼左侧那房间是装修最豪华的,而且有一张很大很大的床,上面睡了个男的,估计就是他们的大哥了。”五分钟后四吱带着几只老鼠回来报告了。

“三吱,那家伙在二楼左侧那房间里边。”派一只老鼠将此情报传达给三吱后,三吱马上带了群老鼠钻进了屋顶的空调管道之内。

三吱之所以如此的不怕死,是因为在外面密议作战计划之时杨名答应事成之后将他的原本那十几只爱妃全部赏给自己和自己的九个兄弟们,于是在其它九吱的威逼之下三吱只能硬着头皮上阵。事实上杨名这个阴险歹毒的作战计划,也只有最精明的三吱才有可能完成。

而对于杨名来说舍弃十几只母老鼠有啥了不起的,至于原本的鼠王不高兴又关我鸟事!杨名早已打定了主意,今晚事完就把附身的这只老鼠王给养起来,这可是一个大大的宝贝啊,自己随时有可能用上,可不能让它给跑了!

“你们都跟我来,咱们爬二楼窗户上去观风去,顺便观摩三吱的精彩作战情况!”杨名一挥鼠爪,带领着老鼠们爬上了二楼的窗户。

不一小会,三吱他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二楼王锋的房间之外,采用叠罗汉的方法三吱它们硬是叠起了一座鼠塔,然后吃力而轻轻的扭开了王锋的房门闪了进去。

听到美食和鼠妹妹,十只强壮的敢死队员们小声的齐应道,然后蹑手蹑脚的爬上了王锋的床。

“我的妈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疼死我了啊啊!”王锋凄凉的惨叫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别墅之内,在夜空中回荡不绝。

“大哥!发啥愣!敢紧逃啊!”看到成功而激动个半死的杨名却被四吱它们敢紧给拖着爬下了窗台,现在是跑路第一!

“你们这些死老鼠竟然敢暗算我?我砍死你们!”王锋一把抄出了藏在枕头下的片刀。

“刷刷刷”几声轻微的刀啸声响起,六道闪亮的白光划破了房间内的空气。几只正要逃窜的老鼠只感到腰间一凉,顿时被劈成了两半掉落在了**。**顿时多了十二块裂成两半的,还在挣扎着做奔跑动作的鼠尸。

“大哥,您没事吧!”匆匆赶上楼的小四却发现王锋倒在了血泊中,再一翻过王锋的身子顿时吓得惊叫了起来!

“快叫三爷起来!老大被人给暗算了!”

三吱带着剩余四只没死的老鼠亡命而逃,等逃出已炸了锅,乱出一团糟的别墅院墙时,才发现跟着自己亡命而逃的兄弟又少了两只,估计是在逃跑的路上被人给打死了。

“干得漂亮!明天我一定叫大哥大大给你们送来好吃的!每只都有!”被鼠给背回南乐小区的杨名兴奋无比的表扬起老鼠们来。高兴的鼠叫“吱吱”声浪再次的在小区内响起。

“好了,我该回去睡觉了,你们也回去吧。”杨名举起双爪打了个哈欠,对着老鼠们说道。转身就往三号楼道里边爬去。

“大哥您这是去哪?”老鼠们不解的问。

“当然是去大哥大大那儿睡觉!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来找我!我有事自己会找你们,听到了没!”杨名转身下了严令。

“大哥我们能不能一起去啊。”十吱们问道。

“等以后你们和大哥大大混熟了再说吧。”杨名不再理老鼠们,转身就要上楼。

“大哥!别忘了你答应把你的妃子们都给我们兄弟了啊!”最精明,死里逃生的三吱怕杨名忘记承诺,再次提醒道。

“忘不了,忘不了!明天我会处理,先就这样吧!”杨名爬上了楼,老鼠们也散去了。

“今晚可真累啊。”好不容易爬到了九楼,杨名想到。

墙上的时钟停在了三点正,熟睡着的杨名和谭小秋脚下的影子突然无声的抖动起来,接着便象活了一般,轻轻握手一块站立了起来,缓缓低头朝着两个在沙发上的人慢慢靠了过去,在接近杨名的身体一刻影子突然感觉到了某种熟悉的气息,无声的惊叹了下又慢慢的倒下收缩变回了原状。

努力睁开本体昏沉昏沉的双眼,却发现谭小秋这丫头正趴在自己身上呼呼大睡,杨名不由得一下子看得痴了。这是何等美丽的一张脸啊。

柔滑乌黑的青丝半掩着一张清秀无比的瓜子脸,修长的眉毛柔而弯,轻闭的睫毛正微微闪动着。

“小谭,小谭,醒醒!别再睡了啦!”抱着谭小秋感受了一小会,只能摇醒了她。

“嗯,怎么了?”象一只臃懒的小猫般轻抚了下眼前遮住视线的头发,谭小秋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睁眼一看高兴的叫了起来:“杨名,你醒了啊,你没事吧,刚刚吓死我了啊。”说着说着谭小秋声音里边已带了点哭腔:“门口那儿都是血,我好怕啊!”

“好了好了,傻丫头现在没事了,有啥事一会再说,现在交代你个事,你可一定要听明白。”杨名脑袋已有些昏沉:“你去把二楼阳台的那个鸟笼拿下来,门口有只小老鼠,开门放它进来,它自己会钻进笼子里边。”

“老鼠?!我害怕老鼠!不要!要是开了门后刚刚那些人还没走,冲进来了怎么办啊!”谭小秋不高兴的说。

“我现在没法和你解释,哈欠,好困,小谭你相信我不?”杨名头上已直冒冷汗,此时是咬着牙根强行控制本体,看到谭小秋盯了一会自己的眼睛终于肯定的点了下头。

“我相信你。”谭小秋轻轻的说着,然后转身走上楼上阳台去拿鸟笼去了,杨名本体再次睡了过去。

“老鼠?!”在门外等了一会才看到谭小秋打开了铁门,然后捂住嘴差点叫出来。杨名冲着她用爪子在鼠嘴边比了嘘的手势,然后窜进屋中。

“我的天啊!”谭小秋吃惊的捂住了嘴,赶紧关上了房门,转身却看到那只聪明的老鼠竟然冲着她鼠嘴一裂,托开鸟笼的门自己钻了进去。

“找把锁把那鸟笼门锁起来。”沙发上的杨名突然有气无力的嚷了一句。

“哦。”谭小秋找了把锁锁住鸟笼的门后,笼中的小老鼠冲她点了下头,突然疯了般“吱吱”叫着乱窜了起来。

“嘿嘿嘿!这下发达了。哈哈哈!”沙发上突然传来杨名洪朗的笑声。谭小秋吃惊的看到杨名突然的精神百倍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谭不解的问道。

第三章 判断失误“这个。”杨名想了好一会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这么说吧,这只小老鼠呢是这南乐里的老鼠王,在我昏迷的那时侯它带了一帮子弟兄们把今晚追杀我的那几个人给咬成了重伤,替我报了仇。而他们那倒霉的老大,王锋现在正躺在医院里边呢,哈哈!”

“你是说,楼梯上的那些血迹是小二他们和老鼠搏斗时留下的,而他们被老鼠咬伤后直接拖下了楼,所以留下了一大条的血痕?而我听到的那些个毛骨耸然吓死人的怪声就是老鼠们发出的?”好大一会儿,反应了过来的谭小秋问道。

“是的!”杨名重重的点了下头。

“王锋躺在医院?他怎么了他?”

“没啥,只不过是我这鼠小弟带了堆兄弟把他咬了而已。”杨名笑嘻嘻的说道。

“我的天,那今晚咬倒他们五个人时的可怕怪声,那得是多少只老鼠一起发出的啊?”谭小秋觉得自己的头脑有点混乱。

“不多,几千只而已!”杨名笑道,谭小秋吃惊的合不拢了嘴。

“你给我好好回答问题!”

“哎呦我的妈,痛死我了,小谭,姑奶奶别再动了啊!饶了我吧!”谭小秋几下重重的挺动牵动了杨名背部和肩膀上的深深的伤口,撕心裂胆的剧痛顿时疼得杨名咬牙切齿,背上冒出了冷汗来。

“杨名,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今晚不说明白的话。”小谭再次象只小狐狸精般的娇笑起来。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杨名赶紧声明:“其实留给我遗产的亲戚他生前是个巫师,也会一些控制动物类的法术,只不过是控制动物时需要很大的精神力量,所以今晚你看到了,上楼后我开始分出精神力搜索楼下的动物时,就一直昏昏欲睡了。”

杨名顿了顿,见谭小秋笑了下又要挺动,赶紧补充到:“而且,而且我已答应了给这些个今晚帮忙的老鼠们明天送他们几卡车好吃的,你要是不信的话,到时你就可以看到了。”

“真的没有瞒着我的了?”谭小秋还是有一点点怀疑。

“绝对没有!我保证!”杨名心里边嘀咕着,“说是控制动物类的法术也算不上骗你吧。”

#######“王锋他怎么会变成这个德性?这是谁干的?”王锋受伤之后,炸了锅的极暴组群龙无首,急忙打电话给东方胜,一听到王锋竟然受了重伤,东方胜马上带了两个手下驱车赶来,看到包扎完的王锋后,东方胜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东哥,是老鼠们干的。”小四说道。

“老鼠?小四你是不是脑袋生锈了?”

“真的是老鼠们干的!几晚几千只老鼠包围了我们的别墅,我说要打电话找人处理,王哥却死活不让,后来老鼠们却撤退了。没想到半夜时分它们竟然会卷土重来偷袭王哥。”见东方胜不信,小四忙急着解释起今晚的事来。

“是啊,东哥,小四他没撒谎,的确是老鼠们干的。”小三也解释道。见小三说话,东方胜这次信了。

“几千只老鼠?包围别墅?而且还半夜偷袭?难道是。”东方胜的眉头越皱越深,突然想起了啥似的对着身后一个带眼镜的中年人说道:“小李,立刻查一下王锋要砍的那个叫杨名的人的来历。”

叫小李的中年人应了一声,掏出公文包内的手提电脑接上网线开始敲打起来。不一小会,杨名的资料就全部出现在了手提电脑之上。

“东哥,这是那个人的全部资料。”小李将电脑递给了东方胜。

“杨名,老家z市人,现年二十二岁,毕业于yz大学,曾做过公司小职员,近日内突然在南乐小区内买了两套双跃层的豪华式套房,而且还是样品房。父亲杨风是z市内一个小工厂的老板,母亲黄文丽是其父杨风的总经理秘书。”

东方胜越看眉头皱得越深,“再查!他怎么会突然有了那么多钱买那两套房子的!而且还是特意用最贵的电器和家具布置好的样品房!按资料显示他爸的工厂也就十来万的资产而已!”

“找到了,东哥你看,这段时间洪辉在拍的那片《家有乖狗》的狗主角就是杨名的狗,据说这部片子完全是以真实的动物表演拍摄而成,完全没有半点人工合成的成份在里边,如果这狗是杨名的,那他的资产来历也就不奇怪了。”又敲打了半天的健盘后,小李再次将电脑递给东方胜。

“咱们下楼去,我要好好看下这片《家有乖狗》的那些拍好的片断,你帮忙调过来下。”东方胜已经想到了什么。

楼下诺大的家庭影院中,杨名那只土狗主角的表演一幕幕的在东方胜的面前闪过,看着这土狗那人性化的动作和表情,东方胜的眉头已越皱越深,等看完全部已拍完的片断时,东方胜终于摇头叹了口气,举起摇控器关闭了电视。

“怎么了,东哥?”一直在旁边陪着的小三不解的问道。

“你们的王哥这次算是撞上了铁板了!这个叫杨名的小子绝对不是个普通人,假如我没料错的话,他应该是和情报局七号部队那里边的怪物们一样的人。”东方胜见自己的手下李海和陈华及小三面色已有些发青,顿了顿又说道:“而且,他的能力级别最少是b级的。”

“东哥您是说这小子竟然具备了七号部队中b级队员的能力?”小三颤抖着问。

七号部队的神秘只有很少的一些人知道,而里边的人几乎个个都是怪物,全部具备着可怕的能力。能力分为最高的s,接下来分别是a级,b级,c级,d级,而据说仅仅是一个d级的队员就可以轻松的干掉三十个以上的m国特种部队的特种兵,b级,那得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

其实是东方胜错误的判断了杨名的能力,他以为杨名的能力属于群体控制小型动物的能力,在他看来假如杨名能控制几千只老鼠,那就能控制全市里边全部的猫,狗,老鼠等,这样的一种恐怖力量,在a市之中简直就是无敌!

想想那恐怖的动物大潮,又该是一种怎样的景象!这样的一种能力,就算说是b级也不为过了。

“小李,你到天都那儿去趟,找老爷子要两个杀手来,…wap..c n我要做掉这个小子,象这种人一但被国家发现招入了七号部队,咱们就再也没有杀他的机会了。”东方胜轻轻的说道,撩了下眼前的白发,眼里边闪过一道寒光。

“东哥,老爷子那儿的杀手最历害的也只有追风和定影,可他们的能力也只是c级,又怎么可能杀得了具备b级能力的杨名?!”小李不解的问道。

“再历害的人也有着他的弱点,假如我没猜错的话,大海边的沙滩之上就是他的弱点,在那里他的能力将被缩减到最小。加上是属于背后的暗箭,他不一定能够挡住。”

在东方胜想来,杨名的能力是群体控制小型的动物,可海里边的鱼再凶也上不了岸吧?就算被他把岸边的螃蟹们全部集合,也是救不了他的小命的。

“最重要的是,伤了我兄弟的人他必需去死!假如追风和定影的偷袭暗杀还做不掉他的话,那我们就永远不能再出手了,只能想办法和他握手言和。如此可怕的人就算不做他的朋友,也不能成为他的敌人。”

东方胜看了眼躺在**的王锋接着说道:“这一次,我是为了我的兄弟而出手,不管成不成功,我都算尽力了。”

“我明白了!我明早就坐飞机到天都去。”看到东方胜眼中难得一见的正经神色,小李说道。

“小三,王锋醒来后马上打电话通知我,不管他怎么样激动你们也不准出手,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你们所能解决得了的!”东方胜狠狠的瞪了小三一眼:“还有,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你应该会知道后果,极暴组丢不起这个人的,明白了吗?”

“是!是!”小三急忙应道,看到东方胜眼中的寒光,背后已冒出了一身冷汗。

“我们走!”东方胜转身带人离开了别墅,小三软倒在了沙发上,痛苦的咆哮起来:“我的天!七号特殊部队!b级能力者!我们王哥怎么会惹了一个如此可怕的对手啊!”

“今晚你先派水隐去那小子那儿探下路,以他的能力,说不定能探出点情报来。”车子开出别墅后不久,东方胜对着小李说道。

“是!”小李掏出了手机。

“东哥也真是的,杀这么一个小鳖三还得我来探路,我直接杀了他不就完了。”南乐小区外不远处一个模样清秀如水般的小青年在车上蛮不在意的唠叨着,打开车门从他身上流出了一小摊如水般透明的**后,再次关上了车门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这个清秀的年轻人就是水隐,东方胜手下少数的几个异能者之一,他能将自己的元神凝固在一小滩水中长达十几个小时,控制这滩水流小程度的变形,并能通过水流看到和听到水流经过的地方。常有敌人不小心喝下他元神在内的水之后因肚痛而亡,他的能力虽然弱却也能杀人与无形当中。

以前他也常出面干掉一些东方胜看不惯的人物,谁知今晚东方胜竟然只要他来探下情报,还特意交代他不可轻举妄动,水隐根本没听进去。

此刻他所控制的水流轻轻的流上了3号楼的楼顶,从门底的缝中钻了进去,一看谭小秋和杨名正在睡觉,桌子上还有瓶杨名喝剩的葡萄酒,水隐大喜,悄悄的爬上桌子钻进了红酒瓶中。

“哼哼哼,明早你醒了喝下这瓶我呆的红酒,看我不在你肚子里边给你翻天才怪。”如此轻易就得了手,车中闭目的水隐竟然狂笑出声。

谁知水隐的笑声才到一半就嘎然而止,接着身体剧颤,剧烈的咳嗽起来,不一小会那嘴巴之中就咳出了血来!因为他元神凝固的那一小滩水流,此刻正被杨名塞住了瓶盖,抓在手中不停的上下摇晃起来!

杨名被谭小秋幸福的折腾一番后,又兴奋伤口又剧痛的他根本没有睡着,只不过是在闭目养神而已。这滩怪水流进房间中时,大开着灯光的室内早已把水流的形踪给暴露了。等水隐一钻进瓶中,杨名突地一跃而起,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木塞牢牢塞住瓶口,狠命的摇晃起来!

“闹鬼闹到我家来了!我摇不死你!我摇不死你!”杨名咬牙切齿的摇晃着酒瓶子。

“怎么了杨名?半夜你发啥神经啊?”被惊醒的谭小秋看着杨名正在和一个酒瓶狠命的较量着。

“我捉到了一只鬼,就呆着瓶子里边呢!闹鬼闹到我家来了!看我摇不死你!”杨名恨恨的说。

“等等,先让我看下鬼啥样子的。”谭小秋来了兴趣。杨名停住了摇晃,谭小秋仔细一看,瓶中果然有两只鼓鼓的透明小眼正两眼直冒金星的看着她,眼里边都是圈圈。

“这只鬼鬼好可爱哦!你打算怎么处理它?”

“还能怎么处理,晃晕了冲到马桶里边了事!”杨名边说边再次狠命摇晃着酒瓶走进了洗手间,水隐大怒想要挣扎,奈何已被人摇晃得眼冒金星,全身发软。

无力的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自己便随着那抽水马桶的水到黄汤国度报到去了,车内的身体也张口呕出一口鲜血晕死了过去。

等他醒来后已在东方胜的别墅之中,知道自己手下去打听情报却自做主张被人给冲进了马桶,大怒的东方胜再次狠狠的赏了他一个免费的耳光。

早晨的阳光撒进了南乐小区三号楼九楼之内,被折腾了一夜的杨名自甜美的梦乡之中醒来,一睁眼就看到谭小秋正在笑眯眯的看着他。

“醒了啊,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今天让你尝尝本姑娘的手艺。昨天还舒服吗?嘻嘻!”小谭笑嘻嘻的说。

“要不是我受伤了,昨天晚上我肯定把你给就地正法掉。”杨名不服的说。

“那要不要再来试下?”谭小秋又象个小狐狸精般的笑了起来。

“算、算,算了,你去煮东西吧,我上会网去。”伤口依然在痛的杨名心虚的说道。小谭转身走进了厨房,杨名随手打开了老板桌上的手提电脑,登上了常去的梦之乡论坛。

“嗯,好吃!”杨名狼吞虎咽的边吃边说。

“对了,我早晨打电话给我爸了,你猜他听了昨晚你挨砍的事后他怎么说?!”谭小秋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怎么说?”

“我爸在电话那边勃然大怒,说竟然敢欺负他谭司龙的女婿,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假如我没猜错的话,我爸已经开始报复王锋的泰佳企业了。”谭小秋撇了撇嘴。

事实上在谭司龙接到谭小秋告状的电话后没多久,…wap..cn大怒的他立刻派手下的商业间谍开始窃取泰佳企业的商业机密资料并准备散布到网上,相信用不了几天,泰佳企业的上市股票就得大幅度跳水,到时正混乱成一团的极暴组资产恐怕得严重缩水。

“你也太恶劣了,你还要换着法整他,真是天下最毒女人心啊!”杨名笑道。

“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吗?”两人笑闹一阵后,小谭突然说道:“下月我爸回来的时候会来看你,到时你可要争气点啊。”

“对了你爸爸到底是做什么的啊!”杨名好奇的问道。以前的他刻意的去回避这个问题,而小谭也没有对他说起过,虽然知道小谭的爸爸是个了不得的人,却也不明白到底是做什么的。

“到时你不就知道了?”谭小秋笑而不答。

“我得控制这老鼠王出去下,今天答应给它们的几卡车食品还没给他们呢。”杨名追问一阵后没结果,突地想起了对老鼠们的承诺忙说道。

“知道了!你发功很耗精力!不能吵你!行了吧!”

“嗯,那我去了,你去打开那鸟笼的锁下。”吃饱喝足的杨名闭目运起移魂**,再次附身到了老鼠王支支王的身上,离开笼子往楼梯下跑去。

“老大!等你好久了啊!我们在这儿。”见杨名下楼,早已守候多时的三吱它们心急的“支支”叫了起来。

“还怕我和你们抢几只母老鼠不成?”见三吱它们一脸媚笑的看着自己,杨名嘀咕了阵:“好了那几卡车美食停放在哪里好点?”

“泄在咱们那山洞的洞外边就行了!”三吱说道。

“带我去!”三吱和几只老鼠转身引着杨名来到了南乐小区外不远处的一片荒地中,杨名看到一块凹起的地正中央有着一个半米开外的圆洞洞口。

“这难道就是藏了鼠族圣果的地下山洞的入口?”杨名想了会转身对三吱它们说道:“好了你们在这儿等,我回去叫大哥大大派人把美食卸到这儿来,你们藏起来,等人走了再搬。”

“待会大哥大大的女朋友也要来看,你们可别吓到她,千万记得!”杨名再三叮嘱了下三吱它们,这才转身跑回了南乐小区。

“你要不要跟着这只老鼠王一块去看看?”回了魂的杨名打电话订购了几卡车食品后问小谭说。

“我去远远的看下就回来,我怕老鼠,对了你定这么多食品卸那荒地上,难道他们不奇怪吗?”谭小秋说。

“我有钱爱买东西卸垃圾场是我家的事,他们奇怪又能怎么滴?!”杨名不肖的说:“估计卡车一小会就开来了,你跟着这只老鼠王一起去看看吧,省得说我是在骗你。”

杨名再次的附身于老鼠王,谭小秋小心翼翼的跟在这只老鼠的身后来到了那荒地上。不一会几辆卡车开了过来,卸货时一番“败家子”的摇头目光愣是弄了小谭个脸红耳赤。

“该死的杨名,自己不来害我承担这罪名,回家后非得再折腾你一番不可!”小谭恨恨的想着,脸上却在不知不觉之中飞起两朵红云。

等得卡车司机他们上车后去远,只见小小的老鼠王冲那洞里边挥了挥爪:“开始搬!”

数以千计的老鼠顿时从那半米多宽的洞口黑暗处潮水般涌了出来,前仆后继地开始搬运食品。几货柜车满满的瓜子、五香花生、辣香豆及烤鸭等,就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被老鼠们全部搬进了黑漆漆的洞里边。

谭小秋看得楞在那儿傻了眼,两眼有点发直的她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好痛哦!”谭小秋知道刚刚自己不是在做梦了,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漫天席地的灰色鼠浪,她的腿肚子不自觉的哆嗦起来,这真是太壮观、太诡异了。

看了下小谭的样子杨名有点好笑,正要带她回家,却被冒出洞口的大吱,二吱和三吱几兄弟给叫住了:“老大!你得进来下啊,要不你那些妃子们死活都不肯信你把它们让给我们十兄弟了。”

“去看看那鼠族圣果是啥玩意也好,总算是多长点见识。”杨名心想着,回身给小谭打了个手势叫她先回去,见小谭转身回家了,杨名在大吱它们的带领之下钻入了黑漆漆,如同怪兽嘴巴般的山洞之内。

山洞里边漆黑一片,阴沉诡异的气氛隔绝了外边的阳光和生机,老鼠们“支支”的轻叫声响越发地衬托出洞里如坟墓般死一样的沉寂,看到曲曲弯弯不见尽头的洞内,杨名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虽说附身于老鼠身上的杨名能够看清洞内的景物,可毕竟他的心理还是人类。路上乱蛛丝到处挂在洞的洞壁之上,杂乱无章的垂下的一些不知名植物的藤蔓更是增加了杨名心中的恐怖感觉。

好可怕!杨名越走心越寒,若是在这黑暗中再看到一个血淋淋的死人骨头架子,平时恐怖电影中的各种恐怖可怕的场景充斥着他的脑子,他的身子渐渐发冷发抖,心也哆嗦起来,麻木地强打起十二分精神跟着三吱它们继续向黑暗的前方进发。

“还要走多远啊!”走了二分钟后杨名忍不住问道。三吱它们奇怪的转身看着它,看到黑暗中绿烁烁的小眼睛,杨名自己反而不好意思了,“我只不过是随便问下。”

“这儿下去就到了。”还是三吱机灵,管它老大正不正常,给美食又给鼠妹妹就是好老大!它伸爪一指,杨名顺着它的爪子看去,前面有个黑糊糊的洞口,洞口很大,里面的通道斜斜地延伸着,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

杨名跟在老鼠的队伍中间潜入洞里去了。洞口很宽大,但越向里走越狭窄,向下向前然后再向下,又走了约三分钟后,终于看到了地下洞内真面目时的杨名一下子呆住了。

这是地下一处无比巨大的地内空间,如同一个足球场一般的巨大无比,里边挤满了大大小小的老鼠,在黑暗中闪着它们绿幽幽的目光,如同夜空里边的点点繁星般壮观绚丽。而洞的中间此时正生长着一颗璀灿夺目的奇异植物,正在发出绿幽幽的暗淡光芒,那光芒竟然笼罩了这地下空间的二分之一大小。

这是一朵什么样的奇特植物啊!顶端是深深的紫色,而叶片更是黑绿色和深蓝色的混合,几条如同有生命般的巨大的藤曼扭结着组成了一个怪异的图案,中心处是一颗心脏般大小,正在颤动着的圆形果子,那巨大的绿芒正是这颗果子所发出。

还有无数条诺有诺无的影线不知从何而来,纠缠着凝结在这植物的影子之上,那巨大的影子还在不停的扭动变形着。好一幕诡丽而怪异的景象!

“老大,这就是咱们的鼠族圣果。”三吱看杨名在发呆,悄悄的用爪子捅了捅他。

“鼠族圣果?!”杨名从震惊之中反应了过来。

“这到底是株什么样的东西?我活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奇特还怪异的植物。”杨名边想着边想这株奇异的植物靠了过去。

看到这株植物的时候其实杨名体内已涌起了一种奇怪的冲动感,就象是阳光、水对于生物的诱惑一般,这株圣果散发的光芒使他不自自觉的感到亲切,想要冲上前去沐浴在那片奇诡的绿光之中。

“老大,别靠近,在果子没成熟的时候据说是不能靠近的。”看到杨名已经接近了那影线笼罩的范围,三吱忙提醒他。

“别烦我!”不耐烦的挥了挥鼠爪,杨名的面容此刻看起来已经有几分狰狞,见到他那凶狠的面色,靠近他的几只老鼠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就在此时杨名突然向前迈了一大步,眨眼间已踏入了影线交织的范围内。

那圣果之上的绿光突然之间的扩散,刹那间就照亮了整个地下山洞,在老鼠们慌作一团的“支支”惊叫声中,一片翠绿如同有生命般的自圣果之上冲起,将杨名的鼠身紧紧的包裹起来!

“怎么回事!”瞬间就被勒成了棕子,挣扎的杨名却没意识到此时他在鼠王体内的魂魄已受到了某种压制,受到那绿光的触动,原本那已无意识的鼠王本身魂魄就象疯了一般的开始爆发,竟然有了苏醒要将他挤出体外的势头!

“不好了,老大他被圣果的绿光给缠住了!”

“难道说鼠族的危难要降临了?”十只带头的大吱他们转了一圈后猛的想起老大答应把妃子给他们的事情还未兌现,勉强颤抖着止住了要逃跑的脚步,忙又叽叽喳喳的讨论起营救杨名的事情来。

老鼠们的讨论还未结束,杨名的鼠脸却已越来越狰狞,而那鼠身也开始渐渐有些涨大,争得面红耳赤的大吱它们并没留意到,那片已变实质的绿光已开始慢慢的钻入杨名的体内。

在老一代的老鼠王的传说中,鼠族的圣果是不能在未自然开花结果之前接触的,否则就会引发意外,所有的鼠王都是在圣果自然成熟落地之后举行过仪式方才食用,吃下圣果之后的鼠王会变得力大无穷,上一代老鼠王最辉煌的一次战绩,是当着上万老鼠的面以一挑八,将本市8个片区的几只象狗般大的猫王全部当场打翻!

在杨名被绿光包裹的一瞬,南乐里小区的一栋民房中突然传来沉闷的爆炸之声,接着一大片黑影从那4号楼的楼影之中窜了出来,大片的黑色影子迅速延伸,南乐里小区突然之间就象阳光被什么东西给隔阻了一般,整个小区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

“怎么回事?!”保安看着这天昏地暗的异景,从中间那栋楼里边窜出来了一道影子,接着白晃晃的明亮天空就一下变黑了,那影子一下子就变大成了一片黑夜般的影墙,呼的吞没了整个小区!

“闹鬼了啊!”一阵惊叫声从南乐里边为数不多的几户已入住的人们家里传出。

“我的妈妈呀!原来这小区里边真的有鬼啊!”

“救命啊。我还不想死啊!”发觉这异景的人们开始尖叫了起来。不少人已经开始颂经念佛了。

这是个奇怪的景象,如果此时从小区的天空之上看下去,就会发现整个南岳里此时已被一个肉眼可见的圆球般的黑暗给围了起来,阳光一接近那片黑暗就被吞没不见,那小区里边此时就象变成黑夜一般!

还没等天昏地暗的异景让保安目瞪口呆的反应缓过气来,突然间保安看到地上自己的影子竟然挣扎着竖了起来,“得得得!”牙齿打战的保安眼前一黑软了下去,瘫坐到了地面上。

他清楚的看到,此时的楼影,树影,甚至在草地上窜着的几只老鼠的那些影子竟然全部挣扎舞动起来,而且是那样的整齐,看起来是一种很妖异的节奏,整个小区顿时混乱成了一锅粥!

“那颗该死的妖果怎么提前出世了!”最先窜出那道黑影的楼中传出一阵不象人般的愤怒吼声。

这是间布满了古怪的屋子。就在南乐里4号楼的顶层房间里边,几面黑色布藩遮住了房间的四个角落,中间站着一个人形的怪物,那血红的眼,水晶般的两颗尖角刺穿眉角突出在额外,活脱脱就是一个来自魔幻影片里边的精怪!

此时这精怪正手忙脚乱一边抱怨一边布置起一个类似于阵法的东西,它的下半身处在一片黑暗的虚无之中,似乎它的影子已经和它连接在了一起。在那层层翻滚的脚底黑雾中,一个个肉眼可见的影子正在挣扎着试图脱出它的控制,却被他手中操控的一个阵势给牢牢的包围住不得脱身。

“该死!该死!”这精怪越来越愤怒,眼看着自己布成的吸魂阵就快大功告成,却不知道是啥原因那本该在三日后才开花结果的妖果竟然提前落地,眼见妖力已开始四处溢出,要是自己再控制不住的话,不但是竹蓝打水一场空,恐怕还得贴上自己苦修几百年的道行!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终是压制不住脚下蠢蠢欲动的一条条影子,不少已挣脱它的控制开始向外面逃去,随着黑影的越散越多,南岳小区里边也响起了阵阵如鬼哭神嚎一般的声音,人们的哭喊声也开始变大,小区里边就好象一片鬼域一般益发的黑暗。

而这一切,不管是声音还是异景都被牢牢的一片巨大的圆形黑幕给牢牢挡住,一丝一毫也无法传出外边。几个跑到小区边的人们惊慌失措的发现,他们根本冲不出小区,面前有一个可以看见的黑屏牢牢的阻住了他们的去路。

几条有了生命般的影子也和他们一样试图冲出小区,却被那黑幕给档了回来,于是影子开始四处乱窜,一些心里素质差些的人再也无法忍受,昏迷成了他们麻醉自我神经的唯一选择。

天有天意,地有地灵,天地之间的山水灵气往往能酿造出不可思议的灵物来。

当世间的某一处灵气到达一定的阶段时,就象“精满则溢”的道理一般,无处可散的灵气往往会集中在某处植物身上而凝结成类似于灵丹的果实,而因为这种灵果往往是被感觉比修行者还灵敏的动物类发现并吞食,因此这类灵果还有个其它的名字,那就是“妖果”。

早在杨名附身的这只鼠王支支王之前,每隔100多年,嗅觉极为灵敏的鼠族们就会在某处发现那因天地而生的妖果,因为妖果往往出现于灵气较重的地下灵脉的山洞中。被发现的那颗果子也往往是被鼠族里边的某个鼠王给吞吃。

杨名所处的a市到今日为止的几百年**诞生过两颗果实,这一颗此时被杨名所触动的果子已经是第三颗了。前两任的鼠王食用妖果后身体变得比猫还大,而且都生生活了近百年的生命,几乎已是妖怪。

在a市中,最倡狂的不是蟑螂而是老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以前的鼠王都是寻找而吞吃妖果,然后一统本市的鼠界,最后就是挑战那不共戴天的猫族而把它们狠狠踩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