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老大!醒醒!你发啥愣啊!”再次回过神的杨名吓了一跳,身边一群的老鼠正围住自己,低下头看了下自己的双手,已经变成了一双小小的鼠爪,再看看黑漆漆,变大了不少的楼道,自己竟然成了一只老鼠?

在杨名受伤失血过多时,不知不觉中体内的移魂**已开始自行运作,在他晕过去的一刻,七成的魂魄便自动附在了最近的动物,3号楼道中这只老鼠的身上,这只老鼠可不是只平常的老鼠。wWW!QUaNbEn-xIAoShUO!COm无心之下的这次移魂可以说是杨名的幸运,这下子今晚这几个王锋的手下恐怕要倒大霉了。

回过神的杨名终于确定自己再次移魂了的事实,放出精神感受了下那三成的元神,果然谭小秋正哭着手忙脚乱的在给自己包扎,血也慢慢的止住了。

“别怕,我没事,休息一会就会好了。”强打起精神安慰了谭小秋,只剩三成元神的杨名本体不支的沉沉睡去。

收回精神到老鼠身上,杨名一阵愤怒,听到楼上还传来隐隐约约的砸门声,杨名心中的火更盛了,“竟然敢来砍我,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我就不姓杨!”定下神来的杨名开始思索怎么收拾这几个混蛋来。

突然杨名想起了什么,对着身前的几只老鼠问道:“你们刚刚叫我什么?老大?!我是你们的老大?”

“老大,你怎么了你,你不会发烧了吧?”

“你可是a市思明区五千二百二十一只鼠的鼠王啊,难道你忘了吗?”身前的这几只老鼠有点糊涂,在那洞里边太久,老大说太闷要带自己出来散步下,刚刚逛着逛着莫名其妙晕倒了下,然后这时醒来后就变傻了?

“几千只老鼠的鼠王?!”杨名强忍着这句话没喊出声来,老鼠眼一转,计上心来,一条毒计立刻从脑中闪出,他不由得“支支支”的奸笑起来。

“老大你笑啥呢?”

“没,没啥,我只不过是突然间头有点蒙而已,你们都叫啥名字啊?重说一遍,好象我刚刚晕过去时记忆力也有点退步了。”

鼠王的权威是不容置疑的,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在场的几只老鼠还是一一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大吱!”“我叫二吱!”“我叫三吱!”“我叫四吱!”“我叫五吱!”“我叫六吱!”“我叫十吱!”

数了数身前的十只老鼠,不多不少,刚刚好10只傻鼠啊。杨名一阵好笑:“这老鼠他爹还真能起名啊,哈哈!”

“思明区里边的老鼠如果全部集合的话,那大概需要多久?”杨名强忍着笑对着面前的老鼠们说道。

“老大,他们全部都在南乐小区旁的地下山洞内照看那鼠族圣果,别区的老鼠王们可是一直对咱们发现的这圣果虎视耽耽的啊,难道你忘了吗?”

“鼠族圣果?地下山洞?!”杨名又是一阵吃惊,看来南乐区这儿真的有些古怪,但是此刻不是问这事的时侯,得先修理掉小区里边的这几个混蛋再说,要是真被他们砸开那铁门把自己本体给砍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给我下令,所有的老鼠全部给我集中,把在砸3号楼顶层门的那几个家伙给我咬死!”杨名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们和人类无冤无仇,干嘛咬他们啊。”

“老大不太好吧,这样会惹出麻烦的。”

“就是就是!要是人类加大捕杀咱们的力度就不好了!”没想到这几只老鼠竟然会反对自己的意见。

杨名不由得呆了,这几只傻乎乎的老鼠看起来不傻嘛!傻眼的杨名脑袋转了下,有了!

“3号楼顶层住的那个人类他是我的大哥!今天他都答应送给我们一卡车花生米,一卡车辣香豆的,还有一卡车奶瑙蛋糕,一卡车五香瓜子,说是明天早晨就可以运来。可现在这群人要是把他砍成了重伤去住院了,那咱们的这些美食去找谁要去?!”

杨名发起了老鼠总动员:“所以,为了咱们的美食,今天不管牺牲多少兄弟都得帮他!你们说是不是?”

“我要奶瑙蛋糕啊!谁挡我的路我和谁没完!”大吱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的花生米啊!我要咬死他们!”二吱激动的挥舞起了爪子。

“五香瓜子!一卡车五香瓜子啊!我要和他们拼了!”三吱在原地跳了起来。

“竟然敢影响咱们的美食大计,还砍伤咱们的大哥大大!我和他们没完!”一听有几卡车吃的几只老鼠马上就红了眼,有奶便是娘,也不管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鼠王啥时认的人类大哥了。

“大哥您稍等,我们马上就去叫弟兄们!”几只老鼠四散跑了开去,叫人,不,是叫鼠去了。

“嘿嘿嘿!几千只老鼠!这次有得玩了不是?”见老鼠们消失在黑暗之中,杨名奸笑了起来,鼠目之中发出一道寒光。溜达到小区门口等待鼠群们的到来。

南乐小区旁的地面突然的轻轻震动起来,黑夜之中突然在南乐小区的南面出现了一条灰色的长龙,铺天盖地的朝着南乐小区之内压来。

待得长龙近了一看,那竟然是几千只老鼠所组成的老鼠队伍!此时只只老鼠眼中都闪动着吓人的寒光,脸上净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牙齿“支支”磨动着象是要吃人一般。

十吱刚刚回到地下山洞里边那么一说,一传十,十传百,几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边,全洞里的老鼠们都知道他们的鼠王“支支王”刚刚新认了一个人类大哥。哦,忘了说了,“支支王”就是被杨名给附身了的这只思明区的老鼠王的本来名字。

那人类大哥还答应明天给它们送来几卡车的美味食品,可现在这个人类大哥大大正在被人追杀!至于“支支王”怎么去认的这个大哥,老鼠们也没去深究了。

一听到几卡车梦寐以求的可口食品竟然马上要飞掉,老鼠们顿时都急红了眼,留下了二千只老鼠继续看守鼠族圣果以防别区老鼠前来捣乱,其它的老鼠全部怒气冲冲的朝着南乐小区里边赶来,誓要把敢破坏自己美食的这几个人类给咬成碎片!

“老大!那些个混帐在什么地方!!我要咬死他们!”

“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追杀咱们的大哥大大!”

“我和他们拼了!”鼠未到声先到,巨大的“支支”鼠叫声伴着壮观的灰色长龙出现,远远出现的声浪一下子就把杨名给震蒙了,回过神一看,我的妈妈呀!太可怕了!杨名的鼠脚开始发起抖来。

灰色的鼠浪淹进了小区的门内,原本见那几个砍人的黑衣人上了楼,又回到了保安室里边的二个保安二话不说地直接晕了过去。鼠群们将杨名围住,眼神中射出吃人的光茫,咬牙切齿问杨名道。

“他们要咬的又不是我,被几千只老鼠就给吓成这个鸟样,杨名你还是不是男人!”骂了自己一顿,杨名战战欶欶的打起了精神开始训话:“兄弟们!给咱们送美食来的大哥大大此刻正在被几个人类白痴在追杀,咱们应不应该去救他?”

“应该!”“支支”的鼠叫声顿时响成一片,老鼠们愤怒的咆哮起来。

“大哥大大说了!只要他脱了险,以后每天都送咱们几卡车好吃的!”杨名开始给老鼠们画起了月饼。

“太好了!”鼠群们又是一阵轰动,鼠眼里边的寒光更胜了。

“那好!为了咱们的美食和未来,小的们给我往三号楼楼上冲!把正在砸顶层楼那户门的五个混蛋给我咬成重伤再说!”杨名鼠爪往三号楼内一指,“为了咱们的美食,给我冲!”

“为了我们的奶瑙蛋糕!”

“为了我们的花生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