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黑,江云,马天三个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一处处的破窟窿,不停的往外边渗着血,露出的部分血肉外翻,不但能看到血红的血筋,有的地方都可以看到白花花的骨头,而几个人的脸也被人给啃烂了,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wwW!QuAnBen-XIaoShuo!coM

只有那个叫白飞的稍微好点,因为吓得尿了裤子的他一身腥臭的尿骚味,咬他的老鼠也是最少,只有脚部被人给啃烂了,胆小反而让他的伤轻了不少,也是有点搞笑。

至于那个最倒霉的小二一身上下几乎就看不到啥完整的部分,不但是衣服全部都烂了,手脚面部也都是血肉模糊。

“死了几个兄弟?”杨名看了下他们几个后,问老鼠们道。

“没半个,只有十几只兄弟受了轻伤,有三只还是这几个混蛋倒下时压伤的。这些个人类也够重的。”老鼠们叽叽喳喳的说道,听了一会杨名不由得惊叹,没死半只老鼠搞倒了五个人类,这真是一次辉煌的胜利。小二这几个笨蛋的刀法也有够烂的,受伤的老鼠们都是被踩伤,没半只是被砍伤的。

“这是谁干的?”心里边想着,杨名不由得多看了小二一眼。

“是我们干的。看他象是个带头的,就多咬了几口。”五吱,六吱,七吱,八吱,九吱,十吱不好意思的举起了手。“还有我!”鼠群里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四吱一看正是那只叫君子的小老鼠。

杨名满脸堆笑的对着五吱等表扬道:“干的不错!我会告诉大哥大大,给你们额外的奖励!”又对那小老鼠说道:“还有你也干得不错!你叫啥名啊?”

“我叫君子!”小老鼠大声的说。

“谢谢大哥!”五吱他们和君子高兴的说。

“果然有够君子!”杨名感叹道,他的心里边已经生了一条毒计:“竟然敢和我抢女人,还派人砍我……”

“给我把这几个家伙拖到黑色奔驰那儿去,他们醒了肯定会逃跑,去找他们的老大报告。到时找些兄弟们跟着他们,查下这些家伙的头头住在哪儿!”杨名咬牙切齿的说道:“把他们拖到那黑色奔驰那儿去,然后兄弟们都躲起来!”

“要是他们醒了开车逃跑,咱们不一定追得上啊!”大吱担心的说。

“笨蛋!找几个兄弟呆在他们的车下面,死死咬住车下面那横档上的铁条不放口,不就知道他们到哪去了?”杨名看了下大吱,看它明白了过来,挥手下令到,“动手!”

老鼠们把五个血人拖到了黑色奔驰前,几只粗壮点的老鼠在五吱、六吱、七吱的带领下钻入了车子下面的横档上,然后老鼠们四面散去,渐渐的消失不见。

等把一切安排好,杨名这才想起谭小秋还在楼上的屋里边,忙分神一看,却看见谭小秋竟然靠在自己本体身上给睡着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呼,但愿老鼠们没吓到她。”

杨名又怎么会知道,谭小秋本来在楼上紧张的要死,手忙脚乱的帮杨名包扎之后却找不到伤药,又一直害怕小二他们把门给砸破冲起来,谁知不一会楼道里边突然传来令人毛骨耸然的“支支”轰鸣声,接着便听到小二他们五个人的惨叫声不断的在楼道里边响起,小谭更加的害怕了,紧紧抱住杨名身体发抖着。

直到那令人害怕的轰鸣声渐渐的下楼去远,小二他们的惨叫声也慢慢的消失不见,谭小秋这才敢悄悄的打开房门一瞧,只见楼梯被灯光照到的地方全部都是血迹,空荡荡的啥也没有,小二他们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谭小秋一声惊叫后再也不敢看,关起房门便抱着杨名本体软在了沙发上,心理过度紧张的她胡思乱想了好一会了,见杨名始终是沉睡不醒,房间里又不时传来阵莫名其妙的冷气,累极了的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慢慢的睡着了,运气好的她硬是避免了被鼠浪们给吓到的一幕。

“痛,痛痛痛!痛死了,我的妈啊!”受伤最轻的白飞慢慢的醒了过来,昏昏沉沉的脑袋中慢慢的回过神,“老鼠!别别!别咬我!”下意识一阵手脚乱舞的喊叫后,发觉身上并没异物的他才慢慢的睁开了眼,面前却哪里有半只老鼠?这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一口气才刚刚出完,转过头却发现了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四人,惊呆了的白飞低头一看就惊叫起来。再看下自己的脚,鞋子早已被人咬烂,整个脚看起来都象是烂了一般,还在不停的往外流血,颤抖着用双手一摸自己的脸,江云再次惨叫着吼了起来!那双手之上全部都是血!而且脸上摸起来竟然没半块完好的地方!

“鬼!鬼,鬼,鬼啊!你们倒是快醒醒啊!这个南乐小区不正常,这儿肯定有鬼!”白飞死命的摇晃着流血不止的众人,摇晃了半天,只有身体强壮一点的牛黑挣扎着醒了过来。

躲在不远处草地里边的杨名和老鼠们强忍住了才没笑出声来。这些家伙竟然以为自己碰上了鬼!躲在车底的几只老鼠差点笑得掉出了车下的横杠。

“别!别,别咬我啊!”牛黑一醒过来第一个反应就是大叫出声。白飞怎么劝也劝不住,只好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光,“别吼了!咱们得赶紧跑!”

“老鼠呢?老鼠哪去了?小白,你的脸怎么变这模样了?”牛黑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看到白飞血流不止,都是伤痕的脸忍不住问道。

“都变这模样了!咱们被毁容,全变残废了!”白飞没好气的说:“再不跑呆这儿肯定得被鬼给吃掉!这儿肯定不干净!”白飞边挣扎着撕下身上的布条包了下脚部的大伤口,边紧张的四处瞧着。

“这儿,这儿有鬼?!”牛黑一听白飞的话也害怕起来。

“没鬼哪来这么多的老鼠!老鼠又哪里去了!咱们怎么又会一身是血的躺在楼底下!”白飞边摸索着小二身上的口袋,边气急败坏的吼道:“还不帮忙,你想死是不是?”摸到车钥匙时才长出了口气,还好,车子的钥匙还在。

“哦!”牛黑应了一声,手忙脚乱的爬到几个人前边撕下他们的衣服包扎了下大的伤口,见白飞已咬牙裂嘴的半跪着打开车门,仅仅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已疼得他浑身上下直冒冷汗。

“帮忙把他们给拖上来!”强忍住剧烈的疼痛白飞爬上驾驶座,拉开后车门,却见牛黑想站起来,脚一着地就闷哼一声倒了下去。那脚面上几乎都被全部咬没了肉,牛黑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在白飞又爬下车子帮忙后,牛黑二人终于在快晕过去的时侯,在强烈的求生**下把昏倒的三人拱上了车,开起车匆忙的往王锋的别墅之中开去,王锋别墅里边住着医术高超的三爷,平时黑帮血拼时受了伤不方便治疗时都是在王锋的别墅中请那三爷治疗的。

挂在车上的六只老鼠除了七吱和另只老鼠在车子发动时不小心掉了下来,其它几只都牢牢的咬住了横档没掉下来,跟随着逃跑的五人往王锋老窝一路颠去,杨名这一把算是给蒙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