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wWw、QUAbEn-XIAoShUo、COm”杨名想了好一会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这么说吧,这只小老鼠呢是这南乐里的老鼠王,在我昏迷的那时侯它带了一帮子弟兄们把今晚追杀我的那几个人给咬成了重伤,替我报了仇。而他们那倒霉的老大,王锋现在正躺在医院里边呢,哈哈!”

“你是说,楼梯上的那些血迹是小二他们和老鼠搏斗时留下的,而他们被老鼠咬伤后直接拖下了楼,所以留下了一大条的血痕?而我听到的那些个毛骨耸然吓死人的怪声就是老鼠们发出的?”好大一会儿,反应了过来的谭小秋问道。

“是的!”杨名重重的点了下头。

“王锋躺在医院?他怎么了他?”

“没啥,只不过是我这鼠小弟带了堆兄弟把他咬了而已。”杨名笑嘻嘻的说道。

“我的天,那今晚咬倒他们五个人时的可怕怪声,那得是多少只老鼠一起发出的啊?”谭小秋觉得自己的头脑有点混乱。

“不多,几千只而已!”杨名笑道,谭小秋吃惊的合不拢了嘴。

“你给我好好回答问题!”

“哎呦我的妈,痛死我了,小谭,姑奶奶别再动了啊!饶了我吧!”谭小秋几下重重的挺动牵动了杨名背部和肩膀上的深深的伤口,撕心裂胆的剧痛顿时疼得杨名咬牙切齿,背上冒出了冷汗来。

“杨名,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今晚不说明白的话。”小谭再次象只小狐狸精般的娇笑起来。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杨名赶紧声明:“其实留给我遗产的亲戚他生前是个巫师,也会一些控制动物类的法术,只不过是控制动物时需要很大的精神力量,所以今晚你看到了,上楼后我开始分出精神力搜索楼下的动物时,就一直昏昏欲睡了。”

杨名顿了顿,见谭小秋笑了下又要挺动,赶紧补充到:“而且,而且我已答应了给这些个今晚帮忙的老鼠们明天送他们几卡车好吃的,你要是不信的话,到时你就可以看到了。”

“真的没有瞒着我的了?”谭小秋还是有一点点怀疑。

“绝对没有!我保证!”杨名心里边嘀咕着,“说是控制动物类的法术也算不上骗你吧。”

#######“王锋他怎么会变成这个德性?这是谁干的?”王锋受伤之后,炸了锅的极暴组群龙无首,急忙打电话给东方胜,一听到王锋竟然受了重伤,东方胜马上带了两个手下驱车赶来,看到包扎完的王锋后,东方胜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东哥,是老鼠们干的。”小四说道。

“老鼠?小四你是不是脑袋生锈了?”

“真的是老鼠们干的!几晚几千只老鼠包围了我们的别墅,我说要打电话找人处理,王哥却死活不让,后来老鼠们却撤退了。没想到半夜时分它们竟然会卷土重来偷袭王哥。”见东方胜不信,小四忙急着解释起今晚的事来。

“是啊,东哥,小四他没撒谎,的确是老鼠们干的。”小三也解释道。见小三说话,东方胜这次信了。

“几千只老鼠?包围别墅?而且还半夜偷袭?难道是。”东方胜的眉头越皱越深,突然想起了啥似的对着身后一个带眼镜的中年人说道:“小李,立刻查一下王锋要砍的那个叫杨名的人的来历。”

叫小李的中年人应了一声,掏出公文包内的手提电脑接上网线开始敲打起来。不一小会,杨名的资料就全部出现在了手提电脑之上。

“东哥,这是那个人的全部资料。”小李将电脑递给了东方胜。

“杨名,老家z市人,现年二十二岁,毕业于yz大学,曾做过公司小职员,近日内突然在南乐小区内买了两套双跃层的豪华式套房,而且还是样品房。父亲杨风是z市内一个小工厂的老板,母亲黄文丽是其父杨风的总经理秘书。”

东方胜越看眉头皱得越深,“再查!他怎么会突然有了那么多钱买那两套房子的!而且还是特意用最贵的电器和家具布置好的样品房!按资料显示他爸的工厂也就十来万的资产而已!”

“找到了,东哥你看,这段时间洪辉在拍的那片《家有乖狗》的狗主角就是杨名的狗,据说这部片子完全是以真实的动物表演拍摄而成,完全没有半点人工合成的成份在里边,如果这狗是杨名的,那他的资产来历也就不奇怪了。”又敲打了半天的健盘后,小李再次将电脑递给东方胜。

“咱们下楼去,我要好好看下这片《家有乖狗》的那些拍好的片断,你帮忙调过来下。”东方胜已经想到了什么。

楼下诺大的家庭影院中,杨名那只土狗主角的表演一幕幕的在东方胜的面前闪过,看着这土狗那人性化的动作和表情,东方胜的眉头已越皱越深,等看完全部已拍完的片断时,东方胜终于摇头叹了口气,举起摇控器关闭了电视。

“怎么了,东哥?”一直在旁边陪着的小三不解的问道。

“你们的王哥这次算是撞上了铁板了!这个叫杨名的小子绝对不是个普通人,假如我没料错的话,他应该是和情报局七号部队那里边的怪物们一样的人。”东方胜见自己的手下李海和陈华及小三面色已有些发青,顿了顿又说道:“而且,他的能力级别最少是b级的。”

“东哥您是说这小子竟然具备了七号部队中b级队员的能力?”小三颤抖着问。

七号部队的神秘只有很少的一些人知道,而里边的人几乎个个都是怪物,全部具备着可怕的能力。能力分为最高的s,接下来分别是a级,b级,c级,d级,而据说仅仅是一个d级的队员就可以轻松的干掉三十个以上的m国特种部队的特种兵,b级,那得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

其实是东方胜错误的判断了杨名的能力,他以为杨名的能力属于群体控制小型动物的能力,在他看来假如杨名能控制几千只老鼠,那就能控制全市里边全部的猫,狗,老鼠等,这样的一种恐怖力量,在a市之中简直就是无敌!

想想那恐怖的动物大潮,又该是一种怎样的景象!这样的一种能力,就算说是b级也不为过了。

“小李,你到天都那儿去趟,找老爷子要两个杀手来,我要做掉这个小子,象这种人一但被国家发现招入了七号部队,咱们就再也没有杀他的机会了。”东方胜轻轻的说道,撩了下眼前的白发,眼里边闪过一道寒光。

“东哥,老爷子那儿的杀手最历害的也只有追风和定影,可他们的能力也只是c级,又怎么可能杀得了具备b级能力的杨名?!”小李不解的问道。

“再历害的人也有着他的弱点,假如我没猜错的话,大海边的沙滩之上就是他的弱点,在那里他的能力将被缩减到最小。加上是属于背后的暗箭,他不一定能够挡住。”

在东方胜想来,杨名的能力是群体控制小型的动物,可海里边的鱼再凶也上不了岸吧?就算被他把岸边的螃蟹们全部集合,也是救不了他的小命的。

“最重要的是,伤了我兄弟的人他必需去死!假如追风和定影的偷袭暗杀还做不掉他的话,那我们就永远不能再出手了,只能想办法和他握手言和。如此可怕的人就算不做他的朋友,也不能成为他的敌人。”

东方胜看了眼躺在**的王锋接着说道:“这一次,我是为了我的兄弟而出手,不管成不成功,我都算尽力了。”

“我明白了!我明早就坐飞机到天都去。”看到东方胜眼中难得一见的正经神色,小李说道。

“小三,王锋醒来后马上打电话通知我,不管他怎么样激动你们也不准出手,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你们所能解决得了的!”东方胜狠狠的瞪了小三一眼:“还有,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你应该会知道后果,极暴组丢不起这个人的,明白了吗?”

“是!是!”小三急忙应道,看到东方胜眼中的寒光,背后已冒出了一身冷汗。

“我们走!”东方胜转身带人离开了别墅,小三软倒在了沙发上,痛苦的咆哮起来:“我的天!七号特殊部队!b级能力者!我们王哥怎么会惹了一个如此可怕的对手啊!”

“今晚你先派水隐去那小子那儿探下路,以他的能力,说不定能探出点情报来。”车子开出别墅后不久,东方胜对着小李说道。

“是!”小李掏出了手机。

“东哥也真是的,杀这么一个小鳖三还得我来探路,我直接杀了他不就完了。”南乐小区外不远处一个模样清秀如水般的小青年在车上蛮不在意的唠叨着,打开车门从他身上流出了一小摊如水般透明的**后,再次关上了车门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这个清秀的年轻人就是水隐,东方胜手下少数的几个异能者之一,他能将自己的元神凝固在一小滩水中长达十几个小时,控制这滩水流小程度的变形,并能通过水流看到和听到水流经过的地方。常有敌人不小心喝下他元神在内的水之后因肚痛而亡,他的能力虽然弱却也能杀人与无形当中。

以前他也常出面干掉一些东方胜看不惯的人物,谁知今晚东方胜竟然只要他来探下情报,还特意交代他不可轻举妄动,水隐根本没听进去。

此刻他所控制的水流轻轻的流上了3号楼的楼顶,从门底的缝中钻了进去,一看谭小秋和杨名正在睡觉,桌子上还有瓶杨名喝剩的葡萄酒,水隐大喜,悄悄的爬上桌子钻进了红酒瓶中。

“哼哼哼,明早你醒了喝下这瓶我呆的红酒,看我不在你肚子里边给你翻天才怪。”如此轻易就得了手,车中闭目的水隐竟然狂笑出声。

谁知水隐的笑声才到一半就嘎然而止,接着身体剧颤,剧烈的咳嗽起来,不一小会那嘴巴之中就咳出了血来!因为他元神凝固的那一小滩水流,此刻正被杨名塞住了瓶盖,抓在手中不停的上下摇晃起来!

杨名被谭小秋幸福的折腾一番后,又兴奋伤口又剧痛的他根本没有睡着,只不过是在闭目养神而已。这滩怪水流进房间中时,大开着灯光的室内早已把水流的形踪给暴露了。等水隐一钻进瓶中,杨名突地一跃而起,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木塞牢牢塞住瓶口,狠命的摇晃起来!

“闹鬼闹到我家来了!我摇不死你!我摇不死你!”杨名咬牙切齿的摇晃着酒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