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买狗时你怎么不说!”一听这话洪辉更来气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那是你没问啊,好了,这几天不用拍戏了是吧?那洪导我暂时忙自己的私事去了,需要本神棍开坛作法时随叫随到,那就先这样吧,拜拜!”见洪辉还要罗嗦,杨名赶紧挂断了电话。

“喂喂!你这家伙也太不负责了吧!竟然挂了。”洪辉气乎乎的挂断了电话转身对陆纯艳抱怨道。

“算了吧,能拍好这部戏你就彻底出名了,又何必在意这点小钱呢?呵呵!”纯艳瞪了洪辉一眼,旋即抚媚的笑了起来。

“你不知道,这部戏要拍完最少得一年,而且我是打算拍成一个系列片的,那我还得被他宰掉多少钱啊。”洪辉摇头叹气着。

“羊毛还不是长在羊身上,真笨!”纯艳没好气的带着娇笑用小指点了点洪辉的额头。

“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几个狗类专家,呵呵,小陆你真是聪明能干啊!”洪辉抱着陆纯艳在空中转了个圈。

“钱途无量,钱途无量啊,哈哈!”想到在戏拍完前还不知道能从洪辉身上宰出多少钱,已赚了二百多万的杨名心情大好,开始想着这几天的休假安排来。

有了钱又暂时不用拍戏,杨名想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给自己买上一套象样的房子,记得前段时间在逛街时看到南乐里那儿新建了几栋豪华的大楼,于是杨名出门拦了辆的士往南岳里而去。到了售房处,竟然是人丁稀少,只有希希拉拉的几个人在看房的模型。

一个售楼小姐正在服务台那儿低头沉思,白净的脸蛋配上那头黝黑流顺的长发,乍一看上去十分文静,娇小的身躯看上去弱不禁风,杨名估计她只到他的脖子之处,一副小鸟依人模样的她看起来很是文静,杨名朝着她走了过去。

这正在低头沉思的小姐看起来出社会并没多久,她的名字叫做李雪儿,刚刚出来工作第二个月而已。上班的第一个月就卖出了一套房子,提成拿了三万多元,引来同事们的好一阵子羡慕。

售房这个行业本身的竟争是很激烈的,再加上最近的怪事就更加难卖,也幸好上月她碰到的是一个有钱的女强人。

南乐小区本来是一个很好的盖楼地点,可是最近盖好楼时却出了一件怪事,小区里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堆一堆的老鼠,怎么杀也杀不完,不少客户知道后都不再愿意来这儿买房。上月卖出的那套房子李雪儿可以说是走了狗屎运,毕竟喜欢老鼠的女强人还真的是没有几个。

而最离谱的是,前几日起南乐小区中竟然开始不断传出闹鬼的传闻来,据说已有好几个住户被吓到而搬走了,其中有一户人家的女主人还被吓得住进了医院之中,只知道指着自己的影子喊着:“鬼!鬼!鬼来了!”这一下子,本来就没几家住户的南乐小区就差那么一点就变成空房区了。

此刻她正为了卖房的事而揪心,见杨名朝她走来,也没太在意,一般来说,有钱的人年龄最少都在35岁以上,因此杨名这个衣着平平的小青年也就没引起她的注意力。

杨名走到她身边,看了看旁边的模型,然后说:“小姐,请问这里有没有跃层式的豪宅出售。”

李雪儿抬起头,有点迷惑不解的看看面前的这个小青年,虽然她并不认为杨名会买,但还是例行公事的冲杨名一笑道:“这位先生,当然是有的,跃层只以半个面积计算,阳台并不包含在内。”

还想说下去,杨名却挥了挥手打断了她的话语:“那么哪幢楼的面积最大,结构最好呢,我要最好的那种。”所谓财大气粗,有了二百多万在银行垫底,此时的杨名不知不觉中已带了一种胜气凌人的气质。

李雪感受到杨名的语气和动作,态度也慢慢变化了过来,忙恭敬的说:“5号楼最好了,视野开阔,有二个门,不过面积有点大。”

“那好吧,我想去实地看一下,不知你有空吗?”杨名问道。

“当然了,这是我的工作,你等一下,我去和经理说一下。”李雪儿匆匆的跟一个瘦子模样的人说了几句,见那人点点头。李雪儿向杨名走了过来。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很快来到了小区的门口。南岳小区位于城外侧的东虎山脚下,面朝大湖,有山有水,是a市新建的大手笔高档住宅区之一。

花园的入口处有一片空旷的广场,正中立着一具古代神明的雕像,由一整块巨大的汉白玉打磨而成,堪称鬼斧神工,气势异常雄伟。

小区的门口已经有人在值卫。“旁边的那个小青年想必来看房子的,看完后八成又得跑路不买了。”保安心想着。

杨名跟着李雪儿走了进去,看了看四周的景色,果然是很漂亮。

“咦?怎么老鼠这儿这么多?”一进小区的门,杨名就发现不少老鼠成群结队的跑过花园,这已经是第四队跑过的了,十几只、十几只的老鼠们竟然组成了一个个的小队伍跑来跑去。有不少胆子大些的老鼠竟然在草地上目无旁人的追逐嘻戏着。

“这儿的老鼠其实也不是很多的,再说我们马上就会布下大量的灭鼠药把它们消灭干净。”听到杨名的问话,李雪儿的脸色有点难看,强打起精神说道。

“放心吧,我并不怕老鼠的。”杨名安慰着这小女生,经历了狗狗事件后,对于动物杨名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在此刻的他看来,老鼠也是那样的可爱和顺眼。

“那真是太好了。”李雪儿高兴的说。

走到5号楼,两个人走了上去。一进楼道内就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李雪儿顿时面色有点发青。转身看了下杨名,有点阴森的楼道只是让他略微的皱了下眉,倒也没留意到这点细节。

两人走上了楼梯,杨名并没注意到上楼梯时李雪儿的腿在微微的发抖。在两人上楼后,楼道里边闪过了一阵轻微而低沉的咆哮之声。

打开703号的门,杨名进去一看,空旷一片,是最新的空框结构,一个客厅,三个卧室的地方都空着,只是没有墙区分开来,就是墙的四个角落都有点潮湿。

杨名又走上楼去,楼上也让自己很满意,杨名一见就喜欢上了,的确是非常的大,不过装修起来肯定很麻烦。

杨名又看了看四周,楼与楼间距是挺大的,从顶层看下去,景物尽收眼底,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按说这应是一套很理想的豪宅了,可是杨名总是觉得这屋中似乎流动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寒气般,仔细查找又找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奇怪?我怎么感觉这屋子里边好象有股很重的寒气?”杨名疑惑道。

“哪里,可能是楼顶风大了点吧。”李雪儿强做笑容说着,脚底却微微有点发抖,其实这屋中的寒气她早就感觉出来了。

“那咱们去隔壁看看吧。”找了半天找不出原因,杨名说。

“那一套的结构和这一套是完全一样的。”走进去旁边那户,户型果然是完全一样的,也是一样的让人感到有点寒冷。

好吧,就这儿了!杨名转身对李雪儿说:“这个房子我很是喜欢,我想要两套连接在一起的,你们有样品房没?我讨厌装修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