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上,直播的是现场救援的场面,所有的人都在忙碌,只是,那些被救护车送走的都是那些站在南乐里外面的人。wWw。QuanBeN-XiaoShuo。cOM当三吱出现在电视上时,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惊呼,“看!老鼠,背上还背着个sos!”

三吱跳到老大指定的那个人的脚边,然后,“吱吱”地尖叫了两声。

还是有人类怕老鼠,有两个记者美眉当场昏迷。不过,剩下的都是些男记,大家都看着这个嘴里叼着一张纸的三吱。

镜头打在三吱的身上,眩目的闪光灯让三吱有了那些好来坞影星的感觉。还来不及陶醉,三吱嘴里的纸条便被人拿走了。

纸条的内容被立刻念了出来。《告人类书》!

这居然是一只鼠王发给人类的信函?!什么时候老鼠也这么高智商了?不但背着“sos”,还能写字?!天啦,这简直就是在抢夺人类的生存空间嘛。

看看,都写了些什么!

“人类:我们知道你们目前陷入了困境,本着都是地球物种的精神,我们决定帮助你们。”这都叫什么话,什么叫本着都是地球物种的精神,难不成你老鼠还能够跟人类平起平坐了?

不过,下面这句倒说到了点子上了,“现在我们只能够打通一条容腰围不足七十厘米的人通过的地道。因此,我们需要你们提供炸药,越多越好!”

这些老鼠,竟然要人类提供炸药,然后来解救人类?!天,什么时候这些老鼠变得这么高尚了?!

在杨名决定执行过这计划前他曾想到一个问题,鼠族能够写字,有智力,有能力危害人类的情况暴露在所有人类面前,又该怎么收场?可他随即马上想起了另一件事。

说真的人类的好奇心是很有限的,记得前段时间a市日报才报道过人类能飞天的奇闻,几千人在观看。可那又怎么样?过段时间人类不又全部忘光了吗?一笑过而过是大多数人类本性啊。

就算一个市里边传出老鼠的智慧,可对全人类而言根本引不起什么,就象风吹过一般而已。基于此点杨名还是决定按自己想的来做。

在召开了一个临时指挥会议之后,黄翔成果断的决定相信这只老鼠。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入南乐里,开始时救援小组也试过挖地道,可是,他们所挖的地道根本就无法通过那个黑色的护罩,他们挖到哪里护罩就延伸到哪里,也许,这些也在地球上生活了数百万年一直跟地底打交道的生物真的有办法呢!

炸药放到了三吱指定的地方,当电视屏幕上突然出现了数千只老鼠拖着炸药就跑,心里已经有了准备的人们还是吓了一大跳。

事情在一小时后突然得到了圆满的解决。黑色护罩只所以不会对老鼠挖的地道造成阻挡,全部是因为鼠王杨身上精神力量和构成护罩的能量是一体同源的缘故,自然就把它当成了主人于以放行。当南乐里的全部的人们都从地道里爬出后,死里逃生的他们都不由都放声大哭!

二小时后,由于影妖的逃遁,没了灵力的支持,黑色的护罩终于消失不见,南乐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只是,现在有了一点不同,南乐里的居民们看到老鼠之后都会亲昵地给点食物。而支支王也因为他的《告人类书》被誉为一只拯救人类的神奇老鼠!

敲开自己家的门,小谭看到他象猫般大的鼠身时,先是吓了一跳,接着认出鼠眼中那熟悉的眼神时,对着他就叫了起来:“杨名!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大个?!还有,你和那女的一块晕倒在楼下,这几个小时里边外面还不停发出爆炸的声音害我根本都不敢下楼,到底发生了啥事啊?你到底做啥去了!难道你们。”

忙开口要解释却发出了一阵似鼠叫的怪声,气得杨名乱挥了阵爪爪,示意小谭开门让自己进去再说。

“不好意思,我忘了你还是老鼠没法说话,咯咯。”见到老鼠杨名气急败坏的上窜下跳乱挥爪子的傻样,谭小秋笑得直不起了腰,忙开门放他进去。进门一看,这不,本体和蓝燕两个都象死猪般呆着呢!

在黑色护罩消失后,蓝燕比杨名本体先清醒了过来,可她一清醒就神智不清的大喊“有鬼!”小谭安慰一番无效后,老鼠只能比着鼠爪示意小谭打了120的电话把她送去了医院治疗。

又过了两个小时,杨名总算感到本体有了清醒的势头,鼠王又进到了笼子里边,而分神也收回到了自己身上清醒了过来。

“别再追问了,我也真的不知道黑色护罩遮住这小区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小姐!”和小谭解释一番后,两人都没讨论出结果来。

“哎!蓝燕她也太可怜了。莫名其妙就被吓成那样了,我说杨名要不你搬家好吗?”

“怎么搬?200万啊小姐!蓝燕等她好点再去看她吧。”杨名也想搬,可一想到200万买了套鬼屋就来气。

“算了,先别想这些事情了,再说异常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何况你还赚个鼠王的名号。”谭小秋笑了下看到杨名又要瞪眼接着说道:“对了你这几天不是不用拍戏吧,要不咱们先出去玩玩?”看到杨名有点烦小谭提议到。

“也好,就权当去散散心吧,咱们去哪好?”杨名望向小谭。

“到处去逛逛吧。”小谭侧着头看着杨名。

“好吧。”杨名点了下头。

a市的夏天照例是那样的迷人,而今年比往常更是多了很多色彩。由于目前m国的名模团正在a市进行联合会演,因此,在普通老百姓的谈资里,也多了许多在往年根本便闻所未闻的“金发艳女”等等。

杨名这辈子过的最开心的估计就是最近这几天了,口袋里有着足够挥霍几年的钱,同时又有大把的时间。最重要的是心爱的女孩天天陪在身边。

“如果这辈子就这样过了,也不错啊。”杨名甚至这样想到。

“要不是心里还担心王锋那小子的报复,这日子简直可以算的上完美了。”

陪着小谭不厌其烦的逛街,逛商场,逛公园,逛游乐场,杨名他们倒是玩得不亦乐呼,只是苦了后面跟踪打探行踪的一干人等,一个个打心底把杨名的18代亲戚都问候了个遍。

都说女人一进了商场就象是打一场仗一样,杨名每天陪着谭小秋辗转于各大商场之间,然后便是大堆大堆地买回一些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用得到的东西,而美其名曰买的所有东西都在打折,这叫“远期投资,节约为本”。

不过杨名现在倒不在乎这俩小钱,而且,他发现一个好处,就是每天这样打仗似的冲锋,不但能够增强体质,而且,还能促进对动物的了解,现在,这附近哪一块能够随叫随到哪些动物,杨名已经是了如指掌,没办法,也许这些动物在关键时候能救自己一命呢!而几天下来冲锋的结果,便是让那些跟踪的人苦不堪言。

说实话,如果谈跟踪的技术这伙人绝对是精英,可是还真没跟过这么累的,几天下来一个个都快散架了似的。要不是东方胜下了死命令不准擅自动手,这伙人也许还真是会不计代价把杨名先解决掉。

“胜哥。这是这星期跟踪杨名的报告,报告上显示,这家伙简直就是不要命的玩,我真怀疑他是不是有点预感自己的人生快到终点了。”小李嘲笑似的把一叠厚厚的纸呈给东方胜,一边说道。

“他们2个人定了明天的船票,地点是旅游胜地飞天岛,不错的地方。非常合适我们动手,而追风和定影将在晚上7点时赶到。”小李是东方胜的智囊,在道上被称作是“笑面狐”,却还只是一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

“做的不错啊,没枉费我一直这么看重你。”眼见计划顺利,东方胜也是心情大好。

“为胜哥做事,那一切辛苦都是应该的。”小李此刻一脸的忠心耿耿。说的虽然老套,表情分却是足足赚了个满分。

“飞天岛啊飞天岛,能死在这样美丽的地方,还真算他杨名有福气,哈哈哈。”

“给我安排好好的招待追风定影2位,顺便看看具体如何怎么实施计划。再次给我记住,我不允许有任何的失误。”

“是的,东方少爷。”

拿着一百万的支票,杨名在上面重重地“啵”了一个,然后,对着洪辉笑了笑,“我的狗狗现在过得还好吧?”

杨名这是明知故问了,现在,这狗狗杨名不但一日三餐好吃好喝地被伺候着,这短暂休息的几天里,吃的喝的用的怕是要顶上普通人开销一年了,而且,洪辉发现这狗狗杨名对他送到刘小兰处的各种漂亮的狗mm都不屑一顾。

“放心好了,我对我亲爹还没对你的狗好!”洪辉说道。这倒是大实话了,对自己的亲爹,洪辉只是大把大把地往家里丢钱就是了,哪像对这狗狗这么上心,随时都在想着怎么让这狗狗过得舒服。

前天雷雨时,洪辉还顶着雨来到刘小兰的家里看了狗狗杨名一夜,说是怕狗狗被雷给吓着了。洪辉对于杨名所说的天狗魂魄一事可是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