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不行,不行,你这不是胡闹吗?”洪辉是死活都不同意。wWW。QuANbEn-XiAoShUo。Com看来,酒醉心明白这句话是要害死人的。

要知道这帮子剧务组的人都是他精挑细选,就打算凭着《家有乖狗》也得上几个影视圈的大奖。虽然说他现在也是名导了,可是那高票房只是代表他拍的片大家爱看,并不能代表他拍片达到的高度。现在好歹是看到希望了,他可不希望因为吃上官司导致他的得奖梦泡汤。

“你到底同不同意?”说了半天洪辉竟然死活不肯答应,这下子杨名真的有点火了。错过在飞天岛的机会,以后便很难找到这么专业的能够让张凡出丑的队伍了。因此,杨名抬高了声调。

洪辉一看杨名真的发怒也着了急,得罪了大神棍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真因为这事吃了官司那也不是好玩的,现在的人动不动就把人权、肖像权、言论权、**权挂在嘴里,就算你的相片上拍到了一个人的背影都会有人来找碴说你侵权,更何况这样大张旗鼓地拍摄整人的全过程,那家伙又不是自己旗下的演员。

何况听说他还是a市的一个不小的人物,也有那么一摊子人。

“这个,杨名,真不行,要不这样,我帮你重新找一拨人,后天就到?”洪辉赔着小心。要不是用得着你这神棍,我犯得着这样下做吗?

杨名最后不得不使出杀手锏威逼洪辉,“如果不答应,以后我便再不帮神狗魂魄上狗狗的身,你自己看着办。”然后,潇洒地把洗手间门一关,重上席桌。

思前想后,大约又过了十分钟后,被逼得没办法的洪辉满脸灰色的回到座位上,轻声地杨名说:“行,我答应了,只是,你别做得太过分了。”又找来那几个摄像师,低声嘱咐了几句。

没曾想,这竟然会成为一段精彩无比的情节!

夜晚慢慢的来临了,海岛的夜显得格外的具有情调。四处是海浪轻轻冲刷着海滩的声音以及雨林中不时响起的高亢的动物的吼叫。而在月色下,湿热的海风带着咸咸的海洋特有的清新的味道,轻轻的扑到人的身上。

赤脚踩在沙滩上,牵着谭小秋的手,看着小秋在夜光下显得白得耀眼的颈项,便连自称能够让“柳下慧都自愧不如”的杨名也竟然觉得下腹部有一种燥热。

而前面的不远处,杨名看到张凡那肥鸟的身体已经贴向李雪儿越来越近了。而再前面不远,就是一块人工种植的棕榈园。

不过,杨名已经做了安排。早有预谋的拍摄组散布到了沙滩的四周,在那块棕榈园更是有三台摄像机从各种角度对准了张凡。

就等着鱼儿上钩了!

“我说杨名,你这样搞真的能行吗?”刘小兰问杨名道。“把别人的丑态记录下来真的那么重要吗?”

“怎么你不相信我吗?”杨名反问。

“人家又不是那个意思。”看了下在旁边偷笑的谭小秋一眼,小兰望向杨名的大眼睛里边写满了无辜,搞得杨名都不好意思起来。

“你这样说一半留一半的谁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杨名心想,难不成你还对我有意思不成?

等杨名没注意时小兰却转身狠狠的瞪了谭小秋一眼。

“哼!我才不和你一般见识。”谭小秋哼了一声高高的抬起了头望向涌动着的海面,一边示威性的把杨名的手又往自己自上拉了拉。

谭小秋女人的直觉让她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对她有种威胁,美丽,而且敢于献身,这样的女人对于男人来说简直就象是蜜蜂见了糖。

还好,这时耳机里传来“目标已经进入一号区域,3号机开机,5号机移动!”

“各位!各就各位,鱼来了!”杨名一声令下众人都紧急进入了状态。而刘小兰和谭小秋之间的眼神交战也暂时告了一个段落。

“我说张凡,你对于你的人生有什么看法吗?”李雪儿边走边问张凡道。

“我的人生?!”看到美人发问,张凡忙整了整眼镜正色道:“咳!本人的人生嘛,就是能够拥着你,陪我走完我以后的日子。轰!你是怎么搞的?哎呦喂,我的腰啊。”

张凡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给狠狠的撞翻在地。剩下了李雪儿在瞪着突然冒了出来的狗狗和刘小兰。刚刚张凡已经看到刘小兰和神狗杨名,以为剧组在拍一场夜间戏,却没想到今天这场戏的主角却是他,只不过他不知道罢了。

饰演保姆的小兰正带着神狗杨名在沙滩上追逐嬉戏,16 k小说网…本来说你拍你的,我走我的,沙滩上还有不少在海边吹风的其它人,而且这沙滩这么宽,你就是一百个人横着滚也能通过,谁知道在经过张凡的身边时,小兰会假装在沙滩上突然摔倒,一下子狠狠的朝张凡身上撞了过去。

“你怎么走路的你?!”见明显是故意撞人,李雪儿皱了下眉正要发火,张凡却先开口了。

“没事,没事!”这下午刚刚还见了面,当时张凡还直流口水,没想到现在刘小兰居然主动投怀送抱,看来,自己在看到刘小兰时对上天的祈祷还真是应验的,只是,如果有后半段,还不知道该怎么甩掉李雪儿,要是能来个双飞那个更好了。张凡在心里yy着。

“对不起,人家不是故意撞你的啦,大哥哥你就原谅我好吗?”小兰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低着头手搓着衣角,一副娇羞腼腆的样子,眼框微微泛红,一双摄人心魄的大眼睛里边竟然快流出来泪来。

“她还真能装啊。”一旁的谭小秋笑着对杨名说。

“她本来就是演员。”杨名笑道。

看着这水汪汪的大眼睛,好象是为了这档子事就要献身似的,张凡心里已经是乐开了花,一会肯定得索要她的电话,然后半夜叫她来,就说被她撞的地方疼得厉害,等她进了屋,那还不由着自己上下其手。

“没事,小姐。”张凡正要开口说没关系,虽然他的腰很痛,身子却突然一阵哆索,立刻换成了一副流口水的白痴嘴脸。

“你亲我一口我就原谅你,否则你就要赔我的医药费,对了还有我的衣服整整三万元钱啊。嘿嘿嘿!”张凡一脸的奸笑,这当然是杨名短暂上张凡身造成的结果。

“怎么这家伙一下就变了嘴脸,这要当坏人也没这么直白的吧?”刘小兰看到张凡的表现这么夸张,吓了一大跳。

“大哥你就原谅了我吧!”刘小兰看到神狗杨名一幅跃跃欲试,恨不得生吞了张凡的情形,虽然不明白这张凡是怎么跟狗狗结的仇,也不知道这张凡怎么会这么配合,不过,既然戏已经开拍了那就拍好,这是刘小兰的人生准则。

于是在背对着远处跟着的剧务组用手指打了个ok的手势后,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的她眼里边挂着泪水继续哀求。

“张凡,我看就算了吧。”看不下去的李雪儿也在一边帮忙求起情来。“你也没伤着哪,而且衣服也没破呀。”

可是被杨名操纵了张凡却硬是不松口,“好啊,叫她陪我我就原谅她。”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我算是看错你了!”气不打一处来的李雪儿狠狠的给了张凡一个大巴掌。

“你竟敢打我?!”张凡的面孔一下子变得狰狞,一副兽性大发的摸样把李雪儿扑倒在地。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救,救命啊!”李雪儿看到张凡那狰狞的面孔开始害怕的叫嚷起来。

而杨名便在这时收回了他的神识,恢复自我的张凡还没明白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就看着那狗狗咆哮着呲着牙齿朝他扑了过来。

在被狠狠的咬了几口后,在刚刚要爬起身来踹这竟敢咬他的疯狗时,却被压在他身下的李雪儿狠狠的打了他一个耳光,然后爬起身来委屈的跑到了一边。

女人的声音的穿透力果然非同凡响,于是一阵“束束索索”的声音后,棕榈林中开始有不少人在找着自己脱掉的衣服,而沙滩上也跑来了几个操着电棍的保安。

“流氓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