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已经被宣判了死刑的小朱却还在嘀咕,“我晕,这是啥世道啊!”小朱委屈的嘀咕着走了出去。WWw!QUanbEn-xIAoShUo!Com

“嘿嘿,这个领导还满通情达理的嘛,不愧是当领导的哦,有前途啊。“杨名昂天大笑。

“呵呵,”小谭还有点迷糊,一阵呵呵的傻笑,“怎么他会帮咱们说话啊。”

“不管他,咱们继续飞。”转过身来杨名一吧抱住小谭。

“杨名,快别飞了,好多人都在盯着我们看啊!”小谭羞红着脸,低着头轻轻拉了拉杨名。

发现周围多了很多笑声的杨名一抬头,原来自己已经成了全场群众的焦点人物,任他老厚老厚的脸皮也架不住了,“呵呵,各位,我们是演员,拍戏的,拍戏的。”

讪笑着,杨名找了个台阶,“嘿,这个,各位,这个今天。今天天气真好啊。你看,那里有群海鸥!”杨名赶紧顾左右而言他,“天啦,那只海鸥竟然被剑鱼给刺中了。”

顺着杨名的手指向的方向,所有人发出了惊叹。

“大自然真的奇妙呀!”

海面上,已经聚集了一大群海鸥,并且还不断地有海鸥加入到那个群里,一时间,天空之中黑压压的一一片,竟然连天也被遮住了。让人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追风和定影已经悄悄地离开了船头,他们以为这群海鸟是被杨名驱唤来的,具有特异功能的人对于危险都有一种直觉,也许杨名刚刚是感觉到了危险吧?要不,怎么才短短的几分钟就整出这么浩大的场面,不愧是b级能力者呀!

那么,现在不是跟杨名正面冲突的时候,要不然,只怕还没有走到杨名的面前就会被这鸟云给啄成碎泥了吧?

只是,追风和定影离开时却没有注意到,在海里,也是乌压压的一大片,在那样一片海域中,怕不有上万条鱼。他们还在担心刚刚一涌而逝的杀机并没有让杨名注意到他们俩。

现在,天上一团白色海鸥组成的乌云,海里,背鳍上闪着乌亮光泽的剑鱼更是将那一片海域弄成了墨团一般,而湛蓝的海水就象成了这两个乌团的分界线。

不时有海鸥刚刚飞到海面上不足一米的地方,便被从海里跃出的剑鱼刺中,然后被落入海中,成为鱼类的食物。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鱼和鸟的大战抓住了,也就没人再注意杨名刚刚的尴尬。

以杨名的眼力,发现海中的那个墨团中好象有一团鱼肚白,而天上的那些海鸥的攻击是冲着那团鱼肚白去的,而海里的墨团则好象是在保护着那团鱼肚白。

细细看去,那团鱼肚白是一只巨大的剑鱼,其实,用只来已经不足以形容这剑鱼,而应该是用“头”来形容,这简直就象是鱼雷,庞大而充满杀气。

只是,这头剑鱼现在好象是受了伤或是别的什么缘故,已经在海面上翻了鱼肚白,众所周知,鱼类一旦翻鱼肚白以后,它的生命已经快要走到尽头。

只是,一头如此强焊的剑鱼,一头剑鱼中的王者,它的人生谢幕也应该如此的悲壮和充满豪情吧!

杨名既然已经看清了那头剑鱼,既然已经被那头剑鱼深深打动,那么,就让我来帮帮你吧!

杨名分出了魂魄,附在了那大剑鱼的身上。一种无法言喻的疼痛差点深深撕裂了杨名的灵魂,这头剑鱼竟然受了如此重的伤,而且是内伤!

鱼鳔已经破了,腮部已经满是红丝,看来已经没有办法延续它的生命了!进了剑鱼身体的一霎,杨名感觉到了强大的战斗意志。也许正是在不断地战斗当中,剑鱼才会成为连海里的霸主鲨鱼也不敢轻易招惹的生物。

忍着巨大的疼痛,杨名翻过了身。现在,这头剑鱼应该也叫“杨名”了。

剑鱼群再次发出了欢呼,几头剑鱼也亲昵地挨了过来,看来应该是这头剑鱼的妃子。带着复杂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妃子,杨名潇洒地摆了摆尾,包围着它的剑鱼慢慢散开到七八米外。

现在,剑鱼杨名开始以王者的姿态看着它的子民以及马上就要面对的敌人。

天上的海鸥也发现了海中的巨变,刚刚还只剩一息的剑鱼王,现在竟然仿佛若无其事一般,而且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次声波,象是在进行着挑衅。

两只海鸥试探性地飞到了海面不足一米处,但是剑鱼王周围的剑鱼却没有向这两只海鸥发起攻击,直到这两只海鸥飞到剑鱼王杨名的头上,海面上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更多的海鸥飞到了以剑鱼王为中心的七米范围处。当这个小圆里挤进了足以百计的海鸥后,杨名终于发起了攻击。

一股惊天气势自海面上刷地涌起,一道精神压力弥漫了海面上空的天空,在剑鱼王跃出海面出手的那一刻,整个鱼身就仿佛变大了一倍有余。

从剑鱼王身上散发出一种不屈的斗志,这种斗志令海鸟们有些恐怖。

本来还在鼓噪不已的海鸟们也一下子沉静了下去,好象它们也感觉到,在它们面前的这头鱼王已不再是刚刚那个已近垂死的他。

在海面飘浮中露出的长长的嘴边尖角,不时在摇摆晃动着,闪耀着冰冷的杀意。它们好象能感觉到那是一把凶器,一把能撕裂天地万物,锋利无比的凶器。

海面上此时很诡异,一种令人心惧的诡异。太寂静了!

沉闷中剑鱼王终于刺出了他那带着精神威压的凶器。一股强烈的杀意冲天而起,震撼着四周,在这种可怕的杀意面前,最先飞近的五只海鸥胆战心惊,身躯竟然一下子象顿在了空中,本能剧烈的颤抖着。

“扑!”“扑!”之声连续响起,血花四溅,剑鱼王缩回海里边的同时,海平面上多了五只海鸥的残尸。然后,这杀人的凶神再一次的跃起。这一次它的速度,比上一次来得更快更猛!!!

海鸥们根本无法看清那道闪动着的残影,只是能本能清楚地感觉到,此时那可怕的对手象一座大山似的堵住了这方圆数米的范围,在还没明白这种变化之前,它们的生命就已经失去。

似沉静,又似暴烈,闪动着的剑鱼王的残影在瞬息之间变化万端,让船上的人们看得眼花潦乱,发出了一阵阵咋舌的惊叹。

剑鱼王的攻击再一次的加快,由冷酷化为凌厉,好象狂风暴雷骤然响起,杀气在一眨眼变得狂暴至极,海鸥们开始狂乱的飞散,却还是躲不过那只无处不在的索命凶器。

“扑!”又是一声裂空之声。那长长的鱼刺闪电般地向一只海鸥刺去。海面上竟然隐隐有诡异的呼啸之声传来。那是一阵阵催命的死亡之歌。

如虎啸,似狼嚎,又似乎是恶鬼的奸笑声。在剑鱼王不断的跃起,与海鸟们交错擦身而过的过程中,声声闷响与鸟鸣不断的在空中响起。接下来就是一阵阵的血花四溅。

海面竟然渐渐的被海鸥们的血给染红了。受到剑鱼王的战意激励,剑鱼们发出了一阵阵的欢鸣,一道道剑一般的残影不断的掠过海面,带走一条条的海鸟的生命,那交织飞跃的状丽景观看得船上的人们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在剑鱼王闪电般地击杀之下,海面上很快就布满了飘浮的海鸟尸骸。本来如黑云一般密集的海欧们开始悲鸣着四处逃散,天空慢慢露出了它蔚兰的本来面目。

“这些剑鱼好猛啊。”看到了这壮观的一幕,谭小秋激动不已的向杨名说。

“那当然了,”笑了笑正准备收回在剑鱼王身上的魂魄分身,却突然感觉到了剑鱼身上传来一阵呼唤,这是?!

“谢谢你兄弟,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让我象一个真正的战士一般死去。看啊,现在我的族人都在为我而高呼,真的谢谢你了。”这是剑鱼王脑海深处传递到杨名神念之中的声音。剑鱼群正在围绕剑鱼王的身体不断游动着发出欢呼。

“你?你在和我说话?!你是这条剑鱼?!”杨名惊奇不已,这条剑鱼竟然能和自己分身魂魄进行清晰的交流!

“是啊,我就是你附身的这只剑鱼,不用惊讶,我已活了好几百年了,已经有了自己的灵识,也就是你们人类口中所说的鱼精吧。”

“太奇妙了!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妖精啊!”杨名这神经大条的家伙根本没去想为啥比一般人还强大的剑鱼王魂魄怎会让他如此轻易的附身,反而是沉浸在了发现鱼精的兴奋心情中,也正因为如此,他根本就不明白经历过圣果事件后,他的精神力量到底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谢谢你,我真很想和你多交流一会,可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能不能先离开我的身体,我还想和我的族人们说一会话。”剑鱼王的神念渐渐的变得虚弱了下去。

“好的,好的!”不好意思的杨名忙不迭的收回了分身魂魄。

海面上再次出现了一幕奇观,只见数只剑鱼在重伤的剑鱼王的身边不断的游动,然后其他的剑鱼全部都自觉的后退让出了一个大圈。不一会,那本已垂死的剑鱼王终于翻过了鱼身,露出了白色的鱼肚皮。

这时海面上的剑鱼群发出了一阵类似于哭泣之声的低鸣,然后鱼群们竟然在海面上不断的游动组合,慢慢的海面上出现了八个由剑鱼组成的大字:“百战身死,王魂不屈。”

“太奇妙了!我的天啊!”一位女士看到这一幕后不敢相信的掩住了自己的口。

“照相机,我的照相机哪里去了!快点拿给我,拍下这组奇特的照片卖给报社,我非得发大财不可!”一个带眼镜的男子激动的高喊。

“杨名,你看,你看啊真是太神奇了!”船上的人们为这一幕大自然的奇迹景象惊讶不己,就连谭小秋也象个孩子们不断的摇动着杨名的手臂。

只有杨名此时是沉静的,他知道剑鱼群组成的这一幕,是剑鱼王临死前下的命令,用一种另类的方式来表达对自己的谢意。看着远处海面上那因船开动而变得越来越小的剑鱼王的尸体,杨名的心头也带了几分沉重。

剑鱼王啊剑鱼王,在你几百年的岁月中,你的生命里边又曾有过多少的精彩故事?!你所处的世界,又该是怎么样的一种景象?!望着那几条明显是剑鱼王妃子的流连不舍在它身边游来游去的剑鱼不断的呜泣低鸣,杨名对于“妖精”这两个字似乎有了一种新的概念。

“不屈的剑鱼王兄,您走好。”杨名默默地对着海面,深深的鞠了一躬。他的眼中,竟然流出了两颗泪滴。

白鹭号在海面短暂的停泊了近十分钟后又重新启航。这艘游轮的船长还真是会来事,看到这鱼鸟大战抓住了所有人的眼球,便下令抛锚直到这场大战结束。

而当大多数人看得如醉如痴甚至忘了拍照的时候,船长已经用游轮上的自动摄影机拍下了这震憾人心的十分钟。

看过大战的人们又有了新鲜的话题,而现在,整艘游轮上却有四个人在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