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今天这事情是不能善了了。wWW!QUAbEn-XIAoShUo!COm”杨名开始搜索着岛上的动物。

可惜,除了那条在拍片时还能一呼百应被众星捧月的土狗杨名,就只剩下那些在案板上快要被下锅的海鲜,要不然就是用于展览的水族厅的那些个离了水便不能移动半步的鱼。

而再远处,雨林里倒是有不少的东西,比如那条巨蟒,十四五米的身长,粗如水桶的腰,可惜,它根本无法通过中间十来公里的戈壁滩,大象呢?大象也不能!

尝试着操控了一头大象,可是刚刚走到雨林边,还没上戈壁,这头大象便怎么也不肯走了,甚至都跪在了地上,用它的象鼻拼命地卷住一棵树。看来,动物对于死亡本能的恐惧完全能够无视杨名的操控。

这一切,其实只是发生在片光火石之间。

杨名有些绝望了,他虽然没有找到隐藏在暗处的异能者,可是,现在,他连逃生的本钱也欠奉,没想到这么衰,看来,这个王锋是特意挑选了这样一个地方。本来打定主意是打不过便逃的,现在看来陷入重重包围之中,只怕是要交待了。

刘小兰终于被王锋的小弟们制住,被绑得象个粽子,看来,刘小兰的英武可是让这些小弟们吃足了苦头。

现在,王锋一脸狠笑地走进了场中,后面跟着得意摇摆着的东方胜,王锋一面狞笑着把玩着手中的刀向杨名一步步靠近。

而王锋的手下更是拿出了几把微冲,现在,就算是你杨名能够役使大群的动物,可是,如果连命都没有了,看你还怎么役使?!

杨名试着想要操控王锋的拿着微冲的手下,哪怕只有十秒钟,只要能打死了王锋,那也许还有脱身的希望,因为如果是内烘的话,趁着王锋手下失神的时间那便能够跳进海里了。可是杨名随即又想到三女还在身旁,看来今天得硬挺了。

然而杨名试了十几次,却发现根本无法进入到这几个拿着微冲的人的身上,这才发现这些人头上都戴了一个奇怪的装置。这是追风和定影研究杨名后要求王锋的手下这样做的,专门用于对付具有精神异能的人,而用这头罩,就是怕万一杨名除了能役使动物之外还能够役使人。

难道真的是天亡我也?杨名的脑袋一时转不过了弯来。看到那一步步逼进的王锋,不甘心的杨名再次将神念释放到四周,可是他彻底的绝望了,还没等杨名回过神就一把被王锋抓住衣领给揪了起来。

“臭小子,你不是很拽吗?你算个什么东西!”王锋咬牙切齿的说着,面孔已变得有些狰狞,右手的刀子就要往杨名的下身捅去。

“别碰他!你放开他王锋!”见杨名被抓住,谭小秋焦急的上来就要扯王锋的手,柳眉皱起的她眼神里边全是担心。

“别碰杨哥,有本事你冲我来!”小兰也柳眉直竖的冲着王锋愤怒的吼道,边企图挣脱几个押动着她的黑衣人。

“不要啊!”李雪儿害怕的闭起了眼。“求求你放了他。”

杨名没想到,这谭小秋还好说,毕竟算是自己的正式女朋友,可刘小兰和李雪儿呢?她们怎么也这么维护自己?

“啧啧,小子不简单吗?这么多女孩替你求情。”东方胜嘲笑道,心头也满不是滋味。自己也算是帅哥了,但是生死关头,只怕也没有女人敢站出来吧?

看到谭小秋和刘小兰的样子王锋心里边更加愤怒,嫉妒让他更不舒服了,冷冷的哼了一声就要动手,手却被谭小秋给一把抓住了。

“你放开他啊!”谭小秋和王锋纠缠着,企图夺下他的刀。

“没你的事!让开!”王锋看到谭小秋的样子,担心她被刀割伤,一时之间手脚有点乱。

“放开他!”

“你让开没你的事。”由于怕伤到谭小秋,王锋几次都差点让刀锋割伤了自己。

“啪!”一声脆响,谭小秋狠狠的扇了王锋一个耳光。

“你竟然为了他打我?!”王锋狠狠的瞪着谭小秋,那眼神就象受了伤的野兽。

“算了吧王锋,变了心的女人是最可怕的,快点动手收拾了这小子,要不警察来了虽然不怕,可要是闹太大到时惊动老爷子我也不好下台。”东方胜劝道。

“你要动他你先杀了我!”谭小秋一步不让的看着王锋。

“好好好!你很好!真的很好!”王锋惨笑着退了两步,抬头闭眼,眼里边流出了两行无声的泪。

看着谭小秋在和王锋及走上前来的东方胜纠缠着,而小兰也死死咬着下唇着试图挣脱捆住她的绳索出来和王锋拼命,就连李雪儿在战颤着为自己求情,杨名真的不知道此刻心里边是啥滋味。

沮丧,愤怒,自怨,羞愧,狂暴等复杂的心情在心内不断的流转,无所渲泻之下杨名突然对着天空发出一阵愤怒的长啸!

这啸声凄凉,悲凉,苍凉!竟然象能够洞穿人的灵魂似的,而且,竟然象带着一种古老的尊严,震撼住了在场众人的心。心情起伏波动之间,那巨大的轰鸣之音已由远而近,巨大的压力从空中直直的压了下来。

已有人无法抵制这种灵魂深处的冲动,陡然的身体已开始颤抖。

而杨名却在这瞬间象那剑鱼王般的昂首高呼,要用那满腔的热血战斗到那地老天荒之时!泪在眼里边慢慢的涌出。是热的,热血沸腾的,饱含着战斗意志的热泪!

随着这啸声的远远传开,杨名体内突然有什么东西被惊动了,让他激扬起蓬勃的斗志!

一道神念包含着战斗的意志象扩散的水纹般远远的传了开去。又顺着大海,顺着空气,绵延开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又仿佛只过了一瞬,这一刻,时间竟然好象凝固了。

接着就象在回应这道神念一般,一道庞大的神念从凄黑的海底传到了杨名的心内,而在飞天岛的岛心处,那个从来没有人类到达过的被称为是生命禁区的所在,也发生了惊人的异变,只是,这异变的产生是那样的缓慢,而没有任何东西注意到。

“你是谁?你身上怎么会有我大哥的生命烙印?!”那庞大的神念的问道,带着一种冰冷和一种急切。

“你大哥是谁?!你又是谁啊。”杨名惊讶的问道。这道神念包的生命气息竟然是这样的庞大与惊人!而那种冰冷与自己身上的剑鱼王烙印何其相象,那都是在无数次的战斗中收割敌人的生命之后所塑造成的,那种急切,分明好象是带着一种关心。

“你们人类称我为章鱼王,我大哥是飞天岛三万多条剑鱼的族长,剑鱼王,他的生命烙印怎么会在你的身上?难道你杀了他?!”庞大的神念突然变得愤怒,杨名心头一震差点窒息。

这愤怒中带着一点点杀意,就算自己拥有了剑鱼王的精神烙印,却也无法跟这些古老的生命抗衡。难怪,人类被称为是拥有最脆弱的意志。

“别别,你别误会。”杨名忙把船上的事件给这神念解说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谢谢你了,”神念平静了下来,接着说道:“即然你体内有我大哥的生命烙印,那么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哥了。我感觉到你好象遇到了麻烦?!”

“是啊,我的确遇到了麻烦。”杨名苦笑着把在沙滩上此时的一幕给这神念说了下,“身为一个男人竟然要靠女人来保护,我觉得我好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