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章鱼王的老大,怎么会是一个没用的人!”庞大的神念再次发怒,“不过,你现在的能力还没有完全苏醒,当你能够意识到你的能力能够带来些什么的话,你也许能变得比那传说中的纯种妖怪还要强大!”

接着章鱼王突然笑了起来:“这样,咱们来给他们演场戏吧,你如此这般。Www!qUAnbEn-xIaosHuo!cOM”

“哈哈哈!这个主意的确是不错啊!”杨名听完突然狂笑出声,王锋一众人看到杨名突然长啸出声,接着就大笑了起来,全部都莫名其妙看着他,就连刚刚被谭小秋给狠狠的咬了一口,气急败坏高举着的手要打她的东方胜也停了下来。

“够了!你们这群垃圾!以为有枪就很拽吗?以为你们人多就了不起吗?”杨名嚣张无比的站了来,指着王锋他们说道:“你们全部给我住手,要不然后果自负!”

“这家伙脑袋烧坏了。”

“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哈哈哈!”黑衣人们大笑起来。

“小子你有啥本事就拿出来,少装神弄鬼!”见到杨名的样子东方胜有点吃不准了,做了个手势阻止了要上来砍他的一众人等。

他可是最清楚具有b级异能的人那是怎样恐怖的一个存在,现在,这杨名就象是抓到了护身符一样,虽然没有看出他的救星在哪里,可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东方胜的行事准则。

“打你们,还用不着我动手。我小弟一个来就够你们受了。”杨名轻蔑的说。边说边掏出了手机。

“这家伙真的疯了。”一群人象看戏般看着他。难不成他的救星还能从天而降不成,只有追风和定影有点神经质地看了看天上。

“我倒要看看你能叫什么人来。”王锋怒极反笑,看到手下要开枪,忙做了个手势阻止手下动手。

看着杨名按下了电话号码,这个号码怎么这么短?

以追风和定影和惊人目力,看到这杨名按的号竟然是全球通用火警电话?这搞的是哪一出呀。

“喂!我说大头啊,有人在和你大哥过不去啊,啥。你马上到?ok,那就这样。”杨名得意洋洋的挂断了手机,用眼神示意谭小秋她们放心。而电话的那端,接线员却是一头雾水,这电话怎么让他一句话都插不上?连发生灾情的地方都不说,有这么报警的吗?

于是,接线员把这一情况通知了上级。但是,电话反打回来时,却始终没有人接?难道真的有状况,联系了电信服务商后,查找到电话来源竟然是在飞天岛上。飞天岛从来没有消防队,难不成真的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

王锋和东方胜四目相对了一会,黑衣人们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着全部都笑得直不起了身!就在他们乐个不停,以为杨名这傻瓜吓蒙了发神经的时侯,海平面上突然发生异变!

远处海面突地窜掀起了十几米高的巨浪,当浪头还没有落下,更加高昂的浪头又在海面掀起了起来。就象是一个小浪骑在一个大浪上面,这个大浪又骑在了更大的浪肩上。

一浪叠过一浪,整个海面都沸腾起这种壮观奇特的景象,如同一个海中巨物突然之间在海里边玩起了以水堆墙的游戏。紧接着海平面上一阵鼓动,就好象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巨物要从海里边冒出来般。

众人目瞪口呆之中,那短暂的静默声中,巨浪突然沉下了十来米又猛的涨起,然后整个海面一阵抽*动般的沉静,安静得令人难受。

排山倒海般的水墙立了起来,把周围的海水全部抽空,铸成了这道水墙,整个海域的水面就象突降了好几米,集成了这道几乎可和人类任何浩大工程媲美的水墙。

这道巨大的水墙上看上去就好象上连着天,下连着海般,一眼望去远远无法看到尽头,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米高。

它不停的凝结着水的力量,在这巨大的压抑感面前,人们丝豪不怀疑这道高达天际的巨墙倒下来时可以毁天灭地。

那水墙在抽*动着,似乎是在酝酿着砸下去之前的力量,几条巨大无比的触手从那水墙里边伸了出来,看到那恐怖的蠕动着的触手,还没等沙滩上的人们惊呼出声,海面在惊心动魄的沉寂之后,伴着一声足以把人类耳朵震聋的哗然巨响,扑天盖地的水墙狠狠的砸了下来!

水墙倒下的方向,把所有的东西,甚至是声音的传播都深深的砸进了海底,除了汹涌呼啸的海水,再没有剩下任何的事物!天上是水,脚下是水,人们眼中所能看见的一切全部都是海水!

当海水散去的时侯,沙滩上躺满了乱七八糟倒着的人,全都在不停的咳着口中的口中的海水。而这时王锋他们恐怖的发现,沙滩上已经多了一只三十几米高,只有在恐怖电影里边才能看到的特大号章鱼正在嘲弄般看着他们。

那两只红色的章鱼眼就象是路边的警察亭一般大小,此时却在闪动着只有人类眼神里边才有的狡猾。这群黑社会被这样的眼神瞪着,感觉自己好象掉进了地狱。

谭小秋和李雪儿,杨名和刘小兰正坐在章鱼那光滑的头顶上,杨名正在帮小兰解开捆绑着她的绳索。

“杨名,这,这就是你的小弟大头?!”谭小秋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颤抖着问道。

“yes!”杨名笑着和一条伸了过的巨大触手握了下手,得意洋洋的说。那触手和杨名握完手后,又对着谭小秋分出了两条小触手比了个“v”的姿势。小谭目瞪口呆了的掩住了口。

“杨名,你。你。竟然能叫来这样的大家伙,难道你是海神?”刘小兰边吃惊的问杨名,边轻拍安慰着害怕的李雪儿,过了一会,李雪儿小心的睁开了眼,看到自己竟然是在空中,大叫一声后眼又闭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睁开。

杨名嚣张的对着已吓傻了的一群黑社会吼道,“惹到我老人家,你们这群卑微的碴子就要为你们的愚蠢付出足够的代价!大头,上!”

“这家伙根本是个怪物!”

“太可怕了,妖怪啊!别杀我啊!”反应过来的黑衣人看着巨大舞动的触手朝着自己抽来,吓得开始四处逃散,王峰和东方胜气急败坏的想要阻止,却根本阻止不住。

“我说你们这群饭桶,不就是一只大个了一点的章鱼,虽说的确是有点大得离谱。可你们也太没用。扑!”东方胜正要开口大骂,却被一条袭来的触手重重的扫到空中,接着面下脚上的被塞进了沙子之中,挣扎着说不出话来。

“放开我你这妖怪!”王锋的快刀连续十几道砍到章鱼触手上竟然连皮都没砍破,却被倒吊着脚给卷到了空中。

看着突然之间狼藉一片的海滩,正在跟消防队通话的飞天岛管理办的负责人马通现在已经结巴着说不出话来了,这刚刚还好好的,可不过才几分钟时间就如同末日一般,“好高的水墙。好高,好高。好大的怪物,章鱼!好可怕,一下就砸了下来。海水,全部都是海水啊!!!”

而电话那端的消防队长听到这语无伦次的话,知道飞天岛上一定发生了惊人的事件,否则,刚刚说话比说绕口令还顺溜的马通现在不会变成这样的德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消防队长从接线员手中抢过话筒,大声问道。

“好可怕的一双大眼睛啊!”然后,便是电话断线的嘟嘟声,再打进去,却始终没有人接了。

“一级警报!并联系a市其他三个中队,同时向市政府请求支援!”消防队长命令道。险情就是任务。

而下面的消防战士们一边在紧张有绪地穿戴着装备,一面在私语,“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回来?前几天南乐里才来了个一级警报,这才几天,又来一个,也不知道这次是啥事?”

“就是,上次还是一支老鼠立了功,真没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