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球!”

“我问你家庭住址!”白净警官已经是在咆哮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d球上的l国。”

“你小子到底说还是不说!啊!”警官的手重重的砸在桌面上。

“不服你可以咬我。”杨名竟然低头闭起了双眼。

“我和你拼了!”白净警官已忘记了上头交代的不可对这小子动粗的事,抓住杨名的手就重重敲在桌面上,又摸出一副亮堂堂的手铐想把他反铐起来。

几名听见动静的警察冲了进来,却看见一幕怪异的情景,那白净的警官小李竟然摸出手铐把自己的一只手扣在了椅子上,而另一只手开始疯狂似的打着自己的耳光,那个被逮捕的家伙竟然象没事般在打着磕睡。

杨名被带走后,李雪儿、小兰、谭小秋就急忙讨论起营救杨名的措施来。

“你说洪辉能把杨名给捞出来?!”谭小秋听小兰肯定的口气有点怀疑。

“只要他肯帮忙,能惊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就怕那家伙怕花钱肉痛,这一次闹这么大,恐怕得花不少钱才能摆平的。而且,上次在沙滩拍戏,那么多大大巨巨留了电话给他,只要他赔点好话,只怕这事也能成。”刘小兰说。

“那他会帮忙吗?”李雪儿担心的问。

“他要敢不帮忙我和他没完,以后别想我帮他拍戏了!我立刻辞职。”由于现在已经是《家有乖狗》雷打不动的主角,刘小兰说话也硬气得多。

“那我们快去,晚了恐怕杨名有危险,再说我手机还放在酒店里边,我得去拿了给我爸打个电话。”谭小秋说,对于自己家族到底具有什么样的能力,到底有多大的势力,谭小秋心里也没底,毕竟现在飞天岛上死了数十人,这也算是一起重大恶**件了。

三女急急的赶回了酒店,找到了正在倒头大睡的洪辉。一听杨名被抓走,洪辉也急了,“什么?你说杨名那神棍以杀人罪名被人给抓起来了?海滩上那些死人全部都是他招来的大海怪搞出来的?完了,这可怎么收场啊!”

洪辉一下子跳了起来。今天还听到一些内幕说飞天岛上死了不少人,据说是一大海怪在作乱,洪辉还在庆幸自己回来得巧,正好躲过了那场飞来之灾。

洪辉开始原地转起了圈。帮忙弄他出来倒是小事,甚至让他无罪也不过是一句话的问题而已,自己这么些年也不是白混的。可请人这都要钱,钱,钱啊!这次大海怪事件搞出了这么多条人命,肯定得有个顶罪的,洪辉一想到要花掉那么多钱就肉痛。

“你倒是说话啊,到底能不能帮忙啊!”刘小兰急道。

“求求你,你倒是帮忙救下杨大哥啊。”李雪儿急得泪都快流了出来。

“你到底帮还是不帮啊!”洪辉正要开口,等得不耐烦的三女已经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的嚷了起来,大有洪辉敢不帮忙就把他给掐死的感觉。

“帮忙倒是能帮忙,人也能无罪释放,可这都是钱啊。”洪辉话还未说完,三女已经怒目而视,看到三女带着那吃人般的眼神往前逼进,洪辉不由得仓促后退,背上刷的一下就冒出了冷汗。

“求你了,洪导,救救杨大哥吧,求你了啦!”李雪儿也忍受不住,低头流起泪来。

看着流泪的李雪儿洪辉为难的长叹一声,“我也想帮忙,可这些钱你们知道要花掉多少啊!”边想着,洪辉边不由自主的摇起头来。

“不就是钱的问题吗?你很怕花钱吗?”谭小秋冷笑着说道,她甚至有点瞧不起洪辉这样小气的家伙。对于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她向来是财大气粗,虽然她也不明白自己家里财产的准数。

自己的老爸这些年来给自己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上百万了,长期以来并不缺钱的小谭其实心里边并没有关于钱的真实概念。

“不能帮忙对吗?!”刘小兰也往前逼进了一步,洪辉正要说话,刘小兰却一掌砍到了他睡的**,“趴”的一声洪辉那红木制的床就缺了一个角,看到这幕的洪辉被小兰冰冷的眼神吓了个半死,忙说:“能帮!能帮!肯定能帮!绝对能帮!百分之百能帮!”边说着背上已冒出了冷汗。

“哦,即然能帮,就请洪导敢紧打电话帮忙救人吧,呵呵。”谭小秋看着狼狈不堪的洪辉笑道,刘小兰高举在空中的手掌也放了下来。

擦了下额上的汗。洪辉慌乱的掏出了手机打了起来:“喂!季总是吧,我洪辉啊。”

洪辉还没用上自己手上的那叠名片,那些大大巨巨虽然在沙滩上说得挺好,可过了身,谁愿意帮忙呀?这可是一起大官司呀!

洪辉在打电话四处找人帮忙的时候,谭小秋也没闲着,上楼找到自己的手机给老爸打起了电话。

“就是那个能离体控制动物那个?”谭司龙的音量放得很小,看来也是怕谭小秋身旁有人。

“就是他啦,爸,你不都承认我跟他的关系了吗?”

谭司龙在电话的那头一听自己的准女婿被抓立马发了火,直接把电话打到了省里边老弟兄的家里,然后,这电话又打到了部里,最后,电话被转到军区xx司令处,然后,便是更多的boss级人物被半夜吵醒的铃声。

看守所里边混乱的一幕才刚刚平息下来,几辆军车就把看守所给包围了起来,上百个持枪的战士跳下了车,呼啦啦的把看守所给围了个严实,吓坏了的警察急忙给警察局长打电话。

可电话刚刚打通,才被省部里边顶头上司给一顿臭骂的警察局长就把他们一顿狠训,命令他们立刻放人!!!

“可那是重大嫌犯呀!背了二十几条人命呀……”这警察还想坚持原则。

被训蒙的警察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时,黄市长已经带着几个人冲进了看守所,他可是接到了一位大人物的亲自来电,看完内容后立马跳了起来,自己的管辖区里边竟然抓了个不能惹的人,竟然连高层都惊动了。自己的这个位子还想坐不想坐了?官场的事情有时根本不能用常理来形容。

518军区的张司令现在也是头越来越痛,他不过是一个军分区的头头,大校军衔,可现在,那些往日里他做梦都想见上一面的那些扛着三颗金星的人却接二连三地给他打电话。

“小张呀,听说你们部队今天出动抓了一个凶犯……有这回事……你派人清查一下现场,看那些人是不是你们抓的那个人杀的……没别的事了……”

“小张呀,今天部队出动有没有伤亡情况……没有……那就好……我就只问问这事……”这些电话没有指名道姓地要张司令干什么,可是,能混到这个位置的,哪个不是人精呀。

怎么也想不到这谭氏的小青年女婿竟然有着这样大的能耐。看着手下拿来的杨名的档案,这家伙,明明只是一介平民,却因为攀上了谭家的高枝,却有那么大的关系网。

他以前觉得自己早已经准确估算过了谭氏,他们不过是生意做得大而己,可现在看来,他还是发现自己是白长了一双眼睛。“这虎穴龙谭还真是名不虚传呀!不说这几个扛金花的,就连已经隐居了几年的曾老都打电话来了,这谭家什么时候和曾家站在一起了?”

张司令沉思一阵后果断的将抓人扣人的陈秘书的几个手下给交了出来,全部以失职罪名关进了监牢。而那个有点后台的陈秘书也被送到了某医院,“陈秘书得了日益严重的幻想症,必需立刻接受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