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儿一听顿时合不上了嘴,“买两套装修好的样品房,你的钱够吗?要上百万的啊。WWw!QuAnBen-XIaoShuo!cOM”一句话竟然是不自觉的夺口而出。

原先她还以为杨名能买一套就已经很了不得了,没想到这小青年竟然说要两套全部买下来,还要买装修好、有电器家具之类的样品房,这得多少钱啊。就算是现在已打了六折的价格,那也是一个了不得的数字。

杨名笑了一下说道:“呵呵,人不可貌相这句话难道你没有听过吗?你还是带我去看下样品房吧,我想直接买两套连接着的样品房。”

李雪儿现在才确定杨名没有在开玩笑,兴奋了起来:“对不起,是我失礼了。连接着的样品房只有3号楼有,在9楼顶层,请您跟我来吧。”

样品房内果然是一切配套齐全,家具电器全部都有,显是做足了样子,装饰的也是古朴典雅,充满东方韵味,但是半点不显花哨,一桌、一椅、一杯一筷,无不是古董级别的家伙,可以说这里边的每样东西,拿到外边去,不能说是价值连城,可也绝对价值不菲。

就是对古董没什么研究的杨名,都能看出这些东西的精致程度和它们久远的年代。桌子椅子,都是红木的,而且都被琢磨的油光发亮,桌子上摆放的餐具,也不是现在能够随便看到的精美瓷器。

这时正值中午,太阳从天边投下金色的光辉,样品房沐浴在一片明亮耀眼的金光中,每一道门户,每一扇窗户,每一根线条都闪烁着迷人的光芒,仿佛是梦幻里的家园。就连李雪儿也感受到了这美好的气氛,轻笑着问发呆了的杨名道:“怎么样?很漂亮,是不是?”

“嗯,我很满意,这两套我都买下了,大概是多少钱?”虽说屋中有股寒气,杨名却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套极品房。

“要是连这儿的家具和电器都一起算的话,全部得190万左右吧。”

“ok,咱们去签合同,直接给你200万,不用找了。”杨名心情暴爽,加上典型的暴发户心理,连还价都省下了。

“好的,太谢谢您了!”李雪儿高兴的有点发晕,没想到这个穿着并不是很惊人的小青年一出手竟然是如此之大的手笔。

“怎么会这么便宜呢?”细细一想杨名突然问道,两套这样的房子本身的价格就应该在200万左右,何况加上这些电器和几乎全是近代古董级的家具,这价格实在是低得出乎他意料之外。

“呵呵,现在是优惠期间嘛!”李雪儿可不敢说这是因为老鼠和闹鬼的关系搞的楼房卖不出去。好在杨名也没放在心上,只不过是问了一问。

两个人走出3号楼楼道时,那3号楼的楼影突然在阳光之下晃了几晃,伸缩了一下马上又回复了正常。看起来就象是一个巨大的怪物突然间笑了几笑,在楼影伸缩的一刻,杨名和李雪儿的影子也跟着抽*动了一下,就象是在发抖一般。

“那我先走了。”

“呵呵,有空约你出来喝茶可别不答应啊。”杨名笑道。

“就怕您女朋友吃醋啊,呵呵。”把签完合同的杨名送出门,李雪儿笑着走了回去,留给杨名一个调皮的笑脸。

“呵呵,果然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啊。”搞定了房子的杨名心情大爽,又打的来到中山路的高档商场内,从头到尾的把自己给包装了一番。买了大衣、衬衫、领带、皮带、钱包、袜子、内衣等等,加上西服和皮鞋,粗一计算,支付了总共二万三千元。

把自己的衣服先脱了,然后从保暖内衣开始换,衬衣,领带,西装,西裤,皮带,袜子,皮鞋。这些世界名牌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从镜子里看到,以前熟悉的那个不起眼的样子,如今在一身名牌的衬托下,变得丰神俊朗,神采奕奕。

“原来我还是满英俊的嘛,看来真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啊,穿上名牌就是不一样,人都英气勃**来了。”杨名在镜子前自摸了一番,走出试衣间时,却发现售衣的小姐看自己的眼神一刹间变得心醉神迷,目光中露出倾慕的神色。

“不是吧?难道我真的变得这么帅了?”感叹着走出商场内,却听见背后传来了一阵嘀咕声:“那男孩子进来时一点都不起眼,怎么上了趟楼后就变了样子,看起来好帅哦。”

“这就是金钱的魅力呗。”

听到夸奖声,杨名的腰杆子挺得更直了,这时路边走过了一对漂亮的姐妹花,意气风发的杨名竟然朝着人家点头示意,高抬着头走了过去。

“这男人可真帅啊!”姐姐的声音,“姐姐你说错了,应该是酷毙才对。”妹妹的声音。听到表扬声杨名回过头朝着漂亮的两姐妹扬了下手,这才扬长而去。

“是很帅,不过是蟋蟀的帅,我刚刚没说明白。”杨名去远后姐姐笑道。

“姐姐你又说错了,明明就是酷毙嘛!他是个长得太残酷应该拉出去枪毙的人。”姐妹两笑闹着进了一家店内。也不知这句话被杨名听到后他会有何感想。

“打个电话给家里边吧,发了财总得给他们寄点。”杨名边想着边拨通了老爸的手机。

“爸,是我杨名,我发了笔横财,给你寄点去怎么样?”杨名高兴的说道。

“省了吧你,你自己能过好了就行了!家里边不用你操心!记得过年回家看看就行,你妈常在念叨你!出门在外花钱要节约,年轻人不要发了点财就整天花天酒地。”杨名老爸再次苦口婆心的教训起杨名来,吓得杨名往急忙的说了几句“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不要算,我自己留着花。”杨名嘀咕了下,反正老爸他们开厂也的确不会很缺钱。

“梦幻酒吧?没想到我竟然不知不觉之中又走到这儿来了。”抬头看了下路边的酒吧招牌,杨名走了进去。

“谭小秋,你现在还好吗?”酒吧的沙发上杨名喝着酒,再次想起了这个令自己难忘的初恋女友。

二周前的一个晚上,杨名正如平常时般在这家酒吧里边,边听着钢琴边喝着红酒。他懒洋洋的靠在梦幻酒吧的沙发上,沉醉在音乐的节奏里边,回避着现实中那巨大的压力。

小谭每周和他的例行通话时总是会问他:“进展得怎么样了?”

好面子的杨名每次都会回答:“放心,我不会令你失望的。等我。”

“需要我帮忙吗?你可以拿我的钱做为创业的起始资金,也许我能帮你下。”知道杨名也许会四处撞壁,有时小谭也会善意的提醒杨名一下。

“不用了,我自己能想办法的。”杨名总是那样拒绝,然后小谭会在一声轻轻的叹息下挂断电话。

有时,杨名也会忍受不住相思之苦想再见小谭一面,但是都被小谭给婉转的拒绝了,也许小谭只不过是想增加杨名的压力,但是杨名也明白象小谭这样的女孩是说一不二的。

如果开口求小谭帮助的话,那么杨名可以很容易的拥有几十万的起动资金,但是杨名知道那些都是小谭的私房钱,他不想去动,或许准确的说,他是根本不敢去动用,因为杨名心底自知,自己并不是一个商业上的天才。

如果小谭的私房钱真的在自己手里边亏光了的话,那杨名就真的不明白以后该如何去面对她了。至于说找家里边要钱,这杨名根本连考虑都不会去考虑!

“好漂亮的一对玉人啊!”在喝酒的人们突然议论起来。想得出神的杨名回过了头,却一下子楞住了,竟然是她!谭小秋!

几个月没见小谭,此刻的她显得更加的美丽清纯,此时她身边站着一个极酷的男子,那男的有着冷俊的面孔,高大的身材,潇洒的姿态,极具风度的迷人微笑,就象太阳般光芒四射。

最吸引人的,是那男子眼神中闪动着如同首领般的冷傲精光,一看就知道是个长期处于上位的人,这样的男子,与此时仙女般靓丽的小谭,的确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绝配!

杨名感觉到自己的心“叮”得一声响,如同镜子一般破碎。

看着她和那男子找了个座位坐下,快乐的和那个男人开始说笑,虽然杨名的心里早已怒气丛生,但是下意识竟然是深深的低下了头,刻意的不想让谭小秋发现自己。

从他们的交谈中杨名听出,这个男子竟然是小谭所在公司的总经理,小谭不知为何竟然成了他的助理!

那晚一个人在街头游荡了许久,终于忍耐不住的杨名还是给小谭打了个电话:“小谭,你上班了吗?”

“嗯,对啊,怎么了?”话筒那头传来小谭轻轻的声音。

“是家很大型的公司吗?”杨名努力的压抑住自己的怒火。

“嗯,是我父亲兄弟的儿子开的公司,我在家里边太闷就到他这儿来上班了,怎么了?”

“没,没什么。”杨名最终还是压抑住了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他的心情越来越沉重,最终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而在张凡再次咆哮之时彻底的爆发。

“呵呵,谭小秋,今天本人要给你个意外的惊喜!”想到得意处杨名高兴起来,刚刚杨名在手机店里边买了款最贵的手机,又花8000块买了个吉祥的号码,13960089888。

随手拨通了小谭的手机。“小谭吗?嗯,是我杨名。”

“这是你的手机号码?”电话那头果然传来谭小秋惊讶的声音。

“怎么?不行吗?本人时来运转,发了一笔横财,晚上有空没?我请你吃饭。”

“可是晚上我得陪王总去见一个客户啊。”小谭听起来有点为难。虽说听到杨名终于发了财的消息令她开心,可今晚有个重要的约会却不得不去。

“哪个王总啊,我都几月没见你了!”杨名强压下心中的不快,软声细语的磨起小谭来,和谭小秋相处了一年多的他知道,巨蟹座的小谭最怕的就是被人磨了。

“好了好了!我怕了你了行不?说吧,晚上去哪吃?”一番纠缠后谭小秋还是认输了。

“海景大酒店顶层7点,我先去订个包间,到时侯不见不散。”杨名浑然不觉自己的声音中已带有了某种程度的霸气。

“好的,那待会我和王总打个招呼,下班后就过去。”

“需要我去接你不?”

“不,不用了。”一听到杨名要来接他,谭小秋的话音竟然有点慌乱。

“好,那就这样。”兴奋的杨名并没注意到这点细节,兴奋的挂断了电话。

谭小秋挂断电话,心事重重的走入王总的办公室中,此时的王锋正在埋头整理着面前的文件。看着面前这个英俊多金的男子,小谭的心中也是有着一丝挽惜:“王锋啊,假如我先遇上的是你而不是他,那说不定咱们……”

“怎么了,小谭?”冷酷俊美的男子抬起了头,看到出神的小谭愣了一下,在他的印象中,谭小秋是一个开朗爱笑的女孩,很少有事能令她烦心,难道,她被人给欺负了?想到这儿王锋的心中没有来由的冒出了一阵无名怒火,脸色也沉了下来:“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马上让他去住院去。”

“不是的,我是想和你说,晚上的约会我去不了了,你自己去见那个客户吧。”说完后不等王锋回话,谭小秋转身就要走出房间。

“为什么?”王锋有点发蒙,谭小秋一向是个很注重工作的人啊。

“因为,晚上我得去陪我的男朋友,对不起了王总。”终于想开的小谭再次抬起头露出笑脸,对着王锋一笑走了出去。

“男朋友?”仿佛一记重锤击打在王锋的心口上,王锋心中一阵郁闷,无力的靠在了老板椅上,谭小秋的背影也慢慢的变得有些模糊,郁闷的王锋突然间很想去酒吧喝酒。

海景大酒店顶层,杨名直接订了最贵的佳宾包间,此时正端着一杯红酒看着慢慢变成夕阳的天空。天空之下,渺小的景物与走动的人群如同蚂蚁般蠕动而过,使得杨名有了一种凌驾云层,热血沸腾的感觉。果然是登高望海海更远,绝峰观云云飘渺啊。

“大鹏展翅亿万里,双翼遮天谁能敌?万千风云脚下过,俯渺世间皆虫蚁!”不知怎地,沉醉在这天地豪情中的杨名,一首诗就这样轻易的脱口而出。

“好诗,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情趣啊。”耳边传来一阵娇美的女音,转过身一看,身着一袭白色连衣裙的谭小秋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今晚的小谭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长裙,长发飘逸,肌肤如雪,眉目似画,纤细的身子若杨柳般轻轻柔柔的摆动,好似霜雪里的白梅笼在淡月之下那么的朦胧而清新。看得出是刻意的装扮了一下自己。

瞧着这个女孩具有的娇弱凄婉的古典美,扬着头的神情间却又别具一种高贵冷傲的气质,快半年未见小谭的他简直就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如水般的美丽佳人,就是自己苦思半年之久的女友。

“小谭,你今晚好美。”不知不觉之中杨名脱口而出。

“今晚你也好帅啊。怎么还不请我坐下吗?”小谭的脸上有点晕红。一身名牌的杨名全然不似那最后一次见她时的莽撞少年,文弱之中带有了一丝成熟的儒雅之气。刚刚在门口听他信口吟出那首诗时,他的身上竟然散发出了一种男人特有的霸气。

“呵呵,谭小姐,请坐吧。”回过神的杨名恢复了嘻皮笑脸的神色,夸张的比了一个绅士礼节,引来小谭的一阵娇笑。

“怎么,你怎么突然之间就发了横财了?难道中了彩票?”笑闹了一阵后小谭正色问道。

“我的一个亲戚去世了,因为他没了继承人,于是就留给了我一笔上百万的巨额财产。”想了下杨名终归还是没有将移魂的异能说出,而是撒了一个通用的谎言。

“于是你就一下子成了百万富翁?”小谭觉得自己是在听一个神话。

“嗯,怎么?我发财了你还不高兴吗?”

“不是,我只不过是觉得,你的成功也太容易了点,早知如此应该给你定个更难一点的目标。不说这些了,点菜吧。”

美酒,佳人。看着谭小秋轻轻品尝着面前的各种菜式,杨名只觉得面前的一切如梦如幻,半月前的自己还是个失业者,半月之后却可以笑着坐在这豪华的包房内与自己心爱的女友共进烛光晚餐,这简直就有点象是一场梦幻。

“杨名,你还记得咱们的第一次约会吗?”正在出神的杨名耳边突然传来谭小秋的话语。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杨名的思絮飘回了大学时代。

初见谭小秋的时候是在大学的图书馆中,那时读大三的他当时正低头走路捧着书在看,撞到了一个同样也是低头走路捧着书在看的女孩子。

“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抬起头的杨名呆住了。

静静的站在他的面前的女孩有着一种高贵…手机小说站http://wap..c n而端庄的美丽,也许称不上倾城绝艳,但是带着一种强烈的压制人冲动的贵族气息,而那充满灵性与纯美的微笑又使人如沐春风般感到温馨,就好似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仙女掉下了凡间般。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仙女?呵呵,我在想啥乱七八糟的啊。”这是杨名当时初见小谭时的第一个念头。

“没关系的,没想到还有和我一样喜欢走路看书的人,呵呵。”女孩笑了起来,杨名从那刻起明白了啥叫梨花乱颤,仙子一笑。

“你是历史系的?”三天后再次在图书馆撞到这女孩时杨名问道。只不过,这一次他却是有意的撞了下去。

“是啊,难道你也是吗?”女孩好奇的问。

“嗯!那还真是巧了,竟然撞上了2次。你不会是故意撞我的吧?”女孩第二次笑了个梨花乱颤,边笑边狡鲒的看着杨名,换来杨名那搔着后脑勺的呵呵,傻笑。

相识,相熟,连续带书撞了谭小秋数十次后,一番死缠烂打的杨名竟然不可思议的拥有了小谭这个纯美贴心的女友。

杨名总觉得她是个摸不透的谜,在她身上有着太多的神秘。她从不喝有色饮料,从不吃荤腥的东西,借口是减肥。她这种魔鬼身材还要减肥?有没搞错?他曾试着问小谭,“你是佛教徒?”“不是。”小谭总是笑眯眯的说:“那你干嘛不吃荤?”

“秘密!”再问就死活也不说了。杨名也只能做罢。

小谭身上总是带股鲜花般的奇异香味,杨名也不明白那是什么味道,只知道很好闻很好闻,一种令人沉醉的味道,问小谭这是怎么来的,“天生的呗!”小谭总是不经意的回答。

小谭似乎一点都不缺钱,每次出门她都不选贵的地方,刚刚开始杨名还以为她是替自己省钱,直到那次母亲生病时,急坏了的他跳着到处借钱,小谭知道后却笑了笑:“这有啥啊,才2万而已嘛。你到火车站来趟。”

急疯了的杨名打的冲到火车站后,小谭拿出个纸包给他,“先拿去用吧,没了找我啦。”“我晕,你哪来这么多钱?”“这又不是很多。”小谭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2万还不多?”“很多吗?”小谭反问。“这。”杨名哑了。

后来当他好不容易从大舅子那儿借来了2万,把钱还给小谭时,小谭却死活不要了,“算了,你拿着花吧。”“你到底哪来的钱啊?”杨名好奇的问,“秘密!”小谭轻笑着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