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杨名戏弄了的那个倒霉警察则硬是被开来的军车里边的军人给带走,说是他泄露了国家级的机密。wWW。QuanBen-XiaoShuo。Com

而正好被关在这个看守区的张凡,看到那么大荷枪实弹的军人来解救杨名,不由暗自庆幸自己进来以后没有动用最后的黑道手段来对付杨名,因为在被杨名弄进看守所后张凡哪还会不知道这是杨名使的手段,只是不知道那家伙怎么会弄来那么聪明的一只狗。

而这件恶**件也用军用直升机升空前的航拍结案,那突然形成的龙卷风暴,暴厉的足以毁天灭地的海啸!“这是一起人力面对自然时无能为力的,又一起最强而有力的诠释!所以,人类一定要加强了解自然,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这是a市新闻台的对这起风暴的报导。

“真没想到那臭小子竟然有那么多的后台!给我记着,这事不算完的!”东方胜看着病**的王锋和定影咬牙切齿的说道。

“可是少爷,竟然连老爷子也打电话来说,不准您再插手这件事了啊!”追风担心的说道。本来还想把那小子弄死在牢里边的,谁知道他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后台,竟然连高层都惊动了。

“老爷子即然开了口,这事就不能再让他知道了。定影你给我去和老三说下,弄架去m市的专机,顺便把王锋也抬了一起去吧。”东方胜思考了一下说道。

“少爷,难道您要去那家族里边的禁地?!”追风的脸上变了颜色。

“只有在那儿才有可能让王锋回复啊,难道你觉得我会让他这样残废一辈子不成?”东方胜的眼神里边闪着仇恨的闪光。

“可是少爷你这样做是以不少人的生命为代价,万一被老爷子知道。”追风的脸色已经发青了。

“不用再说了!我决心已下。”东方胜眼里边闪动着寒光。

“是!”追风低头走了出去。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世界大了,也是包罗万象,只不过很多时候是你少见多怪而己。

看这段时间里南乐里又恢复了平静,而且,前段时间里简直就象是在横着走的老鼠们如今也如同往日一般隔三差五才看到一只,大家都觉得那一天也许只不过是一场梦,或许是一场玄幻剧罢了。于是,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而我们的玄幻美眉,蓝燕,在医院里颤颤惊惊地呆了几天,发现这个世界仍然是人类统治的世界之后,又请熟人在精神病院给自己做了一个全面的精神鉴定之后,宣布:“我那天的见鬼肯定是又梦游了。”接着带着一大瓶镇定剂重新搬回了南乐里。

只是,事情真的只是一场闹剧吗?

当把进了看守所当成一场旅游的杨名带着谭小秋重新回到南乐里,还没进屋就闻到一股子怪味,进了屋,却发现家里是狼藉一片,**,地上,墙上,家俱上,甚至房顶的吊灯上,到处都是,耗子屎!

杨名突然有了种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感觉。

他发现,由于这段时间在飞天岛玩得太过于开心,竟然忘了,自己的家里还留着一只祸胎,那只变异后变得越来越大,笼子都放不下还特意重换定做了两次,最后竟然变得比狗还大只的老鼠支支王。

当杨名心急如焚地跑到关支支王的房间一看,被关在笼子里边的支支王竟然不见了!

“完了,完了!这下子可真的完了!”杨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以预见,现在自己将要开始生活在杯弓蛇影当中了。

看着杨名一进屋便由这个屋跑到那个屋,而且脸色越来越差,谭小秋也跟着杨名跑到关着支支王的那间屋里。

狗笼子还在,只是已经被大打开了,现在,谭小秋知道杨名的脸色为什么会这么难看了。

人跟鼠斗?!一两只鼠也许还不在话下,小说网.手机站wap..cn可是,现在,杨名将要面对的可是鼠王,而且,还是变异了的比狗大的鼠王!

“小谭,鼠王在我们家我好象没亏待过它吧?”杨名象是在问谭小秋,又好象是在自言自语。

“没,没。”谭小秋已经看到堵在门口的支支王,那鼠王,眼光里满是凶狠、残暴。看杨名还在那里自怨自艾,谭小秋鼓起最后的勇气,“杨名,快跑,支支王来了!”

杨名一听,赶忙拉开了窗户,跳上了窗台,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却又跳了回来,紧紧的抱住了小谭。

“小谭,我不能离开你自己单独逃命啊!”一时之间谭小秋是被感动得热泪涕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杨名却在心里狠狠地想抽自己的大耳光子,“我当时怎么会买的七楼呢?我这跳下去不是找死吗?”

支支王绿着眼睛看着杨名,这个能够听懂鼠类的话,能和它用神念交流的人。

在杨名离开的这些日子里,由于没有了杨名神识的压制,吸收了鼠族圣果的鼠王逐渐恢复,终于重新控制了自己的鼠身。这个人类竟然敢无视自己的尊严,抢夺自己的**。

鼠王出了狗笼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报复。本来想要把这间屋改造成自己的行宫,可最后转念一想,还是只是给屋子加装了一层涂料,鼠粪!

回到鼠窝后,支支王便派出了哨兵,所以杨名刚刚回到家,支支王便堵了个正着。

大刺刺地坐在太师椅上,支支王冲三吱打了个呼哨,三吱忙让群鼠拖过一箱鸡蛋来。杨名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屋子竟然成了杂货铺,难怪一进屋就是一股怪味。

接连吃了四枚生鸡蛋,鼠王冲杨名捻了一下手指。

“老吱,你来了?”杨名点燃一支雪茄,咂巴了几口,媚笑着递给鼠王,边用神念和它交谈着。

鼠王白了一眼杨名,这个人类,怎么没看清我眼神中的杀意?就这样顺着杆子爬上来了?

杨名本来想直接就用神念控制鼠王的,可是,看到鼠王明明知道他有这样的本事还敢单独的面对他,杨名也不敢造次,也亏了他没有这样做,这才没吃大亏。

要知道,鼠王现在消化了鼠族圣果之后,神念比起杨名来说可说是只弱了那么一点,这圣果,既然叫鼠族圣果,当然对于老鼠有更强的作用力。要是杨名再强制性在鼠王清醒时神念入侵它的脑内,那非得拼个两败俱伤不可。

“老吱,最近生活还好吧?过得顺心不?”杨名拉过一床被子,也不顾上面的鼠粪,打了个盘脚坐在支支王的对面,摆足了一付要谈心的架势。

尽管心里面一直在打鼓,杨名一个劲地给自己打气,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千万得过了眼前这道坎。从身上摸了几把,先把外面的糖衣剥了,然后放在支支王旁边的茶几上。

“老美的,进口的巧克力,你尝尝鲜!”一把又把剩下几块也剥了,“大吱,二吱,三吱,你们也尝尝吧。”杨名的声音在三吱他们的脑海里边响起,杨名这是在大打感情牌。

自从杨名在海边经历过大海怪事件后,他的能力再一次进化,竟然能够大范围的和身边的动物们交流了。

狐疑地看了看杨名,看到手下们也都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支支王点了点头,“大家别辜负了他的一番好意!都吃吧!”看着手下们津津有味地吃着,支支王本来凶狠的眼睛也和善了许多。

“说吧,你临死前还有什么要交待的?”支支王在杨名脑海中的问话让杨名心头一阵恶寒。

“我刚刚收购了一间超市,每天可以在南乐里小区留下三车食物。”杨名的神念同时传递到了在场二十几只老鼠的脑海里边,这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