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华鼠王的王宫位于一个地下防空洞中。wWw、QuanBen-XiaoShuo、COm这是一个废弃的防空洞,地上满是积水,洞里满是一股潮湿的霉味。

一进洞,蓝燕就开始猛抽鼻子并在不断地打着阿欠。杨名忙把本来是给自己准备的口罩递给了蓝燕。

“这是什么地方呀?”越到里面,洞中越是阴暗。

蓝燕看见黑暗中好象有许多绿莹莹的小豆一般,而且这些小豆还在不断的移动。

杨名当然能够看清,那些小豆是一双双鼠眼,现在正在不断地传递着消息。

有时,一无所知也许还有无畏惧,因此,杨名听到蓝燕的问话也不搭话。

然而,还是感觉有些害怕,蓝燕忙拉了拉手中的项圈。

这却是路上的时候,蓝燕硬是给支支王套上的狗项圈,说是这表示这狗不是无主之物,就不会被那些城市里边专打流浪狗的队员给打死了。

对于蓝燕明显的爱心泛滥,杨名也是无可奈何,于是帮着蓝燕把支支王的抗议给顶了回去。支支王自从把秘密说破给杨名知道后,知道杨名再也不会害怕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戴上了屈辱的项圈。

“明明一只超级变异鼠,你怎么也会给看成狗了的,还真不愧是个会幻想的妹妹!”一路上支支王边想边叹气。

看到洞中的老鼠已越来越多,支支王不悦地从蓝燕手中挣脱出来,然后用力的大叫了一声。“吱吱”之声顿时传出了老远。

“杨名,你刚刚有没听到什么声音?”蓝燕奇怪的问。

“听到了,是你手上的那只黑狗在叫啊。”杨名装傻道。

“可这声音怎么不象是狗叫。杨名,把你的打火机我用用,这到底是上哪呀?”蓝燕边说边打燃了手中的火机。

“我的天呀!”手一抖,没捂住小口的蓝燕便是一声尖叫,却比支支王的声音更富有穿透力,看来,女人是天生的高音歌唱家,这话可是一点不假。

火光下,支支王正吡着牙看着蓝燕,支支王四周围着十只鼠,可不正是大吱十兄弟,而再远处,那些小亮点可不就是一只只肮脏的老鼠!这些老鼠眼中发着绿光,透着凶狠的杀意,正瞪着自己这群人!

“杨名,咱们好象进了鼠窝里边了啊。”蓝燕吃惊不已,“太多老鼠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你现在才知道进了鼠窝呀!杨名心头好笑。“你要是害怕你就先回去,我们就是来这这里谈判的!”一面向支支王发出神念,“支支王,我们都已经到了地头了,那爱华鼠王难不成还要摆谱不成,怎么不夹道欢迎?”

“我偏不回去!就要看看你们在做啥!”蓝燕赌气的说。

“我刚刚已经警告过他了,现在,他就在前面!”原来,支支王刚刚那声叫声除了向蓝燕表明他不是一只狗以外,也是有告诉爱华鼠王“我已经来了,你还不出来迎接?”的意思。

又转过一个角,杨名也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尽管他也曾经指挥过数千只鼠,可是,眼前这场面仍然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正中,一个三尺来高约五平米的水泥高台,上面铺了红地毯,放了一架躺椅,一只灰皮鼠躺在上面,这灰皮鼠大约一只猫大小,他旁边有几只母鼠正在给他捶腿,看来,那便是爱华鼠王了。

“吱吱吱。”爱华鼠王一挥手,几只母鼠退了开去。

单单这个场面绝对不会让杨名吃惊,杨名吃惊的是,这爱华鼠王竟然给支支王一行摆了一个鸿门宴。

防空洞里,所有的老鼠都绿目竖毛的看着支支王一行。被几千只鼠同时观注,就算是最胆大的大吱也觉得发毛。

更何况,这些鼠不单单是看着你,他们还在磨牙!这声音简直就是要人命,曾经有一道这样的酷刑,施刑人不断地用指甲刮着瓷器,对于受刑人来说那简直是要命的折磨。而这磨牙的声音比那声音更难听十倍。

而防空洞的上空,那些挂在上面的几只老鼠还在向下滴着血。看来,这些应该是爱华鼠王曾经的敌人了。这简直就是在示威嘛!而且,杨名发现,防空洞上的几个洞里,还有几只看来有着庞大精神力量的鼠在向下窥视。那赫然是非洲独有的大型飞鼠!

这爱华鼠王,居然摆下如此的阵势!

支支王倒吸一口冷气,没想自己一来便受了冷落,而且,现在自己可谓入孤身入敌营了,大吱那十只鼠根本便是被敌人一鼠一口唾沫便得淹死。

“灰皮?竟然是灰皮?我的天!真的是你呀。”蓝燕看到爱华鼠王突然楞了一会,接着高兴的跳了起来,在群鼠要杀人的眼光中,蓝燕兴冲冲的朝着爱华鼠王跑去。

看到蓝燕竟然朝自己冲了过来,爱华鼠王先是楞了一下,接着认出了什么似的,一骨碌爬起身来,兴冲冲的跑到蓝燕面前,讨好的在蓝燕的身上摩擦起来,看得杨名和支支王他们全部傻了眼。

“吱吱吱,爱华,我来应赌约了!”支支王看着正在和蓝燕纠缠了一小会,接着转回身在鼠群中低声吩咐着什么的爱华鼠王,“你就别耍花招了,有什么招,明里来就是了!”

这蓝燕那晚一点幻觉都吓得要把头藏进自己的怀里,怎么现在竟然见了这么多老鼠都不害怕?杨名不由得心里边起了疑问。她跟这爱华鼠王好象也认识,而且看爱华讨好着她的样子,两人应该还是很熟悉的才对。

爱华鼠王被蓝燕轻轻的抱了起来,轻轻的拍了下它肥得发胖的身体。爱华鼠王享用似的闭起了眼,接着用鼠须在蓝燕的脸上轻轻的刮了起来。

忍不住面上的痒痒,蓝燕咯咯娇笑了起来:“灰皮啊灰皮,怎么一年前从我家里逃出来却跑到这里当老大了?而且,这一年看来你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嘛,竟然肥大了几倍?看看你呦,都肥得和猫差不多大小了。这些老鼠看起来好象都是你的小弟啊!”

爱华鼠王不好意思的用爪爪搔起了头来,接着威风凛凛的朝着手下的老鼠们一指,那些老鼠就全部散到了两旁。

搞了半天,这爱华鼠王竟然是被蓝燕当成宠物给养大的,一年前从她那儿逃了出来,凭借着从小看动画片《猫和老鼠》时,从杰瑞那儿偷师来的几把刷子,轻而易举的混成了这爱华小区片区的鼠王。

这战算是肯定打不成了,其实爱华鼠王也压根没想跟得了鼠族圣果力量后变异了的支支王拼个你死我活,只不过是想给支支王一个下马威,也好在支支王的手下混个好的职位。

看来支支王也是想到了这点,吃着爱华鼠王奉上的生鸡蛋,当即便宣布:由于爱华鼠王是第一个前来投诚的,因此封爱华鼠王为爱华亲王,仍辖爱华小区。

本来这事就算结束了,没想爱华鼠王邀来的那几个帮手,四只大型的非洲飞鼠,说是要见识一下鼠王大哥的本事。支支王用神念要杨名示意蓝燕,用手指捂住了耳朵,然后来了个惊天鼠吼!

这超强杀伤力的鼠吼,让众鼠见到了王者的声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