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支王,没想到我真的被你给打败了啊!”隐龙感叹着,抹去了满眼的热泪,“吱!我这几年可真遭了不少的罪啊,从今以后我就跟你混好了!”支支王忙拍着隐龙的肩膀安慰起这受罪几年的家伙来,杨名和三吱等也在一旁劝了起来。wWw、QuAnBen-XIaoShuo、COm

“放心吧,人世间有的是烤牛鞭之类,等出去了我给你弄点尝尝,比那鼠鞭味道好多了。”杨名说。

“嘿嘿,教父啊,我只不过是吓吓他们的,我烤的那肉根本就是牛肉串而已。”早听过杨名“鼠族教父”大名的隐龙,这时也看出了杨名才是这群鼠的老大,不好意思的说。

支支王和隐龙以及亲友团成员在金关已经等得无聊,睡了一大觉了,才终于听到酒仙管平潮在那里骂娘,“吱吱吱!支支王,你用阴招怎么不提醒老夫,害老夫着了道!竟然用迷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吱吱吱!我跟你没完。”

支支王苦笑一阵。“要不是见你们这几个老家伙身上的虱子太多,也许我真顺手就把你们拉出墓室了!怎么人类的好习惯没学,这懒和不爱卫生便学了个十成十!”

在四只气功鼠的骂骂咧咧声音中,支支王顺利地通过了第二关。

工作鼠员带着支支王一行从另外的路绕行往第三关,杨名看到那些排气的鼠员倒在地上一大片,密密麻麻都是在地板上抽*动着的老鼠,不由得有点好笑,只怕这气体要十天半月才能排净了!要不是自己还有点菩萨心肠,没告诉支支王怎么释放辣椒味气体,只怕这些鼠们只能在昏迷中不断咳嗽了!

现在,众鼠对杨名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拼了老命捧他的马屁,被赛场外那些鼠们说得神乎其神、惨烈无比的资格赛,在杨名手里边还真成了小儿科了。

第三关,水关。

进水关之前,杨名其实也没有想好到底怎么通过这一关,虽然那套皮衣能够给支支王提供氧气,这样便没有了窒息的危险,可是,不论是杨名还是支支王自己,虽然算不上旱鸭子那类,可是如果要跟那据说是从海里来的水鼠水玲珑相比,那绝对是件难事。

思量再三,杨名觉得到时不得不作弊,等支支王下水后自己就用神念附在那水玲珑的身上,让她主动的败给支支王。虽然这样胜得不光彩,可是,人类好象有这么一句话,王者之路从来都是用阴谋诡计铺成的。

第三关的比赛场地是一个密封的墓室,即便是站在厚厚的泥土上面,也觉得有一股凉气袭来。看来,老鼠里边的传言是真的,这下面都是一些冰水混合物的高级材料建造而成,所以这墓室的平均温度才会低很多。

这间墓室有一个小口,应该就是入口了,这个墓室应该是一个子母墓室,也就是上面的这个墓室下面还有一个地下墓室。

“老吱,试探一下,看能不能多知道一些水玲珑的事情。”杨名进了这墓室之后便发觉事情有点不对,自己的神念竟然不能穿透这墓室,也就是说自己刚刚打的如意算盘现在已经完全落空了,也不知道这墓室是什么材料做的,竟然能够隔绝神念。

刚刚杨名听工作鼠员称水玲珑已经在下面等着了,于是便想探探这水玲珑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鼠,谁知道神念竟然延伸不下去。

“大哥大,这关你别插手,我自己来!”支支王突然显得异常兴奋,杨名总觉得这家伙的姿式不对,怕是心里有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念头,现在腿夹得很紧,象是在掩饰什么东西。

“老吱,你没事吧?”杨名看支支王走路的样子越来越别扭,忙出言提醒。

“没事,没事,我先下去了。”由于皮衣包住了支支王的整个脸,因此,杨名看不清支支王现在红得发烧的脸。不过看支支王那猴急的样子,不错,就是猴急,杨名是越看越不对劲。

支支王已经从入口跳了下去。工作鼠员正在费力地启动一个机关堵住入口。

“吱!大哥大,支支王刚刚怎么不对劲呀!”三吱的声音响起。

“是呀,是不对劲,从来没看支支王这么慌张过!”灰皮也随声附和。

“吱吱吱!大哥大,我刚刚看到支支王还在抖动着!”君子的大嗓门,“怎么我就从来没发生过这事情!”

“吱!你说什么?”亲友团的众鼠都拉过了君子问着细节。

“我看刚刚支支王走路有点不对劲,所以趴在他身下来着,正好大哥大跟支支王说话,他没注意到我,从我身上走了过去,我看到支支王。”君子看来还小,所以不明白支支王跨下的怪异是指的什么。

“难道。”

“吱吱吱!难怪了!”恍然大悟的亲友团的成员都一脸好奇的把头凑向快要关严实的入口,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美眉,让支支王这样失态。

黑。这间地下的子墓室在入口关闭后给支支王的感觉便是这样一个字。鼠类能够凭着哪怕一丝光线都能看清黑暗中的东西,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光,那么,余下的便只能是黑暗。

支支王现在满心是期待。

经过鼠族圣果异化的他现在满心都是苦恼,自己的身体变得这么庞大,先不说杨名以前把自己的那些妃子都分给了大吱二吱等众鼠,就算没有分,那些妃子也只能守活寡,谁叫圣果还异化了自己的宝贝,变得比以前大个了n倍。

第三关的boss,这个水玲珑,竟然是个漂亮的水鼠美眉!听说水鼠的体型都比较庞大,和自己刚刚好能配对,想到这支支王便觉得兴奋。

笨拙地在墓室中划着水,支支王终于抱上了一块冰。趴在冰上,支支王开始倾听墓室中的声音。

当初组办者设立五关时根本没有想到,这世界上还有鼠类能够象水族的鼠一样能够在水里呼吸,要他们看来,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鼠一进了这关,只怕会拼命地找boss,然后不是杀了boss便是被boss杀,或是因为氧气不够而死在水里。

哪里想到居然有杨名这样一个变数,居然给支支王弄了一套皮衣,竟然还带了潜水系统。

安静。绝对的安静。支支王听不到半分的声响。不过,支支王总觉得这墓室中的水,好象并不是一谭死水,虽然没有听到水流的声音,可是,支支王觉得自己抱着的冰块在向某一个方向滑动。

“吱!”支支王轻轻叫了一声,然后,猛力划了一下水,让开了自己刚刚出声的位置。

“啵!”的一声,一道水箭击中了支支王发声处的墓壁,那水流急而有力,竟然把墓壁打得微微凹陷下了下去,留了一个凹进去的小点。

“好厉害!好可怕的力道!”支支王感叹,要不是自己刚刚闪开得早,只怕此时已经被这水箭给击中,身上穿了个大窟窿了。

“吱!”支支王又叫了一声,然后快速的抱着冰块闪开。水箭击中墓壁的声音不断响起。支支王觉得自己现在是越来越爱上这还没有见过面的鼠美眉了。她每一箭都射得那么准,简直就象是丘比特的爱神之箭!

现在的情形是,支支王象人类一样正在追求着这一支母鼠。先跟女方打一个招呼,知道女方怕羞,于是躲开,过一会,又上前打一个招呼,然后,又跑开。

这就象是一场爱情的游戏!黑暗里的母鼠也是有点愤怒,这个家伙的动作怎么就能闪那么快!

以支支王的强横体力,在这场爱情追逐战中仍然觉得吃不消,支支王已经开始趴在冰块上喘着粗气,不过,值得高兴的是,那个鼠美眉的水箭威力也减小了不少,看来,也同样是累得够呛,只是,怎么会到现在都还没听到鼠美眉的声音。

再怎么着,你最少也得骂句“无耻”什么的吧?

支支王不知道叫了多少声,好象是一百零一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