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酒仙管平潮,他是赌仙逗你玩,这是要色不要命的色仙天助,那个一脸发青,象是别人上辈子欠了他几百斤金子似的是小气鬼走私。Www,QUaNbEn-xIAoShUO,CoM”看来四鼠中一般是酒仙对外应酬。

“酒前辈好,赌前辈好,色前辈好,气前辈好。”支支王跟四鼠一一打过一回招呼后,便拿起自己面前的生鸡蛋,“各位前辈,边吃边聊,边吃边聊。”

“你从哪里搞来这么一身行头,怪吓鼠的。”酒仙说道,“吱!不过还真漂亮的,什么时候也帮我搞这么一身来穿穿?”

支支王和杨名对望一眼,全都来了个庐山瀑布汗!这裁判都是些什么鼠呀!

“呃,这个,我们一致认为,你已经通过了第一关,不过,为了公平起见,第二关你不能够使用那个发白光的东西了,你可以交给我保存!”赌仙说道,一面盯着支支王的手指。

支支王正想答应,谁知杨名的声音这时在支支王脑中响起,“别答应,这指环到了他手里就成了他的了,你还指望他还你呀,笨蛋!真是白接收我的记忆了!”果然,支支王一看,其他三鼠都是一脸恨恨的看着赌仙逗你玩。

“这个,我有亲友团,他们帮我拿着就行了。”支支王说。

“哦,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逗你玩,逗你玩的,呵呵!呵呵!吱吱吱!呃!”看到赌仙一付煮熟的鸭子飞了的样子,不好意思的喝了口酒来掩蔽自己的失态。

“那这一关我算是过了吧?”支支王问。

“过关了,第二关由这个门里进。”工作鼠员领着支支王一行来到另一个墓室。

支支王高兴了,果然连第一关的boss都没见就过关了,看来这手中指环的“激光”威力把这几只白毛鼠也给吓住了。“嘿嘿!这可是个好东西,以后有那只鼠敢不听我的话,那就狠狠的给他来这么一下。”支支王心里边想到。

第二关,火关。

一进这墓室,所有的鼠以及杨名这个人都感到一股灼人的热气袭来。看来这就是第二关了。

支支王看到一只惬意地正在烤着一窜不知啥东西的一只大鼠,估计这就是隐龙了。

“终于见到一个boss了。”支支王说道。

听到支支王这没头没脑的话,那只正专心烤肉的鼠两道精光射了过来,“你没见到老金就过关了?”边说着边故意转动着手的烤肉边望向了支支王。

工作鼠员大汗淋漓地从旁边走到隐龙那里,对着隐龙耳语一阵。

“看来你这鼠还真不简单嘛!”隐龙发出这样的感叹,“真希望你能通过这关,这样我便能解放了。我奉上届鼠王之命在这里已经呆了五年了,五年没见过人间世界了!”

“废话少说了,台上见真章吧,放心,我不会有意让着他的!只有我在这火台上被人击败我才能被允许离开这儿!我一定会把这小子的弟弟抓下来弄成烤鼠鞭的!吱!”隐龙最后这句却是冲着四鼠说的。

在场的众鼠们互相对望一眼,背上全部都流出了冷汗,支支王害怕的看了杨名一眼。

“怕个鬼啊!这套皮衣能够让你在铁板上不怕烤,这皮子里面加了石棉。”杨名的语音在支支王脑中响起,“听这隐龙一说,一会也许你能收到一个不错的手下。”杨名的语音中带着笑意,“上了铁板后,你只须按动胸前的那个气囊,然后你闭住呼吸把隐龙背出铁板就算过关了。”

支支王这才注意到,自己胸前居然有个小小的气囊,“现在别按,要不然就不灵光了,上了台再按!那里边可全部是麻醉气体!”看支支王好象要试试气囊的效果,杨名忙制止住他。

“支支王上台后大家都闭住呼吸!”杨名的神念在亲友团众鼠的脑中响起。看见四鼠也一头大汗的在那里旁观,杨名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你们这些个妖精鼠可真贪财,连我这个人类的东西都想要,我还想把你们墓里边这些宝贝都挖走呢,不让你们吃点苦头还真对不住自己了。”

隐龙已经套上了防火靴,看着支支王还在慢慢腾腾地磨蹭,不由得不耐烦的尖声说道,“难不成你是怕了,想要弃权?要打就打,快点给我滚上来!让我烤了你的鼠鞭!吱吱!”支支王却一步三回头的慢吞吞的走着,也不管隐龙的嘲讽。

“你只要把隐龙的火勾上来,到时你一上台他恨不得吃了你,那你就胜了一大半了,因为我主要是怕你按动气囊的时候隐龙也会闭住呼吸,再说了他速度不是挺快的吗?到时你按气囊的时候他跑掉了怎么办?这也算是加了一道双保险呀!”这是支支王要上台前杨名给的忠告。

从这间墓室的墓门到中间的比赛台不过三四米的距离,支支王却足足走了十五分钟。隐龙在台上都气得通红着眼睛要抓狂了,“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边不耐烦的挥爪叫支支王快点进攻。

作为支支王的首席军师,君子却好象明白了点什么,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杨名,而那四只气功鼠也是一脸笑意的看着支支王轻轻点了下头。

看隐龙都已经快冲到了支支王这边的台沿前,杨名的神念在支支王的脑中响起:“就是现在,赶快上去!”

一篷绿色的烟雾“哗”的一下子从台子上腾起,先是台子,接着是整个墓室全都笼罩在了这烟雾里边。烟雾腾起的瞬间杨名便再次提醒亲友团的众鼠闭住呼吸。

五秒后,杨名和众鼠听到台上响了一声倒地的声音,然后,几秒过后,墓室中便是一片“劈里叭啦”倒地的声音。

“跟我斗,你还早着呢!”慢慢睁开眼后杨名看到隐龙栽倒在地打起了呼,笑着吩咐了起来:“支支王把隐龙扛出铁板,跟亲友团的成员一起撤出墓室,一休和双休去找工作鼠员报告去。”

不半会,支支王带着隐龙出了墓室,重新回到金关。一休和双休已经领了工作鼠员到达火关,工作鼠员开始对墓室进行排气工作。

回到金关后杨名便要支支王弄了点凉水到隐龙的口鼻处,水一淋,隐龙便醒了过来。看到支支王的大头正在自己面前,便要动手,却被杨名在它头上敲了下,“还打?你已经被人给击败了!规则都被破了还打什么打啊!”

隐龙鼠一看,果然,自己现在已经没在火台上了。自己终于从那个该死的火台之上被人给解放出来了!自己终于摆脱了上届鼠王那不讲道理的命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