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了个僻静的咖啡厅,谭小秋把刚刚打电话回去问到的情况跟二美说了说,二美也都楞神了。Www,QUAbEn-XIAoShUo,cOM

m市和a市出了连续几起凶杀案,手段极为恶劣,死法全部都惨不忍睹,每次凶案的现场都留下了几个血字,“杀人者杨名”以及一只狗的图案。m市和a市相距近千里,但是现场凶案的情形几乎一致,现在,已经在当地造成了骚乱,两地警方已经将案件并案处理。

只是,由于法医鉴定凶案发生的时间两地相差不到四十分钟,再快的车也无法往返两地,因此,两地警方都觉得为难。不过,现在,两地警方仍然发出了传票,要杨名去协助调查。虽然明知道不是杨名干的这事情,可是,干这事的人肯定跟杨名有关。

“广播是我的家里人发的,但我听出话里的意思是要杨名暂时避避,等事情调查有了眉目再跟警方合作。”谭小秋总结道。“前几天支支王来救咱们的事情听家里人说现在情报局已经盯上了杨名,只是杨名去资格赛场时不知道怎么甩掉了他们,否则,哪还轮得到我们现在去找杨名,只怕已经被情报局的人请走了!”

“既然有情报局盯上了杨名,那怎么又会出现这么多人包括他们本系统的人也因为凶案的事情找杨名?”刘小兰问道,对于这明显涉及国家机关的事情她可搞不懂了。

“那就是说这些人是由不同地方的人派出的。盯杨名的是一个地方的派出的,而现在因为凶案来传唤杨名的又是另一个地方的!只是,情报局又怎么会盯上杨名的呢?”

谭小秋并不知道,天上还有卫星,正是卫星中的图片,现在她们三美也已经在情报局是挂上号了,而杨名更是被列为了超级恐怖的危险人物!正是由于情报局系统内盯人和传唤人的之间需要相互沟通,才会出现谭小秋几人暂时没有被发现的短时空白。

“现在的关键是怎么先于警方之前找到杨名!虽然事情不是杨名干的,可是协助调查这事谁说得清呢?现在也没办法找那些大人物帮忙,前不久弄出杨名的时候他们便出了把力。”刘小兰也说道。

“我现在也没办法跟爸爸单独说这事,刚刚打电话回去时我听到爸爸旁边有不少人!而且爸爸叫的是我的小名,看来也是不想让周围的人听出是我打回去的电话!”谭小秋也是一脸忧色。

“这杨名是谁呀?!”咖啡厅里,一个染了发的女子问道,“还带着三个女性朋友,这么牛?不过,别的不说,他这种成名的方式倒是挺独特的,现在,只怕香海滩没一个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吧?”

支支王已经带着他的团队在进行休整。还有最后一场,便能够取得顶级鼠王赛的资格了,对于未知的下一关,支支王现在是充满了信心。他从来没有任何时候象现在这样子有信心过。有了这样的一批伙伴,天下间没有办不了的事情。

怜爱地抚摸着水玲珑的头,支支王还在一个劲地充满歉意地说:“刚刚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打我两下吧。”

“吱!梦姑。你看我给你表演杂技!”支支王笨拙地立起双腿学着企鹅走路。

横了支支王一眼,水玲珑说道,“以后,你别这样冒险了,你不知道,你对我有多么重要!”

支支王拍着胸,“我是对我身上这件皮衣有绝对信心,我把我的人类老大介绍给你,让他给你也做件皮衣!可惜我身上这件皮衣大了点,你穿不上,要不然我现在给就你穿了。”支支王说着,便开始寻找杨名。可是,刚刚还在旁边观战的杨名现在却不见了。“他怕是又去寻宝去了!”支支王笑道,“吱!人类就是财迷,哪象我们老鼠,能填饱肚子就行了。”

工作鼠员已经来了,开始跟支支王宣布第五关的规则。

第五关是土关,由支支王担任防守方,在一小时内敌住一百只鼠的进攻。这是一次绝不对等的战斗,支支王一方只有刚刚参加第四关的那些鼠作为他的部下。

十二对一百!就算对方的单兵素质不如支支王这方,可是,蚁多咬死象,只怕,这关难过了。何况,这关有两个boss,土行孙和孙行土。支支王一方有一个晚上的准备时间,也就是说,在八小时之后,进攻方将会发起进攻!

由进攻关转为了防守方,现在支支王完全明白了这资格赛的后两关到底是怎么回事。要开拓疆土就需要不断的进攻进攻再进攻,可是,鼠王不能总是处在优势的进攻地位,有时,也会不得不处在被动防守的一方,这就需要鼠王和他的团队要能够守住自己的皇城,以等待勤王部队的到来,所以才有一小时内敌住一百鼠的这个考验!

这资格赛简直就是为顶级鼠王量身定做的!不但要考胆量,而且要考智谋,甚至于利用外力的能力!作为三十亿鼠的王者,必须要能够带领鼠们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没有急于的决定要怎么做,战前的第一步便是熟悉地形。

看了自己需要防守的地方,支支王等鼠的第一个感觉便是这地形对防守方有利!有时,好的地形能够当得百万雄师,没见人类就有一句老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吗?

研究地形之后,在沙盘上,君子指着那道近三米高的近乎八十度的斜坡说道,“这里,就叫断魂坡,至少能够去掉三分之一以上的敌人!”对于使阴招,君子可说是有一整套。

“在没有外力阻挡下,我们鼠类能够直接爬上这道斜坡,但是,现在我们得给这道坡加点料,由双休、三休、四休堆上檑石,并将部分掏空,由灰皮和二吱在中间填上辣椒粉,我叫放的时候,大家就开砸!”

“吱吱吱!到时准备部分火油,檑石砸完之后便顺这斜坡倒下去,当敌鼠爬到近三分之二时放火!檑石能砸死一部分,辣椒粉进到眼睛后能够弄瞎一部分。”君子的兴奋遭到了大家的白眼。

“而最后,这火烧,而是叫人来得去不得!更关键的是,这道斜坡有三道,并且上了第一道斜坡之后只有不到两尺的空地,我们在每道斜坡都这样布置,最后能上来的只怕就只有那两只boss了吧?吱吱!”君子得意地笑道,“我们十二打二难道还打不过?”

三吱也说道,“设定这关的鼠只怕想不到我们竟然用了石头还要用辣椒粉,最后还有火油,而从其他几方根本便攻不下来,全是十米高垂直的石头,上面还长满了青苔,说这唯一的土坡是断魂坡绝不为过!吱吱吱!”三吱也奸笑了起来。

“对于敌人,要象严冬一样无情。现在,也顾不得对方也同是鼠类了!”支支王说道,“大家都去准备吧!”

已经过去两小时了,支支王看杨名还没有出现。照理,杨名就算是要离开古墓也应该跟自己和众鼠打声招呼吧?难道那家伙在古墓中又发现了什么宝藏?

支支王觉得还是应该去给杨名说说,现在别表现得那么财迷,听工作鼠员称,自己这大哥大现在已经背上了一个“恐怖搜刮机”的外号,等自己当了鼠王,到时大哥大要什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哪里用着得现在这样子还要亲自动手。

另外,支支王也想顺便要回指环,这样子也能多点保命的本钱,自己不用可以给水玲珑用呀,规则只是说在以后几关里不准自己用,没说自己的团队成员不能用呀!这是合理利用规则的漏洞,人类的律师不就是干这事的吗?第三也是帮水玲珑也要件皮衣。

然而,当支支王试图用神念跟杨名沟通的时候,却发现杨名不见了。找来工作鼠员一问,工作鼠员说杨名没有到其他墓室里去,而且开始杨名弄来的那堆小山一般的东西仍然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