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这异象还真是一种生物搞出来的,电波中有规律地传递着一些信息,只是我无法破译!”这短短的一两分钟,就象耗尽了蓝精灵的精力,当又一片火光坠落到甲板上的时候,杨名看到蓝精灵已经委顿地缩在了一个角落里。wwW、QuanBen-XiaoShuo、coM

而天上,李元龙已经快要抓狂了,这些闪电,竟然好象是有生命一般,一根一根地扎向那些飞机,这个全部是由王牌飞行员组成的“特别侦察分队”第一次以分队形式执行任务,竟然已经坠毁了三架飞机。

这每一架飞机可都是国内最高科技的结晶,可都是天价呀!来不及多想,李元龙一个甩尾,躲开了一道闪电。这次任务一共出动了五架侦察机,可是,现在只剩两架了!

现在,骂人的还有白京他们三人组成的考察队。在穿过了戈壁进入雨林后,他们已经发现了数具尸骸,本着科学的献身精神,他们仍然勇敢地向岛心处进发。然而,他们却没有发现那些出现在图片上的那些猛兽蛇类,直到,直到他们走到一条用鲜艳的红色划成的警戒线,才看到,那些动物们都围在那里,好象在线里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东西。

这些动物都那样无声的站在那里,仿佛一具具雕塑,只是,在它们的脚下有许多已经分不清是泥土还是人身一部分的东西。而在那条红线的那边,更是躺倒了无数的尸体,有动物的,也有人的,但是从皮肤看,应该都是死去的时间不长!

而让尚海吃惊的事,这里还发现了鱼类,是跟沙滩上的那些鱼类完全相同的种属,只是个头大了许多。虽然印证了尚海的猜测,可是,现在,恐惧的种子现在却开始在考察队员的心中发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些岛上的动物们都有着这样怪异的行为。

“杨名你快看前面,海面上那是什么东西啊!”蓝燕突然指着不远处海面上出现的一团东西喊叫了起来。又一道火光映亮了海面,随着蓝燕的手指,众人的眼光也被海面上突然冒出的一小团红光给吸引住了。

“我的天啊,这到底是个啥鬼东西?”红光慢慢的变得清楚,看清楚了的众人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了一口冷气,那团红光竟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血色骷髅图案,宛如实体,活灵活现的飘荡在海面之上,正狞笑着向着游艇这儿飘来。

“杨名,那到底是啥鬼东西啊!”谭小秋害怕的拉住了杨名的手,她的手臂在微微颤抖着。

“天呀,难道说大白天的。竟然会闹鬼不成?”蓝燕也害怕了。

“杨大神棍,那到底是个啥东西?”小兰也迷惑的问。

“你问我,我问谁去。”杨名心里边也在嘀咕,海面上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怪东西?支支王和水玲珑已经害怕的跑到了杨名的身边:“老大,你倒是快想办法啊!”

“不用怕,那应该是幻觉禁制一类的东西,用来吓跑企图靠近岛中心的人的。看我破了它!集!”蓝精灵胸有成竹的说道,随手做了几个手势,接着娇喝一声,手里边就发出了一道蓝色的光芒直冲那海面上的血色骷髅头射去。

被蓝精灵射出的蓝光给击中,血色骷髅头震动了一下,接着突然好象发怒了一般的颤抖起来。接着从它身上冒出了股股的红雾,海面之上突然之间响起了鬼哭狼嚎般的怪叫之声,接着那红雾弥天盖地的瞬息之间扩散开来,只一刹,远处的海面与天空之间全部变成了血染的红色!

紧接着海面之上突然刮起了凄厉吼叫着的怪风,海水也象沸腾一般的开始乱涌,整个游艇的都开始在海面之上晃动了起来!

“蓝精灵,你到底做了些什么!”杨名一下子没坐稳,被晃动着的游艇颠倒在了甲板之上。

“老大,不,不好了。好象那不是禁制,那个血骷。它、它、它好象是活的!”见自己从老鼠精那儿学来的破禁制法门竟然不管用,再闻到了海面之上突然之间出现的凶厉妖气,蓝精灵明白了不对劲,也一子傻了眼。

“啥?你说这怪东西竟然是活的?!”杨名惊问,此时那血色骷髅已在远处海面之上越变越大,海面上的怪风也刮得更加的起劲,鬼苦狼嚎之音越来越重,那占据了半个天空大小的血色骷髅在海面之上张开了血盆大口,正加速朝着自己的这艘游艇扑来!

血骷越来越近,害怕的杨名死死的让自己稳住了心神,慢慢地,身边的海风好象变弱了。杨名甚至觉得游艇已经停止了颤抖,难道,是自己因为太过害怕而产生了镇静?海面上的景象也在杨名的面前慢慢朦胧起来。

李元龙已经快要把操纵杆拉断了,五架飞机,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却连这黑云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还没有了解,那闪电,那要命的闪电,就象是一个箭法高超的箭手拉着弓弦在向飞机发射一样。

如果不是军人的荣誉感和使命感告诉李元龙,现在最关键的是要保住这唯一的一架飞机,只怕李元龙已经象以前开战斗机一样冲进云团寻找那未知的敌人了。

血色的骷髅上面的森森牙齿已经历历在目,杨名这才发现刚刚有点朦胧的海面,好象现在重新能够看清东西了。

“章鱼王!”杨名的神念大叫道,这个东西可不是他能够对付的。杨名的神念在四周飞速扩散,瞬息之间就传递到了几百米之下的海底!“你快出来啊,章鱼王!我们遇到了危险!”

然而,章鱼王却没有出现,那个小弟就象是消失在深海中了一般,千呼万唤都没有回应。

血色的骷髅还在膨胀,而且,好象是把那黑色的云团也顶高了一样。这云团似乎也有生命一般的挤压着那血色的骷髅。骷髅好象在喘气,杨名和三女能够听到“卟哧!卟哧!”的声响,而血色骷髅也离游艇越来越近了,杨名已经看到那巨大血色眼洞中的暴戾和嘲弄。

“闪电啊闪电,你既然不准我回去,怎么不冲着这个怪物发射!”杨名咆哮起来。那闪电还在游艇的身后不断的劈射着,一道道如同水桶般的闪电不断的砸在海面之上。

杨名的长发在海风的呼啸之中变得笔直,根根竖起,愤怒使他双手紧抓着游艇的栏杆向着远处的天空之上的闪电高呼,杨名也不明白自己为啥要这样子做,他的行动纯粹是发自于某种直觉。

而众女也是一脸异色的看着杨名,这一刻的杨名,似乎有种说不出的邪异魅力,在天地异景之间那身躯是那样的笔直,向着天空中在不断的喝诉。一股惊天动地的问天气势随着杨名的神念急剧扩散,迅急的充满了整个沸腾着海面与天空。

接着那闪电之中似乎有种东西接触到了杨名的神念,轻轻的抖动了一下,接着那闪电似乎听明白了杨名的话,在黑云的挤压下,开始改变了轰击的方向,一道道水桶般、白色雪亮的闪电精准地命中了那个巨大的骷髅,而每命中一道闪电,这咆哮如雷的血色骷髅似乎便小了一分。

而李元龙发现击向自己的闪电突然间消失了,正在讶异的时候,一道只有可能出现在史前造海运动的恢宏场景出现了。

几道水龙在海面上凝结了起来,上空的黑云就象是一口烧开了的大锅,云气不断地升腾,凝结,又再升腾。天地都在开始颤抖。

此时海面已剧烈的摇晃起来,海水开始不断的沸腾,黑云的深处隐隐的传来一阵雷鸣之声,接着一阵宏亮的龙吟之声裹挟着万丈之粗的水龙,直冲云霄之上,和白色的闪电混合在了一起,组成了一条舞动在天地之间张牙舞爪、带着电光的巨龙!

血色骷髅突然也咆哮了起来,红色的血光刷的一下在红色骷髅身上腾起,顿时整个天空成了黑与红的颜色,血色的骷髅变得与巨龙一般大小,不断的咆哮对抗着,被闪电击中后的红色碎块不断地自它身上抛落,落进海中把海面弄成深红色的血色。

一束巨大的闪光照亮了整个海面之上的天空,巨型的电光巨龙在空中停顿了下后呼啸而下,发出可怕的呼啸之声。竟然就象是一颗彗星般,向着血色的骷髅砸落下来!游艇上的众人感觉到天地都开始一直在摇晃,触目所见全部成了黑白夹杂着鲜血般的颜色。

黑云阵阵滚动之中,海面滚动升腾。不一会水面上已冲起了一道几十米高望不着边际的巨大的海墙!这海墙直直地冲向空中!

此时海面上空巨响回荡不绝,天空中发出强烈的白光,无数的球形闪电在这团空域中击落,成百上千道闪电此起彼伏,从云底直插到海面上,分割着天和地,又连结着天和地,天空中,海里到处是烧焦的臭味。

又一道闪光点燃了半个天空,接着巨大的冲击波接踵而至,游艇上的众人除了杨名之外全部的坐到了甲板之上,海面上的天空,全被一种阴森的桔黄色所笼罩。

在接触到了血色骷髅的一刹那,海面之上了发生了猛烈的爆炸,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这爆炸的气浪连电光巨龙和那正欲砸下的海墙也瞬息吞没!

又是数十次耀眼的白色闪光,和血色骷髅对抗着的黑云彻底的愤怒了,无数道电光从黑云之内窜出,接着数以千道的粗大闪电拧成了一道巨大的银枪,白色光芒耀花了众人的眼,那凝结着的威力已足以毁天灭地,在空中停顿了半刻蓄势之后,这道可怕的银枪划破长空,重重的呼啸着扎向了天地之间的这个巨大的血红色骷髅里边!

然后,这个几乎顶起了天空的血色巨大骷髅似乎再也无法承受,瞬得缩小得只有球般大小,哧溜一下便钻进了海底深处。海面上慢慢恢复了平静。

而空中的李元龙觉得天好象抖动了一下,就象一个大力士刚刚一直压在一个东西上面,现在失去了失撑点,差点跌倒一样。

“天啦,我都看到些什么东西啊?简直是不可思议!”李元龙揉揉眼,正在感叹之时,机舱内突然响起的刺耳警报声提醒他,油料已经不多了!

“进入云团还不到十分钟,怎么竟然用掉了足以能够往返两次的油料?!还好现在无线机又已经能够通讯了!”李元龙震颤着打开对话筒:“塔台,飞机油料告罄,只能在飞天岛迫降!”

杨名看到被银枪击成只有一个球般大小的血色骷髅,正想发笑,没料到一阵强烈的震动让他也摔倒在地,原来,游艇竟然已经被冲上了沙滩,不过还好,总算是平安无事地到达了陆地之上。

而这时,章鱼王的神念才在杨名的脑海中响起,“大哥,你来了?刚刚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惹不起那个骷髅般的怪物呀,那是从另一个时空过来的凶灵!不过大哥你还真厉害,竟然能够叫动那些闪电帮忙,那都是一些具有简单意识的东西!”

“算了,这事不怪你,要怪就怪我太贪心来寻宝吧。”和章鱼王交流一阵后,好不容易安慰下了因害怕而怯场,尴尬不已的章鱼王,杨名收回了扩散开的神念。

章鱼王的话带来了更大的谜团,杨名不由得心里边犯疑。这闪电都具有了意识了,那刚刚那团巨大的黑云呢?难不成也是智慧生物?怎么这智慧的产生竟是这样的容易?难怪刚刚自己在做出那仅凭直觉的问天举动时竟然象是得到了某种回应!

杨名把由于游艇冲上岸因为强大冲力而跌得七荤八素的三女一一扶下游艇,才长长吁了口气,“没想到,我只不过是想来这里避避风头,却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迎接我,难道我便是传说中的灾星?”杨名自嘲地笑笑。

蓝精灵指着天空中的一架银鹰,“大家快闪开,那架飞机要迫降!”大家只得又拖得疲倦的身体紧跑了几步。

飞机在沙滩上掀起巨大的沙尘,机腹在沙滩上拖了一道近百米长的深深的痕迹后终于停住,几分钟后,座舱门打开,一个戴着头盔上面有个鲜艳五星的战士摇了摇头,“迫降成功,等待救援吧!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戏啊!”

而在杨名的游艇和李元龙的侦察分队频临险情的时候,白京三人已经站在了警戒线边上。抹了一把汗,林波说道,“刚刚从那条巨蟒身上跨过去时我差点尿裤子了!”

还好这些动物之间虽然靠得紧却并不伤人,而是象木雕了般的在发呆。三人要么是小心翼翼的跨过,要么从一些高大动物的身体下轻手轻脚的爬过,虽然吓了个半死,却终究还是通过了这十几米长几乎全是由动物组成的一个巨大的圆环。

“进去吗?这儿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白京问道。落入眼帘的是一只鱼的眼睛,那里面分明有一种执着和顽强。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这些木呆了般的生物?

一只只的生物怪异呆稚的望着前方,而且不约而同的在这个不知是什么染料染成的红色警戒圈外围自动布成了这个怪异的整体,三人小心翼翼的观察了这些生物一会,疑惑的对望了一眼,然后全部下定决心似的点了点头。

这些生物全部在等代着什么,好象很想冲进去却又不敢,不少还在低着头轻轻的呜咽着,却始终死死的看着这红线的圈内不敢迈进,可放眼放去,圈里边的景物却有点蒙胧而且被很多树木遮挡,根本就看不清楚。

也许是对于科学的执着终归还是战胜了恐惧。也许正是有了科学家们的这种献身和执着,才有了我们现在这样高度发展的文明。

思虑了一阵,三人终归还是跨进了这条鲜艳得几乎欲滴血的警戒线。

平静,出乎意料的平静,什么都没有,预想中也许是惊天动地的灾变却没有发生!

虽然跨过警戒线时正好又有了一次小小的地震,可是,在三人强忍着没有转身就跑而是抖颤着趴在地上,强忍住了心中的恐怖感觉,果然不出所料,两分钟后便一切归于平静后,考察组的成员们终于再次移动起了脚步。

只是,每往前一步都会发现新的动物尸体,死状也是千奇百怪,不一而同。让他们的心里始终都在打鼓,疑惑也越来越重。

“这里的地貌还真是奇特!”白京说道。在来这里之前,他曾经查找过关于飞天岛的资料,所有的记载都是到雨林这儿便结束了。对于雨林,也只是提到了这里边的繁多的物种,临出发前,白京才从情报局一个朋友那里打听到,现在所有的文字记录其实都是到一道红线便终止了。

而当白京想要问更多的时候,那个朋友却三缄其口了,说是国家级机密不可以吐露。

现在,自己终于能够见证这红线那边的事情了。地上是红壤,这是天府之国独有的土壤,也是最肥沃的土壤之一。然而,让白京觉得最不可思议地却是那些个错落有致的小山峦。

这本来是盆地常见的丘陵地形,但是,这些还几乎不到十米高的小山坡上却有着不化的积雪,上面甚至还生长着只在天山才有的雪莲。

这些小山竟然象是无数的雪山的山顶的部分!就象下半部分全部深藏在了地底一样!可是,自己等人明明跨过那条红线没走多远,而且,在线外看这里应该是一段开阔地呀!

只是一道线。线的这边和外边竟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天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三人心中的迷团越来越大,眼前的所见所闻已经完全的不能用常理来解释,回头再看看来时的路,却发现地平线上就是一大圈的红线,那红线之外的竟物全部变得模糊不清了。

“还往前走吗?”白京在询问。

“进都进来了,咱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林波说道。

“就算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要破解这也许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巨大的生物谜团!”尚海已激动得有点发抖。

第十章 不可思议的景象随手捻了一点雪在手上,一股凉意慢慢扩散开来,雪竟然在白京的手上快速的溶化成了小水滴!

白京三人被这雪的快速融化给吓了一大跳。

这是真的雪,不是那种肥皂剧里的那些个人造雪。然而,这温度也太不正常了吧?!有着这样不化积雪的地方至少应该在零下十度以下,但是,现在三人穿着平常的衬衣和长裤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寒冷。这,怎么会有如此矛盾的地貌出现?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区域啊!

“太奇怪了!”林波指着一头全身雪白的长颈鹿。这本来应该生活在热带草原的生物,现在,却出现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而且,从来没有看到过有长颈鹿竟然是雪白的,这完全颠覆了林波的知识驾构。

不但如此,这头长颈鹿友善地冲考察组三人笑笑,是的,就是在轻笑!林波能够看出它那种眉梢眼角和善的笑意,然而,对于刚刚跟在考察队后面胆颤着一起进来的几只小动物,它却突然的轻叫了一声,接着从口中喷吐出了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烈火!

听到惨叫声后三人猛然回头,却看见几只长了三只耳朵的怪兔和一只似猪非猪、两条尾巴的野猪般动物一瞬息间变成了几团凄凉惨叫着的火球,接着慢慢的倒了下去。地上那些焦炭状的怪异尸体,原来竟然是面前这只怪异的长颈鹿给弄出来的!

定了定神,看到雪白的长颈鹿慢慢走远,从惊吓中回过了神的三人终于决定再继续前行。越是未知的东西越能够激发起人类的好奇心。

其实三人不知道,他们已经在生死边缘上走了一回了。只要跨过了那道红线之后,便再没有回头路,只能一直走向那不知名的终点,一旦因为胆怯而想要停止或是犹豫不前,那么,那些对他们现在还算友善的动物便会成为收命的小鬼。

现在,再来说说我们的猪脚。

看到几乎要撞到自己身上,隔自己只有不到一米远的这架银鹰,杨名抹了把冷汗。其他三女也是大口喘着气说不出话来。

“还真是悬啊!这飞机掉落的还真是地方!”杨名感叹道,要是被这疙瘩撞上,那只怕自己就算有再强大的精神异能,就算自己近段时间**已经得到了强化,也得交待到这里了。他可不想放弃自己的**随便搬家,别人的身体再好也不是自己的,人嘛,总是有着某方面的执念。

“对不起,让你们受惊吓了!”李元龙汇报完毕后,终于看到了几乎象是从一片黄沙里捞出来的现在已经缓过神正在拍打着沙粒的杨名几人,赶忙道歉。

好在杨名等人了是比较大度的人,再说了,别人是军人,正在执行任务,谁叫自己几人别的方向不跑,怎么偏偏就跑到了飞机迫降的路线上。

“没什么,这飞机也不是你故意开来撞人的。”杨名笑道。“我叫杨名,这几位美眉都是我朋友。”

“你好,我是他的女朋友,我是谭小秋。”谭小秋落落大方的伸出了手和李元龙握了下。

“我是个演员,你叫我小黄吧。那个是蓝燕,这几只老鼠是这个大神棍的宠物,呵呵。”小兰看到这有点傻的阿兵哥有点好笑。

李元龙迟疑了一下。他的姓名应该是保密的,可是,他看出了杨名和三个美眉脸上表露的真诚的笑容。就连杨名肩膀上的蓝精灵和两只巨鼠也对着他点了下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我叫李元龙,目前还是单身!”当李元龙说出这句时,自己都臊红了脸,还好有头盔挡着,要不然怕是恨不得钻进地下。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难不成是因为几个美眉把沙拍干净了,被几个美眉的艳丽惊呆的自己,大脑出现了瞬间空白,才会说出这样潜意识中的话来?

好在杨名也没有在意。只是小兰有点不爽的看了这正低下了头的阿兵哥一眼。“你单不单身关我们啥事?真是无聊!”

“我看你身上肯定也没带什么吃的,不如跟我们一起就地搞个野炊吧!”杨名提议道,“反正游艇上东西挺多的!”

李元龙看杨名并没有任何奸狡的成份在,本想答应却想起这架现在唯一幸存的飞机可是高技术的结晶,就连他现在戴的头盔,也包含着国内数十项专利,更不用说那架价值不菲的飞机了。

而如果婉拒的话,就显得自己太过于在意这架飞机,只怕杨名等人说不定也会猜到这架飞机的贵重。

“喂!喂!”正在左右为难时他头盔上的通讯指示灯亮了,李元龙赶忙应话。

“我是塔台,我是塔台,听到请回答!现在,无法给你提供救援,海面上起了浓雾,而且,磁场仪正在无绪变动,无法得到你的准确坐标!你就地寻找食物补给,耐心等待救援。”

“收到,收到。1号就地休整,等代救援!通话完毕!”关掉了通话器后,李元龙也只得放下了心事,暂时和杨名他们一起烧烤起来。

杨名边烤着肉边说点笑话打散有点尴尬的气氛,蓝燕只顾逗着君子或是不时的捉弄支支王一下,换来水玲珑喷在脸上的轻轻水箭。而小兰和谭小秋一边一个紧腻着自己,就连蓝精灵也不太爱搭理李元龙。

“李大哥,你飞机开的好好的怎么突然从天空上掉了下来?”杨名这个自来熟不到10分钟便套出了李元龙的名字,“大哥!大哥!”的叫得不亦乐呼。

“我正在执行任务的时侯,天上突然冒出一大团的黑云,接着就出现了无数道的闪电,我和我的队友全部都飞散了。”李元龙有点悲伤的说,他还不知道杨名几个就是他任务要监视的目标,想起那些死去了的战友,李元龙的眼眶也是有点湿润。

“我们也是从海面上过来的,刚刚的景象简直吓死人了,海面上出现了老大的一个血骷髅。”蓝燕突然抬头冒出来这么一句。

“你们刚刚在海面上?难道。你们是做游艇过来的吗?海边那架游艇是你们的?”李元龙突然反应了过来,是啊,眼前的这几个男女的确不同寻常,身边竟然还有着一对从未见过的巨鼠和那只象人般灵巧的蓝皮怪鼠,难道这就是自己要监测的目标?

“嗯,我们是一起做游艇过来的。”谭小秋尝了下杨名烤好的肉,味道竟然还不错。

“那你们看到了什么样的景象?”李元龙追问道。

“我们看到了海面上起了好大黑云在和那血色骷髅争斗。”杨名细细的和李元龙说起了刚刚在海面上发生的异景来。

“大哥,不太对劲!莫名其妙起大雾了,你看海面上飘起的怪雾!”蓝精灵突然开口说话,把李元龙吓了一跳。

会说人话的老鼠?李元龙吃惊的看着蓝精灵,三女看到他的傻样全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众人还没笑多久,就看到蓝精灵在着急的乱跳,大家随着她爪指的看去,海面上竟然莫名其妙的飘起了一阵怪雾!

先是怪异的黑云,现在却又起了浓雾了,这飞天岛,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古怪?而且,那黑云能够影响磁场仪,现在,这浓雾也能。李元龙手中的仪器开始象失去了控制一般的“刷刷刷”的开始乱转。

海面上,开始还只是一丝薄薄的雾气,但是,这雾气却以极快的速度在汇集,变得越来越厚。这雾气流动着,慢慢把视线内的一切融进了这雾中,使得能够看到的范围越来越狭小。

不到十分钟,刚刚还能极目海天的视线,现在却连方圆5米开外就再也看不清楚了,雾!天上是雾,地上是雾,海上是雾,到处都是雾蒙蒙的一片,让人失去了用眼力观察的能力,这突如其来的怪雾让几人目目相望,心里边不由得有了些惊慌。

支支王等几鼠已经靠在了杨边的身边,这雾给了他们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这片大雾就好象一只等待着进食的怪兽,在开始向着众人慢慢的逼进。已经有紫气在雾中开始萦绕,散发出的寒意传递到了空气之中。

杨名觉得这紫气给了他一种冰凉的感觉,就象是一把冰刀,想要慢慢地侵蚀进他的身体。杨名用神念探测了一下,一种黑暗和邪恶让杨名打起了干呕。

这紫气在这片大雾之中,就好象鲨鱼在海洋之中一样,它便是王者,它便是主宰。

“大哥,那雾中的紫气好象有生命!”蓝精灵说道,她用电波探测过这些紫气,本来对于气体,电波是能够穿过了,但是,那紫气,却反射回了电波,而且,还改变了电波的频率。

“我知道,大家都靠紧一点,看看这紫气到底要做些什么?”杨名说道,一边把三美都往自己身边拉了拉,“李大哥,你也站过来点吧!这紫气太过古怪了!”

李元龙往杨名发出声音的地方靠了过去。

“我用次声波检查了,这紫气不具有生命形征,但是,却受雾团中心某东西的控制,他们是通过一种电波来交换信息的。”这和杨名刚刚开神念探测的结果一致,杨名的神念也是在雾中的某处碰到一团东西,然后被狠狠的反弹了回来,到现在都还一直有种郁闷的难受的感觉。

这些紫气以杨名几人为中心收缩缠绕了起来,越来越密,就象是一只蚕在结茧一样,只不过,吐丝的不是位于茧中的各位,而是不知名的生物。

“飞天岛发生奇怪的异变,现在跟我同时被困住的还有另外几个人。”李元龙打开通讯器,还好,这雾形成的怪茧并不隔断无线电通讯。

“发生什么样的异变?”塔台那边好象又多了不少人,似乎有人夺过了通讯器,声音非常急切:“跟你同时被困的是什么人?”

“拒绝回答,我需要验证你的身份!”李元龙说道,塔台的那边似乎很嘈杂,似乎很多人在争吵着什么。

身份的验证很简单,由李元龙的直接上级证明了这几个人的身份,只是结果却让李元龙很吃惊,这几个人竟然都是上将。在任何国家,这上将都是凤毛麟角,而五位上将聚在一起,绝对是让军界要震三抖的大事。这么多人凑在塔台那儿在干啥?

“他说他叫杨名。”李元龙说完这句后,明显听出那头的呼吸粗重了许多。

“你就跟他在一起吧,不管发生任何异变!”沉寂了一会之后,话筒的那头传来带着命令的口吻,“至于那架飞机就暂且做为第二保证吧,一切要以杨名的生命为第一要务!”

李元龙明白这句话的含义,这就是间接的说,这上亿的科技结晶,在杨名有危险时也可以放弃!这个杨名,只是看起来色和文弱了一点,却并没有什么特别呀!还有就是他身边跟着三只怪异的老鼠而已。

军人的天职就是无条件的服从命令,既然有了指令,李元龙就又向杨名靠了靠。这是人的一种本能反应,人总是认为危险来自于正面,因此,李元龙以为这样子可以为杨名迎来更多的求生机会。

尽管听到了刚刚的对话,明白李元龙保护自己只是一种军人的天职,但是,杨名还是很感动。“李大哥,放心,我们有办法出这片大雾去的。”

这个被紫气包围的十平米的圆雾内,现在多了一个井口大的黑洞,里面闪耀着点点的星光,象是一只眼睛一般在看着众人,里边还不时传来一些细微的声响。众人看到这只雾中突然冒出的怪眼,心里边都有些发毛,三女更是害怕的全部靠到了杨名的背后。

“支支王,你和水玲珑快点挖地洞,咱们从地下走,我用神念试下能不能震住这家伙!”杨名吩咐到。支支王和水玲珑对望了下,就俯下身挖起地洞来,一时之间尘土飞杨,支支王和水玲珑两只巨鼠在打洞的速度还真叫恐怖!

“大哥,我来帮你!”蓝精灵看到杨名聚神将神念强制性的向着雾中的怪眼探去,忙双爪结了个加强的符印按在了杨名的额头之上,一时之间杨名的神念竟然被蓝精灵的妖术给无限制的扩大,在空气之中凝结成了诺有诺无的透明般的实质,硬生生的将要逼进前来的雾气逼得有些后退!

不一小会地面上已出现了一个深深的黑洞,杨名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走吧!我第一,三女其次,李大哥垫后!”

作为老鼠,在沙地上打一个地洞,简直比吃饭还要容易。这个地洞竟然被支支王和水玲珑给打了十来米长,爬出洞口后,杨名看到,那个雾般的茧竟然已经封顶,把空中都给包住了,竟然是存心要将众人困死在这片怪雾里边。

蓝精灵试着冲紫色的雾茧扔出了一道火的符印,这雾做成的茧却没有丝毫的损伤,只是微微的收缩了一下,接着轻轻蠕动一下之后,这个雾茧突然象是被一把巨手从空中抓起,然后,巨钟一样扣向地面上的几人!

“这雾茧有鬼,大家快闪!”杨名的这段时间的进步倒还是真的有用,他所获得的豹子般的敏捷让他抱住谭小秋和刘小兰两美一下子就闪了开去,而李元龙也手忙脚乱的把蓝燕给一下推开。

砸下来的雾茧好象还是扣住了什么,紫色的雾茧开始变亮,越来越亮,紫色的光让几人都睁不开眼来。不过紫光很快黯淡了下来。吱吱声让杨名几人从震惊中恢复,支支王的“吱吱”尖叫声中包含着无尽的愤怒。

杨名看到,水玲珑后爪上的毛几乎全部被烧光了,只剩下光光的皮,而且,上面满是水泡,破了不少,还沾上了沙。水玲珑脚下有一个几乎只能容它自己通过的小洞,看来,躲入了地下的水玲珑一定在这雾茧里面吃了亏,那砸下来的紫光竟然把它给烧伤了。

“怎么回事?受伤严重吗?”杨名关心的问道,对于这怪异的东西如果能够多点了解,只怕便能多一点机会。

“我刚刚也想逃出来,却发现这雾茧会跟着我跑,然后我就被扣住了,后来又有了紫色的火焰,还好我一被扣住便开始打洞。这点小伤倒是没事,养几天就会好的。”水玲珑虚弱的回答道,这短短的两分钟让她现在连迈步都不能了。

巨大的雾茧又升到了空中。如钟般的口开始不断地左摇右晃,想要扣住其中的一个,却由于杨名几人站得比较分散没有找准目标。

杨名几人现在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他们发现,这巨大的雾茧好象是属青蛙的,对于运动的物体特别敏感,一旦有物体移动这巨大的雾茧便罩向那里,而对于加在它上面的攻击,它会原样奉还,你吐火,它便烤你,你浇水,它便给你来点沸水。

而当没人在动之时,那巨茧也象失去了目标般的在空中静止不动。坐在地上,杨名几人动也不敢动,可是,这样子终归不是办法呀,只怕没被这雾形成的巨茧弄死,几人迟早也得饿死。

“办法还是有,”李元龙沉吟半晌,说道,“只是。”李元龙从这短短的几分钟已经看出,这些老鼠跟眼前这个人的关系好象不一般。往往是雾茧刚刚要扣向杨名的时候,便有一只老鼠打横经过并且给那雾茧来上一下,这样雾茧便会改变方向攻击那只老鼠。

杨名看到李元龙为难,也明白了那是怎样一种方法。“算了,还是再坐会休息一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可想!”看到这些老鼠为了自己一个人类竟然愿意以身犯险,杨名也是感动得一塌糊涂,他怎么能够再让这些可爱的朋友们为了自己而受到损伤。

李元龙轻轻的叹了口气,也不再言语。他仿佛有点明白,那些“高层”为什么会如此地看重眼前这个带了神秘异能的人了。

重情,重义,绝对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别的生物的利益!而且是一个能让其它生物为之卖命的人类,从他和这几只怪鼠的交情看来,这些非人的生物竟然可以为他而舍弃生命!

众人呆坐了一小会,杨名突然想到了自己那个章鱼王小弟,这个生物既然拥有了那么长的生命,又是在飞天岛住了这么久的妖怪,只怕是能够想出办法也说不定。杨名的神念急速的冲入海底,开始迅速的搜寻起章鱼王的踪迹。

“大头,你有没办法?”不一小会,杨名便感受到了章鱼王的信号。

章鱼王叹了口气,说道,“办法是有,只是,这飞天岛外围的建筑只怕得全部都被摧毁,大哥啊,这片怪雾也是某种妖物啊,你们干嘛要在这妖族异变的时刻来飞天岛凑热闹呢?”章鱼王抱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