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失踪了?”支支王不确定地问。WWw、QUanbEn-xIAoShUo、cOm

“吱吱!报!教父跟一只鼠出去了,好象很着急的样子!”一只鼠答道,手里拿了一支签字笔,想要支支王签名。这可是目前有史有来第一位通过了四关的明星鼠呀!

“恩?!出去了?”支支王皱紧了眉头。“只怕是出了什么事了!”

随意地在这只鼠的身上划了几笔,这只鼠“吱!”的大叫一声就昏了过去。也不知道这只鼠到底是痛昏了还是幸福得昏了过去,支支王签名的地方有几道深深的血痕在往下边滴着血。

支支王回到指挥所,众鼠还在忙碌,灰皮和二吱这两个打洞高手又在斜坡下挖了个陷坑,还在里面插上了许多竹签,上面还抹了不少辣椒粉,不用说,这肯定又是君子的主意,难怪那家伙总不长个头,每天脑袋里边净是想的这些个整鼠的玩意。

看到支支王回到,水玲珑忙迎了上来,心细的她已经看出支支王好象有点心烦。“出什么事了?

“我可能要离开了,大哥大怕是发生了事情,我想去看看能不能给他一点帮助!”支支王说道,“这里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们了!”

听到支支王的话,众鼠暂停了手中的事情,围了过来。

“吱!大哥大出事了?出什么事?”问话的是君子,所有鼠里面,他跟杨名的感情最深,是他从千鼠之中发现了他,让他成了支支王的军师,而且,还好几次救了他。

“我现在也不清楚,不过估计肯定是出了事,大哥大的财宝都没要!”支支王说道。

众鼠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杨名这视财如命的人居然能够丢下那么大一堆宝物离开,肯定是发生了大事。

“吱吱吱!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君子话说了半截便停住了。现在可是在参加顶级鼠王的资格赛,如果现在离开了,只怕便会被宣布弃权。那样一来,支支王便不能成为梦想中的顶级鼠王了,而那传遍l国的口号,以后只怕也会成为笑谈。

灰皮想了想,“吱!大哥大是人,他都处理不了的事情,我们肯定也帮不上忙,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这最后一关过了,反正也是三个指头捏田螺,吱吱。”他是怕支支王因为弃权当不了顶级鼠王,那么,支支王封的亲王便没有效力了。

“水玲珑,你认为呢?”支支王有些烦燥地看向水玲珑,现在,能帮他下定决心的只怕只有水玲珑了。因为他看出双休、三休他们几只飞鼠都是倾向于灰皮的意见,毕竟人家不远万里来到l国,要求助的也是顶级鼠王,虽然现在鼠王资格赛只要一伸手便能够拿到。

可是,如果自己去帮大哥大,那就只能跟顶级鼠王擦身而过。

看着支支王,水玲珑的眼中充满着深情。“我觉得。”除了隐龙,所有的鼠都紧盯着水玲珑的嘴。

“我觉得应该去大哥大那里看看!”极快的说完,水玲珑低下了头,她有点怕大家此时的目光。

君子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而其他几鼠都或多或少有一种失落感,而飞鼠们却面色灰败。

看大家情绪不高,君子说道,“吱!其小说网.手机站wap..cn实我觉得看大哥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比鼠王资格赛重要,现在,鼠王资格赛对于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挑战性,明天、明天来时只不过是一场屠杀而己,白白地有一百鼠失掉生命。”君子的话有些沉痛。

“可是,如果我们上大哥大那里,便能迎来一场新的挑战!而且,就算支支王因为弃权当不了顶级鼠王,可是,他永远是无冕的鼠王!没有任何一个鼠王能够超越他,因为,他是一只有人类作朋友、为了挑战而自愿放弃的鼠王,这也是最伟大的鼠王!吱吱吱!八五八书房你们说是吧!”

君子的话让灰皮有点汗颜,自己是太看重那个亲王的称号了,其实,那只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己,又不能吃又不能用的。

真正为难的其实是飞鼠们,他们来到l国是为了请顶级鼠王去解救他们的族类,在这么多天的交往和战斗中,他们见识到了支支王的强大,也认定了支支王就是那只天命中的鼠,可是,一旦支支王放弃,他还算是顶级鼠王吗?

有了决断,支支王便要动身。

君子看着大家辛苦了几个时辰布置的机关,说道,“吱!大家等等,也许事情未必没有转机!”

把陷坑上面的掩饰弄开了半边,露出了半个陷坑,又推下了几块檑石,在斜坡上淋上了火油,君子说道,“吱吱吱!走吧!”

看着君子忙碌这一切,支支王苦笑了一阵,“就算明天那些来攻关的鼠明白了又能怎么样?这个世界上具有大智慧的鼠毕竟只有有限的几只!”

出了古墓,除了几只飞鼠之外的鼠们都跟了上来,支支王不由感叹,看来,还是家乡带来的鼠们忠诚度最高呀,当然,还有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兄弟!

古墓中的鼠们听说一路高奏凯歌的支支王现在为了解鼠类的教父主动放弃了资格赛的最后一关,有不少鼠都觉得支支王蠢,但更多的鼠觉得这才是真性情。于是,出了古墓之后,越来越多的鼠加入了支支王的行列,打探杨名现在的位置。

刚刚跟三美会合的杨名还没来得及说话,便看到蓝燕的身上趴着一只熟悉的身影,“君子!你怎么在这!”

“吱吱!换个地方说话吧!支支王他们在林子里!”君子说道。

刚刚还一直想跟三个美眉搭讪的几个男子看到,这几个美眉都跟一个男子显得很亲热还在感叹着这男子命很好时,却被几声尖叫把目光移了开去,几个人正指着一个美眉肩上的老鼠大叫道,“呀,老鼠!”

看到那个男子旁若无人地也从兜里拿出一支纯蓝皮毛的鼠来,那几个尖叫的女子被吓昏了过去。

在林子里,杨名看到了支支王。“资格赛通过了?”

支支王缓缓地摇了摇头。“我弃权了!”

杨名一急,“你怎么这样不珍惜这机会?”

“有时,放弃说不定能够得到更多!”支支王竟然说出了一句哲语。

“也许,这事真的要你们才能帮忙吧!”杨名轻叹一句,“我从古墓能够找到谭小秋他们,也是亏了这只蓝精灵!”

说着,杨名把肩上的蓝皮鼠放在了地上。

“我叫蓝精灵!”蓝皮鼠一着地,便淑女地向各位鼠们作了自我介绍。众人顿时惊讶的合不拢嘴,这竟然是只能说人话的老鼠!该不会是只鼠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