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容多想,队伍已经在慢慢前行了。wWW。QuanBeN-XiaoShuo。coM还好有美人株这个极熟悉地形的人在,要不然,只怕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现在,大家都感到了黑暗中透出的那股丝丝渗透进来的凉意,那是一种极度的寒冷,被稍微擦过一下就会感到冻伤了的痛,他们并没法看到,他们走过后的地方的黑暗之中,慢慢的被一股白气所吞没,接着那些金属墙壁和器具全部结上了淡淡的冰霜。

空中之中那丝丝的凉气,竟然能从毛孔之中穿透进去,然后,象冰锉一样戳弄起人的骨头。

“我看你好看因为伤势目前正处于恢复期,但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一号从四号的手中拿过了喇叭。好象有数万年没有使用过声道了,一号觉得说不出的难受,但是,如果不这样又无法表述自己的意思。

王锋小心地看了看一号。这个怪物的眼力真的很毒,而且说起话来也有着一种压迫人的味道,看来应该是这些怪物的头领。

“我们有最好的基因手段,能够再造你所有受到过伤害的部份!”这话对于一个精力旺盛的男人来说绝对有着最大的杀伤力。

虽然那个被老鼠咬掉的地方现在已经长起来了,可是,是只具其形不具其神,根本不具备应有的功用。德古拉说“也许”要王锋练到第六层后才能恢复功能,可是,那个“也许”是说得那么的小声而含糊,王锋很怀疑德古拉话的可信度。

四号崇拜地看着一号。

没想到数万年没听到过一号说话,一号现在发声仍然是那么动听,而且,似乎一号的演讲艺术比起自己来还是要强上那么几分。也许是自己曾经被古代阿拉伯那群愚民尊为所罗门王后,就减少了这方面的修行吧?四号这样给了自己一个解释。

“你们怎么表示自己的诚信?”王锋舔了舔嘴唇,这个嗜血的动作让乌贼星人心都悬起来。

这真是一个难办的事情,王锋又没有同伴,他肯定不放心被推上手术台乖乖的让他们做实验,而乌贼星人也不放心让七号总是攥在王锋的手上,王锋铁钳般的手已经在七号的手腕部留下几道乌黑的印子。

“不是还有几个人吗?”四号自作聪明地又拿出一个小型的喇叭,看来他备用的这种东西还不少,肯定是怕随时会有同类抢了他的风头,“他们肯定能够有共通语言!”

一号脸色冰寒的瞪了四号一眼。那个完美的试验体杨名可关系到他们乌贼星人的将来,如果眼前这个人提的条件是要带走试验体,那只怕到时只能牺牲七号了。

四号也觉出了自己这话好象说的不是时候,九双眼睛都死死地瞪着他。心里边暗骂这个混蛋坏了事的家伙。

“哦,这个古怪的地方还有人类?哈哈哈,带来看看,说不定是老相识啊!”王锋大笑道,心里边已经猜中了几分。

在上岛之后他也搜寻过谭小秋的气息,但是,那气息只到海啸的地方便没有了,他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谭小秋。

一号迟疑地点点头。意识流传输到了乌贼星人七号的脑中,“如果这个人提的条件是要带走试验体,那么我们将不惜一切留住试验体!”七号得到这消息后脸上一片死灰。

门缓缓的被打开了。

“快点进来把门关上,要不然只要几分钟黑暗便涌进来了!那极寒的气流一直追踪在外面!”几个人慌乱的逃了几来,可不正是美人株带着谭小秋一行进了王锋打斗的这间屋。

王锋看着鱼贯而入的众人,脸上阴晴不定。

首先进来的那个美女看起来美得有点不象是人类,只披了件女装,她背着一个没有知觉的人,由于头部斜着,看不清脸,不过看那体型竟然是一个昏迷着的男子。

紧跟在后面的,却是谭小秋,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人。再后面的却是两只巨大的老鼠,“老鼠?果然是你们这群混蛋!”

王锋的牙咬得咔咔作响,手里攥着的七号已经痛昏了过去,嘴里发出一些不连贯的音节,看来这才是乌贼星人的本来语言。

“谭小秋!你怎么会在这儿?他们抓了你?”王锋眼神复杂的看着谭小秋,又狠狠的瞪了乌贼星人们一眼,对于她,他始终恨不起来。

“哦,你也被这些人抓来了吗?”谭小秋淡淡地看了王锋一眼,面上的表情并没太在意。她转身从最先进来的那个女子身上接过了那个赤身的男子,小心地放在地上。

而那个女子放下男子后便飞快的躲在了最后。美人株此时出于生物的本能,对面前这个非人的王锋有着种内心深处的恐惧。

门关上了。虽然关闭得很快,但是还是有部份黑暗涌了起来。这些黑暗的比重似乎比起空气要大上许多,进入这间屋子之后便顺着地板延伸开来。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后续的黑暗支持,在铺满了整间屋子之后,黑暗变淡了许多。现在,地面都朦胧在黑色的淡淡烟气当中。众人能感觉到脚底踩着的部分里边,有着一种深深的寒意。

王锋终于看清了那个赤身男子的脸,竟然是他恨不得生啖其肉的杨名!

王锋拖着七号,大步走向杨名。那几个怪物却成半圆形围住了杨名,身上也亮起一种奇特的光,看来是要保护杨名。

“吼!你们给我滚开!”王锋已被仇恨给冲昏了头脑,咆哮着冲向了杨名。

见王锋发起了狂来,谭小秋吓了一跳,张开双臂小心地把杨名护在了身后,这个动作更加刺激了王锋。

一号手里边亮起了一丝光晕,一层透明的罩子刷的从他手里边冲出,一下子笼罩住了王锋将他隔在了另外一边。

咆哮如雷的王锋一下子就被挡住了,“又是那种该死的、透明的薄膜状的东西!你们以为这样层次的能量罩就能挡住我?”

王锋嚎叫着,把手上的垃圾七号随意地往身后一甩,扬起铁拳便砸向这层东西。只要他的破坏力超过这层东西恢复的极限,那么便能够打到后面的杨名。仇恨让他忽略了身边的一切。

三号从半圆中脱出,接住了七号,然后重又回到半圆中,七号则被他放到了身后。

王锋的怒吼越来越大声,见王锋并不能冲破困住他的力场谭小秋他们也放下了心,乌贼星人们冷眼看着王锋对着能量罩的冲击,他们在等着王锋力竭的时候,那时,王锋便只能成为毡板上的鱼肉任由他们宰割。

飞天岛外。

此时一个五彩的球面已经完全成型。看来人的力量真的是无穷的,竟然硬是把那么大围住了一个岛的能量罩子给刷上了一层漆。李清宁笑着用高倍望远镜看着眼前这宏大的工程,李清宁越看越皱眉头,这么大的一个能量罩子竟然没有半丝的缝隙!

“工程兵从海底掘进,看能不能挖洞进入飞天岛!”正准备下达新的命令,突然一幕景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咦,那是什么?”李清宁看到一个士兵好象在同一个地点已经倾倒了数十桶油漆了,现在还在那个地方忙碌。

“把步话机交到那个士兵手中,要他汇报详细情形!”

士兵显得很激动,能够直接跟将军对话的士兵毕竟是少数。“报告首长,这里有一个洞口,刚刚好能够容一人通过!”

“好,太好了!你立了一个大功!回去我就升你的职!”李清宁轻拍了一下手。那士兵也激动的啪的在护罩上双腿并齐敬了个军礼,却没料脚下一滑,惨叫着从护罩上摔了下来,扑通一声掉进了海里边。

李清宁兴奋的搓着手,终于找到漏洞了,他进行这么多的工作,就是为了找到这样的一个地方。

他可不相信这么大一个球面没有一点破损的地方,只要找到一处,便能够作为突破口。

他可不知道,这个力场所构成的护卫球面事实上还真的没有任何一点破损,只不过是德库拉离开的时候在天顶上撕开了这个小口以及王锋进入飞天岛的时候在地面某处破开了一个口。杨名他们和三人考察组进入时都是被人为控制自动打开的。

从天顶上的洞口鱼贯而入了数百个士兵了。他们都是最精锐的突击队,由于被隔绝了电信,他们将依靠小分队的智慧对付里面未知的事情,人类在面对神秘未知的事物之时,总是充满了警觉和好奇。

而另一个洞口在两小时后也被找到了,士兵进入了速度快了许多。在进入了一个加强营后,李清宁命令部队原地待命。不顾身边参谋人员们的反对,李清宁也爬进了这个五彩的漆球,他要给他的士兵们做战前的动员。

“士兵们,你们都是最英勇的斗士,在你们的前方还有未知的、强大的敌人在等着你们,但是我坚信,你们,这些l国最骄傲的子第们,一定能够战胜他们!”李清宁在进入这个漆球前已经从保密专线中知道了飞天岛内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保密资料。

情报局以前的时候,也曾派出一些特工想要潜入飞天岛的腹地,但是,当越过雨林之后,在进入一道红线后便失去了联络。到今日为止已经有数百名优秀的特工失踪。

而几天前,一个军队和情报局都密切注意的神秘人物突然进入了这个区域,然后就发生了一系列的灾变,而且,随即便有数架国内最先进的侦察机坠毁。

而从飞天岛上面出来的一个三人考察组说,飞天岛上有一个压缩空间,上面有一个外星人基地,他们的科技领先地球很多。

而现在,李清宁的任务便是从这个飞天岛上搜索那个被军队和情报局所共同观注的人,也许,将会面对那些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外星人。

拿出一叠打印出的杨名的照片,“你们的任务便是搜索这个人!并且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他!这个岛上有许多未知的生物,他们具有神秘的力量,但是,我坚信,我们的士兵是世界上最优秀的!”

李清宁还是决定将这座小岛上有士兵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生物的事情告诉士兵们,这样,他们有了心理准备之后也许会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

“还有问题没?”李清宁的目光缓缓的扫视过手下的每一个士兵。

“没有了!”士兵们都坚定的回答。

“很好,即然大家没有问题了,那就。出发!”李清宁手一挥下了命令。

从传令兵手上接过了杨名的照片后,全部看完了的部队士兵们开始以扇形向飞天岛腹地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头,照片上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呀!竟然出动这么多部队找他?”一个士兵一边小心地看着前方,一边低声地问他前面的连长道。

“别问那么多,这不是我们能够知道的!”连长肖飞呵斥了一句。他心里也觉得奇怪,照片上这个人明显不象是军人,看起来有点邪邪的笑容,整个人就象是个标准的斯文败类,说他是个军人倒不如说更象是一个混迹在社会中的流氓里的军师,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惊动军队?

“头,前面五点钟方向发现一架飞机,是我们自己的!”步话机里传来这样的声音,虽然那个巨大的漆球隔绝了内外的通讯,可是,在这漆球内,内部的通讯还是畅通的。

一架不大的飞机呈现在肖飞的面前。看到机腹上的五星,肖飞知道,这是正在服役的军队飞机,虽然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型号,而且在军事杂志和军事网站上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飞机,估计是情报局内部专用的最新型号。

“飞机上的飞行员呢?”肖飞问道。

“没有发现飞行员!估计已经遇难!但是,发现了一道古怪的痕迹!”士兵指着浅浅的几乎不可见的痕迹说道,“这架飞机应该是迫降的,不知道之前遇到过什么,机翼上还有烧焦的印记!”

“向营长汇报!在营部下达指令前,留下一个班看守住这架飞机!”说完,肖飞带着士兵继续往岛心处进发。现在,士兵们都分散开了,以漆球为边缘线每两米站立了一个士兵,然后,向着岛心进发。在这样的搜索方式之下,肯定有什么都会无所遁形的被搜索出来。

“进入雨林了吗?”听到这话的李清宁心咯噔了一下。前面是已经快要进入禁忌的地方了,现在,前路肯定是危险重重,不知道什么东西在等代着自己这群人。

a市现在也乱成了一团。

那些善男信女们都挤上了a市的那几座小庙里,不停的叩拜。一些心头有鬼的人也在准备着逃亡,因为他们听到那样的传言,“那个骑着龙的天将将会降临a市带走八百大奸大恶之人的首级离开人间,回天庭复命。”

而之前忙乱的几乎响彻了整夜的警报也让市民们的心悬了一夜。那个肉眼能见的飞天岛彩球也被人们形容成了“龙穴”。

东方胜也回到了a市,他从德库拉的口中知道王锋离开了血池现在在飞天岛上,他以为这样庞大的军队是冲着王锋去的,看来肯定是王锋惹出了什么大祸。

现在,就算王锋的能力已经远超普通人,可是,在军队的围剿下,只怕也会凶多吉少。他回a市只是想聊尽人事,看最后能不能帮王锋收尸,这算是他最后为朋友做一点事情了。他借着送油漆的名义回到了a市,却不知道,军队其实是冲着杨名去了。

m市。一间豪华的地下室里。

“家主,现在事情发生了变化,没有完全进化的血魔离开了血池上了飞天岛!”一个匐匍在地的黑衣人恭顺的说道。“而且有大批部队上了飞天岛,我们的人现在根本没机会上去!”

“飞天岛!”被称为家主的人沉吟着,“那上面有一些特殊的存在,我们惹不起,不过,血族的那老家伙尼古拉曾经给血魔占过卜,他不是一个短命的人!说不定这次在飞天岛上会发生一些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你们就在外围探听着消息吧!”

“是!”趴在地上的那个黑衣人慢慢溶入土中,然后就消逝不见。看来这是个能操纵着五行之土系的异能者。

王锋还在挥汗如雨的不断咆哮。

他没想到这层膜竟然比他进入星门的那层还要厚实,这半天了竟然好象还没有丝毫后力不继的现象,反倒是自己已经在开始气喘。

可是,如果就这样罢手,他又觉得不甘心,那个杨名,他毁了他的一生,夺走了他喜欢着的女人。如果错过这一次,又不知道这家伙会躲在哪里去。他好不容易想到制造血案的方式激杨名出来,没想这家伙竟然跑到飞天岛躲了起来,要不是这次适逢其会,只怕又找不到这该死的仇人。

又狠狠的砸了一会这该死的力场能量罩子,王锋终于感觉到有些累得不行,停了下来喘了口气,却看到仍然是一脸戒备的乌贼星人,突然想到什么,哈哈一笑明白了过来。

“我倒忘了你这能量力场是有资源供应着的,那我和你耗个啥劲呢?”

被拔出地面的美人株立刻失去了皮肤的光泽,整株瞬间之间变成了惨绿色,接着连带着树根枯萎,面部那悲伤的表情也快速的僵化着,看来,她们必须要有土壤才能够生存。

不过,王锋可管不上这么多,现在,他决定跟乌贼星人耗上了,就看看谁的耐心更好了,等到乌贼星首领手里边的那个发出能量罩的东西用完,看我整不死你们!王锋这样心想着,却没见到一号首领的面色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冷笑。

地面突然又是一阵剧烈的抖动。这次的抖动震幅更大,时间也更长。而王锋就象是在美人株上睡着了一样,只是眼睛似张非张的。

或许是因为有了那层透明薄膜的保护,被围在里面的杨名等人倒没有象开始一样满地乱滚,而雨林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可怕的兽啸。

每个士兵都握紧了手中的枪。刚刚那震天的啸声,让他们意识到了危机就在身边不远了。雨林的范围并不太宽,只是两小时,士兵们便都到达了红线外的五百米开外。他们在等代着指示。

眼前是密密麻麻的各种动物,他们都在红线的边缘在仰天狂叫。开始隔得远这叫声已经叫士兵们心胆欲裂了,现在,这样近距离地看着这些凶狠的猛兽,有许多士兵已经摇起了筛子。

他们可以正面面对着敌人,可是,这些多数量昂天怒吼的猛兽,可不是他们能够视若无物的。

“报告,搜索队已经到达红线外,还没有找到目标!现在,前方是近500米宽的猛兽和毒蛇组成的生物圈,搜索队等待指示!”

李清宁在飞天岛的地图上划了一个圈。

这个飞天岛还真是奇异,那些猛兽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围聚在红线之外?如果要让他的士兵们从猛兽组成的五百米宽的密密麻麻的地方通过到达红线,只怕再胆大的士兵也会丧失勇气!

难道需要来一场屠杀?生生地用重火器从猛兽圈上杀开一个缺口?李清宁觉得为难,他一向是一个足智多谋雷厉风行的军人,但是现在他却躇踌了。

“开枪警告?”如果枪声惊动了这些正在对着红线之内不知为啥狂吼的猛兽,只怕在铁蹄的践踏之下,将会有无数的士兵会丧身。现在,由于坦克、装甲车、直升机等大型运兵器械根本便进不到飞天岛内,只能依靠士兵个人的力量来完成任务。怎么通过这个猛兽带呢?

“该死的!怎么办才好!”李清宁骂了句,作为一个儒将,他已经很久没有出过恶言了。这飞天岛时不时地便来一阵剧烈的震动,而随着每一次震动的到达,雨林中便会响起让人惊悸的兽啸。难道,这震动跟兽啸之间又有着什么关联不成?!

“这些猛兽之间互不侵犯,它们甚至和天敌站在一起!狼和野兔,老虎和羚羊。”话务员重述着从雨林中传出的消息。

“你说什么?这些猛兽之间互不侵犯,它们甚至和天敌站在一起!狼和野兔,老虎和羚羊,这些根本就是不属于这个温湿气候带的生物呀!”李清宁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这些东西又是从哪个地方冒出来的?这飞天岛可是四面环海呀!硬是出现了不该存在的动物,这简直是见鬼了!

“命令,以一个班试探性到达红线之处!不许惊动这些野兽。”李清宁以一个将军的身份来指挥一个加强营的行动,他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那未知敌人的强大,让他觉得只有自己亲临指挥心里才稍稍放心一点。

李清宁的语气很沉重。他知道这个班的人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只是,现在他不得不这么做,这是军人的职业所赋予的神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命令传达到了雨林。

肖飞看了看他的士兵们。然后,说道,“我,大头,小黑……我们几个向红线靠近,如果我们有什么不测,部队后退两百米,另想办法!”

肖飞把手里的枪子弹退膛,然后,背好,“大家都这样做吧,如果野兽撕咬也不能反抗,否则会给战友们带来更大的伤害!一但这些猛兽全部抓了狂,情况绝对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

士兵们噙着泪看着肖飞,“连长……”勤务兵拉着肖飞的衣角。

肖飞点到的都是一些老兵,看起来还能够正常走路的那些。

“走吧!”肖飞带头轻轻的,试探着走向一头非洲狮。

狮子有些不悦地甩了甩头,对于这个敢从它肚子下面爬过的小东西喷了口热气。狮子口中的血腥味让肖飞以为自己的头已经不见了,摸了摸,发现什么都没有少,才又继续前行。

于是,或鱼跃,或侧滚,肖飞从猛兽们瞪得溜圆的眼睛下来到了红线边。

长呼了一口气,大头,小黑等也陆续来到了身边。

“这些猛兽竟然不攻击人!还真是古怪!吓死我了!”大头喘着气,他的衣服已经全打湿了。

“报告,先遣组已经到达红线位置,猛兽没有攻击!重复,猛兽没有攻击!”听到这个消息的李清宁松开了手掌,这才发现手心一片鲜红,已经被自己的指甲攥破了,手心里边敬是因紧张而流出的血。

“一半士兵到达红线处,另外一半在野兽圈外接应!”李清宁知道刚刚算是又过了一关,这还是因为动物们都和天敌站在一起给予他的灵感。

又是一阵剧震。猛兽们开始**起来,怒吼之声越来越大。站在红线边的士兵现在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这些猛兽猛地往红线一冲,将要迈过红线的时候,又害怕的刹住了脚。这一冲一停又让许多士兵湿了裤子。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战斗呀!面对这些怪异的猛兽,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更有一些年纪很轻的士兵哭起了鼻子。

“士兵们,你们都是好样的,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敌人,不管他们是猛兽还是毒蛇,不管他们是人类还是怪物!”一个洪伟的声音响起,开始抚慰战士们受伤受惊的心灵。“不管前路有什么,我将始终跟你们战斗在一起!”

低泣声已经停了。越来越多的战士看着场中行动缓慢但却有力坚定前行着的身影,他肩上扛着的将星映花了战士们的眼,这是个经历过无数次战役的将军!李清宁竟然走到了战士的前面!

似乎也知道这个肩上扛着将星的老人的与众不同,猛兽们挤开然后硬生生让开了一条能容老人走过的小径。老人走过的地方又被猛兽填满。

跟在老人身后的传令兵则没有那人那样的魄力,他只得高一步矮一步地从野兽们身上翻过。还好,这些猛兽并不攻击人。

“士兵们,根剧已知的资料,进入这个红线之后便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里面我们将再不能使用无线电通讯,所有的一切都只能依靠我们每一个士兵随机应变的能力。但我相信我们的士兵是最优秀的士兵,我将跟你们一直战斗!出发!”将军的话点燃了士兵们的热血,已经有不少士兵迈过了红线。

李清宁看着士兵们那些士兵刚刚一过红线,便马上从他的视野里消失,忙整肃了一下心情,也跨过了红线。他以为这红线只是一道幻影式的屏障。然而,过了红线后,李清宁发现,他的眼前没有他的士兵!那些士兵们都到了哪里?

传令兵从李清宁跨过红线的地方也跟了进来,正看到李清宁在发呆。

“副司令员!副司令员!”李清宁清醒过来,看到自己的身边只有这一个传令兵,没想到,自己这个司令现在也只有一个兵可以使唤了。

“见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清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现在,肖飞他们算是人最多的了。他们临时组建的这个班都是从同一个地方进入的,因此,才能有一个完整的班的建制。

“看来,这个空间有些古怪!每一个进入的地方都面对着不同的空间!”李清宁这样分析。

肖飞现在也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已经急行军了数公里,却也没有发现别的战友。在路上,他们也发现了许多动物的尸体,但是,他们却没有发现杀死这些动物的生物。

李清宁也是一脸纳闷地往前走。他有这样的自信,就算每一个进入点都是一个不同的空间,但是,这些空间一定在某处有个交点。在交点的地方他便能够看到他的士兵。

肖飞他们是最先到达那个小湖的。现在,这个曾经被烘干了的湖泊又积起了一米多深的水了。从望远镜中,肖飞看到湖心处的亮光。

“就地休息!两小时后看有没有兄弟部队前来!”肖飞说道。

第二个到达的居然是李清宁。他走的这条路竟然是到星门处最近的一条。也不知道当初那些外星人怎么会没有挑这条路而是让白虎领了杨名他们走了一条远路,或许是因为他们坐着飞行器因此没有距离远近的概念吧。

不过,李清宁可不知道这些。他现在很激动,因为,在湖边他看到了他的士兵。在刚刚走到湖边还没下水时,他便看到了肖飞。看来,这湖应该就是所有交叉空间的交界点了。

“报告副司令员,加强营二连连长肖飞携士兵十一名前来报到!”

李清宁满意地看着肖飞。从进入漆球之后,这个上尉的表现就一直那么抢眼。

“我们在湖边发现了一些宿营的痕迹,应该是三个人,他们在这湖边呆了很长的时间,并且扎了一个木排!”肖飞说道,“这个湖前两天应该还都是满的,只是在近期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干涸,现在又积了一些水!”

“是溶岩烘干了湖水!”李清宁的目光落在一些暗红的岩石上说道。

越来越多的士兵来到了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