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名开着他的车在路上慢慢地晃荡,反正时间还早,不过这时速能够达到三百公里的悍马现在被他开成了牛车倒也是他的本事。wwW。QuanBeN-XiaoShuo。cOm一时间,马路上喇叭声直响,可是,那些交警看了看这辆慢吞吞的悍马,冲杨名身后按喇叭的司机一个敬礼,“对不起,闹市区不能按喇叭。”

“可那辆车开得实在是太慢了点呀,这里是单行道,这样子开车,会耽误多少时间呀。”

“在闹市区的马路你见到过有最低速度的限制吗?只要他没有停车在路中央,你就得跟在他后面慢慢开!”交警理直气壮的说道,只是,如果这车真停在路中央,他也怀疑自己有没有胆抄这辆车的牌,“gatp001”,这可是全国通用的特牌呀!

“岂有此理,你。”

后面这车的司机看了看悍马的车牌,他看到这交警说起这车的时候明显有点底气不足,这车牌很奇怪,不过,现在已经实行了车牌的个性化,他看不出那车牌有什么不同,一样的蓝底白字,说起来,自己车牌的字母比起那辆悍马还多了一个。

这辆车的司机也是个有钱人家的败家子,开了个九百多万的奔驰800以为在这座不大的市级城市里面已经算得上是第一车了,谁知道前几天看到一个美眉竟然开了辆手工制劳施莱施,还是那种金色的,车牌也挺古怪,竟然是七个零,他这几天都在街上转悠,看能不能再看到那个开金色车的美眉,以自己英俊的外表,再加上从扶桑弄来的密药,一定能让那女的自投怀抱。

现在,前面这车虽然不认得,但是,看起来好象很贵的样子。

被抄了牌的司机越想越气,他也算是横霸一方的人物了,来这里办点事竟然被抄了牌,也不想找那个小警察的麻烦,但是,前面那辆“牛车”可真叫人气愤,得给那辆车一点颜色瞧瞧。

杨名慢慢地摇到了湖光大饭店。正是掌灯时分,车开始多了起来。杨名靠好了车,也不给伟强打电话,就径直走向饭店。他想看看,这么多年没见过了,那家伙是不是长得变样了,也不担心他在没在,按惯例,他肯定是提前三十分钟便已经在约定的地方等着了。

杨名下车的时候,看到一个一脸凶光的奶油小生在看着自己,不过,不认识也就不在意,便施施然进了饭店。

这间饭店有几样特色菜,杨名可是百吃不厌。

那红烧狮子头,杨名可是每到必吃,而且每吃还必打包。这饭店的几样特色菜都是限量供应,好象目前这限量什么的成了一种打广告的绝好手段,大多数人对于那种限量的东西都是趋之若鹜,而有些东西限量更是成了一种身份和身价的象征,有钱都不一定能够买到。

到吧台处先把自己的蓝钻卡亮了亮,预订了四份红烧狮子头带走,然后,杨名开始打量着大厅中的人。

或许是因为骨子里还是一些显摆的念头在里面,杨名现在每到一个地方吃饭都不坐雅间,坐大厅!那些限量的东西流水价般的端上来,就算是不吃,在全场人的注目礼当中也绝对是一种享受。因此,伟强订餐的时候,杨名便强调要在大厅。

扫视了一周,杨名没有发现那个记忆中很羞赧的男孩。再看一遍,诺大的厅里边几桌上就一个看起来很猛的**带着一个漂亮的穿着黑色连衣裙,看起来有点冷的妹妹在悄悄的说着话,再看远处的其它桌子,还是没有,扫视间又看到那个让杨名觉得有点不爽的奶油。

无奈,杨名只得掏出电话打给伟强。

大厅正中,清悦的和弦音响起。竟然是256和弦,杨名“kao”了一句,这东东不是说还只是概念型手机吗?怎么竟然有了实物。

迈步走向那张桌子,他绝对没有想到,这个**竟然会是伟强!他刚刚看这张桌子的两人也看了好几分钟,但却没认出来,这伟强的变化竟然会有如此之大!

在杨名面前的他,早已不再是那个印象中羞赧的男孩,完全是一幅酷哥的模样:他个子高高,肌肉匀称,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豹子般的爆发力,但是看上去却毫不累赘。他的头发很长,在后脑扎成了一个小小的辫子。

至于面孔……已经不是简单的就能用“酷毙”两个字来形容的了!锐利的眼神、白皙的皮肤、冷酷的表情,配上他正在随手抽出一只雪枷放进口中点起的姿势,简直就是标准模特型,威猛无比的酷哥楷模!

上去重重捶了这个**一拳,杨名大笑道,“你是不是去动过手术了?”

“杨名,你怎么又一见面就欺负我!”伟强气急败坏的叫道,杨名自从身体被改造后力气就大得吓人,虽然他自己是觉得没啥,可一拳把伟强给打得老疼。这个伟强,虽然身形变了,可是那声音却还是听起来有点娘娘腔。

“你这家伙,怎么整形也不整整声带!”杨名有些不满,这大块头竟然有这么一付听起来象美眉的嗓子,这绝不协调。

“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我那管家,看能不能把你这声带给整整,你喜欢什么牌子的声音?”杨名开玩笑的说道。

杨名一上来就说了一大通,可是,杨名越说,**还越感动。“杨名,谢谢,真的不用了!”杨名咋听到这异样的声音,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耳朵,又看了看**的嘴。

“坐下再说吧!你就是伟强经常提起的杨名?”穿黑色连衣裙刚刚一直坐着的美眉站了起来。

“你好,我是伟强的女朋友,我叫赵悦。”说完大方地伸出了手。

“弟妹还挺漂亮的嘛!”杨名轻轻握了一下赵悦的手,然后带着坐了下来。那双手给了杨名一种奇异的感觉,杨名觉得那软如无骨的手下好象包含着无穷的力量。

“杨名,”伟强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很粗犷,这才配得上他那雄伟的身材。“弟兄间就不那么多客套了,先点菜,吃完后我有些事要找你帮忙!”

“来份红烧狮子头,一份清炒鸭舌,再一份囟鹅蹼,其他你随便!”

“好家伙,你这三份菜可就要了我半月工资呀!”伟强笑道,“还好我现在能挣两钱了,要不然,你这一顿就得叫我讨口!”

伟强只知道这三道菜的价格,却不知道这三道菜都是限量供应的菜。不过,负责接待的服务员显然认得杨名,因为杨名在吧台预定打包红烧狮子头的时候她正好看过,知道对于持有蓝钻卡的贵宾可以随时点菜和打包。因此,当杨名报出菜名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的异议。

点好了菜,又叫了一件酒鬼酒,杨名先跟伟强碰了一杯。“第一杯,就庆祝多年得见吧。”

杨名这边酒还没喝下,大厅里却吵了起来,一个服务员捂着脸,而那个奶油正在大厅里面摔东西。

“你们这个饭店怎么回事,我点菜居然不给,说什么预定的菜已经排到下周了!凭什么我给钱还吃不到菜!我这么有钱难道还砸不倒你们这些烂菜?”饭店里所有用餐的人都用一付看白痴的眼神的看着他,不少人低声轻骂了一声:“土农!”

大厅的领班走了过来。这是个很清秀美丽的女子,大约二十一二,穿着及地的长裙。一张绝世美丽的脸上,明眸皓齿,有若天仙临凡,在大厅中众人的注视目光之中,显得格外的美丽平静,袅袅婷婷的漫步走来,耳边又带了一个发着紫色光芒的水晶耳坠,随着行走而摇晃,煞是好看。

清丽脱俗的脸上带着看去使人心神安详的微笑,静静的随着她的漫步缓行散发出安详的气息,那不经意间眼眸映耀出的芒彩闪耀看起来有着几道精光,轻巧的步姿走动间飘飘欲仙,更让她周身散发出让人怜爱的少女特有的活泼艳丽的特质。

伟强是第一次到这里用餐,只是听说这里是b市最高级的饭店,想着跟杨名见面应该隆重一些,现在,看到大厅里的男人们眼睛都在放光一般看着场中,而杨名也是一付猪哥相,不由也好奇地看向场中。

那领班走在奶油的面前的面前时轻笑了一下,在奶油嘴巴里还在流着因惊艳而看傻了的口水时,她突然撩起长裙,眼神里边也爆出了一阵精光,接着身上就爆出了一圈水纹般的透明的,肉眼难以看见的气劲,周围的全部景物也随着这气劲的爆出而突然慢了下来。

杨名好似漫不经心的轻挥了一下,一层能量场就把自己三人所在的这桌给笼罩了起来,隔断了领班身上发出的气劲。

伟强这才惊讶的看到除了自己这桌之外,大厅中众人的行动全部的变成了慢动作,所有的一切就象是有导演在放慢动作一样的慢,但伟强知道,这肯定不是。

美女领班慢慢地抬起了腿,缓慢的抬高,再抬高,然后那抬高了的腿在空中慢慢地舞动一圈后,腿踢到了那个奶油的面门,奶油缓慢着飘飞了出去,美女领班又慢慢放下了腿。她脚踩到地面的一瞬间,景物突然刷的又变快了起来,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抬出去吧!”美女拍了拍手,回头吩咐另个服务生,“去张经理那儿支取2万块,就当这家伙的医药费吧,他的下巴肯定碎了。”服务生应声去了。

看完了好戏,大厅里的人们又继续开始用餐。边笑论起那奶油的无知,来这儿吃饭久了的顾客都知道这大酒店的老总是个很有权势的姓曾的人,在这儿撒野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小悦,那个领班好象会控制空间和时间的异能,真的是有点可疑!”伟强说道,他注意到了那个领班离开的时候眼光曾有意无意的落到了他们的身上。

“还是不穿袜子好看些,这领班的皮肤挺好的!”伟强听到杨名大声的说道,“有时间你可以来看看,每周的周末七点到七点三十分时这领班都不穿袜子的!我见过两次了。”

伟强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赵悦,“小悦,杨名一直都这样子,喜欢胡说八道而已,你别在意!”

杨名发现,这个赵悦自从他上桌以后便一直盯着他看,好象自己脸上有着什么似的,一面看,好象还一付若有所思的样子。

经过了刚刚那个小插曲,杨名和伟强重新端起了酒杯。

“这第二杯,就祝兄弟改头换面,重得新生吧!”杨名这句话有点双关,不仅说的是伟强,也说的是自己,对于伟强,他可是无话不可说的朋友,不过伟强并不明白自己到底变成啥样的程度,最多只能从情报局那儿听到点消息,想到这点杨名也是有得自得。

“这第三杯,我就敬二位了,愿我兄弟早日拿上持枪证!”杨名看到赵悦的肩轻轻抖了抖,看来,对于持枪证这个词语有点敏感。

“好了,开场白也完了,伟强,说说你这身材和面貌、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说弟妹吧!”杨名心里有些犯疑,这赵悦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伟强的故事很简单,在杨名考上大学离开a市后,由于双亲因为车祸去世,悲痛欲绝的伟强昏迷过去醒来后脑袋里边头痛了很长很长,去医院检查却查不出什么来,后来那头痛突然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接着他就突然发现自己的样子在变化着,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慢慢的成了这副威猛的模样,而且,他还能够摩仿所有他听过一遍的声音,简直就是惟妙惟肖。

后来,伟强便到了b市,在车站当搬运工,凭他的身体,可以一个人干五六个人的活,日子倒也过得美妙。而赵悦是他从流氓手中救出来的,后来,赵悦成了他的女朋友,而情报局后来也找上了他,他现在是情报局行动组的成员。

对于自己的身份,伟强没有丝毫隐瞒,反正上级也说了,在杨名面前是有问必答,何况那什么保密条令,对于伟强来说根本就是废纸一张。

杨名听着伟强的话,心里边却犯起了疑问,他的故事真的就这么简单?而且面前这个叫做赵悦的女人,看起来绝对不象伟强所说的那般简单!

伟强说,只要是伟强认同了的人,他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告诉他,哪还会管什么保密不保密的,不过,到现在为止,伟强认同了的却只有他的父母以及杨名,现在还包括这个赵悦。

杨名细细地听着,一面用神念偷偷的扫视着赵悦。他觉得这个女子绝不简单,对于自己这个要好的朋友,他可不愿意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杨名,我的事就说完了,说说你的吧,你最近可是风光的紧呀,我们头每天都念叨着谁要是能把你弄进情报局来,他就把位置让给他坐,如果不是我对那位置不感兴趣,我肯定劝你了!”伟强憨厚地笑笑。

“就是啊,大哥你也说下你的事情吧。”赵悦努力的坐正,拿出副要仔细顷听的架势。

“好吧,我也说说我的事情!”杨名对着赵悦笑了下,说道。

杨名发现赵悦本来想做得很自然,但越是这样做作越是暴露了她对自己有着不一样的兴趣,她说话时脸上那不一样的表情早已出卖了她。看来得摸摸这美眉的底子,要不然,只怕自己这兄弟以后得吃了亏。杨名心想。

夹了个狮子头,杨名冲伟强挤挤眼,“兄弟,怎么这东西全进了我的胃了,你和弟妹一个都没吃!难道跟弟妹一样全顾着看我了?”

伟强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杨名,你可别乱说!小悦不喜欢吃油腻的东西,所以我现在也很少吃了!”

伟强会为他认同的人改变自己,这事杨名一直就知道。现在,杨名更是要探探这赵悦的底了。

杨名的故事迭荡起伏,但是对于杨名在香海之前搞出的事情杨名发现那个赵悦不是很在意,而对说到飞天岛上的外星人却特别上心。看来,这个赵悦应该是冲着飞天岛的巨变来的,只是不知道是哪路人马。

在灌下第五瓶酒鬼后,伟强终于忍不住了,“杨名,看来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喝不过你,兄弟得上趟洗手间!小悦你跟杨名聊聊吧!”

杨名这十来分钟内猛灌伟强的酒就是想这家伙赶快上洗手间,而且,看来那赵悦也有这想法,不时帮着杨名劝伟强的酒。伟强摇摇晃晃地走向洗手间,杨名看到伟强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然后,轻声的问起赵悦。

“说吧,你是哪方的人?为什么利用我的兄弟!”杨名冷冷的话音令赵悦不由打了个寒颤。

“我也是情报局的,跟伟强隶属于不同部门!”感受到杨名突然传来的神念压力,呼吸都已有点困难的赵悦赶忙说道,一面从一个精致的小坤包里拿出一本证件,递给了杨名。

杨名看也没看,“你收回去吧,我相信你!别让伟强看见,有机会你得跟伟强说说你的事,免得将来有误会!”从龙蛋出来后,杨名对于别人心灵的把握可以说又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能直觉地判断出别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可说是最灵敏的测谎机。

“如果你对我兄弟不是真感情,而只是为了接近我,我会帮你把你们要求的这件事做了,然后,请你离开我兄弟,我相信,有我在一旁,他一定能够度过这感情上的难关!”杨名说道,“我知道你们遇到了麻烦,是吧。”

然后,杨名发现赵悦沉默了。

良久,赵悦说道,“一开始接近伟强的确是为了接近你,但是现在,我深信,我已经爱上了他,他虽然有点傻,但绝对是一个能够担得起责任,也是个细心的好丈夫!”杨名的神念发现,这说话的时候,赵悦的神念变得有点激动,看来,也许在他们的生活中,伟强曾经用什么事情感动过她。

“既然如此,”杨名顿了顿,“我答应帮你们这一次,不论任何事情。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就是在出发前我要参加你们的婚礼!这一次我是为了朋友,下不为例。”

“太好了!假如你不肯帮忙的话,我们这次肯定处理不了这么大的事件,你不知道。”赵悦喜色在脸上浮现。

“伟强已经来了!需要我做什么事打电话给我,电话里边说吧。”杨名话刚落地,转角处就出现了伟强那醉态可掬的身子。

重新开了瓶酒,但现在却是赵悦在给杨名在倒酒。又添上了自己和伟强的杯子,赵悦正色说道,“我愿意嫁给伟强,请杨大哥做我们俩的证婚人!”杨名注意到,赵悦的一只手放在那个小坤包上,小坤包被她攥得紧紧的!

伟强揉揉醉眼,“小悦,你放心,我能等得起的!海枯石烂不变心!”看来伟强也进步了不少,杨名心想,这肉麻的情话也能来上两句了。

杨名听出伟强的话有点异样,初时还以为是伟强醉酒后变了声,后来看到伟强眼角的泪花,杨名知道,这伟强虽然是个憨人,但是,还是心细如发,刚刚借酒遁还是听到了杨名和赵悦之间的谈话。不过,现在大家已经是心照不宣了。

跟伟强和赵悦约了明天见面的时间,杨名拎了打包的红烧狮子头,便出了湖光大饭店。这顿饭吃的时间还不算长,才两个多小时,只是,外面夜空中的星光已经在开始辉映了。

杨名本来要载伟强和赵悦到他们住的地方,但是两人看到杨名那变态的悍马以及那车牌后,赵悦说他们还是打车走好点。

送走了二人,杨名在路上又开始了他驾着牛车慢吞吞象乌龟般压马路的生涯,只是,现在这车开起来更慢了点,而且,还时不时的停上一两分钟。

过了没一会,马路之上就塞满了一条汽车的长龙,排着队全部慢慢的随着杨名压起了马路,很多性子很急的司机已经开始摇下车窗,对着在前面慢吞吞挪动的杨名的车破口大骂。这一骂不要紧,本来杨名那慢得象龟般的车,立刻就变成了蜗牛。

夜间值班的交警却象没有看到这辆慢得过份的蜗牛车一样,反倒是拦下了他后面的一辆只挂了前牌照,骂得最凶的车,给那车主开起了罚票。

“大哥,我发现你真的有点缺德。”在杨名口袋里边美美睡了一大觉的蓝精灵钻了出来,此时的她皮毛完全已变成了雪白色,白色如蚕丝的皮毛中偶尔闪跃着蓝色光泽,都有点不太象蓝皮鼠了。

“呵呵,人类的社会就是这样,你的钱和权足够大的话,你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欺负别人。蓝精灵,你不觉得这样慢慢开着车压马路,看着天空无数闪烁的星光,本身就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吗?”

“可是你没看到后面的司机们都在狂骂你吗?”蓝精灵笑着抓着杨名的衣服爬上了他的肩膀。

“我的耳朵是自动过滤的,他们的抱怨我就当左耳进右耳出得了,只要我能高兴,我还管他那么多。不服他们可以咬我,我不反对。倒是你这小家伙的皮色最近怎么越来越白了?”杨名转头却看见肩膀上的蓝精灵诺有所思的不说话了。

“看来不光在妖界之中是弱肉强食,人类的社会也是一样,当本身的力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时,就会越来越不在意其它人的看法,甚至是故意的忽视,我也得加强修练了。”蓝精灵在杨名的肩膀上舒服的靠着他的耳朵:“大哥啊,我就快化作人形了,到时看我不吓你一跳,嘻嘻!”蓝精灵边想边笑出了声。

“蓝精灵,做稳了,我要加速了!”杨名的话语打断了蓝精灵的心事。

出了闹市区,上了二环,杨名的车也开得快了起来。他其实也知道自己那德性有点不好,可是,对于那些交警他一直有点愤愤不平,认为他们是只冲着没后台的车整,有谁见过那些政府车或是交警队自己的车违章被罚过?

还交警稽查,还上路抓违章,查养路费,这不是自己抽自己耳光吗?

杨名就是要看看,在这地方有没人敢管他的这辆定制的天价车,如果遇上了,没说的,杨名打算送他一个全套装修的三居室,出自美人株手笔的装修,只怕这房子就算不算家里那些摆设也得值个百八十万的。

可惜啊,这牛车在这个城市开了近半个月了,连单行道逆开都试过了,却硬是没收到一张罚单。这到底是一种悲哀还是幸福?

杨名发现身后的车好象多了许多。再看看表盘,现在开到了一百二,这在二环上已经算是高速行驶了。又轰了两脚油门,发现后面的车速度也加快了跟了过来。

“有意思!蓝精灵,来活了,看看后面的几辆车跟着咱们?”从飞天岛出来后,这蓝精灵变得更加离不开杨名,而且,现在吃东西越来越少,大多数时候只在杨名的要求下才吃一点,一天到晚就腻在了杨名的身上。

蓝精灵从杨名的怀里不情愿地出来,跳到了车上,现在,这蓝精灵在夜色的闪动中浑身上下晶莹如玉,有一种如同非人间之物的奇特感觉。

“有四辆车是一路的,不过,车牌是d市的!”蓝精灵倾听了一阵,“是一个叫天财啥的说要找你报仇,说什么你让他在b市把面子丢光了!”蓝精灵说完,又跳进了杨名的怀里。

“我在b市一直是个良民,没惹过祸呀!这还真是怪了。”杨名一脸无辜,不过,既然有人要来找麻烦,他可是求之不得,还真怕没事给自己打发晚上的时间呢。

车已经开过了翠华山区,现在,路上的车更少了。再往里开,就是别墅群了。

车上下来了十来个人,杨名看到站在后面一直捂着脸的奶油。原来是他呀,看来打听清楚了的他是不敢惹湖光大饭店背后的主,便把怒气迁怒到了当时笑得最夸张的自己身上,只是,他打听湖光的背景时怎么也不问问自己,难道自己就比湖光大饭店的背后的曾家人好欺负吗?

不过还好,有这么多免费的人肉沙包,也可以免费练练身子,这可是有好些天没有进过健身房了,一天到晚就净顾着跟管家蓝馨蕊胡混了。

“奶油,怎么就这几个人!”杨名大声问道。“你怎么总是捂着脸,是不是没脸见人?”杨名这话可是有根据的,据湖光大饭店的熟客说,那个领班每次踢人之后,那个被踢人的脸上都有一个大鞋印,要一天之后才会自动消散,曾经有人就这事要湖光大饭店进行赔偿还打过官司,后来却败诉了。这领班踢人可是湖光大饭店的一个奇景呀。

奶油的名字叫做天才,至于姓,他很少提,因为他总喜欢别人叫他天才。可惜了解他的人都说他是个天生的蠢材。奶油这个绰号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起过了,偏偏杨名最后还加了句,“要打快点打,你站后面是不是等着添菜呀!”

这败家子的我是省里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这些年,败家子一直在d市经营,总以为在省里面,他也算是一号人物了,没想到在这b市里面却连番受挫。这“添菜”的别名可是他心里边永远的痛!

沉下脸的他也不多言语,挥手就要手下的人上去干掉杨名。

虽然这车牌包含的意思不了解,可是,那车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个便宜货!再加上杨名的嚣张,手下们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磨蹭着不敢上前。

“唉,真没劲!你们倒是打还是不打!”比划出李元龙招牌姿势的杨名等了老大没动静,累得伸起双手伸了个懒腰。懒腰伸完之后,杨名的身影突然间在原地消失不见,空气中留下了一道双手高高举过了头顶的残影。

“咚咚咚!”重物撞地的声音传来!

“公子!”“天才!”那个奶油已经捂着肚子,满面流血的软倒在了地上。

又在原地出现的杨名重重地关上了车门,“把他送医院吧,但愿没撞成白痴!”刚刚杨名快速的膝撞了下他的肚子后,控制着添菜,使他尽自己最大的力量给自己快速、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因为他浪费了给美人株的肥料。

“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送医院!马上打电话给老爷子!”那个被叫做头的说道,这事现在可麻烦了,就算想找这个人算帐也没办法,他们唯一看清的就是这人闪到公子面前后,公子就自己磕头磕昏了过去,加上这人的来头看来不小,不想吃亏的他们含干脆把这麻烦抛给老爷子了。

接到电话的老爷子问明了车号顿时火了,“把那个蠢才送医院吧,我怎么会生出这样的笨蛋儿子!谁不好惹去惹他,如果白痴了就送去精神病院好好治疗,这事谁也不要再提了!哎!”电话那头重重的叹了口气就挂掉了。

回到屋里的杨名冲了个凉,又跟管家蓝馨蕊玩闹了一阵,才带着蓝精灵回到了卧房。这蓝精灵倒也奇怪,对别的女人,包括谭小秋也是不自觉的放出电光,但对于蓝馨蕊的接触却从来没有放过电。

第二天一早,接到电话的杨名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十点没到就呆在了院里看着那游泳池的水面,又吩咐蓝馨蕊多做了几道可口点的素菜。

十点三十,泳池的水面突然震动起来,接着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一辆看起来有点土的桑塔那出现在泳池的液面上。这泳池的液面就象是一个绿色背景的宽大的水幕电影。现在,杨名看的正是门口监视器传送到这泳池之中的图像。

车上走出的正是伟强。只是穿得好象不是很合他的形象,一身正统的新郎装。

这家伙,跟他约定十一点,他总是会提前半小时到。还没按上门铃,门就自动开了。伟强好象吓了一跳,看了看四周。杨名忍住笑,他想看看,这小子进了情报局后到底长了些什么本事。

伟强好象闭眼倾听了一阵,然后,露出笑意,冲着墙角一个极隐秘的监视器挥挥手,“怎么兄弟来了你这当主人的不亲自来接。”

杨名笑骂一声,“车直走,沿路有指示的!”

“既然来了,作哥哥的帮你们把这婚礼包办了!”杨名说道。

“杨名,这个,那个。”伟强半天说不出话。

“兄弟之间别这个那个了,有话说!”杨名正在想怎么给兄弟办个别开生面的婚礼出来。

“昨晚小悦把什么都给我说了,杨名,虽然这有点交易的性质,但兄弟还是想请你帮这个忙了!假如你不出手的话,恐怕我们根本就处理不了这么大的事件!这次的事件太奇怪了,而且根本不是平常人力所能处理的。”伟强不好意思的说着,话也很小声。

“话都到这份上了,就先说吧,不过,你们这婚礼今天可就由我操办了!你们这新郎新娘今天可都得归我了,都得听我的,要不然。”杨名冷下脸说道,不过转眼又解冻了,“这脸色我始终装不起来,呵呵!”

事情仍然发生在飞天岛上。从飞天岛离开后的杨名由于想散散心,因此才在b市买了这样一套别墅,对于飞天岛发生的事情他都主动忽略过去了。没想到,现在飞天岛周围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