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闻言,不由的问道:“请问孙师叔,既然我等和那哪吒是同等境界的,那为何我们却不如他?”

孙悟空还未说话,镇元子就大喝一声:“混帐,有这般和长辈说话的吗?

你们孙师叔乃是西天斗战胜佛,已然得成正果,他的话尔等要仔细品位,知道吗?”

“是,祖师。”清风,明月二人点头称是。

“贤弟,让你见笑了。呵呵。”镇元子不好意思的说道。

“无妨,无妨,兄长,老孙此次偶然来到兄长处。

久闻兄长乃是神仙级别的巅峰强者,心中好奇,想和兄长共论大道,可否?”孙悟空问道。

“呵呵,贤弟此言差已,为兄也曾广开门路与天下生灵传授道业。

不然为兄怎么会有地仙之祖的名讳呢?你是我兄弟。

为兄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镇元子笑着说道。

“那就多谢兄长了。”孙悟空作了一揖说道。

“呵呵,自家兄弟,客气什么?贤弟随我来。

清风明月,开启护山大阵,不许任何人进庄,我和贤弟讨论大道去了。”

清风明月很是惊讶,要知道这五庄观的护山大阵从远古直到现在,可是只开启过两次。

一次是龙凤大劫之时,一次是封神之战时,每次都是天地大劫方可开启这护山大阵,为何讨论大道就要开启呢?

二人不顾心中的疑惑连忙应诺,“还有,待我和贤弟论道之后,你等便送上六颗人参果来,我和贤弟同吃。

记得留下两颗给天蓬元帅解渴。快去。”

说完,一手拉住孙悟空说道:“贤弟,请随为兄来!”

孙悟空也是疑惑的看着镇元子,他虽知道镇元子乃是有大气量的有德真仙,可是怎会如此不爱惜这人参果呢。

镇元子不理会孙悟空惊讶的表情,运起身法把孙悟空带到一间密室中。

镇元子随即浮尘一挥,一道白色禁制出现在密室中,镇元子盘坐在石位上。

孙悟空也随即坐了下来,对镇元子说道:“兄长为何如此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