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强大史矛革!

战局变化太快,命运是一个十分奇妙的东西,他充满了不确定性,前一秒还以为百分百胜利的中土大军,在巨龙史矛革出现在那一刻,战斗的天平彻底颠覆了。

相比较甘道夫的援军,眼前的这头山岳一样的巨龙史矛革,才是真正可以决定一场战斗胜负的重要砝码!

看着一个个被撕碎的巨鹰,甘道夫的心中充满了悔恨。

能让甘道夫后悔的事情不多,或者说不管是甘道夫,还是来到这个世界的其他四个巫师,这五个迈雅都有十分不错的定性,迈雅之所以是迈雅,不单单是力量过中土世界的大多数生物,智慧方面也是极强的,所以想要让这些巫师后悔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但眼前这种情况,甘道夫不能不愤怒,不能不后悔。

甘道夫的朋友很多,从精灵到矮人,从人类到霍比特人,甚至从人型生物到非人形生物,甘道夫都有几个朋友,但除了极个别的以外,能让甘道夫十分重视的朋友,就是眼前的这些巨鹰。

巨鹰和甘道夫的关系比较复杂,双方都属于正义的一方,都是神明派来帮助中土世界的生物,但因为特殊原因,巨鹰的力量要比迈雅的力量强大很多,甘道夫和巨鹰之王的关系极佳,所以每一次甘道夫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巨鹰总是会给予甘道夫极大的帮助。

远的不说,就说前不久,甘道夫带着十三个矮人和比尔博,在哥布林王国外面,遇到半兽人军团围堵的时候,如果没有巨鹰之王带着手下前来救急,甘道夫一行人现在不知道在那个地方滋养大地呢。

巨鹰对于甘道夫很重要,他是甘道夫最重要的朋友,也是甘道夫最大的助力,但现在,看着自己朋友被巨龙史矛革击杀!甘道夫心中充满了悔恨,之前蓝泽和甘道夫说的话,一幕幕出现在甘道夫的脑海中。

如果,只是如果,如果自己最开始选择相信蓝泽的话,事情是不是会有所改变?那个时候的史矛革实力虽然强大,但肯定没有现在这样强大,从刚才蓝泽的实力也可以看出来,那个时候如果直接击杀史矛革,成功率还是极高的。

退一步来说,如果没有自己的阻拦,蓝泽一个人进入伊鲁柏,就算不能击杀史矛革,但也不至于让史矛革的实力像现在这样强大。

哪怕刚才的一刻,如果在苍白半兽人领-阿索格掏出那块充满邪恶气息的东西的那一刻,自己没有愣,而是迅反应过来,直接和蓝泽联手,一起阻拦即将出来的史矛革,现在的巨鹰之王和巨鹰也不至于惨死。

一次次机会就这样被自己放弃,明明可以翻盘,但却因为自己错失良机。

想到孤山前,蓝泽和自己说的那句你会后悔的,甘道夫现,自己真的后悔了!

但现在后悔也没用,巨龙史矛革的强大出了自己的想象,虽然没有看到,但甘道夫还是感觉到,本来就十分强大的史矛革,在走出伊鲁柏,迅吞掉了那种极其邪恶的力量之后,实力再一次暴涨。

看着失魂落魄的甘道夫,蓝泽叹息了一声:“后悔吗?”

甘道夫迷茫的看着蓝泽,嘴里充满了苦涩:“后悔。”

“有用吗?”

“没用。”

“那走吧!”

“走?”甘道夫的脸上愈的凄凉:“去哪?我们打不过史矛革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一缕阳光透过尘埃照射在蓝泽的脸上,甘道夫痴痴的看着阳光下的蓝泽,眼里的凄凉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坚定:“没错,不试试怎么知道!”

虽然世界意志正在疯狂的从甘道夫的体力流失,甘道夫也能感觉到自己实力的流失,但此刻的甘道夫,感觉在这一刻,自己的实力才是真正的巅峰!

一声长啸,如滚滚惊雷在山中回荡,在甘道夫惊异的眼神中,沉睡在伊鲁柏的无尽黄金,在一股强大的力量下,疯狂的从伊鲁柏飞出,聚集在蓝泽的周围。

正在慢慢体会力量增强的史矛革,眼里闪过一丝烦躁,有些恼怒的看着自己的老窝,那里有着两股自己厌烦的气息,特别是其中一股气息,更是让史矛革厌烦到极点。

但这没什么,等自己消化过这股力量,自己的实力会再一次增强,到时候自己会亲手捏死这两只虫子,但让史矛革不曾想到的是,随意的一瞥,史矛革看到了让自己愤怒的一幕。

无尽的黄金在一股陌生的力量下,疯狂的从自己的龙巢搬出,每一枚金币的流失,都深深的刺痛着史矛革的内心,巨龙是一种贪财的生物,对于巨龙来说,这个世界能让自己愤怒的事情不多,但这不包括偷窃自己的财宝,胆敢偷窃自己财宝的行为,都将承受来自巨龙的怒火!

扇动着巨大的龙翼,史矛革在天空中飞翔,一声恐怖的龙啸响彻长空,道道音爆划过,史矛革也不顾吸收体内的能量,带着山岳一样的身体,迅离开了,阴森的龙眼闪烁着惊人的杀意。

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此时此刻,巨龙史矛革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杀死那个偷窃自己财宝的窃贼!

看着急飞过来的巨龙史矛革,甘道夫神色凝重的同时,也在心中给蓝泽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如果是自己一定想不到这种方式将巨龙史矛革从战场带过来,要知道双方的战力都是可以影响到一场战争的平衡,双方交战如果在战场上,史矛革造成的影响和两人战斗的余波,将会击杀大量的战士。

中土战士可没有半兽人的数量那么多!

和巨龙之间的战斗开始的十分迅,也必须要迅,虽然现在看甘道夫的实力并没有受到严重影响,但蓝泽猜测,当世界意志彻底消失的那一刻,甘道夫大概就会变成那个虚弱的巫师。

一个闪身,道道音爆荡起,一条条布满黑色龙鳞的触手从蓝泽的肩膀上蔓延,将蓝泽的肩膀包裹住,蓝泽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度膨胀,但最为膨胀的还是蓝泽的胳膊,一条过分粗大的手臂,看起来就仿佛一根墨玉古松,一片片嶙峋的龙鳞,一条条跳动的大筋,大量肌肉紧密的连接在一起,散着黑紫色的金属光芒!

力量,蓝泽在这种状态下,可以达到最强状态的力量,四千吨的力量在接近三十公里的秒下,和同样拥有极限度的史矛革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蓝泽和史矛革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两者之间的度总和甚至过秒五十公里,彼此之间的力量相加更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数字,巨龙史矛革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强大的生物,在世界意志的加持下,他的度丝毫不弱于蓝泽,力量上面,甚至还要过蓝泽。

两者之间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丝毫不弱于陨石撞击地球。

以两者为中心,周围的地貌被疯狂的改变!之前蓝泽和甘道夫之间的战斗余波和现在蓝泽的史矛革之间的战斗余波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就好像天崩地裂一样,在碰撞的中心,蓝泽化为一道黑影带着一连串的音爆,在空气中划过一片涟漪,狠狠的被史矛革砸了回来,漫天的尘埃升起,后背的山岳都被击穿了一半,巨龙史矛革摇晃着大脑袋,眼里闪过一丝迷茫,虽然没有被蓝泽击退,而且还将蓝泽打飞,但刚才的那一下撞击也让史矛革感觉有些头晕目眩。

但下一刻,一身灰袍的甘道夫一声怒吼,几步飞跃凌空站在了史矛革的脑袋上,一杆木制法杖闪烁着巨大的白光,一声闷吼,甘道夫咬牙切齿,几乎将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法杖重重的凿击在史矛革的脑袋上!

轰隆隆的又是一阵巨响,周围的大地再一次被疯狂的破坏,无数的黑色石块被击碎,整个伊鲁柏在两次攻击的余波下,甚至被削掉了一半!

白光闪过,看似柔和的白光此时却有着惊人的破坏力,要知道,这可是甘道夫巅峰迈雅的全力一击!就算是蓝泽,硬生生的在脑袋上挨这么一下,不受伤也要晕一段时间,别的不说,光这一击的余波,就让周围本来就严重破话的地貌,彻底面目全非!

本来被蓝泽那一拳打的有些头晕目眩,心中正是恼火的时候,现在甘道夫又给自己来这一下,史矛革肚子都气炸了。

不过,不得不说,史矛革的实力就是强大,甘道夫这一棍,碎山裂石不成问题,就算是劈开一座山峰都完全没有问题,但砸在史矛革的脑袋上,硬生生的是一点事儿也没有,先不说经过世界意志强化,然后再加上魔苟斯的能量改造,史矛革此时的实力有多强,就说这一身防御,就堪称无敌。

要知道,如果现在是在地球,除了蓝泽,可就找不到第二个可以硬抗甘道夫这一击攻击的生物。

强忍着眩晕抬头一顶,甘道夫瞬间被史矛革顶到空中,张开满是雪白尖刀獠牙的大嘴,一股刺鼻的硫磺味扑面而来,没什么犹豫,愤怒的史矛革张口咬去,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自己要吃掉这个讨厌的小虫子!

甘道夫很强大,一身实力在顶级生物里面都是佼佼者,但甘道夫有很多致命的问题,比如身体太脆弱,而且不会飞,面对史矛革狰狞的牙齿,甘道夫甚至来不及反击,眼看着就要死于龙口,一道红光闪过。

一身破碎衣服的蓝泽出现在甘道夫的面前,一把揪住甘道夫的胳膊,下一刻,红光一闪而逝!

“轰”的一声,史矛革狠狠的一口,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一道道音爆,甚至空间都出现了扭曲,可见史矛革此时的愤怒,但让史矛革奇怪的是,自己并没有感觉到鲜血在自己口腔中化开的味道,这让史矛革感觉十分的奇怪。

但下一刻,看着诡异出现在不远处的两个人,史矛革瞬间明白,这两个家伙逃跑了,猩红的瞳孔里闪烁着愤怒,满肚子的怒火,这一次变成真正的怒火,扇动着巨大的龙翼,炙热的高温在史矛革周围释放,暗红色的龙鳞渐渐的开始亮!

一口愤怒的龙息从史矛革的口中吐出!

“该死的虫子,去死吧!!!”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火焰,蓝泽的脸色一变,眼前的火焰很不一般,整体的颜色呈现黄白色,但隐约泛着青蓝色的光芒,而且随着喷出的火焰越来越多,火焰的颜色个跟着变化,最后甚至已经彻底从黄白色变成青蓝色,泛着一抹艳丽的紫色。

仔细研究过火焰的都知道,一些火焰的温度决定着火焰的颜色,如火焰从红色橙色是3ooo度,然后到黄色白色是4ooo度,到青色蓝色是5ooo-6ooo度之间,到紫色就已经是7ooo以上,最后是看不见的可以高达数万度的紫外线。

史矛革的龙息还达不到数万度的程度,但依然有着接近7ooo度的高温,七千度的高温,对于蓝泽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压力,虽然蓝泽曾经承受过核弹的攻击,核弹爆炸的那一瞬间,温度会瞬间达到数千万度,不过那种高温只是一瞬间,这个时间指的是毫秒,甚至更小的时间单位。而蓝泽现在面对的显然不是一两毫秒的高温。

一片火海出现在伊鲁柏,瞬间整个天空都仿佛被要被烧掉了一样,周围的温度瞬间升高,哪怕现在已经入冬,但在史矛革喷出火焰的那一刻,不需要在火焰周围,甚至隔着火焰数万米,依然可以感觉到火焰的炙热,

远处半兽人和矮人之间的战斗已经停止了,不是他们不想继续这场战斗,而是双方都清楚,这一场战争已经没有了意义,不管是巨龙史矛革,还是蓝泽和甘道夫,双方任何一方赢了,那这场战斗就赢了。

别的不说,就刚才史矛革喷出火焰的那一刻,如果不是对着蓝泽和甘道夫,而是对着精灵和矮人,现在中土的联军已经全部变成焦炭,接近七千度的高温,持续时间过三分钟,不管你是人类还是精灵,都要老老实实的变成焦炭,钢铁的熔点才15oo-16oo度之间,三分钟的时间别说**凡胎,就算是这一身铠甲,也能给你融了!

看着接天连地的火焰,不远处躲避火焰的甘道夫咽了口吐沫:“蓝泽,你还有没有没使出来的底牌?如果没有,我想我们今天就要躺在这里了。”

“有一个,但没用,我估计就算用出来,也只能和史矛革硬抗一段时间,没办法击杀史矛革!”蓝泽眼里闪过一丝无奈,如果不是因为甘道夫的阻拦,虽然需要费一些力气,但自己完全可以击杀史矛革,而现在,自己最强状态,也不过是可以和史矛革1v1硬抗一段时间。

况且最强状态消耗太大,蓝泽也不能长时间维持那种状态,自己能撑一个小时,但自己不可能撑一天。看着史矛革的体型和耐力,怎么看也能和自己打三天三夜,蓝泽也很无奈。

“蓝泽,那只黒箭你还留着吗?”一道灵光在甘道夫的脑海中划过,眼里闪烁着一抹特殊的神色,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有,但没用,我刚才看了,史矛革身上的鳞片已经补全了,黒箭没用!”蓝泽无奈的看着甘道夫。

“不,”甘道夫摇摇头,眼里闪过一丝坚定:“这个我知道,要不然我也不会攻击史矛革的脑袋,我这里还有一招,不过副作用有些大,至少在未来几十年的时间,我的实力会大幅度消减,不过威力很强,我有七成几率可以击杀史矛革,但我需要黒箭,我需要你全面压制巨龙史矛革,因为我不能受到干扰!”

“多长时间?”蓝泽抿抿嘴,看着依然在疯狂喷吐火焰的史矛革,眉头紧皱。

“三十分钟,最快也要二十分钟!”甘道夫的眉头同样紧皱,甘道夫知道这个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但没办法,在自己浩瀚的一生记忆中中,唯一可以做到击杀史矛革的招式,只有那一个了。

“三十分钟?”蓝泽一声低沉的惊呼,一脸不善的看着甘道夫,他知不知道三十分钟是什么概念?以自己和甘道夫现在的状态,如果硬抗史矛革,最多十分钟两人就会阵亡!

但最终,蓝泽一咬牙,一脸凶狠的看着甘道夫威胁道:“三十分钟就三十分钟,你最好祈祷你的底牌最后成功,要不然我死不死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死定了!”

面对蓝泽凶狠的威胁,甘道夫苦笑了两声,没有说话,如果承受了自己拼命一击,史矛革依然没有死,不用蓝泽说,甘道夫也知道,自己死定了。

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的灼热让甘道夫十分的不适应,抬头看着蓝泽:“你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蓝泽瞪了甘道夫一眼,同样深吸了一口气,手一挥,一根黒箭瞬间划破长空出现在蓝泽的手里,将黒箭交个甘道夫,蓝泽的眼里闪烁着凝重:“你现在可以准备了,记住,半个小时,我最多只能给你拖延半个小时!”

甘道夫点点头,一道白色的光罩出现在甘道夫的周围,一手握着法杖,一手握着黒箭,蓝泽可以感受到,甘道夫体内,大量的生命和力量,被疯狂的灌输到那根黒箭中,黒箭体内那股奇特的力量,在甘道夫的生命和力量的灌注下疯狂的生长。

深吸了一口气,蓝泽的身体开始疯狂的膨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