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怒江保俱自治州的草原,张矛人有休整丫纹才算是精神焕的来到了孙仲谋的家里。Www,QUAbEn-XIAoShUo,cOM

而在这之前孙菲菲等人得救的时候,孙仲谋就已经将孙菲菲孙言言等人的消息传了回去,然后在张无风苏醒之后,张无风又把孙菲菲的三颗夜明珠交还了回去,其中一颗孙菲菲佩戴在了身上,另外两颗,孙仲谋则是亲自跟随着飞机送回了武汉的孙家别墅。这件事情处理完之后,受不了孙蓉蓉的软磨硬泡,孙仲谋将她和阿呆、阿平阿华三个实力稍微弱蔡志强几分的国术高手带了过来。

而腾冲翡翠的事情,孙仲谋和那个老板迈阿密详细的说了下情况后,迈阿密在表示理解的同时也遗憾的表示那一大批货已经被人拿下,要新的货其能再想办法。因为量大,双方约定好到了腾冲后一起去缅甸玉石场翡翠王的领地偷运翡翠回来,所以这件事算是商谈好了。

而蔡志强,在回到孙仲谋在怒江像操自治州的别墅后,就一个人在悄然的收拾行李。

张无风站在别墅的三楼,看着远处孙菲菲和孙蓉蓉穿着泳装在游泳池里说笑着游泳,再看着远处默默打开出租车,然后远去的蔡志强,他终是轻叹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了。

经过这三天的修养,他的晶力、晶雾全部恢复到了数峰状态,全身心的放松的感觉,也非常的不错。

来自于蔡志强的形意拳的传承,这东西如同深入骨髓一样深刻,甚至于,此刻被优化后,配合晶力,他可以直接打出内劲!

虎窜山、虎抱头、虎摆尾、崩拳、半步崩拳,或者是随意一拳炮拳。都足以将人轰杀成渣!

第一次,真正强者的感觉荡漾在心中,但是他的心情不是高兴,不是欢愉,而是沧桑。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种感觉,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知道!这次他还比较看好的阿离、疼田喜太郎死了,两个老实巴交的司机死了,还有那几个该死的人,死了。

蔡志强。此刻也要走了。

这些,只是成就了他一个人!或者说,是成就了孙菲菲一个人。

蔡志强的离开,相比较孙菲菲和孙蓉蓉戏水的笑声,是那么的讽刺。

人,总会为自己的一切找借口和理由,就算是不喜欢,善意的和他说一句,好走,这很困难吗?

张无风有些不懂了,是孙菲菲太绝情,太无情,还是蔡志强太悲悄,太悲哀?

这个问题,他不想再去想,孙菲菲这样做也好,以后蔡志强在再次成为强者的时候,他应该不会在效忠孙菲菲了。无论这是不是觉悟,他对孙家的恩情,可以说已经报答完了。

还有阿离,如果说阿德阿宝的死是死有余辜,那么这个人,双手差点被废掉才弄到两颗夜明珠,最后死掉。除了当时孙菲菲有些伤心之外,他已经看不到其它的东西,甚至于阿离死后,他的家人,还要让已经残废的蔡志强去照顾。

想到这些,想到那些豪门的一切,张无风有些意兴阑珊。

心中因为蔡志强而存在的对于孙菲菲和孙蓉蓉的好感,因为此刻一切都已经得以融合,影响终于消失。

因此,对于这两个女人,他再也不想多看一眼。

腾冲之行,还未结束,但是在他心里。这一切,已经结束了。

武汉的别墅,他暂时不想要了,回去了之后,陪着母亲在乡下住一段时间,然后,去四叔那里吧,他在云南这边,似乎无法和这当地的势力周旋,这么一个可怜的四叔,自己有能力,是该好好帮帮他了。

不过,以孙家在云南的地位,到时候,怕是要成为敌人了,如果真的成为敌人,那么可能也将会毫不手软了,,

张无风这一刻想了很多,心情也说不上高兴还是悲伤,只是当成为了一个人,忽然而言的人生感叹,比之以往几年的感叹,都还要多。

这种感觉,并不好。

一时间,他有种踌躇满志和万念俱灰并存的味道。

生活,总是这样的变化无常。穷的时候希望有钱,有钱了希望有能力,有能力了希望更有能力,更有能力了又希望有漏*点,有漏*点了又希望能平淡朴实一些,平淡朴实了一些又希望,”

人生,原来就是这样一个循环,与其这样,一开始的宁静平淡的日子,其实就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张无风,你看起来很不高兴呢,有很多心事吗?”孙芸姗走在张无风身边,从高处看到远处的游泳池,她没有张无风那么好的视力,只是隐约的能看清两个人在游泳。

“是啊,在感慨人生无常呢!”张无风笑了笑,和孙芸姗聊天的时候,总有种难得的宁静的感觉,尽管他更喜欢用晶力去撩拨这个清纯冰冷的女人。

但是当这个女人温和甚至有几分讨好一般的感觉的和他说话的时候,他那种想撩拨的感觉又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是啊,以为要死在地下洞穴里了,那地方,现在都不想去想了,特别是那黄金门和骼髅,感觉就像是走进了地狱一样。”孙芸姗说着,语气柔和,却满是喘嘘。

“嗯,是啊。哦,对了,你身体还好吧。”张无风微笑着问道。

月经的时候,一个大夏天,掉进了冰水里,估计这绝对足以给她年轻的身体留下隐患。

“谢谢,好了很多了,那个已经离开了。”孙芸姗俏脸有些红,说这个还是有些窘迫的,但是在张无风面前说着,她除了有些羞涩窘迫之外,还有些莫名的兴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嗯,是该好好调养下,保护自己的身体。你年纪轻,现在不知不觉,年纪大了,腰酸背痛的毛病就都来了。”张无风关心的说道。

“谢谢,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张无风,你年纪也不大,但是力气大不说,还有那么神奇的针炎之术,而且还有那么高的文化水平,真是很了不起。”孙芸姗说着好听的话,这倒不是奉承和刻意讨好,而是确确实实的去夸奖称赞张无风。这样比较一根筋的忠心的女人,这么说话,是自然而然的,因此反而比之奉承什么的要让人听的舒服。

“没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长处,也有自己的缺点和短处,只是你恰好看到的我的长处而已。”

张无风笑着说道,说到这个,他忽然想起了五天前加孙蓉蓉为好友的时候在她的者评论空间看到的一段彪悍的散文日记,一时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两下,表情不由也有些精彩起来。

“女人有两个优点但是有一个漏洞,男人没有优点但是有一个长处”

想到这篇文,张无风除了佩服写出这篇文的人太有才了之外,也对于孙蓉蓉的个人喜好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个人完全没有什么心机可言,大大咧咧的,喜欢拿粗俗当乐子,为人比较浅显,但是不得不说还是爱憎分明的。对于喜欢的人,她可以亲热的去付出一切,两肋插刀什么的那是小事。但是对于不喜欢的人,那可真是足够的飞扬跋扈颐指气使骄横刁蛮之极,让人厌恶的不得了。

“你想什么呢,这么投入?”孙芸姗看着张无风的表情有些怪异,心中有些慌的感觉,却还是询问了起来。

“没什么,就是因为你的话想到了一个女人。”张无风笑道。

“哦,那肯定是你的意中人吧?我猜猜,是不是大小姐?”孙芸姗目光深处隐藏着一分失落,却故作可爱的问道,这个样子,似乎刻意的隐藏了一种别样的情绪在内。

“不是意中人,事实上我现在对女人的兴趣仅仅在于生理冲动,嘿嘿,不怕你笑话,感情的事情,暂时不想说了,这东西水太深,不想去试了。”张无风嘿嘿笑了笑,让孙芸姗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女人大概就是这样,在她们面前越是道貌岸然谦谦君子,她们或许越觉得你这个人不靠谱,但是张无风这样直抒本意,虽然面子上有些放不开,孙芸姗却有种异样的刺激感,似乎很想和他更近一步的说话啊什么的,对于这样的感觉,孙芸姗心中也是猛然一惊,随即自我告诫了一下,这才道:“你这个人,唉,似乎完全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呢,看你谦谦君子的儒雅模样,却是和那些老男人没什么分别啊,出口就是黄段子。”

“哈哈,要那么儒雅干嘛?你又没看上我。我也不需要做样子给谁看,这完全不必要。我就是我,独一无二,我要做的就是我自己,何必为了别人怎么看去做我自己?那样太虚伪,太幼稚,也太可笑。”张无风看了看远处依然和孙蓉蓉开心的说着话儿的孙菲菲,忽然觉得,无论别人怎么看,这个孙菲菲,确实也总在做她自己,做她自己想做的事情。

或许,从头到尾,孙菲菲和他就是一种性格的人,喜欢将事情把握在他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之所以厌恶,却是因为本能的抗拒。

第三章已经更新,稍后第四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