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天,看着整理行李,准备悄悄离开的苏茄,张丹坐了起来忽然轻声的道:“苏茹,你也要离开我吗?”

苏茹正动作的身体微微一怔,随即转过身来,呆呆的看着张无风,眼中满是不舍。WWw!QuanBen-XiaoShuo!cOM

“菲菲她离开了,我怎么可以这么自私”苏茹逃避着张无风的目光。

“我明天再去北京也不迟,今天,我带你去旅游。菲菲,她会回来的,你不要有负担,她是大家小姐,心中有些念头没有畅达,所以才冷静一下,你所有念头都通畅了,跟着我就是最好的决定。”

看着苏茹,想到昨晚她温柔的靠在自己怀抱里平静的睡着,张无风心中一片宁静。

只是因为基因的问题尚未解决,张无风却再没有将苏茹推倒一尽管她现在还处于安全期,但是张无风只是温柔的抱着她睡到了天亮。

苏茹心中暂时的最后一丝迟疑,被张无风的话语打动了。是的死都已经无法分开两人,那么又何必再去离开,给他伤害?菲菲的离开,看样子就已经让他很伤心难过了,如果自己再离开,那就是让菲菲的一片苦心白废了。但是,有些事情,就算是如此,她刻真的可以心安理得的和张无风在一起哗

“无风,我知道你的心。我也知道我自己的心,只是菲菲离开了,我却不能这样直接的和你在一起。

其实,我最好的结局上天已经给予我了,你,不该救我的,这样,你和菲菲就可以幸福的过一辈子了苏茹无奈的说道。

“你,”算了,你想走,你就走吧

张无风忽然明白了苏茹的心。女人,不是男人,女人的细腻,就算是男人懂得察言观色了解对方的情绪,也永远不会想到女人会怎么想

这是一个无解的命题,什么为了爱情什么都不顾,却是顾忌这个,顾忌那个。

为什么会有这些顾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纠结?

看来感情,总该不是这样去对待的,感情,这就是一个不该自己去碰触的问题。

张无风的心忽然冷了,他觉得,很多事情,自己做的都不值得,女人,该怎么去对待?似乎男人就不该受伤?

孙菲菲走了,走的痛快,说什么想不开。真为了他张无风,有什么想不开的?

苏茹也要走,很好,费尽心思,甚至差点死了去救她,就因为什么无法面对孙菲菲?这些理由就真的是理由吗?

也好,没有女人再身边件缠着,该修炼修炼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他再也不会为这个而去伤心了,不值得,真的太不值得。

为了爱情,他可以放弃生命,放弃危险去吞噬所有的东西,就为了她们可以活下去。

是的,或许是因为死亡,无所顾忌,两个人都选择了默认,但是现在,都好了,都想走了,说什么为了爱情付出一切,那都是狗屁。

真要是爱到了极限,会在乎这些所谓的世俗的目光吗?会在乎这些所谓的别人的看法吗?

莫名的,张无风觉得,相交天下,相知再无一人。

一种源自于灵魂深处的痛感升腾了起来。

菲菲走了,苏茹也要走了,那就,都走吧,都别再回来了。

他脸色平静,镇定,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他已经不是当初那咋。被杨晓兰抛弃的懦弱的小男人了,而是一个真正双手沾满血腥的男人。

是的,人总是成长的,谈不上去责怪谁,没有为爱情付出一切的漏*点和真正的爱,那么一切,就先这样搁置起来吧。

世俗,庸俗的眼光”以后,感情的事情,想清楚想明白了再说吧。

张无风轻轻的呼出一口浊气,他微笑着,温柔的看着苏茹,淡然的道:“你去散散心也好,只是你想去哪里?”

“我想,”

“我让老方安排你,去美国散散心吧,网好,杨晓兰在那边,你们有好的交流的。”

张无风语气很轻松的说道。

苏茹温柔的着着他,眼睛里泪水闪动着。

“我会想你的。”苏茹温柔的说道。

张无风点了点头,他拿出了电话给方卫明,方卫明没说任何话,答应了这个要求。

苏茹走了。

张无风的脸色很平静,整个别墅,只剩下叶曦一个人,她不愿意去读书,她只想跟着张无风。

张无风拿出了一张银行卡,一枚七彩玉片,交给了叶曦,让她在他的家里帮忙照顾他的妈妈,然后好好的自学《青囊经》。

随后,把家里的路和叶曦交代清楚,把她送上车后,张无风将整咋,别墅彻底封锁了起来,关闭了这个别墅。

何年何日,他张无风,还会来这个别墅吗?

或许等他想明白了,

走出别墅,张无风竟然遇见了张正良当初的属下,那个躲避子弹很了得的黑人。

“你就是张无风?听说你很能打?”这个号称死亡拳手的黑老二语气满是挑衅的说道。

张无风目光斜斜的扫了他一眼,完全没有任何顾忌。

这里,此刻人来人往,不少人看见这一幕,都远远的看着,不敢近身。

“你想死吗?回去告诉张正友,我会找他的。”张无风声音冰冷的说道。

“呦,果然不是一般人,说话的语气就是狂啊,哈哈哈!”黑老二嚣张的笑着,只是,他心中还是有些忌鼻的。

张正良的死,让他失职了,所以他责任不而仔细分析之后,他才把目光落在了这个人的身上,这会儿当着众人的面,他也不过是试探下对方的伸手,他认为,对方不至于下杀手的。

再者,对于他自身的能力,他也很自信。

手一伸,一枚光亮的东西一闪即逝,黑老二嘴巴抽搐了几下,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张无风直接用毒针刺穿了他的喉咙。

毒针太细却暂时不至于致命,却是让黑老二住嘴了。

这瞬间,晶力直接进入了黑老二以及他身边四人的大脑之中。

挥手间,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身边,坐上车,车开动后,对方四人脑海之中忽然都出现了一枚刀片,直接割断了脑袋里面的经络。

五个人忽然抱着头,到在了地上,围观的众人顿时哗然了起来,但是,这些已经和张无风无关。

出租车远去了。

下了飞机,张无风一个人只身来到了北京。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家里目前有叶曦在,母亲有姐姐和姐夫在照顾,钱也不愁,因此张无风并不担心有什么危险。

至于在武汉的别墅,车子和房子,那些,他彻底放弃了。

至于他四叔张正德的事情,想必和孙仲谋已经交割完毕,两方人马应该是联合了起来,毕竟他和孙家的关系,或者说他自己的能量也足以让孙小家不会对他四叔动手。

张无风打算,拿到华俏五行针之后,他自己也隐匿一段时间。天牛、天杀的身份,也不需要用了,从此以后,他将改名叫“命运”他要掌握所有人的命运!

下了飞机后,张无风打了武爱国的电话,询问了进入拍卖场的名额问题,武爱国告诉他,进入的名片已经办好了,约他在海淀区的一介,酒店见面。

张无风挂断电话后,直接乘坐出租车前往了那个酒店。

三个小时后拿到了名片,拒绝了武爱国的邀请,并将她的针囊还给她之后,张无风一个人离开了海淀区。

“从今往后,天下之大,短时间,将再也没有人知道我张无风到底是谁

走进了一个四合院的胡同,出来后,张无风变成了一个面容虚胖、有些皱纹,身材有些臃肿的三十多岁的普通青年人模样。

他的手机什么的,都直接收到了晶体空间之中,对于以前的一群人,他暂时不想联系了,先自己一个人冷静一段时间吧。手机这个东西,关机前还会自主的发送一个特殊的代码到移动公司,真要有心查,还是很容易查到的。

他穿的是一套平时很少穿的阿迪达斯的运动装和运动鞋,头上多了一顶白色的遮阳帽,其它他曾经用过的东西,都彻底的在晶体空间货架的底层隐藏了起来。

拿出名片看了看,将地址记下后,张无风乘车找了一间酒店先暂时住了下来。

至于身份证,郑寒死的时候,身上最多的就是这个,张无风选择了一张他比较满意的,又和他此刻的形象差不多的人的身份证,这个人叫做“风天阳”从小是个孤儿,身份证只是挂在河南深河的一个普通的村大队里。

这些东西,张无风没多大计较,只身在外,只要有钱,有着一个身份证,那就完全没其他的问题了。而钱,他晶体空间三百多万的现金,暂时都还在。

这个人,三十二岁,其来历没法考证,只不过既然杀手郑寒选了这个人的身份证,那么身份问题,就一定不是问题。

酒店里,张无风登上了杀,将郑寒天牛的号正式注销掉了,同时标注上死亡,之后,在这个网站上传了身份扫描等证件,填写了详细的信息后,张无风注册了一个名号为“命运。的杀手名字。

注册完之后,他看了看,排名,竟然排在了三百万以后,看样子,这个杀,还是有着很多从事杀手这行的人的。天牛能排到十三,这个实力,确实非常强。

他正想着,酒店房间却是传来了敲门声,外面有个很具有诱惑性的妩媚的声音道:“先生,您需要服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