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萍萍看着帅与的张矛风,心中没来由的很是失※

曾经这个小被自己看不上眼的人,这会儿却近乎妖孽一般,有着让人无法想象的强大的本事,而自己,为了几个钱,出卖自己的**,最终将导致身败名裂不说,此刻已经染上了那种病”

朱萍萍心中有些不是滋味。wWw.QuanBen-XiaoShuo.CoM曾经玩着劲舞团的时候,曾经和别人开房。一夜换取几件装备的时候。还有些担心后怕,而当这样的事情成为了习惯的时候,在技校为了名牌手机、化妆品等等,为了攀比,也就开始涉足一些娱乐城,客串一下三陪的角色,等读完书回来,在家无聊的时候,空虚寂寞。而且又需要大的花销。因此也就再度的找了一个。比较偏僻一点的酒店华云酒店,说是当服务员,实际上是干啥的,聪明人都知道。

但是在酒店。就算是遇到熟人,以,足疗师,的身份说出去,再说酒店的老板是自己亲戚,也是可以避免别人的怀疑的。

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很快就会被发现的,而当她的母亲有一天在医院查出来梅毒和霉菌性的时候。她的母亲本身就有些质疑,这一下子捅出来了后,前几天。她母亲甚至直接的去跳楼”

想到这些,朱萍萍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从开始看言情开始,当无数的性描写充斥着她的身心的时候,她就有些变质了,后来追求刺激的画面,喜欢看一些片,然后口味渐渐的重了起来。

开始还保持着冰清玉洁的身子。但是在后来,自从将身子给了一个。混混大哥之后,就逐渐的放纵了。

原来,沉沦其实也是可以一点点的循序渐进而自己不知的,当自己知道了,一切也已经悔之晚矣。

虽然说,此刻她依然经常会在看到帅哥**的时候恨不能将对方逆推、有着一种和别人放纵的强烈的想法,但是她内心深处,却真真实实的希望可以改正过来。

这次来治病,再次的见到张无风,朱荡萍也已经彻底的无话可说。

不过既然对方也都知道了,朱萍萍也点破膛子破摔了。

“不用对不起,年少轻狂,总会有不懂事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因为没有后悔药,才有“后悔药,这个说法,我顺便给你修复好那个,你呢,以后就重新做人吧!至于你身体的病症。我也看出来了,你和你妈妈情况差不多,你的要严重几分

张无风的声音温和而且平静,就像是一位邻家大哥哥一样,让她甚至有些绝望的心,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这种感觉,总是会在苦难的时候,才可以感觉得到。

“呜呜

朱萍萍的一双眼睛红了起来小没有了那种非主流的打扮,她的容貌也并不差,算得上是中上的容貌了,再带着一点女人的妩媚和一点特有的淡然和淳朴,整个人还是不错的。

那种脱胎换骨的气质上的变化,确实印证着她的成长。

“张大哥,谢谢你,谢谢你没有计较我八月份的轻狂,也谢谢你给了我这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朱萍萍抿着嘴说道,她双眼通红,泪珠儿确确实实的不断的掉落着。

这不是心机,也不是其他。而只是一份最简单,却也最真诚的感谢。

“那天。其实也不完全怪你,我自己也有些偏激了”算了,过去的话就不说了,朱萍萍,大姨。你们谁先躺下?”张无风微微一笑说道。

见澎英在一旁颇为欣慰,张无风本想说下朱萍萍打过三次胎已经无法生育的过往,但是想了想。他却没有说。

这件事,他这会儿只会单独的和朱萍萍说一下,然后给她一个机会。

这次给朱萍萍顺便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到是不是对于她未来的丈夫的欺骗,而是一个小真正诚心悔改的人,其实就改给她一个机会。

如果说女人不该太轻浮,那么推倒轻浮的女人的男人又算是什么呢?都说萝莉好推倒。那只是因为萝荷对于爱情充满了憧憬,再加上一些言情剧脑残剧的感染,都下意识的认为爱他就要为他付出自己的处*女之身”但是后来的结果,往往就是得到的男人不知道珍惜。然后被伤心之后,大部分的女人失去了第一次,再谈一个之后,第二个往往会因为对方不是处*女之身,而少很多责任感,尽管他会说什么不在意什么的话,但是不在意,那就是不是真正的爱,因为缺乏了一种责任感

真正的爱,是容不下沙子的小所以在那个时候,当第二次分手之后。女人旧品品熟了,也就不再在意自只的身体,多半都会破钱子加当然,这只是一个普遍的情况,一些特殊的情况就不在此列。或者是很珍惜被推倒的萝菲的,从小萝菲到老太婆,那个男人一直对她好;或者是第二次的恋爱,然后相伴到老。是不是处*女,男人没有在意”

这样的事情,毕竟只是少数。

张无风此刻思考的,就是给一个懂得忏悔的人一个机会,毕竟她的母亲曾经给了他张无风的母亲活命的机会。这个恩情之深,已经不是简单可以还上的了。

“萍萍先吧

“妈你先吧

两人异口同声、不约而同的说道。

说着,母女两人相互望了望,接着都没有说话。

“这个治疗,你们别尴尬。也不脱衣服不需要暴露什么**,我只是从衣服上下针,不过这样,衣服难免会有些小小的破洞,影响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张无风解释了一下。

“嗯,我知道,我看到厚芳的时候,就已经信得过你的医术了。所以你放心施针吧,不用太顾虑我们的感受。我们相信你彭英温和的说道。

“好的,那大姨你先躺下吧,就在这外面就行,等治疗完了你们就在我家洗澡,我已经让小曦去准备饭菜了张无风笑着说道。

“那太麻烦你了吧,这样怎么好。小彭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大姨,说实话,现代人心浮躁,多半关系都逐渐的疏远了。我妈这边,算来也就你一个亲人。虽然这几年没怎么走动,但是小时候你每次都给我买气球买冰糖葫芦。其实我也都记得的。只是你上次有些看人,我才故意也不说这些事。

但是现在想来你也看明白了问题,也是真心的来,我也就拿出真心对你。

我这个,人也不会说话,就是一个直性子。心里想什么就怎么说。你也别介意张无风诚恳的说道。

“你这性子我了解。是啊。赚那么多钱,又有什么意思,其实够用,反而更温馨幸福,如果钱不多,萍萍他爸会朝三暮四吗?萍萍会学坏吗?如果是一个艰苦的家庭。萍萍小的适合多受些苦,可能只会更加体贴我们两个”成熟懂事,就像是苏茹那样不过,萍萍算是完了,等治疗好了,我们可能要搬到外地去了,不然事情暴露了的话,走在路上都要被人戳脊梁的”

彰英一脸悲戚的说道。

“姑爷他身体没事吧?张无风没有继续和彭英感叹,而是晶力一扫之下。开始施针了。

而在施针的过程之中,他也一边和彰英说这话。

“他没事,他没在家很久了哦。彭英语气感叹的说道。只是说到后面后忽然轻呼了一声,显然还是有些痛的。

这一针的痛感,张无风一直在压制,而且随着神经性的控制针炎,这一针的痛苦已经被降低到了最低,但是很无奈的是,依然无法做到无痛的程度,因为爆髓的痛苦。是在神经之外的,它的本身的痛苦。已经超过了一种极限,试想十指用铁钉穿透的痛苦,基本上就可以感受到了。

这个痛苦,因为爆髓是催发潜能,甚至有痛苦加持到精神上,这才是最关键的,所以一般情况下,张无风都是封住病人的神经以及部分精神力,这才施展爆髓。

“好了,针已经都扎好了。还等四分钟左右。”张无风微笑着说道。

接着他开始操控着晶力和晶雾运转了起来,无数的晶力在玉针的范围内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在这个网内,一切的东西都逃不开张无风的感知。

“大姨,你有血压高啊,脑血管有一根筋有些虚弱,如果再被刺激两次。可能会脑溢血”不过我现在给你修复一下就没事了。

张无风的手在彰英的后脑的一个部位按压了两下,轻声说道。

“啊,是啊,这个我有感觉小心中也有些害怕”前些天,做事的时候,你按压的那个地方有一根筋一跳一跳的痛,然后站起来的时候人还发晕,感觉头部有些火热的感觉,我当时就知道,我得小心了,”

彭英听到张无风的话之后。当即接口说道。

“呵呵,生意要做,但是以后早上可以早起,打打太极啊小跑一下,你看你这年纪也不大,体重怕是已经超过刃斤了吧,这个可不行张无风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