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包养?

一个人往往有所经历,有所挫折,才懂得珍惜拥有,也才会明白,人生该到底如何度过。wWW!QuanBen-XiaoShuo!CoM

史东雷这一次也算是看透了很多的东西,所以,他一直保持着沉默,而在宋漩的面前,他却失态了。

是的,宋漩,他强迫拿下,然后发生了亲密关系的一天之内弄到手的女人,此刻,心中,却烙下了深深的痕印。

他想着事情,而宋漩又往他怀里挤了挤,又幸福的叹了口气道:“我是去国外忙公司的事情去了,和你联系又联系不上,让小妹和你联系也联系不上,她也没有告诉我你的事情,直到我昨天晚上回来,她才跟我说了你的事,我本来打算晚上就来,但是我妈妈在家,我不方便出来……

老公,我们已经结婚了,我也是你的人了,这辈子我就是你的老婆,你就是我的老公,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情别人谁挡着我们做夫妻,谁就是我们的仇人,谁要拆散我们,我都不死不休”

宋漩用脸摩挲了一下史东雷的胸膛,突然又说:“老公,如果你有一天要背叛我的话,我会先杀了你,然后自杀……总之,我们这辈子都不能分开,绝对不能”

史东雷现在心中谁都没有,只有宋漩,立刻毫不犹豫的点头说:“老婆,不会有那一天的……我发……唔……”

宋漩的唇突然封住了史东雷的唇,给了他一个香甜**的长吻之后,才喘气细细的说:“老公,我不要你发誓……其实,就算是你真背叛了我,我也还是舍不得伤害你的……老公,永远都不可以抛弃我,我把一切都给了你,你要是那样做的话,我就什么都没有了……老公,我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我真的不能没有你……在国外的这段日子,我每天晚上都失眠,都在想你,老公,这样说你可能不信,我自己有时候也不信,但这是真的……”她美丽的眸子又红了起来,泪水悄悄的湿润了他的衣服和胸口。

史东雷其实这段时间想的最多的人也是宋漩,而不是罗丹唐幽幽她们。他有时候也在想,为什么他只是和她刚刚认识一天就领了结婚证,却这样想她呢?是因为她的美丽温柔,还是因为她现在已经是他法律意义上的妻子呢。

“我也是,老婆,这段时间我也一直都在想你。老婆,见到你真好”

“嗯,老公,真好……”

两个人搂着默默的温存了一会儿,史东雷听到不远处有人说话的声音,他就对宋漩说道:“老婆,我们走吧……你想去哪儿?”他不是太想带她回自己的那个家,不是自卑,而是怕她觉得辛酸。

“老公,我们回家吧,我要见一下公公婆婆”宋漩很大方,但是也有些脸红。不过,她想到自己已经是有了主儿的人,这个主儿自己还喜欢得不行,他还这样的出色,喜欢体贴自己,有了一个好的归宿,她现在比什么都要开心。

史东雷很高兴能够听到宋漩这么说,能有这样一个不嫌弃自己,愿意和自己患难与共的好妻子,他没有理由不高兴。他想了想,就刮了刮她的鼻子,亲了她小嘴儿一口,说道:“好吧,不过我爸妈现在都在镇上呢。我们先回家,好好的暖和暖和,也不早了,回去我给你做点好吃的”

“嗯,我听老公的”宋漩娇憨的挎着史东雷的胳膊,现在的她智商明显降低,都是因为有他在身边,她特有安全感,什么都不愿意去想。

两人来到那个倒在路边的自行车旁,几个路人看着宋漩这个仙女般的大美女,都看得直了眼睛,史东雷推上自行车,偷偷笑着说:“老婆,你看你的魅力多大啊,把人家都给看得快成老年痴呆了”

宋漩不依的用自己的小胳膊肘轻撞了他一下,羞喜的一笑,说道:“老公,我的车就在那边儿停着呢……哎呀,我都忘记了,我想要上厕所……快点,老公,哪有厕所啊”她一想起这个事来,立刻就有种憋不住的感觉,不好意思的跺着小皮鞋,样子无比的可爱。

那几个路人都走出老远了,还回头看宋漩,其中一个男人一不小心竟然掉进了路旁的壕沟里,还好壕沟很浅,摔了个跟头也没有怎么样,只是爬起来之后非常惭愧,瞪了那几个嘎嘎笑的同伴,快步走了,那几个人也不再回头看美女,紧随而去。

史东雷和宋漩也都笑得不行。史东雷把车子支在那儿,拉着宋漩小跑去了一旁的小树林里,走到一处树木相对茂密,还有不少野蒿子的地方,说道:“老婆,就在这儿吧……给你这个”他把一小包纸巾递给了宋漩。

宋漩正好没带纸巾,正在犯愁呢,看到他这么体贴,心中十分的甜蜜。可是看到他有些贼兮兮的瞄着自己的那里,顿时脸蛋红透,轻捶了他一下,嗔道:“大色狼,讨厌”她知道他肯定是又想到了羞人的坏事,其实她现在也想起了那晚……

“讨厌,快转过头去,人家要方便呢”宋漩一边解着自己的腰带,一边羞涩的娇嗔。史东雷坏笑着转过了头去,可是等她刚刚脱去了裤子蹲下来开始嘘嘘,他就转过了头,十分流氓的走到了她的身后,猛然间将她抱起来放在腿上,像给小孩子把着方便一样,在他的怀抱中千珠万点滋润大地。

宋漩一声惊叫,想要挣扎却因为肚子里有太多的水份需要释放,不敢乱动,以免弄到自己这个坏老公的身上,她只好用小手儿捂住了自己的脸蛋儿,羞不可抑的嚷嚷:“坏老公,你坏死了,快放下啊,给别人看到可怎么办啊……真讨厌……唔……”

史东雷一边做着荒诞旖旎的事,一边吻住了宋漩的小嘴,和她接起吻来。唇分,史东雷给宋漩用纸巾擦过,顺手吃了一些小豆腐,又在她雪白腻滑的娇臀上揩了一些油,惹得美女娇嗔不已。

史东雷虽然意犹未尽,但怕给宋漩冻着,赶紧放下她,给她穿好了裤子。当中,他不免又吃了一些小豆腐,让女孩抗议了好几次,穿好衣服之后,她可爱的嘟着小嘴儿捶打了他好一通,才给他拥抱着吻了一会儿,又娇羞欢喜的甜笑起来,挎着他的胳膊,两个人一起走出树林,推上车子去了宋漩停车的地方。

宋漩的车就停在史东雷拐弯向北的胡同边上,她的车是一辆本地绝对看不到、就算是看到也十有**不认识的路虎揽胜。

史东雷把自行车放在了后面,想到家里已经没有什么菜可吃,就让宋漩在车里等着,他去菜店买菜,宋漩想要跟着,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太另类太惹眼,还是呆在这里更好些。

用了不到十分钟,史东雷就买完了菜,高高兴兴的往回走,刚走到那个胡同口,就看到几个男人正在路虎旁边围着宋漩嘴里不干不净。

史东雷的眼睛登时就涌出了杀气,偏头痛在这一瞬间就犯了,他的脸扭曲起来,大步走了过去,到了近前冷声问道:“老婆,发生了什么事?”

那几个人见到史东雷走过来,本来以为是过路人,没当回事,现在听到史东雷这样说,立刻都狠狠的看着他。

宋漩见识过史东雷的身手,自然知道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她也知道他现在惹了麻烦不好,就摇头说:“没事,老公”

史东雷不用想都知道宋漩的心思,他冷冷的看着这个几个人,说道:“武老2,你是不是以为你真在这兴隆镇上可以横着走了?现在我数三个数,你们要是不给我赶紧滚,我就把你们都剁了喂王八”说完,他猛然踢了一脚,轰的一声,旁边的一个老粗的树桩子竟然给他这脚踢断了。

武老2和几个狐朋狗友本来也是喝多了酒,路过这里看到了这辆路虎,于是就摸摸踢踢,这是宋漩的爱车,她又一向都没有受过委屈,自然受不了这个,当即就下车理论,几个醉鬼见她这么漂亮,就嘴上不干不净起来,其实,他们倒是也没有想过做过火的事,他们砍过人,赌过钱,也找过小姐,但是还没有想过做祸害女人的事

史东雷这一脚,当即把这些人的酒都给吓醒了大半,再想想能开起这种高档车的女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有钱人也好,有权人也好,都肯定不是他们这种小角色惹得起的人冷汗当即就都冒了出来。

还好,这些人里没有目中无人屁都不懂的傻蛋,醒悟过来之后,赶紧都抹了一把汗,话都没敢说一句,就灰溜溜的逃之夭夭。

史东雷见到他们跑的这么快,倒是突然间觉得很好笑,笑了起来。宋漩本来很生气,看到那些人逃跑的样子十分滑稽,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史东雷笑着把菜放进了车里,宋漩和他上车之后还笑了好一会儿,直到路虎揽胜驶出兴隆镇,驶上乡间土路许久,两个人才渐渐的平静下来。

本来兴隆镇距离史东雷屯子也并不是很远,宋漩的车开得又很快,不到六分钟,两人就已经到了家。

宋漩真的想不到,史东雷的家原来这样的清贫。或者更加准确的说,简直就是赤贫。

这个自然屯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也并不是非常的富裕,但是像史东雷家这样的纯粹土房,一共也只有三四家。

而史东雷家的这个老土房,是这三四家之中最老的一座房子,和五家子屯的历史一样的悠久

“是不是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古老的建筑,是不是更没有想到过,这样古老的建筑里,竟然住着你的老公,还有小姑和公公婆婆?”史东雷下车开了大门,趴在车窗上笑着问宋漩。

宋漩却并没有流露出鄙夷和嫌弃的神色,她的心中也绝对没有兴起这样的想法,她只是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酸酸的,心里头有些热热的,她心疼老公,更为小姑子和公公婆婆感到心酸,也深深的敬佩这一家人,敬佩他们能够贫穷但是有尊严有热情无比和睦的生活。

宋漩听宋漪讲过史东雷和家人的种种,虽然宋漪说的只是史家人生活的沧海一粟,但是一斑可以窥得全豹,宋漩能够想得到他们的为人,他们的生活态度和他们之间的那种亲情。

那时候宋漩还不知道史东雷他们原本生活在怎样的一种境况里,现在,她虽然还只是看到了一座房子和一个院子,但是她已经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这一切的一切

宋漩为自己能有这样一个自强不息乐观自信以及很多很多优点的老公感到骄傲和自豪,同时,她也更加的爱他,决定以后要更好的疼惜他,让他以后过得非常非常的幸福,一点苦都吃不到

宋漩的心中泛起了一种慈母才有的疼爱,她目光变得十分的温柔,搂住史东雷的脖子吻了他一口,痴痴的看着他说:“老公,你真棒”说着,又献上了一个甜蜜绵长的热吻。

史东雷懂得宋漩的意思,就算是她不说话,只是看她的眼神,他也能明白她的心思。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这种默契几乎就是天生的一样,和彼此相识的时间没有关系

宋漩把车停在了史家院子里,她看着南面园子外田野里奔跑着嬉闹的孩子们,还有他们手里牵着的或低或高的风筝,以及有了绿意的山野,顿时脸上就有了陶醉的神情,抱着史东雷的胳膊像个孩子似的蹦跳说:“老公,太美了,太好玩了。老哥,我们也去放风筝吧,我都好多年没有放过了呢,想念死了”

史东雷给她纯真稚美的小样儿所吸引,觉得自己和她相处时间越长,越是发现她就像一个无穷无尽的宝库,越是发掘就越是发现她的美好,让他越陷越深。

史东雷从背后抱住了宋漩,用手箍着她的小蛮腰和高耸的胸部,贴着她的脸轻轻的说:“老婆,我都要想疯了,你也肯定是一样的,我们还是先回屋里办完了正事,再出来玩,怎么样?”

宋漩给他这样抚摸和说话,顿时就又红了脸蛋儿。她这个平日里向来很少脸红的冷美人,在他的面前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总是无法保持冷静,更动不动就娇羞不胜,平添几分动人滋味。

“讨厌了,人家才没有呢……呀……”宋漩轻声娇呼,史东雷已经将她横抱起来,走进了屋子里,随手就插上了外屋门。

他将她径直抱到西屋,又顺手插上了房门,将她放在了温暖的炕上。炕上铺着炕革,躺在上面虽然没有席梦思那么舒服,却也热乎乎的很舒服。

史东雷将宋漩可爱乱踢的小皮鞋脱掉,他也蹬掉了鞋子上了炕,拉上了窗帘之后,就把刚刚爬起来要下地的美丽女孩又横抱了起来,在女孩的惊呼声中,他将她抛起来又接住,如是几次,吓得宋漩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闭着眼睛红着小脸儿连叫“坏老公,好讨厌”之类撒娇发痴的话儿。

史东雷不再吓唬她,胳膊肘一拐就旁边的被子弄倒,用脚熟练的铺上厚厚的被褥,把宋漩往被褥上一扔,他跟着就饿虎扑食一样扑在了美女的身上吃起了豆腐。

宋漩笑着叫着,慢慢的就变成了细若箫管娇颤诱人的轻吟,两个人的衣服都已经在嬉闹的过程中脱掉,如同初生婴儿一样不着寸缕拥抱在一起,互相抚触着彼此的身体,感受彼此的体温,热烈甜蜜的深吻。

接下来的时光,自然是旖旎绮艳无比的甜蜜时光,因为经历过了一次剧变,史东雷险些丢了性命,所以宋漩这次来就是要真正的将自己托付给史东雷,她忍着几乎无法忍受的疼痛,最终还是勇敢的主动将自己珍藏了多年的贞洁献给了心爱的男人,她的丈夫

史东雷看着身上宋漩的泪花,还有身下白色褥单上的那朵鲜红梅花,他心中满是温柔与深情,轻轻的吻去她的泪水,和她深吻了好久之后,在他双手的抚慰下,小女人已经渐渐的感受到了结合处他微微动作带来的美妙感觉,她开始扮演起来英勇女骑士的角色,而他,就是那匹雪白的骏马,他们一起飞驰在**的大草原上,无比欢喜的直奔极乐山而去……

毕竟是第一次,娇花不耐风雨打,更别说,史东雷还不是一般的风雨,而是极其凶猛狂暴类似洪水的暴风雨,宋漩在连连去了几次之后,终于哀哀哭着求了饶,向君王一样掌控了她全部身心的史东雷投降

其实就算是宋漩不求饶,史东雷也觉得宋漩那里受创太严重,虽然她带给他的感觉十分美妙,而她自己也乐在其中不能自拔,但他明白这样对她不好,事后她会非常的疼痛,于是就趁机偃旗息鼓,弄了些热水,温柔细致的给宋漩清理了一下身体,重点关照她最宝贵神秘的地方。

其间,自然又是无数的旖旎情景……

女孩刚把自己最珍贵的第一次交付儿给男人之后,她的心中最是患得患失,最需要男人的温存和关爱。

宋漩以前听说过很多不好的事情,都是谁谁第一次献给某个男人之后,那个男人立刻就和得到她之前判若两人,后来更是弃若蔽履之类的事,让她心中一直都对男人有阴影,这也是她为什么上次和史东雷亲热的时候,一到最后关头就痛得受不了的重因:一切都是心理问题。

史东雷的表现十分的出色,不但得到她的整个过程都十分的温柔体贴,总是会说出一些让她心中温暖甜蜜的话,而且事后对她又是这样的关怀备至,让她觉得比自己妈妈和婶婶的照顾还要更加的无微不至,她甚至都幸福得泪眼婆娑,给史东雷笑着刮了刮她可爱的小鼻子……

再美丽再优秀再高高在上的女人,她也终究还是个女人,还是和普通女人一样需要男人的疼爱和宠溺。

宋漩无疑就是这样一个美丽优秀高高在上的小女人,她在史东雷的悉心疼惜下,心里甜得像蜜,娇靥上的笑容都能把蜜蜂甜死

“老婆,看你的眼睛里都是血丝,乖乖的睡觉,醒来的时候,老公就喂你吃饭……你公公婆婆今天不回来了,他们都去了我姨家,最少也得明天早上回来呢。”史东雷给宋漩掖好被子,吻了一口她光洁的额头说道。

宋漩本来还有些担心自己这个样子怎么见公婆,现在一听这话,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她疑惑的问:“老公,他们怎么不回来了呢?上次也是这样……”想到那个晚上的事,她的脸蛋儿有些发烧,即便,那晚儿的刺激不如刚才的十分之一。

史东雷邪邪一笑,大手又忍不住钻进了被子里,抚摸着宋漩光腻高耸的娇挺丰盈,她无奈的按住了他的手,可是却挡不住他的攻势,只好投降,呼吸又有些急促起来,他一在她这里使坏,她就会忍不住变得很兴奋,很容易给他趁机吃掉……

史东雷感受着手中无法言说的美妙触觉,他又亲了亲她红嘟嘟的小嘴儿,笑着说:“没什么,就是我姨家的表姐从春城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对象,我爸妈去看完之后就给留在那里吃饭了,明天好像要准备商量结婚的事情,他们就都给留住在那呆一晚了。”

“我妈和表姐感情很好,今晚一定要好好聊上一晚……老婆,好像又伟大了一些啊,弹性也好了,老婆,这都是你老公我的功劳吧?哈哈……咝……”

“讨厌了,坏老公……”宋漩好像喜欢上了和史东雷撒娇,虽然娇嗔不依,但对他的骚扰却也并不反对。

史东雷和宋漩玩闹了一会,就让她好好的休息,看看已经到了中午,他就去外屋给她做午饭。

史东雷做好了午饭,出去上厕所,东面邻居成果看到史东雷出来,就问:“小雷,这是谁的车啊?”他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这样的车啊。

“小雷,我听说一个可漂亮的姑娘跟你回了家,到底那姑娘是谁啊?”西面的邻居常贵媳妇也好奇的问道。

成果媳妇和常贵也都好奇的趴在墙头那凑热闹,史东雷笑着说:“是我一个好朋友的车,她过来看看我”他没有说宋漩是他的老婆,连证都已经领到了手,他觉得现在的时机还不适合,而且宋漩也不是那种喜欢喧嚣的人。

“什么好朋友啊,不会是你的对象吧?我可听人说,你上午在兴隆镇还和人家挎着胳膊呢”成果媳妇爱开玩笑,哈哈笑着说道。

“小雷,你别净忽悠我们,要就是你的好朋友,能和你挎胳膊,你糊弄鬼呢?”常贵笑着搭话说。

你们说是对象就是对象好了,她还不是我对象呢,她是我媳妇呵呵……”史东雷笑着说道,他知道自己大方承认的话,他们估计反倒是不会相信了。

果然,四个人都有些不信,毕竟现在史东雷又已经成了乡下人,人家开这么大车那么漂亮的姑娘会给他当对象,给他当媳妇?这事不太靠谱。

史东雷去了厕所,四人看了一会儿车,就都回去做饭了。

回到屋里,史东雷看宋漩还在酣睡,他就没有忍心叫她,把饭菜都先凉着,等她醒来之后热热再吃。

史东雷做了一些家务活儿,回头洗干净身上,就插上了门,脱了衣服钻进被窝,搂着宋漩睡觉。宋漩给他弄醒,在他的怀里像只小猫一样偎了偎,找个舒服的位置,可爱的哼唧了一声,就小手儿搭在他的身上,又睡了过去。

史东雷抱着小娇妻,感受着她那软玉温香的美好,不会儿也沉入了香甜的梦乡,他昨晚也没有太睡,最近一直都失眠的比较严重,偏头痛总犯。

不知道睡了多久,史东雷给一阵痒痒弄醒,他睁开眼睛,发现屋子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一只小手在他的胸膛上挠着痒痒,还有一张滑腻小脸儿贴在他的脸上,吐气如兰,这自然是宋漩了。

史东雷一口吻住了她的小嘴,她吓了一跳,不过还是马上就开始回应他的吻。同时,她的小手给他的大手引着向下游移,最终落在了那里,他的**已经蓬**来。

两个人在温暖的被窝很是甜蜜亲热了一番,肚子就都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开了等,宋漩问:“老公,你是不是也没有吃饭啊?你肚子也咕咕叫呢。”

史东雷笑着没有说话,只是帮着她把衣服穿好,宋漩靠在他的怀里,心里头这个幸福劲儿,就不用说了,对于他不停吃自己豆腐都采取了配合的状态。

十多分钟以后,两个人就已经坐在了饭桌上,西屋里十分的暖和,小两口甜甜蜜蜜你侬我侬的吃了一餐丰盛美味的晚餐。

吃过晚餐夜就深了,小夫妻间的旖旎自不必说,第二天,史东雷带着宋漩放了半天风筝,刚吃过午饭亲昵了一会儿,宋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公司有事情要处理,她又要出国。

“老公,我不想走”放下了电话,光洁溜溜的宋漩和史东雷疯狂一番之后,慵懒的伏在他宽阔的胸膛上,娇憨的低语道。

史东雷将她抱得很紧,吻了她的鼻尖一下,叹了口气说:“我更舍不得你走,可是你愿意过这种平淡得不行的生活吗?或许,偶尔过过这样的生活还好,但时间长了,我们都会过腻的,人生还长,我们还年轻,以后在一起的时间多的是……老婆,自己在外面一定照顾好自己,老公可每天都会打电话查岗的啊”

“咯咯,讨厌,坏老公,就会破坏气氛。”宋漩嘟着小嘴儿在史东雷的肩头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直到咬出血来,她才放开,泪眼婆娑的说:“老公,这是我给你盖的章,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可不许勾三搭四招蜂引蝶,否则有你好看”

史东雷也突然一口咬在了她雪白高耸的胸口上,轻轻的咬了一下,可是宋漩却颤声说:“老公,狠些咬,咬得深些,我要看到血,我要你也给我盖上章,我就是你一个人的,谁都抢不走”

宋漩用手按住了史东雷,将他的脸都按在了她高耸香柔的丰盈里,他狠了狠心,终于用力的咬了一口,真的就咬出了血,在她心口那面的堆玉粉雪上留下一个深深的痕迹。

史东雷舔掉了血迹,她也舔掉了他肩头上的血。两个人接下来……

宋漩开车走了,史东雷一直将她送到了春城机场,才有些落寞又有几分幸福的开着宋漩的路虎离开了机场。

宋漩本来是要把车送给史东雷,还给了他一张卡,里面也不知道有多少钱,不过史东雷并没有要,车他也给开到了光辉集团的停车场上,找地方打电话找了一下段小嫚,却得知段小嫚已经辞职,据说去了另外一家大集团担任不低的职务。

史东雷本来还想告诉这个女孩车的事,可是突然想到没有这个必要,车放在停车场里也不会丢,他何必多此一举呢,要是让宋光辉有了怀疑,反倒是不美,给宋漩找麻烦--她家里十有**是不会答应她嫁给一个他这样一文不名的穷小子,还是一个给宋光辉说成是招摇撞骗的穷小子

史东雷漫步在绿意更胜家里那边的街道上,今天的阳光很温暖,现在虽然已经是傍晚,但是那阳光照在身上,依旧给人心中暖烘烘的美好感觉。

史东雷今晚不想回家了,他想在春城呆上一晚。他没有再想去找那些受伤前的人,他现在只想踏踏实实的生活,一步一个脚印的创业,不再去走那种铤而走险的事情。

史东雷现在也不想大厅关于那些人的消息,他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好好过他的小日子

史东雷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文化广场那边儿,在广场里坐了一会儿,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天和段小嫚见面的情景,很是有些感概,感慨人生的无常,事实的变化莫测,一切都不可预料……

坐了一会儿,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广场和街道上的灯都已经亮起,整个城市喧嚣起来。现在正是一天中人流最多的时候,不过广场上并不吵闹,虽然这里的人口密度很大。

史东雷觉得有些冷意,他穿的有些少了。他起身顺着广场向灯火最辉煌的地方走去,他记得那里好像是有一间网吧,至于是什么时候看到的,他已经不愿去寻找那个答案。

穿过了广场,穿过马路,果然是有一间网吧,名字叫做网吧看样子就不小,史东雷在上楼的时候,突然间想起来,自己今生和前生都曾经在这个网吧里呆过一夜,和同学一起过来照毕业相的前夜,喝过酒之后,微醺的时候。

史东雷有时候非常的感性,想到了那些逝去的青葱岁月,不禁又有些悸动和唏嘘。走上了二楼,发现这里面却是已经和当初的记忆完全不同,不说面积已经大了不止一倍,机器不止多了几倍,就连装修也奢华艺术了很多,看起来不止提升一两个档次。

“您好,请问几位?大厅,包间还是单间?”漂亮的收银小姐站在柜台后面,脆生生的问史东雷。

史东雷突然间想起,这个女孩倒还是当初的那个,只不过当初的她还很朴素还很青涩,而今的她已经很时尚很成熟,看起来比当初更美更动人,不过,却已经不能让他在面对她的时候心脏鹿撞一般乱跳。

史东雷今天穿的不是名牌,只是很普通平常的衣服,不过这依旧挡不住他那英俊外表和动人气质的流露,让吧台里的漂亮女孩看到他眼睛就非常的亮,就像是龙看到了亮晶晶小玩意儿时候的样子。

“包间吧。”史东雷看大厅里太喧嚣了,还是去包间更好一些,虽然包间也没有单间那么安静。

“包间每个小时十元,押金一百。”漂亮女孩声音十分的柔和,就像是清风掠过了清澈的水面,还带着一抹水莲花的幽香。

史东雷微微一皱眉,觉得太贵。不过他还是掏出了二百元钱递给了女孩,说道:“订两个小时”女孩点头,麻利的给他找了钱,递给了他一张号码牌。

“左手第二个包间。”女孩殷勤的说道,有着长长指甲的玉指点着大厅边上的一个隔间说道。她的目光一直都在偷偷的看着史东雷英俊的面孔,尤其是他那双幽深明亮的眼睛,那眼中仿佛藏着无数的故事,有着淡淡忧伤和沧桑,看着他的眼睛,女孩的心就有些迷醉

“谢谢”

“不用谢”

史东雷往那个包间走去,女孩痴痴的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失神。她浑然不觉里面的房间里走出来一个梳着好多小辫的女孩,正在一旁看着她嘻嘻的笑。

“喂,小晚,你在什么呢?这么入神啊?”小辫女孩突然在这个名叫小晚的女孩肩头上拍了一下,吓得小晚一个激灵,差点把手里拿着的一杯饮料扔掉。

“哎呀,小辫子,你讨厌不讨厌,每次都像个幽灵似的,吓得我都快得心脏病了”小晚用小手捂着自己很有些规模的胸部,那里起伏得很剧烈,还颤颤巍巍的,十分吸引人。

“是啊,我可不就讨厌吗,我哪里有那个大帅哥吸引人啊……小晚,你不是一直都想找个大款当老公吗?我看那个帅哥帅是帅,可是怎么看着都不像有钱人啊。他那身行头,从上到下也不值三百块钱”小辫子摇晃着一脑袋的小花辫,瞟了一眼刚刚走进包间的史东雷。

小晚切了一声:“你懂什么啊,我是那种低俗肤浅的女孩吗,我是一个有内涵有理想,有追求有境界的四有美女……小辫子,你说他长得咋这么帅呢?你刚才看到没有,他的脸越看越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邃得就好像夜空和大海一样,里面还装满了忧伤和沧桑,我猜他一定有很多的故事……还有,他的眉毛鼻子嘴唇……他的唇形真好看,要是……”

“咯咯,你个小**,这就想着要给人家亲了,要是人家给你一个笑脸,你还不以身相许啊?”小辫子笑得不行。

小晚白了她一眼,不在乎的说:“要是他真对我笑,喜欢我的话,本小姐也不在乎把这些东西给他……你看他长得那么好看,又温文尔雅的,谁要是当了他的女朋友,一定幸福死了,就是每天看着他,没有饭吃都不饿”小晚有些犯花痴,那眼睛里满是遐想。

“得了吧你,真要是让你嫁给他,让你成天喝西北风,我就不信你会干没有新衣服,去不了美容院,更下不了饭店,旅不了游,甚至连个房子都没有,你在饥寒交迫的时候,估计只会唱‘起来吧,饥寒交迫的奴隶们’,而不是唱‘甜蜜蜜’。”小辫子对小晚的话嗤之以鼻。

小晚却又白了她一眼,反驳说:“那我就养活他,只要他高兴就行,我就不信凭着我云小晚的本事,再加上我这么大的家底,我养活不了他”

“好啊,你要是真敢这样做,以后我就管你叫姐,一辈子都给免费打工,你看怎么样?”小辫子根本就不相信小晚的话,她对她实在是太了解了,从小到大,小晚是个什么样的人,她都一目了然。

小晚啪的一声,小白手而在桌子上用力的拍了一下,差点把可乐拍洒,她忿忿的说:“张小白,你小看了我大半辈子,我这回就要让你看看,本小姐的精神境界到底是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的低俗,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女儿当自强,什么是巾帼不让须眉,并不是只有男人才能养女人,女人也一样养活男人。那个帅哥,我养活定了”

“好啊,好啊,云小晚,如果你真能养活那个大帅哥,我以后就任你差遣,就算是让我给你当丫鬟,给那个帅哥暖脚陪床都可以,我不介意和你一起玩一起飞”张小白也用力的拍着桌子。

两个女孩都说得太大胆太让人那啥了,以至于附近几个上网的人都觉得这个世界太混乱,现在的女孩实在太过大胆,真让人接受不了……当然,男同胞们更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自己自己的身上,一下子和这么漂亮的两个小丫头一起那啥,感觉一定棒极了。

张小白说:“小晚,我现在就去和那个帅哥说,让他给你当小白脸,你也跟着,我看你到时候露不露怯”

“有什么啊,我要是露怯我就不姓云,我都跟你姓张”云小晚也来了劲,她把工作交给了一旁默默无语笑个不停的收银员小丫头,就和张小白气势汹汹的走进了史东雷进去的那个包间。

史东雷刚刚打开机器,正在等待QQ上线,打开了网页,正在看新闻。他戴着耳机还听着音乐,正在看得出神,突然嗅到了一股子香味,那是女孩子特有的香味,淡雅清新,还有一股子细微的奶香,这说明女孩的年纪一定不大,超不过二十岁。

他的耳机被拿下来,抬头一看,看到了那个收银员,还有一个满脑袋小辫子的漂亮女孩,她和那个收银员穿着一样的制服,显然也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什么事?”

史东雷虽然没有说话,只是拿眼睛看着两个小美女,她们就都仿佛听了他的话,心中都是一颤:他的眼睛好迷人哦

“嗯”张小白咳嗽了一声,清了一下嗓子,她的脸蛋有些发红,因为她也有些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像是小说里面经常说的‘怦然心动’

云小晚的脸蛋儿也红了一下,瞪了吓了她一跳的张小白。张小白又咳嗽了一声,说道:“这位大哥,我是张小白,这里的员工,这是云小晚,这里的老板……她说,她想养活你”

史东雷的脸一下子就扭曲起来,包间里的其他几个人也都表情古怪。云小晚红着小脸儿大着胆子说:“大哥,你长得太好看了,我对你一见钟情,你就当我的男人吧,我养活你一辈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