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噗”的一声,魔法阵的光芒完全消失,地下室中只有夜光珠的光芒。WWw,QuANbEn-XiAoShUo,cOM

这时原先的那扇门化为粉末坍塌了,可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门的后面还是一扇门。

不过这两扇间隔相当大,新出现的门前有一片空旷的地方,地上落满了灰尘,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多雷一脚下去,鞋子完全没入灰尘中,多雷抬起脚后,整个人还有些发懵。”停!”

他出声喊住了诸人的脚步,接着他催动风系天赋元素小心的一阵风过去吹干净地面,还原了地面原先的面貌。

一个比先前更加夸张的魔法阵出现在脚下,只不过停止了运行,众人的心见此都在颤抖,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多雷记下魔法阵后,示意其他人别动,他先走走看。却风平浪静的走到门前,门前放着两座落满灰尘的怪异雕像。这时众人都跟了过来,不知谁开启领域把门及雕像的灰尘吹掉,众人的眼球这时集中这两座叫不上名的怪兽雕像上,奇怪的是,只要盯着怪兽看,就会有一种奇怪的威压压在身上。

这时有人“呀”的喊了一声,刚才大家都被怪兽雕像吸引,顺着喊出声人的方向看去,原先灰朦朦的门已是黑亮黑亮,而在门的最上方写着两个字“炼狱”。看到这两个字多雷斗大的汗珠往下落,炼狱别人不知道他可知道,古籍中可写的清清楚楚,上吉记载这里是关押十恶不赦的位面犯人的。这些犯人往往一个出去就会搅的整个位面不得安宁,不过古籍中还写到只有最顶级的位面才设有炼狱。难道曾经这里也是一个预级位面?

多雷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大家,他的本意是想劝大家止步,再喜欢冒险也得有个限度。可是大家一听,不少人来了兴趣,再加上这里一看就是那种被废弃的地方,一两个胆大竟然提出进去看看。

多雷一看大家的热情,实在不好再劝阻,把目光放到火卡儿身上,毕竟这里说话最管用的是他。

火卡儿竟然来了句:“要不进入看看。”

多雷实在无语了。不过他也很好奇里面。

狄耿费力的推开大门后,众人突然感觉奇怪的气息从身边穿过。

火卡儿他们反应过来时奇怪的气息已经消失,不过他们却就此提高了警惕,毕竟这里可是传说中的炼狱,火卡儿提议先退回地下室并关上炼狱的大门,进不进去这个决定重新商定。刚才那股奇怪的气息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如果是错觉,不可能所有的人感觉都错。

其他人同意了火卡儿的建议,刚才的那股气息中隐约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压。多雷非常高兴火卡儿能够作出这个决定,魔法阵破除后他在队伍中的发言权小了不少,火焰狮子团的众人还是倾向于听从团长的意见。虽然对里面有什么很痴迷,多雷还是倾向于此时行动就此打住。

黎民坐在那里正在修炼,突破到灵境界后他一直在探求自己的攻击,没有任何背景就没有长辈传授他、引导他,现阶段最无奈的办法就是悟。坐在声达安排的那间房间时突然感觉一阵冰冷包围了他,接着灵魂对身体的支配出现问题,潜意识告诉他有不明东西靠近了他,可是识海告诉他一切安好。灵魂却开始莫名心悸,撕扯般的疼痛突然出现在灵魂中,黎民疼的一下子倒地上缩成一团,一个冰冷的声音在黎民的灵魂中狂叫,“你是我的,哈哈,你是我的。”散发阴冷气息的不明灵魂开始入侵他的身体。

斑斑和彗星兴奋的在阿琳达身边窜来窜去,阿琳达拿出来很多好吃的水果,它们可是好长时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了,想想这几年每天对着天赋石,嘴里早就淡出鸟来了,所以也就暂时撇下黎民跟着阿琳达了。张迪、鲁强和翠山三个则紧紧跟在阿琳达身边,艳羡的看着俩灵兽跟阿琳达亲密接触。

“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黎民艰难的吐出这么一句话,疼痛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而对抗入侵者让他到了快崩溃的边缘。

“哈哈,你马上就是我的了,没有必要知道这些。哈哈,多少年了,终于盼到这一天了。”冷漠张狂的声音传入黎民的识海。

“我不会让你得偿的。”生死悠关之际黎民给自己打气,同时也告诉入侵者自己的决心。

“哈哈,多少年没有这么高兴过了。马上我就又要有身体了,哈哈哈哈”入侵者根本不把黎民的话当回事。

一把泛着让人心悸剑芒的银色小剑刺向黎民已收缩到一团的识海,识海内的灵魂有一层淡蓝色的薄膜在外面包裹,这几年随着精神力的提高,薄膜一直在变厚,可是银色小剑如入无物,一下子就穿进来了。黎民惨叫一声,银色小剑进入后就停下来,没有冲向黎民的灵魂。黎民受到刚才伤害的灵魂立刻变的虚弱。

“哈哈,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的无上剑意,马上你就是我的了。”记忆中不禁回放当年纵横位面的情形,那时可是何等意气风发,何等风火。然而有一天一切全变了,他被神秘的执则盯上了,执则的真面目是什么样?没人知道,因为见过执则的第二天再也没出现过。他出现时总是一团黑光覆盖在全身,执则表现的实在是太强横了,仅仅一招他就败了。然后就被送进这炼狱中,原本以为这辈子会在炼狱的煎熬中过去,可是一场变故让他大喜大悲,先是看守这里的所有执则忽然间从此消失不见了,本以为此生会有所转机,奈何炼狱的大门被关上了,如果没有外人在外面打开,这里也许永久孤立了,没有了执则也就没有了约束,所有囚犯纷纷走出囚室,整个炼狱乱作一团,恍惚间变成了杀戮的空间,炼狱中的人是越来越少,噬血云却因杀戮越来越厚,每天一次的噬血雨让炼狱的充满了腐蚀的气息加重,因为没有了执则净化,皮肤开始慢慢被腐蚀,紧接着血肉骨头也被腐蚀掉,大家不得不舍弃肉身,可是没了肉身在炼狱根本不能多停留,各种各样的奇术被应用到灵魂中,幸运的是他把灵魂融入到剑意中,他的剑意本来就是非常霸道的,腐蚀同样霸道,意外中融入剑意的灵魂竟然不再受干扰,苟且偷生的在炼狱中活了下来,可是他知道他的灵魂不再是灵魂了,融入剑意后成为剑意般的存在,可是他毕竟还是生命,无数年过去了,炼狱中就剩下了他一个,他一直在等待门口,等待炼狱之门重新开启的那一天。

没想到终于让他等到了,开启大门的那些人实力非常弱,搁以前根本不搭理的那种,可是门毕竟被他们开启了,等待无数年等的不就是这个嘛,开门的那一刻没多停留扫了几眼开门的这些入后就离开了,这里面没有他需要的肉身,没想到还没走多远,就发现一具,这具身体真的不怎么样,关键是身体中未被开启的天赋,流露出来的气息让他激动的颤抖,毫不犹豫扑向了这具身体。现在他又要复活了。

进入识海后,剑意反而不急了,看着黎民的灵魂就像看见一件好玩的玩具,剑意在后边追着黎民的灵魂,不时稍稍刺中一下黎民的灵魂,每次都是适可而止,不致命却很痛苦,就像逮到老鼠的猫,不急着香下,先玩够了再说,感觉要把这无数年来的孤独发泄出来。黎民非常虚弱,也许下一刻他就不存在了,可是他在坚持,中国有句古话“好死不如赖活着。”灵魂被逼到了识海魔法阵的上方,那股霸道的剑意又来了,避无可避的黎民遁入到魔法阵中,而魔法阵因为他的进入一下子活了,也可以说充满了生命的气息,整个魔法阵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在运行。剑意随着黎民的灵魂也进入到魔法阵中。

“这,这是。”剑意中竟然传来颤抖的声音,好像发现了让他恐惧的东西。黎民却不管这些,进入魔法阵后他感觉非常好,剑意造成他的虚弱竟然消失了,整个魔法阵好像在围绕着他转,剑意也进来了,可是现在的剑意不再追杀他,却忙着脱离魔法阵,在魔法阵中让他非常不舒服,奇怪的是进来却出不去了。

剑意中开始传来凄惨的叫声,黎民却顾不上这个。魔法阵在抽取他的灵魂力,本来不多的灵魂力经这么一抽取后所剩无几。黎民在观察魔法阵,因为他发现加入了他的灵魂力的魔法阵在重望,让他意外的是那股剑意也加入到重望中,不过剑意中不时传来不堪入耳的咒骂。不过这已经无所谓了,至少现在他没了生命威胁。

咒骂一直在持续,不过声音却越来越小,到后来几乎听不见了。魔法阵这次重望后变化很大,剑意也许弥补了魔法阵的缺陷,总之魔法阵完成后外围的天赋元素有一道清晰的线连接了起来,最神奇的是灵魂中被打人一道烙印,这个烙印不是别的东西,是魔法阵。此刻开始他跟魔法阵有了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这个烙印带给黎民一个奇怪的想法,一个无法理解的想法。

想不通这是为什么的黎民决定按照奇怪的想法把意识融入到烙印中。意识一进入烙印,黎民变了,无法理解的剑意笼罩在黎民身体内外,更令人称奇的是,剑意居然会随着黎民的想法而改变外形,黎民灵机一动,剑意一下子变威了一架机甲的外形。不过很快,他收回了剑意,灵魂不堪负荷,不允许他继续进行下去。

从地上站起来的黎民发现,全身不知时候湿透了,不过这些已经无所谓了,刚才释放出来的那般剑意真的很强。可是剑意为什么会融入到魔法阵中的了?黎民真的想不通,也许以后他会寻找到答案。

坐在地上注意了老长时间后,房间的门突然间被推开了。卢达走了进来。“我们回去吧。”

“哦。”黎民赶紧跟上去。

这才活力没多长时间,为什么就要走了呢?原来,火卡儿众人重新商议后还是决定继续进入炼狱中看看。打开炼狱大门进入没多远后,他们就感觉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包围了他们。还没有任何反应,火卡儿就发现前方的地上散落着不少兵器,虽然毫不起眼,可是能在这个地方出现决不是一般的兵器,众人纷纷捡取起来放入空间灵珠中,走了大概有三个小时,修为最弱的探宝人之一整个人的皮肤一下子消失了一大片,顿时血就像泉水呼的冒了出来,这个情况让大家感觉不对,用尽可用的灵药后,血终于止住了,可是整个人身体却布满了厚厚的一层灵药,因为不时有新的地方有血涌出。没有丝毫迟疑,火卡儿命令众人原路返回。为探宝人止完血后众人发现皮肤竟然在变薄,可是他们居然一点都没感觉,众人这时才发现感官无形中降低了很多,什么时候中了这种带麻痹的攻击竟然不知道。现在才知道炼狱名声如此响是有原因的。恐惧开始涌上心头,众人恨不得爹妈给自己生四条腿,这样好跑的快些。

去的时候花了三小时,回去的时候却只花了不到一小时。炼狱门关上的那一刻,众人额头上的汗珠还没散去,对身体的感官还没恢复,这才叫上黎民他们赶紧走。

斑斑和彗星被允许带上,火卡儿对所有人的要求就是快,快。现在危险还没有解除。

火卡儿众人风一般的往聚集地赶,路上不时有人突然间身体里流出一股血,搅的个个人心荒荒,虽然没有露出恐惧的眼神,可是往回赶的速度可以看出他们的不安。后来加入逃跑的黎民也冷汗直冒,他受到的攻击和团长火卡儿的不同,一个邪恶的灵魂居然要占具他的身体。能活下来实属不容易,这还要归功于识海中魔法阵。火卡儿团长他们倒霉的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什么暗伤了他们,“难道那样邪恶的灵魂不止一个?”黎民郁闷的想,可是仔细一想有点不对,邪恶的灵魂是想占据身体,火卡儿团长他们是身体受到伤害,黎民打消了邪恶灵魂所为,可是到底是什么昵-回到聚集地后,火卡儿这一队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认识火卡儿、狄耿他们的实在太多了,可是火焰狮子团如此狼狈的情形,还真没人见过。一时间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火卡儿做了什么样的任务?

回到驻地时随火卡儿出去的诸人除了少数几人外全部被抹了创伤药,诸人血流了,可是感官却恢复了很多,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越来越好,不过却不敢大意,谁知道还有没有中了其他的什么怪异伤害。团里的医生拿福凝重的看了火卡儿的伤口后,脸色变得煞白,“居然有如此歹毒的腐蚀。”听到这些话火卡儿脸色变了变,“幸好,中毒不深,腐蚀掉皮肤血肉后消耗了不少,不然真的会关系到性命。此毒我无法结,只能用血肉消耗这些腐蚀毒。”接下来wJ几句话让火卡儿脸色恢复不少,至少性命没有危险。

“那有没有其他的伤害在身上,比如什么毒。”火卡儿小心的问。”据老夫探查没有,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建议团长去别的地方看看,比如东边的肖神医。”拿福谨慎的说。

“好的,我会采纳你的建议的。你先去帮别人去看看吧。看看他们要不要紧。”火卡儿催促拿福。

听从拿福的意见来到肖神医的住处后,肖神医好奇的看着这位大名鼎鼎的团长,浓重的金创药味让他判断火卡儿只是一般的皮肉伤,这些伤也需要来这里,难道人站的越高,越惜命?肖明心中惋惜,曾几何时,火卡儿是他非常敬重的一位佣兵,现在看样子当初的斗志没有了。

“肖神医,你好。非常抱歉又要麻烦你了。”火卡儿客套的说。

“那里那里。团长您能光临我这里已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了。这次受了什么伤,让您急急忙忙的过来。”心中虽然不怎么看好火卡儿,可是饭要吃,生意要照做。辉煌的职业生涯让他变得非常圆滑。

“不瞒您说,这次的伤非常奇怪。我都不知道如何伤的。这不团里的拿福建议我到您这里看看。”

“是吗?这倒非常奇怪。以团长如此身手竟然不知道怎么伤的。敢问您这次接了什么任务。”肖明真的非常好奇,以火卡儿如此身份万万不会对他撒谎的。心中开始打翻先前的看法。

“是这样的,我这次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刚进去不久就有人突然皮肤被腐蚀掉,而参与的所有人都中了一种非常奇怪的腐蚀毒。

感觉不好我们就赶紧退出来了,就这样回来的路上不时有人的皮肤血肉被腐蚀掉。我就想看看您知道我中的腐蚀毒吗?另外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伤害。”火卡儿显然不想让人知道炼狱的存在,在回来的路上他就跟众人作出个决定,决不把今天炼狱透露出去。

“哦,如此诡异。这真的很让人好奇。来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腐蚀毒。”肖明说着把手伸过去就要看火卡儿的伤口。

“霸道。”看完毒后肖明吐出这两个字。

“我还从没见过如此厉害的毒,不过你放心,毒性正在减弱,你的血肉正在削弱他们。遗憾的是我没查出其他的伤害,也许根本就没有。”肖明认真检查完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我建议近期被多活动,如果有其他的伤害总会有反应的,等等看吧,或者找更高明的医师吧。”

“好的,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那就不多打扰了。”说完摆摆手,示意身后的手下去付检查费。

接下来的时间内,包括火卡儿,狄耿,多雷,所有受伤的都或多或少拜访了一些名医,其中不乏一些隐世的名医,可都没给出个结论。有时候他们都在怀疑是不是好了,可是多年的冒险生涯让他们特别谨慎,想在冒险中前进,就要留着命,就算这次没有其他事,火卡儿还是决定让参与这次行动的休息休息。

在炼狱中得到的那些武器让满身绑带的诸人脸上笑开了花,这些武器居然全是地级以上灵器,要知道之前整个聚集地已知的地级灵器才一百零七把,无不掌握在那些赫赫有名的高手手中。火卡儿的拳套就是一个地级下阶灵器。虽然诱惑很大,火卡儿不准备独吞或者以权谋私,按照惯例把它分了。一共四十二件,凡是参与这次行动的都被分的一件,多雷等三位神秘探宝人分得两件,剩下的被火卡儿收了起来,如果以后团里对重大贡献的,这些就是奖励。当然黎民、张迪、阿琳达他们没有。火卡儿无疑是个非常顾大局的团长,他们这些人分发灵器仅限于他们这些人知道,黎民、张迪及阿琳达五个每人被发了一件凡级灵器,黎民由于是这次活动的导火线,所以得到一件凡级上阶灵器,这可是最接近地级灵器的武器。本来给黎民的是一把刀,可是火卡儿看黎民难为情的表情,征求他的意见后重新拿出一把长剑。

自从魔法阵中融入剑意后,黎民攻击时或多或少都能激发出一些剑气。相比较以前而言,攻击力增加了好几倍。现在他也有了目标,就是悟出一套剑法来,把剑意的威力发挥出来。

平静的日子在火焰狮子团流水般流过,可是有人偏偏打断了这来之不易的宁静,也不知谁走漏了火焰狮子团得到大批地级灵器的消息,各大家族,备大佣兵团,以及一些独行顶尖高手,甚至人族圣地都有派人过来。一时间强大的压力压在火卡儿身上,到底该怎么办?

看形势是不说不行,如果不说的话,明天也许有可能火焰狮子团就在聚集地除名了。圣地的使者是必须告诉的,各大家族虽然平时不怎么打交到,可是也是不能惹的,那些独行侠道是可说可不说。

心平气和的把诸位来客从客房迎到客厅后,火卡儿带着狄耿和多雷来到客厅。看见火卡儿出现,客厅中众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终于要谈正事了,这些天火焰狮子团都在敷衍他们,虽然心里着急可表面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敷衍是吧,看你能敷衍到什么时候。

多雷和其他两个神秘探宝人留在火焰狮子团就没有走,一方面为了养伤,另一方面多雷早就预感去炼狱的事是瞒不住的,留在这里相对安全一些。”各位,大家久等了。”火卡儿走到最贴近主座的座位上后向大家行礼。主座的座位上现在坐的是圣地的使者,虽然修为在这里不是最高的,可是圣地使者这个称号把他衬托的不一般,毫无争议的坐到了客厅唯一的主坐上。

“诸位到这里的目自勺我就不说了,大家心知肚明。我就长话短说。”说到这故意停顿下来看着客厅的客人,众人的注意刚被吸引过来却不说了,顿时脸上不自然起来。“我知道你们很多人手头缺把好兵器,前些日子我确实去了个地方得了几把武器,不过这个地方很危险。”说完看看在座诸位,希望有人能打退堂鼓。可是很遗憾没有,“我们去的地方叫炼狱,相信很多人没听过这个名字。可是它确是上古第一凶地。”火卡儿注意提到炼狱时,圣地使者无所谓的表情严肃起来,眼睛一下子亮了。看来他是知道炼狱的。

“既然大家不怕危险,我现在就把炼狱的位置公布出来,到时能从里面得到什么就凭各自的实力了。”说完把狂风峡谷的大概位置告诉了在座。“我希望大家能听我句劝,感觉不对就往外退,最好保持炼狱之门开着。”说完不用火卡儿招呼,在座的大部份开始告退。而圣地使者和几位大家族的代表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卢达终于又过来找黎民了,虽然那天黎民把多功能车上的光脑拆下来给他了,可是光脑的执行语言他却不懂。他来是希望黎民能把系统的执行语言改过来。

黎民也不多说,直接把储存在光脑中的驻地语言传到卢达的光脑中,然后三两下按卢达的要求改过来。做完这一切后卢达却没有走,”还有什么事吗?”黎民疑惑的问。

“我是想问你修炼上有什么问题吗?作为前辈肯定能帮到你不少。”卢达和安达儿两个这次分到一把地级中阶灵器。卢达能拿到地级中阶灵器跟黎民脱不了干系,整个星系能拿到地级中阶灵器没多少,为了感谢黎民,卢达决定在修炼上指点他。

“难处是不少,现在我最希望能有一套不错的剑法。不然我的攻击没法组织起来。”黎民不知道卢达何用意,也没什么顾忌的把难处说了出来。”剑法,这个我倒知道一套。”卢达沉吟片刻后说。

卢达像是吊黎民胃口似的,盯着他看却不说话了,黎民听不到下文当然急了。卢达本来就是想让黎民从他这拿些东西,别看他平时一副花花大少的样子,他却不喜欢欠别人,这次狂风峡谷一行他总感觉受了黎民恩惠,怎么”归还”还是有个限度的。即将要告诉黎民的也是他不需要的剑诀,而且是一般人都不理会的那种,可是对于黎民就不一样了,没有背景的他能得到它已是谢天谢地了。

“看你迫切的样子,我就知道你想要了,好了就给你吧,这个就全当你给我光脑的报酬吧。”说完在黎民期待的眼神中从随身的空间灵珠中拿出一颗蓝色的长方形晶石,“这是储存剑诀的记忆石,拿去看吧。”说着把手中的记忆石抛给黎民,看声达像丢什么不重要的东西似的抛过来,黎民赶紧小心的接住。“好了,既然拿到了剑诀就好好参悟吧,我就不打扰了。”卢达说完一副要离开的样子。可能黎民看记忆石的样子很傻,他才想起这家伙没怎么见过世面,估计还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用。

“把精神力注入到里面就可以了。”说完脚步就开始向外迈。

黎民千恩万谢的把卢达送走后,心情激动的返回宿舍,斑斑和彗星还在睡懒觉,真不知道这俩小家伙怎么变得这么懒。在**盘腿坐好后黎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手中的蓝色记忆石上,按照卢达所说的那般把精神力注入到记忆石中,顿时一个立体的世界出现在黎民的识海中,“霸剑诀”三个字最先出现在黎民的识海中,然后是一个单手持剑的头发花白老人开始演练一系列连串的动作,黎民最看重老人的剑气释放,从剑诀的名字上就可以知道剑诀很霸道,黎民集中精神前后“看”了三遍才记住,接下来该自己下苦功了,在实践中把它熟练使出来。

心情澎湃的黎民忍不住现在就去练武场练习,临出门时灵机一动,既然这套剑诀走的是霸道路线,魔法阵中的剑意也是很霸道的东西,是不是也可以把剑意直接加入到剑诀中?

这只是一个想法,理论上可行的想法。可是可不可以昵?每套剑法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有走轻柔的,有走快狠的,也有走霸道路线的,曾听人说剑意就是修炼到至高境界时的衍生出来的精神攻击。黎民吸收了那陌生的剑意,正好这剑意走的也是霸道路线。可是它到底跟霸剑诀匹不匹呢?那衍生陌生剑意的剑诀最好和霸剑诀同出一脉。

想到剑意和霸剑诀,黎民就像见了腥的猫,他决定一会练习时一定要把剑意加入到剑诀中,修炼上对他指导的几乎没有,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几乎都是自己摸索着前进,每一次感觉理论上可行,黎民都会实验一番。如果黎民有长辈在一定会制止他的这一危险举动,剑意从来没有拿别人的这么一说。可照这么说也不应该存在吸收别人剑意的这种怪异情况。

最近团里的人都放假,练武场上一个人也没有,黎民走到东边的一个角落。黎民先是深吸一口气,平复内心的激动后,手持那把凡级灵器准备使出剑诀上的动作时,黎民一下子傻了,明明很简单的一个转身到他身上就变得很僵硬,别说连贯的使出剑诀了,刚劈出第一剑后第二剑就跟不上了,这时他才认识到自己想简单了,以往他就没练习过剑法,出剑上肯定不可能连贯。于是黎民把整套剑诀分成若干小部份练习。

一个月后黎民终于可以像模像样的把霸剑诀使出来了,不过感觉上还是有点僵硬,还是需要多多练习啊。这天一大早黎民早早的起床,顾不上吃早饭他来到练武场,此时练武场上没有一个人,他决定趁无人实验计划了许久的想法。拔出背在身后的长剑,黎民的心神刹那间进入魔法阵中,蕴藏在其中的剑意被黎民被逼出来,这时站在练武场的黎民也动了,剑意一逼出来黎民感觉不是很舒服,这个不能阻拦他实验的决心,随着第一剑劈出,剑意居然在剑诀中体现出来了,黎民往日平和的脸上显示一种霸气,而剑诀随着剑意的加入攻击力突然提高,第一剑居然劈出一股剑气,石质的地面被破开一个洞。随着剑诀的继续,越来越多的剑气从黎民的剑中飞出,如果有人在此一定会发现此时黎民精神上给人一股压力,到剑诀结束时,黎民所在的地面已全部成了碎石块。

完成剑诀感觉非常爽,精神进入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世界中,受损的灵魂力趁此疯狂增长,而识海中的天赋元素外围结了薄薄的一层膜。不知不觉中黎民竟然到了灵境界后期,有进入动境界的迹象。他此时的进境速度只能用神速来描绘,能进步如此神速跟剑意和霸剑诀合起来使有着直接的关系。安达儿哼着小曲来到练武场时发现已经有人在那里了。仔细一看竟然是黎民,他对这个年轻人还是挺熟悉的,最近一段时间来他都耗在练武场,现在能像他这么刻苦的年轻人真不多。为什么站在原地不动呢?

走进才发现闭着眼的黎民身上散发着一股惊人的剑气,顿悟,安达儿惊奇的看着黎民,顿悟过后修为都会突飞猛进,又为黎民的将来感叹一番,这个年轻人将来不简单。

黎民睁开眼后发现安达儿正在盯着他看,“您来了!”黎民赶紧有礼貌的跟他打招呼,对于安达儿黎民还是很尊敬的,每天安达儿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

“好好练,过几天团里会有一个任务要完成,我推荐了你。”安达儿的话犹如在湖水中落下一颗石块,造成的涟漪在黎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终于要开始自己佣兵的生涯了。

半个月后,天空依稀还有点漆黑,黎民伙同其他二十个佣兵已在团里的大厅前集合,马上他们就要出发前往落南星执行一次护送任务。副团长狄耿交待了几句后,安达儿领着大家伙出发了,这次的任务以安达儿为队长,卢达和安娜及其他几个魂境界高手为核心的队伍。黎民和其他新加入的团员则抱着学习的心态。在他们的中心则站着这次要护送的对象,一个身体完全隐藏在黑袍中神秘人。

斑斑和彗星这段时间和团里的女团员混的很熟,他们的可爱样征服了她们。黎民很轻松的为斑斑和彗星找到了寄存对象。

黎民一直在好奇,遗民分布在整个星系,可他一直不知道遗民在备星系间是如何联系的,难道就单靠空间灵珠和飞翔?打死他也不相信,星球间的距离有多远他可清楚的很。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整个团队来到聚集地的最中央的一座建筑物前,安达儿缴纳了足够的天赋币后,门口的守卫打开了把守的大门。进门之后一个宽敞的广场出现在黎民的眼前。

广场上已有好几个队伍在排队,黎民这时候才知道他们要经过一座空间魔法阵传送去落南星。等了将进半个小时才轮到他们,在安达儿的带领下队伍中的所有人踏在魔法阵上,黎民正想问下身边有过一次传送的鸣飞什么时候传送时,眼前一黑,待光明再次降临时眼前的画面已经变了,黎民他们已经出现在一座陌生的地方。

出了传送广场,安达儿及其他几位老团员脸上嘻哈的表情不见了,脸色凝重的走在队伍中,就是一直在讨好安娜的声达也认真了。从现在开始任务真正开始了。

出了落南星的聚集地后,安达儿及其他魂境界高手几位开启领域把所有人照在其中。队伍开始快速的在高空中飞翔。他们要把任务对象护送到万里远的灵族聚集地。

安达儿显然非常熟悉落南星的地理。从出了魔法阵开始他就一直在前面带路。黎民他们这些新团员感觉很好奇,做任务的热情让他们不时这看看那看看。

飞在最前面的安达儿突然停了下来。还没待队伍落地卢达已经拔出了他的武器,老团员几乎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这样的气氛显然影响了黎民他们。黎民也学着把长剑拔出来。“呵呵,既然发现了我也就不藏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周围的树林中传了出来。奇怪的是黎民明明听见了声音,却分辨不出笑声传自那个方向。”迪斯卡是你。”安达儿在人出现后叫出了他的名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