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凌月转身,回到凳子上坐下,双腿相贴,双手怀胸,“还有,这次的谈话,我保证不会泄露出去一句,所以,你可以放心。”

“林大,你想要出卖教主,你这个贪生怕死的无耻之徒,教主对你不薄,你……你……”

另一个犯人见林大想要招供,急忙一顿大喊,但是,喊道一半,被姬莎一个狠戾的猛劈,晕了过去,她走过去,用脚踢了两脚,“哼,死男人,再喊,再喊就杀了你。”

林大望着昏迷的同伴,脸上满是愧疚,但,他并没有改变决定,他舔了舔干枯的嘴唇,季青在凌月的示意下,喂他喝了一杯水,他感觉到身体有些力气了,才慢慢说道,“我们是噬魂教的人,噬魂教每次有大任务时,都是我们的副教主贺金堂亲自去接见买主,这次的买主,我听说,好像大有来头,他付了一大笔银子来买贤王妃的人头,我们教除了副教主,无人见过那个买主,更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噬魂教?

凌月皱着秀眉,她没有在江湖上混过,所以对于江湖上的一些事情,知道的很少。

她不知道,可是姬莎可是对江湖上的事情了如指掌,她表情顿时惊讶,“你们就是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邪教,噬魂教的人?”

“你知道?”凌月问姬莎。

“切,我当然知道咯,你当老娘我在江湖上混假的呀。”姬莎对凌月露出一个鄙视的表情,“那可是江湖上第一大邪教,专门干一些偷鸡摸狗,杀人抢掠的勾当,江湖上谁都想把他们诛而后快。”

“不是,那都是哪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侮蔑我们噬魂教的事情,我们根本就没有做过那些事情,我们只是专门借刺杀的任务。”林大忍不住的反驳。

“我又不是名门正派的人,你不需要激动成这样,咳咳……想当年,老娘我也是个杀手,所以,我们是一路人。”姬莎一副哥俩好的表情。

就在姬莎想要长篇大论,炫耀她当年的风采时,凌月开口了,“好了,你们别转移话题,我问你,你们噬魂教的总部在哪?”

“在青阳山上左侧的一个山峰上,但是,副教主他不住在那里,他除了每月十五的那天回去参加一次教会外,平时并不回去,除非有特殊事情。”

“那么,他接到任务后,都是怎么跟你们联系的。”凌月继续审问。

“每次接到任务之后,他都是飞鸽传书向教主报告,然后由教主传达给刺杀堂,由刺杀堂安排刺杀任务,不过,我听说副教主有个习惯,他每次接到任务之后,都会把买主的信息,写在一个本子上,然后存放在一个地方,至于那个地方在哪里,这个,噬魂教的人除了他和教主之外,谁也不知道。”林大对凌月的问题,一一做了回答。

“那么,你可知道,贺金堂现在住的地方在哪?”凌月的小脸,越问越凝重,看来,她是要亲自跑一趟了,可是,姐姐才刚做完手术,她还真有点不放心。

林大摇摇头,回答道,“具体位置,我不知道在哪,不过,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想要联系我们副教主,只要去凤阳城的喜迎客栈,在那留下自己的信息,他查明后,就会亲自来找你。”

凌月点点头,她站起身,表情淡漠,“好,你说的话,不管是真是假,我都会去调查,而你的家人,在我确认事情真相之前,我会保证他们绝不会有事,但是,如果你给我消息是假的,我会很乐意把他们送入虎口。”

“我句句实言,要有一句假话,必遭天打雷劈,只要我的家人没事,我死而瞑目。”林大立刻对天发誓。

凌月没有对他的话表态,她走到刑具旁,拿起一把长剑,走到那个昏迷的男人身边,手提起剑,一剑下去,刺在了他的胸口上,只听他闷哼一声,在睡梦中,就赶去陪阎罗王去下棋去了。

凌月把剑一扔,吩咐季青,“季青,把他的尸体拿出去处理掉。”

“是,王妃。”

“穆艺,你去把林大的家人转移了,保证他们的安全。”

“是,王妃。”

“薛天辰,你去调查喜迎客栈和贺金堂,他们之间肯定有联系,一旦发现了贺金堂的行踪,先不要打草惊蛇,看看他的老巢在哪,再通知本妃。”

“我……”薛天辰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尖,他什么时候成了她的使唤的了。

他被他师兄使唤还不够,现在,又多了一个使唤他的人?

拜托,他又不是寒王府的那些手下,他干嘛听她的使唤,还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他那个腹黑到黑心的师兄的王妃,他不听。

“怎么,对我的话有异议?”凌月看着他,挑眉,邪笑。

“我,当然……没有。”就算有,他也不敢呀,看那只母老虎姬莎,还有黑心师兄,加上腹黑的师嫂,他们三人目光中,都充满了威胁。

他倒是想要拒绝师嫂,但是,后果不是他能承担的。

“没有就好,那你赶紧去办吧!”

凌月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去办,两人对着凌月和墨无尘齐齐躬身道,“王爷,王妃,属下告退。”

说完,季青带着那个死人和穆艺一起离开了地牢。

薛天辰也向他师傅和墨无尘几人告辞了。

“凌月,这个林大,你要怎么处理?”姬莎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先关着,现在,还不是他死的时候。”留着他,或许还有用,他给的那些情报,等她确定无误了,在让他痛快的死,也不晚。

“姬莎,想不想去凤阳城玩玩?”凌月微笑的问她,呵呵……这个魔女出现在那的话,一定会把喜迎客栈搞的鸡飞狗跳吧。

“去,怎么不去,凌月去,怎么能少的我姬莎呢,我们可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姐妹,你走到哪,我自然跟到哪。”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跟着凌月,找找乐趣,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