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王朝成婚很流行闹洞房,说是闹洞房,其实,就是折磨折磨新郎和新娘,让他们做些暧昧的游戏,供他们取乐。

凌月的老公因为是墨无尘,杀人狂魔,无人敢开一句玩笑,更别说闹他的洞府了,所以,凌月的新婚晚上,很太平。

凌芯就吃苦了,她和墨无意整整被折磨了半个晚上,才放他们**一刻值千金。

南宁公主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狗眼看人低,又是他国公主,他们这些官家子弟,今晚上是铁了心的想要她好看,来折磨折磨她的。

因为,他们若是错失了这个好机会,以后,再想要整人家,你说不定就会犯下砍头之罪了。

姬莎见那些人来了,嘴角一扯,满脸邪笑,她等候的好戏,终于要上场了。

她给他们吃的药量,比凌月吩咐的,她多下了一倍,多一些总比少一些的好,少了,这戏就演不出来了。

这个时候,里面该演的戏,也演的差不多了,这么长时间了,应该过去好几轮了,听他们叫声那么热烈,身体里的火,也泻的差不多了吧?

在墨无晋他们还没到跟前时,姬莎两个小石块就扔向了那个侍女,侍女额头上都急出了汗,她站的离门那么近,里面有什么声音,她当然知道。

她发现自己一能动了时,就想转身,去阻止公主,但是,晚了,墨无晋一行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她的视线中了。

她顿时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不管三七二十一,她飞快的冲过去,阻拦墨无晋他们前进。

“驸马……不,王爷,请留步,公主她……她身体今晚上有些不舒服,能否……”

“滚开……”墨无晋一脚把她给踢开,酒,顿时醒了大半,哼,那个女人,新婚之夜竟然就想要让他难堪。

墨无晋酒醒了大半,怒气提高了,他挥开想要扶着他的人,大步踏进的向他房间走去。

突然,他顿住脚步,里面传出来的喘气声,娇吟声,肌肉碰撞声,还有欢愉闷哼声,都在显示里面此刻正在上升什么好事。

他双拳紧紧握拳,他虽然不爱那个女人,但是,她竟然敢当做这么多人的面,新婚之夜就给他带绿帽子,干出如此苟且之事,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他人听苗头不对,有好几个人,脸色有些紧张,想要找借口回去,然而,还没等他们开口,墨无晋一脚把房门给踹开。

里面的一幕,让他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南宁公主像个**的妓女一般,使劲的扭动着自己的翘臀,而,在她身上,两个努力耕耘的男人,一根巨棒插在她的菊花里面,一根巨棒插在她的mi穴里面。

一人在下,一人在上,南宁公主在中间,三人都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身体,嘴里,还不时的吟哦出声,丝毫没有发现,此刻有旁观者进入。

让身在暗处的姬莎看的双眼冒火,口水直流,热血沸腾。

妈呀,这也太劲爆了,3p现场版,啧啧啧……这也做的太疯狂了些,要是是她……

姬莎脑海中邪恶的幻想起,她和两个男人的3p游戏,突然,她身体有些燥热了,差点没让她呻yin出声。

幻想中的男人,也慢慢的显出面容,顿时,让姬莎身体上刚浮现起来的燥re给立马消退了。

靠,那两个小屁孩,怎么会是那两个小屁孩呢?

她才不屑呢,连鸡毛都没长出来的小毛孩,就想要和她玩爱爱,呸呸呸……

毛都没长全,家伙也没长全的两个死小子,靠,想要干她,门都没有,不,是她会让他们的小弟弟有来无去,哼。

墨无晋站在那,手上的拳头,握的骨头嘎巴嘎巴响,他身后,一干人,无人敢出声,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侍女从地上爬起来,跑到墨无晋的前面,跪下来向他求情,“晋王,求求您,饶了公主吧,她是被人陷害的,这不是公主的本意呀!”

“陷害她,她就要被人上?”墨无晋眼眉一挑,严重杀气一闪。

侍女和墨无晋的出声,打破了里面游戏,三人也才缓缓的看清了此时的境况。

顿时,那两个护卫,比看见了鬼,还要让他们害怕,他们急忙把自己的小兄弟,从南宁公主的菊花和mi穴里面抽出来,赤身裸ti,连滚带爬,滚到墨无晋的脚下,“属下该死,请王爷刺死。”

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有什么理由,他们在王爷的新婚之夜,上了新王妃,就是死罪,没有理由,就算有理由,他们最后的下场,也逃不过一个字,死。

“你们是该死。”墨无晋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来人,把这两个人,拉出去,砍了。”

“是,王爷!”

立刻有两个护卫领命,把两个浑身guang溜溜的男人给拖出去了。

王府管家闻讯而来,一见情景,他连忙赔笑,向那些官家子弟,拱了拱手,说道,“今日王府有事,还请各位回吧!”

“那……我们告辞了。”管家的一句话,解围了他们的尴尬,他们急忙拱手告辞。

“站住……”墨无晋突然出声,他目光狠戾的一一在他们身上扫过,“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大街小巷中听到,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我们绝对不会泄露一字。”众人一致回答。

见墨无晋没有再阻拦,他们撒腿就跑,跑的比兔子还快,慢一步,就怕会被人给杀人灭口。

南凤脑袋也清醒了一些,她呆呆的,平时再嚣张的她,今日,遇到了这种事情,也百口莫辩。

她扯出被子,把自己全身盖住,浑身颤抖,脸色苍白,脑海中一片空白,只记得自己在吃点心,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原来,那么高贵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南宁公主,喜欢被男人这么上着玩?”墨无晋走近她,脸上笑着,目光却冷漠无情,像一把利剑般,深深刺进了南凤的身体。

“管家。”

“王爷,老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