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美好的回忆,她也想要他能拥有,不要只有她一人记得。

“只是有个画面,从脑海中经过,和这相似,但却看不清楚人影。”

“真的吗,看来,你的记忆在慢慢恢复,真是太好了。”

凌月开心的俏脸发亮,飞奔到墨无尘身边,一把抱住他的腰,把脑袋埋进他的胸前,柔声说道,“嗯,我们曾经,也一起这样过,那是在我们的新房,因为我们家有两只讨人厌的蚊子,我想要玩玩她们,所以就拉着你,晚上不睡觉,和我一起制作药粉。”

“呵呵……那两只蚊子,是不是被你整理的很惨?”墨无尘宠溺的揉了揉的她的头发,举动和表情,和以前的墨无尘如同一则,一点也看不出他已经失忆了。

他很喜欢听她提以前的事情,他能想象,她那时候的顽皮,这个腹黑的小丫头,以前肯定是个小鬼精灵,怪不得他三番两次,爱上她。

现在的她,只是因为他的事情,而剥夺了一些她的本性,让她看起来,总是会透出一些淡淡忧伤。

“嗯,我让她们两个月起不来床,在我们掉入山崖时,她们还在**养病呢。”凌月嘴角微翘,想起以前秦嬷嬷和刘嬷嬷,她就心里一阵乐呵。

“月儿,谢谢你!”墨无尘突然不着边际说道。

“傻瓜,谢我什么?”凌月抬头,盯着他的脸,表情茫然,不解他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

墨无尘低头在她红唇上,落下一个轻吻,才回答,“谢谢你找到了我,才让我再次尝到爱人的滋味,月儿,谢谢你!”

凌月摇摇头,说道,“不,墨墨,应该是我谢谢你,谢谢你,再次爱上了我。”

“傻丫头,我能再次爱上你,你心里,不是早就有答案了吗,你对我的吸引力,是前世今生,早就注定好的,我们两人,是一根怎么也扯不断的线,所以,我就算没有爱上你,你也想尽办法,留住我,不是吗。”墨无尘抬手,轻轻捏了她的鼻子,宠溺道。

别以为他不知道,她之前每晚上起来,站在他的榻前,明明知道他是醒着的,还假装不知道,在他耳边,述说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还对他那么亲热,趁他假睡之时,吃尽他的豆腐。

她是在用这种方法,让他再次爱上她。

这个鬼精灵,腹黑的丫头,有些事情,她心里,早就算计好了一切。

所以她才会用他需要随时针灸,硬是把他,留在了她的房间住,让他习惯她,习惯她的味道,从而爱上她。

“就算如此,我还是要对你说谢谢,谢谢你没有爱上别人,谢谢你再次爱上我,再次愿意做我的夫君。”凌月深情以对,墨无尘的话,她算是默认了。

“嗯,所以,我们之间用不着说那两字,真要感谢,应该谢谢老天爷,把我们人的缘分,早就绑在一起了。”墨无尘和凌月两两相望,目光中,都深情不悔。

两人似乎都忘了他们此刻身在何处,在干什么,两人抱在一起,都在心里感谢老天爷,都在庆幸,能再次拥有对方。

直到久久之后,两个沉溺在爱情中的痴男痴女才慢慢回神。

凌月和墨无尘继续配置药粉。

两人整整在小偏房呆了一个下午,才把最近凌月所能用到的药粉,配置出来了。

至于是什么药粉,墨无尘没有问,凌月也没有说。

晚上……

凌月双眸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手上的书本看,房里,安静的异常。

凌月不睡觉,墨无尘也不睡觉,她看书,他在一旁也没闲着,他看的书籍是古月王朝的历史书籍。

自从和凌月在一起后,他迫切想要加快知道古月王朝的一切,迫切想要了解更多。

凌月的翻书速度很快,几乎是一眼扫过,就翻下一页,一本厚厚的书,十分钟不用,就看完了。

晚上看书,已经成了凌月的习惯。

戌时都已经快过去了,凌月已经翻了快一个时辰的书,今晚上,又是什么对墨无尘有用的东西,也没找到,这让她的心,越来越焦虑。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她知道了几种制作罕见毒药的方法。

凌月在一张小纸片上,写上了几种毒虫毒蛇的名称。

她把季青叫来,把小纸片交给他,又给了他两瓶药粉,吩咐他现在就去郊区那座树林里面,捕抓它们。

药粉其中一瓶是用来对付毒虫的,就算是毒虫,遇到这种万能迷药,也会在下一刻昏迷,失去了攻击敌人的力量。

另外一瓶是给季青喝的,以防万一中毒,季青在去之前,先喝了一口解毒液。

季青退下去后,墨无尘和凌月也上床休息。

墨无尘把凌月搂进怀里,想要开口让她别让大白和小白跟着他,他都快被小白给气疯了。

只是,他知道凌月是在担心他,为了让她能放心,墨无尘就算是再郁闷,他也忍着没有开这个口。

晚上睡觉,墨无尘并没有戴面具,俊美的令人窒息的脸,紧紧靠在凌月脑袋上,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刻。

“墨墨,你是不是很不喜欢大白和小白?”凌月轻声问道,小脑袋在他怀里拱了拱,拱到了一个很舒服的位置,舒服的她低吟了一声。

墨无尘身体一僵硬,忍住想要爱爱月儿的冲动,这两天,他从皇宫出来,已经狠狠爱了她两个晚上。

今晚上,他说什么也要忍住,他怕,月儿这娇小的身子,会承受不住他猛烈的需求和攻击。

而且,昨晚上,一直都是月儿在动,他躺着享受,月儿她,今日一直都是躺在**看书的,她那里,肯定很不舒服。

所以,他准备要她先休息一个晚上,想要疼爱她,明晚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