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百万也是知道,这柄飞剑的毛病的确有些离谱,事实上他已经对好些个人推荐过这柄魅影飞剑了。却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这个缺点。原因很简单,真正到不计较多消耗一倍灵石地步的人。情愿多花灵石买真正的中品飞行法器。而钱少想贪便宜的,却又无法忍受烧灵石的飞剑。由此,即便这柄飞行法器的效果的确不错,然而到现在赵百万依旧没有推销出去。目前出价最多的一位,仅为一百二十灵。但那价格,赵百万却又不肯了。

“师弟啊,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缺点,这飞剑的价值才只有三百灵啊。否则,师兄我还不标上个一千五百灵啊。”赵百万摆出了一副豪气冲天的样子:“这样吧,师弟。今天给你个面子,两百五你拿走。”

你丫才是二百五呢?雷动没好气的心中埋汰了一句,翻了个白眼道:“师兄此言差矣,每一千里就要多耗一灵。只要达到飞行距离满百多里万后,多飞一千里就是多亏一灵啊。”

“师弟说笑了,要等师弟你飞满百万里,您早就已经是筑基期前辈了。哪里还会再用这种下品飞行法器啊?”赵百万也是当仁不让的拍了一记马屁,却又不肯被还价。

“一百灵,多一枚我就不要了。”雷动拿起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不动声色的开始还价。

赵百万脸颊一阵抽搐,有些哭笑不得道:“雷师弟你别开玩笑了,这件宝贝可是愚兄花了两百灵买来的。这样吧,愚兄这次好人做到底。两百,师弟你觉得行就拿走,不行咱下次还能做生意。”

“小弟身上只有一百二十灵,师兄愿意呢,就卖给小弟。不然的话,师兄这儿以后咱也不再来了。以后买个东西情愿去咱宗派总部的坊市,多跑几步路而已。”雷动摆了摆身子,似乎站起身来想走。

“别生气,别生气。坐下慢慢说。”赵百万也是满脸苦笑道:“不是愚兄不想卖,只是师弟你杀价太狠了。罢了罢了,一百八十灵。就当师兄亏些小钱,交师弟这个朋友了。”

随后,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进行着艰难的拉锯战。整整一个时辰后,最终价格终于敲定在了一百五十灵。至于这价谁赚谁陪,则是各自心中有数了。

取了魅影回家先是祭炼了数天,远达不到心神相通,人剑合一的地步。却也烙上了心念印记,勉强能驭使上天飞行了。

万鬼窟一面半山腰平台上,雷动脸色肃穆而有些紧张,嘴里念念有词时,一部分心念渐渐附在了魅影之上。与此同时,魅影飞剑骷髅口开始汲取起了镶嵌其内的灵石能量。绿到有些墨黑的色泽,仿佛将周围的光芒彻底吞噬了一般,形成了一个幽幽黑影。

游动的能量,微微向外散出涟漪波纹,犹似火焰般不住跃动,变幻莫测,却又神秘而瑰丽,漆黑中带着高贵的优雅。

接下来就要御剑飞行了,饶是雷动这种活了两次的家伙,也不免有些心神荡漾。倒不是说,这辈子,或者上辈子都没有飞过。事实上,无论是坐飞机也好,还是阴煞宗用来接送大批新弟子的枯骨飞舟也罢,都感觉不到飞行的乐趣,更别提随心所欲的翱翔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情绪平静下来,心念所向之下,魅影立即从手中脱离而去。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轻飘飘的落到了雷动脚下,然后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悬浮着。轻轻一跃,双脚落到了魅影之上,一时没把握住重心,身子摇晃了两下。好在雷动此时已经是炼气期第二层的修士了,各项能力远非普通人可以比拟。很快就找到了平衡点,稳稳站定。

这才通过心念,指挥着魅影向前飞行。魅影当即化作一道黑虹,以极快的速度向前飞掠而去,可怜的雷动,直接以一个倒栽葱的方式狠狠地摔落在了地上,爬起身来,揉了揉疼处,脸色也是有些哭笑不得。暗骂自己实在大意,催动的太急了。

施施然的将掠飞直远处的魅影召唤回了脚下,重新站定后,这一次雷动可不敢念力催得太猛了。而是先以自己能做到的最轻微程度,仿佛若有若无一般。而魅影,也是灵敏异常,竟然真的以乌龟般的速度,缓缓向前滑行。雷动心下一喜,也不急着加速,就以这种龟速,慢慢滑行,拐弯,练习了小半个时辰后。才渐渐稳步加大心念力度,果然,魅影的速度也同时向上攀升。

接下来,雷动在摔不死人的低空盘旋穿梭了一整天,不说已经彻底掌握了技巧,却也能勉强驾驭着魅影赶赶路了。当然,代价也是不菲。虽然飞到最后,也没有施展出魅影最快速度的三成,但一整天下来,也是耗费掉了两枚灵石。这魅影,果真是吃灵石的大户。

当务之急,便是跑到那遥远坊市,将多余的一只中品灵鬼处理掉,并买一尊优秀的养魂塔。如此这般,在接下来的数年时间里,才能安安静静的闭关修炼,将落后别人的进度追回来。

在自家居室中休息了一整天,傍晚时分,天色已经灰蒙蒙了。趁着此时,雷动驾驭着魅影,化作一道黑虹,划着弧线,向天空之中掠去。

由于是直线飞行,速度被他渐行催起,不多会儿便达到了最快速度的一半了。跃动的深绿墨黑飘逸能量,在如此快速下,好像天空中流星飞掠一样,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焰尾。由于天色和遁光缘故,飞在天空中却并不惹人注目。这也是雷动挑选晚上飞行的主要原因。万鬼窟附近还好,一旦出了万鬼窟地盘,其他各洞各府间虽然都算是同宗同盟。但保不齐碰到个什么凶残好杀之辈,很多人的思想,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尤其阴煞宗又不是什么名门正派,杀人越货那是常有的事,雷动也不是没有见识过。

一想到那件事情,这数月来一直没有下文,也不知道是万鬼老祖捂住了,还是其他原因。但雷动却是有种预感,这件事情恐怕不会如此善了。这也是他这段时间来,拼命去抓捕阴魂,炼制魂珠培植灵鬼的主要原因。头顶上虽然暂时有万鬼老祖罩着。但在这凶险狠辣的世界中,真正能依靠的,也唯有自己而已。不安全感,时时刻刻围绕着他。

摇了摇头,暂且把这念头抛开。渐渐适应了这种速度后的雷动,又是开始趁着夜色提速赶路,片刻之后,魅影的速度被催到了极致。心念力量在剧烈消耗的同时,地域也在不断被跨越着。一个时辰千里,已经等同于雷动理解中的时速两百五十码了。如此速度下,饶是遁光提他挡下了泰半的罡风,剩下的也吹得他身体摇摇晃晃,难以站定。不得不又是分出了一部分真气,萦绕在身前,以对抗罡风。与此同时,脑袋向前探着,身体侧起半蹲,尽量减少空气阻力。如此这般,才好受了许多。

两夜,整整花费了两个夜间的时间。雷动才飞到了那个地图上显示着的坊市不远处,灵石的剧烈消耗就不必提了,就连他本人,也是精疲力尽,累得都不想动弹半下。原先还沉浸于飞行的乐趣之中,但以近乎于直线的方向,傻乎乎的飞了这么久后,便是什么乐趣也不见了。

早就有所准备的雷动,换上了一身看不出宗派的行头,低调而很不起眼。易容术这种东西虽然不精通,但只要不想好看,大幅度改变自己形象的方式还是简单的。做完这一切后,雷动才缓缓的踏进了那个犹若乡间小镇一般的坊市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