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过一夜不眠不休的挖掘,整个灵峰岛下面的灵石都被雾隐岛众人挖掘一空,就连指甲盖大小的灵石都没有留下。

天明时分,近千的雾隐岛修士一起回到了雾隐岛,只要回到了雾隐岛,水岛主就不怕什么了,哪怕事后有人知道也没关系了,凭借雾隐岛的防御力,一般的元婴期修士是进不来的。

云浩当然也一并回到了雾隐岛,原本就在雾隐岛没事可干的他,决定要告辞离去,但是水岛主为了感谢他的两次人情,硬是留着它多住几天,另外还要赠与他一些灵石灵药什么的。

不说水岛主了,就是水灵儿也挽留云浩多住几天,云浩自是不好意思马上拒绝了,于是答应留下来住几天再说。

水岛主特意送了云浩一枚雾隐岛的岛主令牌,有这枚令牌就可以在雾隐岛及所下属的所有岛上随意进出,算是见派如见岛主了。

另外这枚令牌还有点别的用处,那就是在碧波海范围内,很多势力是与雾隐岛有交情的,凭着这枚令牌也能得到一些方便的。

水岛主回到雾隐岛之后,忙着处理灵石的事情,一直到第二天才抽空见了一下云浩,并给他我送来了不少好东西。

灵石很多,装满了一个储物袋,另外还有一些灵药,都是可以增进修为的灵药,当然还有几瓶灵丹。

这几瓶灵丹在海外也算是奢侈品了,以云浩的眼光看着几瓶灵丹,当然是很一般了,所以他直接婉拒了。

不过,他还是问了一下这些灵丹的出处,原来这些灵丹都是水岛主自己炼制的,但凡修到金丹期的修士,都是可以产生丹火的,也就是所谓的三味真火,丹火自是可以炼丹的了。

所以在海外很多金丹期以上的修士都会自己炼丹,但是试想一下,一位金丹期修士凭借丹火炼制出来的灵丹,又有几个修士能买得起的,因此在海外灵丹依然是稀缺品。

当然,会炼丹不等于精通炼丹术,就像水岛主也会炼丹,但是炼出来的丹药,可以说惨不忍睹,多是一品的灵丹,就算是二品灵丹,一般也就能炼制出来下品的品质,与专业的炼丹师比起来差太多了。

像这样的灵丹,云浩闭着眼都炼制不出来,自然是看不上眼了,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水岛主的一番好意,只能婉言拒绝了。

不过灵药,云浩倒是留下了几样,这回他倒是收的心安理得,在收下灵药的时候,云浩顺嘴问了及株灵药的名字,看水岛主这里有没有,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水岛主这里还真的有两株九转造化丹里面的灵药。

当水岛主拿来这两株灵药的时候,云浩拿出了两瓶归元丹交换,先前他已经收了人家的一些灵药了,这回的一开始水岛主还是不愿意收云浩的灵丹的,但是在他不经意间看到云浩自己炼制的归元丹之后,厚着老脸留下了,像云浩这样品质的灵丹,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自是爱不释手了。

至于这些灵丹的出处,云浩还是很小心的隐瞒了,只说是自己以前在大陆上是购买的,水岛主自是不好再追问下去了。

云浩在雾隐岛住了十几天时间,这段时间里,雾隐岛发现了灵石矿脉的事,还是被一些有心人传了出去,不过,雾隐岛的手快,基本没有留下什么证据,就算是有些其它的门派来打探消息,也全是无功而返了。

十几天后,云浩还是提出了离开,他必须要离开这里,就说回不回的到大陆上先不说,就是九转造化丹的炼制也迫在眉睫了,眼见自己离金丹期不远了,再不炼制出来九转造化丹,那他肯定金丹无望。

云浩提出离开是先与水灵儿说的,没想到与他相处了十几天的水灵儿竟然做出了让他惊讶的一幕。

只见水灵儿从储物袋里拿出三枚血红色的玉符,这三枚玉符也是传音符的一种,名叫血音符,是一种比传音符传送距离更加远的传音符,就算是数千万里之外都没问题的。

只听得水灵儿羞红着小脸,说道:“云道友,这三枚血音符请你收好,等我进阶元婴期后,我就去找你,好吗?”

云浩闻言顿时呆住了,水灵儿在这短短十几天时间里竟对他产生了情愫,让他有些猝手不及,虽然他对水灵儿这样单纯的女孩子也很有好感,但是事情真的太突然了。

“这…这…。”云浩结巴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最好只能是说了一句:“这血音符我没有。”

水灵儿微微一笑,又是拿出三枚一样的血音符,交给了云浩。

云浩接过三枚血音符之后,一言不发的给每一个血音符都滴上了一滴自己的精血,然后把这三枚血音符交给了水灵儿。

水灵儿接过传音符之后,用两只漂亮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云浩,那眼睛里面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云浩深吸一口气,他郑重的点了一下头,算是回答了水灵儿。

“一言为定。”水灵儿开心的一笑,回道。

“一言为定!”云浩肯定的说道。

云浩不知道自己哪里吸引了水灵儿这样的灵秀女子的垂青,但是感情这东西真的说不来,水灵儿还真的是对他看顺眼了,只是水灵儿很理智的与他做了一个约定,这不得不让云浩感叹水灵儿的聪慧。

尽管水岛主还是在挽留,但是云浩还是坚持着离开了,水灵儿并云浩驾着阴阳剑疾驰在海面上空,他的最终目的地是黄石岛,因为那里据水岛主说是有传往别的海域的传送阵。

不过,这黄石岛离雾隐岛距离可不近,几百万里还是有的,云浩想要到达,所需时间不会短了的。

离开雾隐岛的第一天时间,一路上云浩基本没有碰上什么水族妖兽,还算顺利,而且这段路程也算是雾隐岛的区域,第一天的晚上他就是在雾隐岛下属的一个岛屿上居住的,凭借岛主的令牌,他是真的享受了很多的特权。

第二天他离开时,此岛的一位金丹期修士还坚持把云浩送到了岛外,可见岛主令牌的权力之大了。

离开此岛之后,云浩继续前行,以他现在的修为,只要路上没有妖兽的袭扰,日行万里以上还是很轻松的,这一日他基本上行进了六七千里左右,原本他想一口气飞行到下一个岛屿上休息的,但是却被海上发生的一件事给吸引了。

云浩里的约有十几里远的地方,看到了前方海浪滔天,轰隆之声震耳,只见两只巨兽在海水里翻滚打斗,好不热闹。

云浩神识远远地一扫,便发觉远处竟是两只妖丹期的水族巨兽在做生死斗,这两只妖丹期巨兽,一直是身长十几丈的水蛟,另一只是如大卡车般巨大的玄龟。

这两只水属性巨兽,这时俱都是伤痕累累,附近的海面都被鲜血染红了,这两种巨兽原本就都是力量型的妖兽,尤其是妖丹期的它们,多少还会一些水属性法术什么的,尤其是受伤之后,更是激起了它们彼此间的兽性,此刻激战的更欢了。

身长十几丈的水蛟,挥起它那有利的尾巴,啪啪的抽打在玄龟的身上,可惜的是玄龟的防御力极为强悍,水蛟的一番努力算是白费了。

玄龟的防御力是不错,但是它们的身体灵活性不如水蛟,所以它的四肢及头部很多次的被水蛟给咬伤。

不过水蛟也不见得占多少便宜,玄龟的韧性十足,几次交锋下来,水蛟身体上也被玄龟咬出了很多的伤口,血流不止的。

云浩看到这一幕时,虽说心里对妖丹期的妖兽有些发憷,但是这难得的一幕,又让他不愿离开,于是就这么离得远远的,用神识观看着。

这两只巨兽也不知是靠**战斗着,有时候还会使用一些他们本能的水属性法术,刚才那只水蛟就是尾巴一挥,然后啪的一声拍在了水面上,顿时一股巨大的海浪有如巨石般扑向了玄龟。

而玄龟四肢及脑袋一缩,钻进了龟壳内,那股有如巨石玄龟也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妖兽了,天生的法术也是极为精通的,只见他脖子一扬,张开大嘴,然后吐出了一枚脸盆般大小的水球,准确的击打在了水蛟的身上,让这只水蛟嘶吼了一声,明显是打疼了它。

当然这两只妖兽的法术对彼此造成的伤害不算大,最终靠的还是它们的肉搏战,水蛟嘶吼一声之后,猛的一窜,临空扑向了玄龟,它们互相撕咬在一起,在水中翻滚个不停。

(今日更新完毕了,秀才对感情方面的描写不是很拿手,所以这一章,修改了很久,于是才这么晚发出去,虽然还是不满意,但时间来不及了,望大家见谅。)